领证

标签: 7月6日领证
1047人阅读 评论(5) 收藏 举报
分类:

前言:坐在“女朋友”公司的办公室内,我通过她同事的电脑准备写下这篇博文。也许今天是个特别值得庆贺和纪念的日子,其实她已经不再是我的女朋友了,而是我的“老婆”大人。就jiu在zai今jin天tian,一个IT程序猿和一个建筑女师领了那个结婚证。其实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想写这篇博客,而是因为了读了《乖,摸摸头》的“听歌的人不许掉眼泪”,于是感觉自己要写点什么了。

感叹

“唉。。。。”,我自然的叹了一声气,接着象征性的歪了一下头。
最近的事情好像突然就多了起来,就如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接二连三的事情的确让我有点精疲力竭。然而都无法去逃避,唯有一件件去面对。
“哼。。。。”,我对自己能说出上面这句少年老成的话有点惊叹和不屑。

最近,看了很多人文情怀的书,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有点傲娇,伴随着孩子气,或者称为文艺小青年,总之觉得自己有点装模作样。
我开始觉得自己的博客要尽量回归原始,就如同小学生写作文一样记录流水账,让自己的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真诚。
其实我再写“真诚”这两个字的时候,嘴巴不由得的“biabia”了一下,好像来告诉我的双手和键盘,我在敲这两个字的时候多么的言不由衷。

工作

工作上,我提出了离职,我现在似乎不想提这两个字,可偏偏又拗不过去。说实话,我的领导对我不错,可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离开的理由千千万万,说得直白点,一个月四五千的工资,对于一个年满26岁的家居九朝古都的“有志小青年”来说,少是少了些,却也算是在洛阳的软件行业中挺不错的。
“你不心虚吗?”一个悄无声息的声音提醒着我写这些话要小心点。
其实吧,还有很多因素,或者问题在困扰着我,那些都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愁啊。也许本就不该想,如果稍微再想一会,就会像炒菜的时候,锅里的油已经升起一团团黑烟的时候,突然滴入一滴水一样,瞬间吓得你不敢再靠近,唯恐稍作迟疑,热腾腾的油就会溅起烫伤你的皮肤。

好吧,既然工作这么难,那就先不聊了吧。

生活

生活上,今天算是正式“蜕变”成了一名要肩负责任的丈夫,其实说“蜕变”真的是强迫自己这样写的,我的意识里压根就没有多少这个“丈夫”的概念,好像今天并没有特殊。
早上特意洗了澡,特意往头发上喷了好多好多的发胶,特意的和当时的“女朋友”(这个时候,中文如果有像英文的过去式该多好)提前了一个小时去民政局等候,害怕要排队等候。然而在办理的过程中,隐约的发现隔壁的“离婚”业务好像有点多,多半是年过中旬的人。
“离婚证明带了没?”诸如这样的字句真是让人有点不愿意听进去耳朵。
照相的人嘱托我们面带微笑,说拍三张供我们选择,最后在破Photoshop里面发现,我们三张的相片上,表情几乎不像是拍了三次,另外两张完全就是复制了其中一张,不由得怀疑是照相的阿姨水平有限,还是我们两个的表情太过官方化了。
“就第三张吧!”我稍作迟疑的进行比对后,我想用“消消乐”的视角找出三张中更加温馨和睦的一张,然而最后也不了了之,算是随便选了一张。
“我的脸好圆啊!”那时候还是女朋友的老婆嫌弃的说道,“我坐在前面,你坐的靠后,当然我的脸显得大了!”

生活中充斥着工作

其实今天,我是调休的。
“中运的有两个商品没有生成开盘价,weiqing,你知道原因不?”这时候客户打电话过来,“我暂时想不出什么原因,还得回去看看,我一会儿忙完就回家远程看看”,我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的回答。
原本计划一天才能完成的结婚登记,好像压根就像是在过家家,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工作其实还是很重要的,我回到家,匆匆的打开电脑,远程过去,在Linux的远程连接终端“xshell”中敲着“vim logs/log.log”,过程中,不自觉的按着tab键。
“日志文件怎么突然一下子这么多,不如删掉一些吧!”内心一个“不假思索”的声音这么提醒着我,于是双手好像很惬意的敲下“rm -f log.log.3*”,然后鬼差神使的接着敲上了“rm -f log.log.2*”。
“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吧?”一个有点自知的声音好像在提醒我不要犯二!

vim logs/log.log
/exception
vim logs/log.log.1
/exception
vim logs/log.log.2

糟糕,好像这个文件刚刚被我删掉了,我内心开始不安了,我怎么这么手贱!坏了大事。
我在百度上尝试找一下Linux的文件误删恢复,其实我自己心里已经知道,使用了“-f”基本上不太可能找回了!
当然,尝试也显得很无助!
然后,我火急火燎的赶回公司,尽量通过error.log中发现一点点问题,找一下问题发生的根源,然后猜测的去修改了一些代码,做了一些善后的工作。

现在,应该是那两个没有开盘价的商品,重新生成开盘价的时候,而我没有带手机,也没有上QQ,其实我这个时候应该上一下QQ,问一下客户问题有没有解决。
当然事实是,我没有这样做。
“这样好像很不负责啊!”我内心歉意的声音提醒着我。

这段文字其实是我随后又加上的。
写完博客,总觉得过意不去,我就在当前的电脑上打开QQ,准备登录进去,问问客户什么情况,然而最近的QQ好像特别安全,需要手机验证,尼玛啊,老子手机没带,竟然登不上QQ了!!!!!!!!!!!!!请问,腾讯的QQ们,你们在作死吗?

结束语

我欠了一个身,左右晃动一下脖子,调整一下有点僵硬的身体。
紧接着,一个哈欠就跟上来了。好像不打哈欠,整个动作看起来不够连贯。

7月6日,它将是我们两个以后的结婚纪念日,我想她肯定不知道我把这个日子记在了CSDN的博客中!

1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945413次
    • 积分:10721
    • 等级:
    • 排名:第1666名
    • 原创:306篇
    • 转载:0篇
    • 译文:0篇
    • 评论:970条
    最新评论
    博客专栏
    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