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奋斗吧,程序员——第四十九章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标签: 程序员 小说 职场 IC 嵌入式 工程师
561人阅读 评论(1) 收藏 举报
分类:

周末老大要来无锡办事,约我见面,还把老四从南京叫了过来。

最近南长区搞了一个步行街,弄得古色古香,我提议我们去那里的Costa Coffee聚会。

老大第一个到,见到我给我点了杯摩卡,杯子硕大。

“老大,还是你有能量啊,直接一个电话把老四弄过来了。”

“想你们了呗,这次去深圳见了老三了吧,他怎么样?”金枪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没扣,夹了一个小包,俨然一副小老板模样。

“还不错,就是瘦了点。老大,你这次来是。。。?”

“哦,我来谈PE。”金枪轻描淡写的道。

看我不太明白的样子,他解释道:“我来融资的,朋友在扬州做机械厂,规模挺大,想找PE融资上市,我本人不是很看好这个行业。这不,投资人在无锡,我来见一面。”

我“哦哦”地点头,融资?他妈的离我的世界太远了。

很快浩子撑了一把小伞到了,话题热闹起来。

“大哥,二哥,想死我了哇。”

我和金枪同时道:“老四,你又迟到了。”

老大继续眉飞色舞地介绍他的那些项目。“喂喂,你们有没有听过干细胞移植,南京建了个科学院,养了一帮人在搞这个,国母彭丽媛,都有可能尝试这个。现在的干细胞主要是来自胚胎,其实已经是成型的生命体了。现在通常是从脐带取,要求很高,一般都是成功人士、名演员,一旦生病这个干细胞就从细胞库删除,理论上这个干细胞是可以无限复制的,注射了干细胞后人的寿命据说可以轻松到150岁,那是从内部器官到表层皮肤的更新换代啊。”

浩子插嘴道:“可以从人流的里面找啊?”

“人流的,基本质量都不怎么样。”

众人大笑。

我说道:“这个主要牵涉的伦理问题,在外国,很难搞起来,中国反而走在前面,理由是中国可以瞎搞,这个东西不难的,现在外面野鸡的搞这个的多的很。“

老四点头道:“的确是中国监管差,就好比高铁,中国给新加坡建,一开始这东西,中国跟外国学的,日本人一直不敢提速,中国一下子就弄上来了,还和日本人牛的不得了,为什么啊,我说,中国那么多人,死个把人无所谓。”

老大一拍桌子:”中国的体制害死人,一个老美带过来的项目,蓝藻转柴油的技术,他带来几个白胡子技术人员过来,看上去很专业,去跟市政府谈,他来投资200万,市政府一听很高兴啊,又不用出钱,又把蓝藻治理了,蓝藻本来是废品,他这样一回收,变废为宝,还搭上新能源,又有政绩,何乐不为啊。后来这个事怎么黄的呢,老美把我们的蓝藻带回去一检查,非常perfect,正适合炼油,还可以二次提炼,出的柴油比中石油中石化的纯度都好,问题是这油卖给谁,中石油中石化啊,他们不干了,所以,这事情最后就黄了,干不了。在中国,央企垄断是很让人痛心的。多好的项目,多好的项目啊,关键政府不支持。”

老四道:“政府也没有用,山东政府之前想支持企业自己搞加油站,最后都没扶持起来,政府也搞不过央企。”

老大喝了口咖啡,继续道:"我们那里有一块地,我看中的,400万一亩,我想弄一块,已经联系乐高公司,就是那个做玩具的。为了这个项目我跑了很多趟新加坡,和乐高的高层关系搞得很好,已经谈妥,设计图纸也出来了,甚至已经联系了几个代工厂,项目做好之后接些玩具订单完全不成问题。这个项目,最后只要市长跑一趟了,结果市长一开始答应的好好的,说小金啊,这个项目我们一定全力支持,最后关键时刻他答复说,某某公司答应投资5个亿,550万一亩,靠,项目黄了。后来我找市财政局的朋友一打听,人家说,屁个5亿,答应说好的先期的5000万都还没影子。妈的,断我财路啊。我以后还要去谈,这次350万一亩,看他卖不卖。"

我和老四两个屌丝码农,基本不太懂老大说的东西。

看他说得兴起,也不忍打断,时不时还装作点评一下。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说道:“老大,你现在格局太大,咱也不懂,聊点其他的吧?”

老大突然压低了声音:“我这次来,也是想问问你们,我现在有很多项目,想不想出来跟我一起干?”

我和老四面面相觑。

老大的想法是,从之前他和老四合作的航模遥控器项目入手,从做遥控器、电调等等外围设备开始,逐渐过渡到整机。

将来他觉得无人机一定是一个方向。

老大是个冲动型的人,我和老四却不得不从长计议,毕竟从打工到创业,思维完全不同,中间还有一定的机会成本。

我跟老四答应老大,只能帮他兼职做一些私活。

那天我们喝了好多酒,喝完酒已是深夜,我醉醺醺地独自一人来到陈曦家楼下。

我目前的最大梦想只不过是找个女朋友,但我发现,这件事情好难。

以前,我有时候喝醉了酒,会突然跑去蒋小涵宿舍楼下找她。

这个时候,她会很高兴,说:“你猪啊! ”

蒋喜欢浪漫,但是我却不喜欢送花,那是一般男人花点钱都能做到的事情,只要打个电话给花店就可以。

“喂喂?是某某花店吗,麻烦你准备999朵玫瑰,下面的字条上写,送给最美丽的蒋小涵女士,署名冤大头男士。”

淘宝上有个店家号称一张身份证只能给一位女士送花,算是玩出了一点新意。

不过我也不是一般男士,这种事情我是不屑做的。

我认为浪漫的事情呢,是那些我认为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所以当我问起小涵那个数码相框的下落的时候,小涵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顿时觉得意兴阑珊。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她是否在意过我,我好像特别的关心。

我发觉自己真的是天蝎座,自卑与自负合体的天蝎座。

而现在,陈曦也似乎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陈曦,跟妈妈说送快递的来了。”我编辑了条短信过去。

陈曦家的灯亮着,看来她在家。

过了好久,她的短信才回了过来:“刚才你的短信被妈妈看到了,她问我什么意思呢?”

我呵呵笑了起来:“请你喝奶茶,快下来吧。”

“我都躺进被窝了,不想起来了,再说了,这么晚请我喝奶茶,想让我失眠啊?”

“那我只能一个人喝两杯了。”

“喝吧,失眠了想我吧。”

“哼,没有激情。”

好像每个女孩都喜欢用这种暧昧的气氛挑逗我,想要进一步靠近呢,又表现得很疏离。

我摇摇头,转身回家。

过了许久,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

“有一个女孩,从小就很平凡,有一天她遇到了喜欢的人,一个傻傻的,看上去很有勇气,却很容易受伤的男孩。她喜欢看他专注工作的样子,她想变得更美丽,她想记得他说的每一句话,他说,你是个会讲故事的人。可是,他的故事里,唯独缺了这个女孩。你知不知道,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却喜欢另一个人,心里有多么难过。于是她推开他,告诉他,要勇敢。有一天,这个男孩走了,再也不曾回头。女孩在心里说,再也不想理你了,其实,说再也不想理你的人,并不是真的不想理你,而是非常的在乎你,非常,非常的,在乎。”

我不顾一切地奔跑,我真傻,这份沉甸甸的感情,我可以接受吗?

当然不能接受!

我怎么可以接受,让自己心爱的女孩,来向自己表白。

我向陈曦家跑去,中途想到什么,又折回来,到家里拿了一张纸条放在口袋里。
 我打通了她的电话:”人生就是不断发现过去的自己是傻逼,我真的很傻,被你说中了。“

我看到她拉开窗帘,从楼上打量我,我浑身湿透,此刻一定狼狈透了。

她格格地笑了起来。

“喂,这个时候,不要笑好不好,很破坏气氛哎。”

"人生不就是微笑么,笑笑别人,偶尔笑笑自己。“
我冲她扬了扬手,示意她下来。

她跑了下来,我看到她面颊绯红。

我拿出口袋里的诗给她看。

“致陈曦
我惭世上英,
爱金不为贫,
陈迹向千古,
曦宿寒潭清。


陈曦惊讶地看着我。

我嗫嚅着说:“本来,那天你生日,打算给你的。”

她又笑了,正所谓,劫波渡尽,一笑泯恩仇。

2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69642次
    • 积分:1301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57篇
    • 转载:1篇
    • 译文:0篇
    • 评论:18条
    博客专栏
    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