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怀念逝去的共同御剑的日子

267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昨日去在大兴工作的同学小彭家玩仙剑4,她坐在我身后指导我走东走西。看我玩的辛苦,她不由感慨,“你真是个低等级通关的爱好者!想当年为了打宇文拓,你吃了多少药!”
  
  一句话,把两人的思绪都拉回大学。10平米的宿舍,三张上下铺,三张桌子,只有在门一侧的巴掌空间蜷缩着一台租来的电脑。没有电脑桌,把一个从垃圾堆捡来的柜子横放,用书垫高,权当电脑桌。仙剑和轩辕剑系列就是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下上演的。

  所有的游戏几乎都是这么玩的,先6个人坐在一起玩一遍,再各自玩一遍。第一遍一定是我和彭操作,她键盘,我鼠标。因为我没有耐心玩第二遍,而彭则是天生的游戏达人,上手非常快。我们的身后坐两排,每排两个,和看恐怖片的位置基本一致。其实两个人操作并不好,经常我和彭想走的方向不一样,导致在危险来临时,主人公不知往哪个方向走而中招。时至今日,我依然偏爱鼠标操作,而彭则乐于全键盘操作。

  玩游戏见人品。我深信这句话。彭说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阵子一进门,就看到我弓着身子坐在电脑前偷“飞翔魔油”,这时大家就会一起做出admir的表情。我的确是个容易狂热投入的人,但多数时候我只是想以最快的速度通关,完全无视各种支线,于是面对最终boss,我总是需要各种药材吊命,彭说她每次都看得胆战心惊。

  寝室除了彭,都是花痴女。我清晰记得宇文拓现身时整齐的“哇”声,唯独彭轻轻摇头。彭是最有剑侠气质的人,清淡、安静、耐心好。她曾告诉我只要花了所有的钱就可以向刘晋元的母亲要钱,我大乐,要到第四次,刘母说没钱了,不得不把买了的东西半价卖掉换钱。我责问彭为何不告诉我只能要三次时,彭答:我只要了三次,觉得够了,就没再要。我半晌无语。

  彭热衷支线情节,热衷炼丹炼药,我始终不明白炼孙悟空出来有什么意思,但她喜欢。她还喜欢练级,我也记得接连半个月下了晚自习,进门就看到她在同一个地方转来转去找人打架。所以她总是气定神闲搞定最终boss,因为主人公早已身怀绝技,而且带着数不清的药材,穿着最顶级的铠甲。

  与我共用一张桌子的宋对游戏里的爱情总是不满意,直到水镜的出现,她是个十足的女权主义者,偏爱水镜的独断专行和姬良的忠诚和包容。而上铺的张则在陈靖仇没有忘记小雪时泪流满面,说:“我若是小雪,就宁可他忘记我!”徐的嗓音分贝超级高,有次被宋抹掉了她的档,回来发现她的赛特又回到了结婚前的状态,尖叫声引来周围寝室同学的探视……

    当然,矛盾没少闹,除了徐那次的大发雷霆,还有因为我贪图看剧情没有等上选修课的张回来就和撺掇另外4个人先玩,张一推门,看到宇文拓丢了一条手臂,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再就是,命悬一刻时我点错了键,吃错了药,外加没存档,除了彭之外大家都冒火,于是放下游戏开始吵架。

    昔日共同御剑的岁月悠悠逝去,在研究生宿舍里,我邀请大家来看帅哥——小桓,但是应者寥寥。恍惚中穿越千年见到老去的小桓,我竟回忆不起此前故事的情节,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御剑失去了原本瑰丽的色彩。

    我和研究生舍友的感情较密切,然而在理想世界和气质上则于本科舍友们更为亲近。我一直默默听着研究生舍友们谈论着现实的爱情观、就业观。“可以喜欢一个穷男人,但是绝不能嫁给他。”她们总这么说着去相亲。她们也力劝我不要辞职,现在的工作清闲安稳,比当记者什么的强太多了。

    我若有所失。一日,彭来看我,听着楚生版的青春,她突然问我:“你还想仗剑走天涯么?”我愣了,那一刻我突然明白我一直想要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当年那段共同御剑的时光没有而烟消云散,它在我们的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我们,一直以来都在虚幻的江湖中行侠仗义,如今我们同样渴望在现实的世界中仗剑行走。

    在仙剑和轩辕剑的世界中遨游,带给我们的不仅是那些逃课的下午、不眠的夏夜,还有我们青春的梦想。我在想,我们多像女主角们啊,有着赵灵儿的一见钟情、林月如的任性执着、阿奴的天真好奇。

我们爱的是李逍遥、是宇文拓,我们爱的不是他们的地位金钱,爱的是他们的真诚热情,爱的是他们的情深义重。

    我记得,面对彭那句类似电影台词的问句,我悠悠回答:“我一直都想。你愿意和我一起么?”彭歪着头:“好啊,可是要过两年再说。”我失笑。本科的舍友们都未曾放弃仗剑走天涯的梦想,徐去了新加坡,她想见识更多的人和事,张与宋成了记者,四处行走……

    仗剑走天涯或许最终是个梦想,但是那是仙剑和轩辕剑带给我的梦想,我会一直珍藏……
--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1329次
    • 积分:860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47篇
    • 转载:1篇
    • 译文:0篇
    • 评论:0条
    文章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