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那送瓦罐饭的

标签: 工作blog活动
1294人阅读 评论(5) 收藏 举报
分类:

“饭来了”,一个轻轻的叫声随着推门声传了进来,几乎同时,我从椅子上一跃而起,项目经理和美工也随后跟来。

我们晚上加班已经习惯了叫瓦罐饭了,因为这样省时间。我们可不像总经理那样的闲暇:吃饭是社交活动(说实在的,确实也是这样)。不过像我们这样的工作,活计是必须赶的,哪样省事就哪样了,最好能在显示器前吃。

他问:放哪里?我们指着茶几说就放这里吧。我们边说边付钱,一盒瓦罐饭8块钱,还算可以吧,上海的物价也就是这样,毕竟是全国的屈指的几个城市,昨天早上在一便利店买面包的时候还看到那么一小把挂面就14~17块钱呢,那才我家乡也不过才5毛左右一把吧,虽说他那个比较精细,不过我还是觉得粗粮吃起来有嚼头,健康。说得恶心点,那天天不涉入纤维素的不拉屎会得肛门疾病的。哇,我快吐了,我在吃饭耶,cor,我真是个乡下粗人。

他瘦小的个子,比我矮,可以用矮小来形容,其实瘦小这个词已经够了,可是我还得说一句,人家都说我瘦如竹竿,那次班长就开玩笑说,你也该增增肥了,别没日没夜的工作,这么瘦没MM喜欢你的。我很瘦,但是我可以不夸海口地说,我可以单手把他拜倒,不是因为我,而是他实在太小了。

不整齐的经过历史洗礼的白衬衫好像还少一个扣子。小脑袋,乱头发,用某些论坛留传的那句“上海人见外地人都叫乡下人”形容也不错,虽然我不喜欢这句话。

早上,我来上班的时候,在路边见到一个手里好像拿着快只剩一口的煎饼一样的东西(我不知道上海有没有这个东西,我知道它很想在徐州时吃的那个煎饼),蹲在路边。我又想起,今天春节联欢晚会上那个谁的小品中的“乡下人好蹲”,哈,我也喜欢蹲着。

那些一起蹲着的不仅仅是这些,为什么说不仅仅呢,因为这位衣服很整洁,看上去是像失业找工作的样子;那些在路边立着个牌子上写道:水电木工...的,这些我在徐州逛街的时候也看到过。

早晨我看到这些个的时候,我不禁有点想跟踪他们一天的行动然后记下个记录什么的。

我把瓦罐饭盒搬到我的位置上,电脑前,便调着我的blog的样式便吃着香香的饭,今天的饭,好像和以往的不同,米不是白色的,是被汤浸泡过的,用美工的话说,是昨天剩下的,重新炒了一下。是吧,是炒饭,我的天,我又想起和水在一起,她每天开的那个炒饭玩笑来,我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喜欢炒饭这个玩笑(据我理解,她说的这个炒饭玩笑中的炒饭就是那个开封,重庆,青岛什么的那个成人玩笑里的,除了开封的那个之外的那些吧,就是把昨天的以前的东西再重新拿来回炒一下,重做一下吧,也许好像可能和惯用的昵称“re”又着渊源的联系,呼,傻傻的我对着屏幕微笑着)。

送瓦罐饭的

路边咬着煎饼的

立着水电瓦工牌的

……

 

____
ps:啊,我说了,我要来写一篇的,于是畅姐姐总是催我来写,哈,这不都过零点了。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338068次
    • 积分:6332
    • 等级:
    • 排名:第3853名
    • 原创:254篇
    • 转载:13篇
    • 译文:1篇
    • 评论:354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