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奚派老生张建国及新浪访谈实录

标签: 聊天网络出版生活制造活动
4613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京剧奚派优秀传人张建国

1958年生于河北省晋洲市。1972年考入石家庄地区戏校,1975年毕业,分配到石家庄地区京剧团。1993年调入中国京剧院,现为中国京剧院三团团长。
张建国是一位文武兼备、唱念做打俱全的优秀演员,又是当今京剧舞台上奚派艺术的佼佼者。1984年他正式拜张荣培为师,并得到欧阳中石先生的指教,学习奚派艺术。在老师的严格认真地传授下,张建国刻苦学艺,经过多年舞台磨练,在演唱上掌握了奚派严谨工整、韵味浓郁、委婉流畅、行腔百转迂回的艺术特点,并发挥了他自己嗓音宽厚、圆润的特长,演唱腔圆韵足。
  1989年他只身闯上海,连唱三天一炮打红,被称为“小演员轰动大上海”。次年,随团赴沪公演,盛况空前。以后在天津、北京、哈尔滨、大连、青岛等地演出,均受到称赞。随后,1990年在上海第二届戏剧表演艺术白玉兰奖大赛中,以传统名剧《打金砖》荣获白玉兰主角奖;1991年在全国第二届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中,以奚派名剧《哭灵牌》荣获最佳表演奖;1993年在梅兰芳金奖大赛中,以奚派名剧《哭灵牌》和《碰碑》荣获梅兰芳金奖。1996年被推荐为 “中国京剧之星”。“中国京剧优秀青年研究生班”毕业。常演剧目有《击鼓骂曹》、《白帝城》、《连营寨》、《上天台》、《失空斩》、《范进中举》等。


京剧演员张建国作客新浪访谈实录

 10月15日下午,新浪网邀请中国京剧院著名“奚派”老生演员张建国先生作客嘉宾聊天室,与广大网友交流。本次聊天活动由新浪网和“咚咚锵-中华戏曲网”联合举办,由咚咚锵-中华戏曲网的创办人孙觉非先生(网名:红豆少主)担任主持人。以下为本次访谈全文:
  主持人:

  网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很荣幸请到了著名的京剧演员张建国老师来这里作客,这次聊天是咚咚锵中华戏曲网和新浪网首次合作推出了京剧聊天,我是主持人,叫孙觉非,首先让张老师跟网友讲几句。
  张建国:大家好,我一直期望有这样的机会和网友聊天,我今天特别的高兴,也希望大家来关注我们的发展,关注京剧的走向,关注京剧的未来,谢谢大家!
  网友:张老师,你好,我非常喜欢奚派唱腔,想问你一下,哪里找到奚派的谱子,我在许多书店里没有找到。
  张建国:我们出版了一些洞箫谱韵,都录下来了,有六张光盘,有我一部分和我一个师弟一部分。
  网友:你最新拍了什么戏,有什么计划?
  张建国:今年想准备推出一些青年的戏,比如我们安排一些新的折子戏,在新年中在长安推出戏。我最喜欢的戏,我哪一处戏都喜欢,只不过是有的戏下的工夫大一点,有的时候老实说得多一些,层次不同。就我来讲,我喜欢唱念做打比较全的,更能塑造完整的戏。
  网友:你是从何时开始练戏的?
  张建国:学戏是在72年正式学习的,在这之前,我到县里面已经学习了,我父亲也是戏迷,在5、6岁就开始学了。
  网友:你的戏改动是很多的,比如蝴蝶双双分前后中的双双,另外你十一的《白帝城》一般,你的戏让我崇拜,你准备出《珠帘寨》吗?
  张建国:因为《珠帘寨》没有演出,我准备想今年春节演《珠帘寨》,还有《四进士》。
  网友:张老师你好,你和张建锋是否有亲属关系?我们学校戏剧曲艺协会请你做讲座,你是否能来?你能不能谈一下奚先生的风格?
   张建国:张建锋是石家庄市戏校的学生,他跟我没有任何亲属关系,这个孩子不错,从他的自身条件到刻苦学习的条件是很好的,我很喜欢他。只要我们沟通好 了,我们的时间允许的话,我非常愿意到你们的学校讲座。奚啸伯先生,戏迷也都很了解他了,我也不要着力深刻的讲他了。奚派的艺术从大的来讲,它的文化气息 比较浓,因为奚啸伯先生自身是一个文人,而且是后天下海的,不是从小就是学戏的。他注重于文字,注重于用字,注重于四声和发声,更注重于人物的刻画,所以 他塑造的形象,文化气息比较浓。
  网友:张老师,你也在开办艺校是吗?
  张建国:对,我开办艺校,是想培养后一代人才和培养青年的观众,出于这样的考虑办了艺术学校,叫河北华艺中专。
  网友:我在电视里看到你的表演,非常想成为你的朋友,期盼你到上海演出,你何时到上海演出?
  张建国:最近没有到上海演出的安排。北京的演出安排得非常的紧张,我们每天的排练都是为新年的演出。我们到其他地方演出,但没有到上海去,因为上海没有定档期,因为要去的话,要有新的戏目,因为大部队去的话开销很大,所以有实力的话才会去。
  主持人:当时张老师是在上海唱红的,所以对上海还是有感情的。
  张建国:那时候我一个人背包去的。
  网友:我感觉你的嗓子比奚先生亮,但有些地方不如奚先生,你怎么看待的?
  张建国:我和奚啸伯学习的时候,一直学习他的精神,我和奚先生相差很远,不可能具体到位,所以我要认认真真的把奚派的艺术深入学习。
  网友:欧阳中石先生出了一盘磁带,希望你多在舞台上演出,我有幸预见了欧阳老师二次,替我向欧阳先生问好。
  张建国:欧阳先生是我们奚派艺术的掌门人,也是我的一位老师,我的师傅和欧阳先生都不同程度的给予我教诲和教导。
  网友:中国京剧院给于魁智做了很大的宣传,要打造代表剧目,你现在也没有代表剧目,你现在演的大部分是奚派的剧目,对此有没有打算呢?
  张建国:这不是现在有打算了,这几年一直有打算,我看了很多的剧本,适合我自己的剧本还没有,自己也在极力的选择一些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但是由于和自己整个的写出剧本以后不太捧新气,所以没有这方面的要求,但我一直追求这方面。我一年要看几十个剧本,都在选择当中。
  网友:张老师,你何时在北京贴全部的《上天台》?
  张建国:我还没有认真的打算,因为奚派的《上天台》和奚派的《打金砖》,我在师傅领导下继承了《打金砖》,观众也给了我很多的掌声,也拓宽了我的戏目,在摔打这方面就慢慢淡化,也随着自己年龄不断的增长,拓宽自己的演出戏路的角度。
  网友:你何时回晋州老家演出?
  张建国:我昨天晚上刚回来,是到晋州演出回家。我唱了两段。
  网友:请你介绍《范进中举》娃娃调的演变过程?
  张建国:娃娃调当时是小河流水轻悠悠,但是奚先生认为磨合一点,范进中举以后,神智不清了,但是他想的是仕途,所以在共同合作下,改了后来唱的唱段。
  网友:您觉得马连良老师哪一出戏最出色?
  张建国:我觉得马派代表的戏无一处不是出色的,因为马老师创作的戏,都是根据他自己的戏创作的,形成雍容华贵、潇洒自如、大方的气质。
  网友:象你这样的名人想跟你接近,成为朋友,你会何什么样的人成为朋友?你和琴师的关系怎么样?
  张建国:我和琴师可以说一天不在一起,我们是志同道合,每天研究艺术,除了研究艺术之外,吃饭都在一起,可以说是非常密切的。只有达到这样的一种密切关系,在台上的合作上就更为默契。
  网友:您是否排过全部的《白蟒台》,我听过两段唱,和马派的风格不同?
  张建国:《白蟒台》我当时演过,由于团里的发展状况没有实现这个愿望,里面的唱腔我曾经进行过研究,但没有演过和排练过,在今后我会更加深入的研究下来,在继承前辈基础上,结合奚派的艺术特点,在我老师的指导下,争取把这部戏奉献给观众。
  网友:你曾经想把全部《三国戏》联演的计划,什么时候成功呢?
   张建国:由于我想象得太简单,我想把三国整个在当今的情形下,把名老生栓在一起推出来,这是很大的工程,但这不是容易的事情。第二是要把戏一出一出,包 括《白帝城》等等这些故事中间连接有一个过渡,要连接好,这是很大的工程,不是说就能弄好的。我的想法始终都要,要看今后机遇,机遇合适的时候还是要搞这 个的。
  网友:你为什么不唱做功呢?
  张建国:我有机会就唱做功。我团里的老生很多,我作为一个团长,应该让大家共同的发展。
  网友:你平时上网吗?
  张建国:很少上网。
  网友:能否介绍一下欧阳老的境况?
   张建国:欧阳老先生非常的好,身体也非常的好,而且非常希望我们经常去,他所最喜欢的,就是和我的学生去,去了以后他特别的高兴,因为他家里的客人太 多,如同穿梭一样,所以能够静下来聊戏的时间非常少,所以我们去了也是很珍贵的时间,有时候一去在旁边呆二三个钟头,他都顾不上跟我说话,他家里的客人是 很多。
  网友:最早学戏的时候苦不苦,打过退堂鼓吗?
  张建国:苦是苦,但我不觉得苦。
  网友:讲讲过去的排戏方式和现在的排戏方式有什么不同呢?
   张建国:因为艺术家这一辈人到了一定的程度是如鱼得水了,非常的自由了,但现在不同了。现在的中国戏剧学院也好,还是某大学也好,毕业出来的学生会不了 几出戏,更何谈让他去传一些戏。过去老艺术家今天报一个本子,明天就能演,只要词大概齐成,就能够演出,而且水平很高。现在不行,我个人认为主要是体制造 成的。
  主持人:过去老先生的基础是非常雄厚的。
  网友:张先生对新编先生如何看法的?
  张建国:新编戏不能脱离传统戏, 因为京剧是一种大程式,充分的利用舞台的空间来塑造人物的艺术形象,利用京剧程式的形象来塑造戏。现在新排的戏进入一个舞剧,大制作,投资非常大,这一出 的戏要用拉十吨的车来,要重新装一个楼梯来看一看,要上楼了,京剧舞台上一抬手都要上楼了,把这些东西免去了,怎么进行舞台再创造了,把舞台空间都占据掉 了,所以演员不会有再充分发挥的空间。
  网友:如果让你青衣配戏,你选择谁呢?是王蓉蓉吗?
  张建国:我们这一辈青衣演员都很好,不可能固定某一个人作为一生的合作者,应该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互相合作,互相促进,取长补短,才能形成更加丰富的艺术形象。
  网友:现在京剧演出都带麦克,声音大了,但失去原有的味道,你是否觉得演出应该去掉麦克?
   张建国:因为科技的进步,演员借助这些省掉很多劲。就四声而言,没有这些东西都是一样的,因为我过去在河北的时候经常演野台子,没有带麦克,就是前面装 几个麦克风,观众一样听得很清楚。现在有了这个,对演员的发挥省了很大的劲,但也带来了很多的弊端,比如有的演员嘴里的功夫不够,嘴皮子没有劲,就是没有 下工夫,所以就不行。过去赵燕侠老师不用麦克风,非常的清晰,包括前代的优秀艺术家,是在唱念做打下工夫,而不是单一的,只要形成流派,都是全方位的表演 艺术家。
  网友:奚派的前景不容乐观,你的学生石浩条件也不很好,你会收张建锋为徒吗?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你认为奚派会消失吗?
  张建国:我认为不会的。因为他们的年纪还小,看不出将来会怎么样,要看自己的努力,成与不成要靠自己下工夫。演戏不完全靠嗓子,靠的是他的精神。
  网友:你是老生演员,你对男旦怎么看,你认为男旦与坤旦的差别?
  张建国:我相信男旦在京剧不断进取,将来还是出色的。
  网友:你的嗓音条件非常好,你在演唱中是否融入自己的特色,当地的奚派老生演员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简单介绍一下奚派的特点?
  张建国:奚啸伯先生自身出生在清代的贵族家庭,不顾阻挠而下海形成奚派,他现在没有留下资料,但从他的演唱方面,从他的唱段方面来领略塑造人物中下的心血。
  网友:张老师,你的月琴是哪一位,用得非常好?
  张建国:是天津京剧院的柳东,是他弹的。
  网友:能否比较一下奚、杨、麒之间的异同吗?
   张建国:这几个流派非常有特点,而且是相同的,最相同的一点无不是用演唱艺术来塑造人物服务,这一点是最最相同的,只不过在用字和用声上起了一些变化。 比如杨宝森先生,他主要用胸腔来演唱。奚啸伯先生的声音比较细窄,有云遮月的现象,他用胸腔的地方比较少。周信芳先生,他在台上演戏的激情非常的好,而且 表演更加突出,塑造人物形象更加突出,他利用程式,把程式充分的夸张了,我认为这几大家都是一个宗旨,只是方法不同,走的都是一条路,是利用京剧的手段, 表演演唱手段来塑造艺术形象,这样就好比人的模样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都长得不同,所以他们的特点各有不同。
  网友:请你谈一谈你的业余爱好?
   张建国:我的业余爱好应该是很多,但因为没有时间,一是团里的工作比较忙,团里的演出都靠我来出去联系,我还要演戏,我还需要和琴师每天吊嗓子,还要演 出,所以个人业余爱好的时间牺牲了,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回到家里非常的劳累,躺在沙发上就能睡着了,所以没有业余爱好了。
  网友:张建国活了一个流派,你有什么看法?
  张建国:所有流派就是流通,四大须生都是这样的,到处流传,各有特点,我只不过在奚派艺术很少的情况下,把它继承了一些皮毛,但是自己觉得自己的条件和奚先生的条件相差很远,而且文化素养也和奚老师很远的,所以我不但学习奚派的艺术,还要学习其他的艺术来丰富自己。
  网友:你曾经演过《五家坡》,张程配,现在的三团不见他了,与你配戏的人也换了人,你和张程配也不是太合适了,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你和他的不合?
  张建国:我们过去的合作非常好,也非常的愉快,无论是在台上互相的促进,在台下互相的尊敬,我们是非常好的。今后如果再有机会,我们还会一定合作的。
  网友:你是否认识王进程先生?
  张建国:我一下想不起来。
  网友:李胜素和李海燕都是河北的名演员,海燕越唱越没味道,你怎么看待的?
  张建国:她们都是河北来的,过去我们非常的熟悉,在河北我们也是经常在一起合作,经常在晚会上露面,她们是非常出色的青年演员,希望观众演员对河北籍的演员多多支持。
  网友:你有没有想过让你的儿子继承京剧呢?
  张建国:我的儿子会唱,但他嗓子不行,所以在天津科技大学读大二。
  网友:奚虽然很含蓄,但是与麒派之豪放,杨派之委婉,但内涵是一样的?
  张建国:是一样的。
  网友:在生活中谁对你的影响最大,你梦想中是学京剧吗?
  张建国:我从小学京剧是在我父亲的影响下,因为我父亲是戏迷,无论是做农活还是在家里呆着,嘴里总在唱,一会儿是传统戏,文革期间不能唱传统戏,主要是唱样板戏,我们家几个都是戏迷,比着唱,刚一起的时候就唱。
  主持人:实际上只有你一个人唱京剧?
  张建国:我哥哥也是,但他没有从事。
  网友:你觉得现在学京剧最缺少的是什么呢?
  张建国:传统的精神。
  网友:你不演戏会干什么呢?
  张建国:可能会回老家。
  网友:我觉得学京剧非常不容易,你真的很出色,我曾经是否有放弃过的念头呢?
  主持人:刚才已经回答过了。
  网友:你作为京剧挑大梁的未来,你怎么看待京剧的未来?
   张建国:李岚清通知邀请我们和于魁智等人开了一个会,主要是讨论中央电视台将来准备办一个空中大舞台,以研究生为主,这是非常有远见卓识的一步,如果将 来弄好了,可能对中国京剧的未来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我看好这一步,而且我也会积极的参与。但是,京剧艺术是一个绝的艺术,更主要是一个综合的艺术,任何一 个人,脱离了这个集体,脱离了与大家合作的同心协力,把京剧艺术推上去的心没有了,那么他个人就会走向歧途,对京剧是一个很大的损失。所以我们大家要互相 合作,互相联合,为京剧的未来,为某一出戏,为一步一步使京剧扎扎实实的走向一个再创辉煌的一个阶段,我们应该集体的努力去合作。
  网友:我是搞新闻的,在文艺界普遍热衷炒作的情况下,京剧界显得有些扭捏,你对炒作怎么看?如果炒一下你的绯闻,你能接受吗?
   张建国:京剧应该炒作,任何一个艺术都应该炒作,但是我个人认为,如果一个演员,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炒作上,而没有放在扎扎实实的努力去学习和继承上, 炒作他虽然出了名了,他在很多的地方,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他的艺术不扎实一面。我觉得媒体炒作应该怎么样炒作,我觉得这也是值得研究的一步。
  网友:张先生,您觉得京剧宣传是不是应该加大包装的力度?
  张建国:确实应该,但是怎么样包装,也是应该研究的。
  网友:我认为你唱得比奚先生还好,你应该超越他,而不应该满足于什么派别上?
  张建国:我觉得作为一个好的演员,确确实实不应该局限于一个流派的学习,应该博学,博采众长,丰富自己,多演出,自然而流露出一种东西,形成一种东西,可能就会形式派别,我现在还没有这个想法,现在还只想继承奚派。
  网友:最值得你得意是什么?
  张建国:就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京剧最淡的时候,我没有改行。
  主持人:刚才你谈了振兴的解决要解决体制,作为三团的管理者,从你自己的角度上应该如何着手进行体制改革,为振兴京剧出力呢?
   张建国:我们的国家日益的强大,民族文化日益受到重视,京剧艺术也是如此。那么京剧的兴与衰,关键是在京剧人,就是我们这些演员,他怎么样把京剧走向辉 煌,那就要看他的继承程度,继承的好,也就是说,传统的东西继承得多,手段就多。中国的传统文化学得多,方法就多,只有这样才能在今后漫长的过程当中,才 会有闪亮的点,才会使京剧往前推一步。
  网友:您认为京剧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如果是在进步,你认为大多数的戏迷观众对京剧的热衷,是理性的还是盲目的?
  张建国:京剧不能说是退步。随着时代的进步确确实实也在前进,包括演戏的场所,过去是会馆、茶馆,从来不会象河北这样的场所,灯光布景、舞台综合来讲,这是过去没有的,应该说比解放前是一个大的进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没有很好继承前辈老艺术家塑造人物的真实本领。
  网友:张火丁现在还是三团的演员吗?
  张建国:她现在的编制不属于三团,属于中国京剧院。
  网友:你对京剧的追星族如何看待?
   张建国:这是京剧发展不可缺少的,京剧的前进必须有这一帮人,捧角和追角不是现在才有,只是在四人帮倒台以后,对京剧传统戏的恢复,当时这一段时间比较 淡漠,现在京剧的舞台日益活跃,国家对这个投入越来越大,人们对中国的民族文化程度重视程度也日益提高,所以产生新的一代追星族,所以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网友:欧阳老曾提到过,在言少朋给奚先生管的时候,给了奚先生很多马派的程式,奚和马有很大的不同吗?
  张建国:有很大的不同。从他的晚年当中,他经常拿《四进士》做主打的戏目,可见他演的有独到的方面。
  网友:你谈谈中国京剧音配像这件事?
  张建国:这是非常好的事情。在18年前李瑞环主席就有现在人刚刚看到的远见卓识,他为京剧的抢救和今后京剧的发展作出了非常关键的一步,我作为一个京剧演员,非常的感谢他。
  网友:你学戏是受家人的影响,能谈谈你父亲吗?
   张建国:我的父亲是非常严厉的,我小时候经常调皮捣蛋,上学不好好上,就喜欢唱,我村里有几个比我大的,还有几个是我同岁的,我是头,调皮捣蛋总是我带 头,我带他们去考了戏剧,他们总考不上,所以我父亲为这个事经常打我,小时候罚跪,我跪了二三个小时都不起来,我父亲不叫我起来,我就是不起,我母亲就哄 着我起来,我脾气非常的倔强。
  网友:你和奚中路老师合作过吗?
  张建国:我们小时候就在一起,他有大将风范,他的表演和风格,首先一些大将的亲传,这是我亲见的,他是奚啸伯的孙子,我们的关系非常好。
  网友:过去的老艺术家有魅力,现在的戏剧演员不是这样的,你认为会影响京剧艺术吗?
   张建国:会的,刚才我说过,京剧的辉煌是靠京剧演员,国家在重视,投入这么大,如果自身没有认真静下心来研究它,没有老老实实的演戏,而是把自己凌驾于 主体之上,或者放的位置不对,这样对京剧的发展,对自身的发展都是不利的,都会有很大的影响。一个人才出来是非常难的。
  网友:您对京剧网站熟悉吗?您觉得京剧进入网络能做什么呢?
  张建国:这种新的科技和老的艺术结合,是非常好的。京剧艺术需要新的网络帮助、传播,这样使很多年轻人能够对京剧了解,起码了解我们自己国家的民族艺术。
  网友:你到底喜欢新戏还是老戏,40多年的演艺生活,你喜欢演新戏吗?
  张建国:我都喜欢,我喜欢的是好戏,好演员演的戏。
  网友:你是当今非常出色的奚派传人,但我发现你有很多大胆的尝试,很多以前是不属于奚派名段范畴的,你都敢拿出来唱,在人物塑造方面你很有一套,你认为作为一个好的老生,是学一派,还是博采众长,学多了以后会不会有四不象?
  张建国:京剧流派都是相通的,只不过是在运用上所不同,在方法上不同,但是它理是通的,都是一个目的,塑造舞台艺术形象,所以应该多学,只有多学,只有博学,你才能慢慢知道哪是适合自己的,自己的路子应该怎么走,才能形成一个特点。
  网友:我是上海的戏迷,我认为上海不适合传统戏剧的发展,你认为呢?
  张建国:我认为不是这样,因为上海确确实实过去是一个大码头,很多的老艺术家,也就是说名角没有一个不是在上海那个地方红的,不是说没有去过,都去过,而且在那个地方非常的红,上海的基础就非常的好。
  网友:你最喜欢在剧目中扮演哪一类人物,为什么?
  张建国:前辈艺术家曾经说过,“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无论你在戏中塑造一个什么样的艺术形象,无论这个活多么大,这个戏的份量多么重,你用艺术手段把他丰富了,你都会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都会为这个戏添彩,所以我喜欢演适合我的角色。
  网友:你最喜欢的老生流派和青衣流派是什么呢?
  张建国:余杨奚马谭,青衣是梅、张、尚、荀,这四大我都喜欢,包括程派,非常的好。
  网友:三团的网站有你个人的主页吗?
  张建国:应该有,因为这事都做过。
  网友:很多人从网站上下载唱段,你认为这是盗版行为吗?
  张建国:高科技发展了,网络这么现成,直接下载了,在自己家里听,不拿到外面出卖,所以谈不上是盗版。
  网友:中青年优秀的老生,你和于魁智的劲头非常的抢劲,你和于魁智的演出风格有什么不同?或者有什么相同?
  张建国:我们是在相同之中有类似不同,魁智是一个非常好的,非常出色的青年表演艺术家,他在京城的舞台乃至全国都是非常有名气的。我们都不同,就好比一个人的脸,长得模样不同。
  网友:你什么时候到天津演出?
  张建国:天津我经常去,只要机会合适,我还会去,春节过后会运作一下天津的演出。
  网友:谈一下你当团长所认识到的责任感和压力,以及你的设想?
   张建国:我当团长以来,确确实实的压力是很大的。我自己办的学校,我根本不能长时间的给孩子们说一说,教一教,我没有时间,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团的演出和 团的建设上。一年下来,我们团在中国京剧院的三个团中,演出是最多的,大家的收入也是最高的,但是我们并不满足这一点,我当了团长以后,这一年当中有三步 棋,除了日常演出以外,还有三个设想,二个设想已经实现了,第一个就是我们搞的京剧院三团优秀剧目汇演,在长安连续演了十天,演了十场戏,当时影响很大。 在前一段国庆期间,我们搞了三团特聘老艺术家提携后辈的艺术演出,在长安演出的七场戏都是非常好。新年我们推出新人,推出年轻一辈,因为他们平时演出的学 习很少,我上任以后,就给这些全团的年轻人讲,我说你们每个人到年底必须拿出一台折子戏,作为自己对社会展现机会,我们新年搞三台折子戏,全是青年人,全 是我们团推出的青年人,看看他们到底实力怎么样,让大家来认识。
  网友:你出版的盒带当中有一些戏是舞台上很少见的,比如《南天门》,你和张火丁合作过一一部戏,我认为非常的行,你和于魁智合作《十道板》?
  张建国:有很多情况要一步一步的来,比如《珠帘寨》和《四进士》拿出来。我和火丁没有唱过戏,以后有时间会合作戏的。
  网友:奚派的后辈力量是否充足?
  张建国:按照现在来说,奚派的力量比其他流派还多,其他流派的人更少一些。
  网友:现在的京剧演出还赔钱吗?
  张建国:不赔钱。
  网友:你能不能介绍一下三团的几个主要演员?张建国:我们三团除了我之外,现在有袁慧琴、邓敏、宋小川、陈淑芳、吕欣、齐畅、田冰等等,将来还要找演员充实力量。
  网友:你对现在的娃娃京剧怎么看?你认为是不是有点作秀?
  张建国:过去富联成也好,荣春社也好,都是一边学习一边演出,也是在演出当中成长,在学习当中成长,学了戏就要拿到舞台上演,这是非常非常好的,我是非常赞成的。有的确确实实是没有学到东西,在那里故意炒作的,我也是不赞成的。
  网友:你什么时候办专场?
  张建国:以专场的名目出现,我将来可能不会做这种事情,但是可能连演几天的戏念头还是有的,包括唱念做表舞的这种戏,种不同的人的形象,我在几天当中演一下,对自己也是一个锻炼。
  网友:现在戏票价格很高,人们看不起戏,你怎么看?
  张建国:长安戏院最低价20块钱,这不算高了,照顾到各个阶层,有高有低的。如果你认为高的话,就买低的,20块钱已经不算高了。如果你出去打一车,还十几块钱呢?
  网友:有没有专门跟你量身订作也戏的呢?
  张建国:目前还没有,现在编剧太少了,而且真正有水平的编剧很少了。翁偶虹先生,他的唱法和他的特点,他在舞台上塑造人物的形象,怎么运用,在剧本中就把空间留下来了,现在根本不看演员,就去排,可能就要唱死,唱得没完没了,出不亮点?
  网友:你排的《南天门》、《十道本》等几部戏是否都演出过呢?
  张建国:《南天门》没有演,《十道本》没有演过,只是会这一出戏。欧阳先生和我的师叔奚延宏先生的我这一出戏。
  主持人:今天的聊天时间差不多了,如果网友还有问题的话,可以把问题留在“咚咚锵——中华戏曲网”上。现在请张建国老师向网友再说几句。
  张建国:今天非常高兴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见面,以后有时间,我要上网,也会办自己的网页,不单是聊戏,聊其他的东西也可以。我要学习现代新的科技,要学习年轻人,要感悟他们对京剧的感受,也更好的对京剧的走向,对京剧的发展有一个更清晰的思路,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张老师,谢谢大家。今天的聊天到此结束,再见。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167650次
    • 积分:46283
    • 等级:
    • 排名:第73名
    • 原创:589篇
    • 转载:514篇
    • 译文:20篇
    • 评论:878条
    文章存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