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ava发展历程

1005人阅读 评论(1) 收藏 举报
分类:

J2SE:怀胎

Java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1年4月,Sun公司的James Gosling领导的绿色计划(Green Project)开始着力发展一种分布式系统结构,使其能够在各种消费性电子产品上运行,他们使用了C/C++/Oak语言。由于多种原因,绿色计划逐渐陷于停滞状态。

直至 1994年下半年,由于Internet的迅猛发展和环球信息网的快速增长,第一个全球信息网络浏览器Mosaic诞生了;此时,工业界对适合在网络异构环境下使用的语言有一种非常急迫的需求;Games Gosling决定改变绿色计划的发展方向,他们对Oak进行了小规模的改造,就这样,Java在1995年的3月23日诞生了!Java的诞生标志着互联网时代的开始,它能够被应用在全球信息网络的平台上编写互动性及强的Applet程序,而1995年的Applet无疑能给人们无穷的视觉和脑力震荡。

但没有相应的开发库而只靠Java语言来进行开发肯定是困难重重,所以Sun公司在1996年的1月23日发布了JDK 1.0来帮助开发人员的开发。JDK包括两大部分:运行环境和开发工具。紧跟着,Sun公司在1997年2月18日发布了JDK 1.1。JDK1.1相对于旧版本最大的改进,是推出了JIT(Just-In-Time)编译器,另外一个改进是AWT 1.1。

在JDK 1.1时代,Java平台分为PersonalJava与EmbeddedJava,前者比较适用于运算资源和内存丰富的设备,而资源有限者适用于后者。这样的分类明显不符合时代发展的潮流,所以,Java平台处处蕴藏着新的翻天覆地的革命……

J2SE1.2:诞生

JDK 1.2在1998年12月4日的隆重发布,标志着Java2平台的诞生。Java 2的J2SE 1.2时代是一个大变革时代,它进行了如下的三大革命:

● 市场推广革命

Sun公司在Java 1.2版以后将JDK 1.2改名为J2SDK,将Java改名为Java 2。在1999年Sun公司还将Java 2平台分为三大块:J2SE,J2EE,J2ME。这次市场推广革命顺应了网络急速发展的潮流,对Java 2平台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催化剂的作用。

● API供应标准革命

而随着供应商的不同,Java的API分为三大类:

Java Core API:由Sun公司制定的基本的API,所有的Java平台都应该提供。

Java Optional API:由Sun公司制定的扩充API,Java平台可以有选择地提供。

特殊API:由特殊厂商或者组织提供的API。

● API制定过程的革命

如果你有需求不能通过遵循标准的API来实现,可以向JCP提出制定新的API的请求,经过审核,你的请求可能被通过或者驳回;如果是被通过,则开始进入制定该API的程序。

J2SE 1.2时代进行的这些革命形成的制度一直沿用到现在,对Java技术的发展形成了深远的影响。

除了上述的三大革命,Java 2还支持并新增了许多新特性,最受追捧的当属Swing库。Swing是轻量级的API,它不但有各式各样先进的组件,而且连组件风格都可抽换。Swing出现之后,大家很快地就不太使用AWT了。Java 2还废弃了一些API,最重要的莫过于Thread类中对suspend(),resume()和stop()等方法的废弃。由于JDK 1.1的集合类库中的Vector类和HashTable类都考虑了同步,在平常的使用中影响效率,所以Java 2专门添加了对应的非同步类,并完善了集合类库。

J2SE1.3:拓广

Java 2平台推出后,得到了市场的强烈反响,所以,在2000年5月8日推出的J2SE 1.3对J2SE 1.2的改进,主要是对各种已有API的加强和对新API的拓展。

数字运算:加入了java.lang.StrictMath,方便我们的一般的数字运算。

新的Timer API:相信大家对其中的java.util.Timer和java.util.TimerTask一定不陌生。

Collections包:加入了一些新的API,方便我们的使用。

虚拟机停止钩子:J2SE 1.3还加入了一个强大的功能,那就是虚拟机停止钩子(Virtual Machine Shutdown Hooks),这个功能使得我们能够在虚拟机停止时完成我们自己的操作,比如关闭网络连接或者保存会话状态或者清除临时文件等等。

DNS服务:在JNDI接口方面,加入了一个DNS服务的实现。

Jini实现:J2SE 1.3包含了一个Jini实现,这使得我们可以方便地把诸如打印机、摄像机和磁盘驱动设备插入现有网络中,并且能自动搜索已在网上的设备可以提供的服务并享用这些服务。

XML支持:由于计算机网络和XML技术的快速发展, J2SE 1.3在Optional API中引入了Java API for XML包。

HotSpot虚拟机:J2SE 1.3引入了HotSpot虚拟机。在Solaris版的JDK 1.3中,已经不支持传统的虚拟机,而Windows版的JDK 1.3同时支持传统虚拟机和HotSpot虚拟机。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J2SE 1.3主要是对J2SE 1.2查漏补缺和拓展新的API。从应用领域方面考虑,J2SE 1.3已经涵盖了数据库、WEB、多媒体、网络、电话、影像、加解密、图形等等大部分的信息技术领域。

在这个时期Java 2还有一个重要活动就是推出SCSL(Sun社区源代码许可)许可协议。Sun公司开放源代码项目的“女1号”Danese Cooper在1999年加入公司,负责Sun(包括Java)和开放源代码社区之间的协调工作。Sun一直尽可能在赢利和开放源代码之间寻求更好的平衡。

Java的大行其道引起了Microsoft的警惕并直接导致了.Net的产生,这同时也宣布了Java作为独一无二的Internet平台地位的结束。这两个对手在较量中相互学习,现在在技术架构上的目标上已趋相同。

J2SE 1.4:快速

J2SE 1.4平台的推出发生在2002年2月13日,由于此前在Java平台和.NET平台间发生了规模浩大的孰优孰劣的论战,而论战中,Java平台最大的缺点就是性能问题,所以J2SE 1.4平台把性能的改善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

HotSpot虚拟机:HotSpot虚拟机能够很大程度上提高性能,所以J2SE 1.4已经不支持传统的虚拟机。现在,启动应用程序应该通过-client或者-server选项来启动。

锁机制:由于旧版的HotSpot虚拟机的锁机制会导制严重的性能和功能问题,J2SE 1.4已经改写了该锁机制。

安全API:JCE、JSSE和JAAS这三大安全API从optional API移到了core API中。这样,J2SE 1.4的安全域(SecureRandom)实现可以利用操作系统提供的安全机制,以便缩短应用程序的启动时间。

RandomAccess标记接口:加入了RandomAccess标记接口,如果一个List实现了该接口,则表示它支持快速的随机访问,这样可以提高List访问的速度。

LinkedHashMap:加入了LinkedHashMap,这是一个插入排序的Map实现,但它的运行速度和HashMap一样快。

反射:很多产品中都要使用反射(Reflection)机制,但大家知道,反射是相当耗时的,所以,J2SE 1.4中重写了java.lang.reflect.Field、java.lang.reflect.Method.invoke()、java.lang.reflect.Constructor.newInstance()和Class.newInstance()等方法,使得我们利用反射也能写出高性能的应用程序。

64位计算:J2SE 1.4支持64位计算。

新的I/O API:J2SE 1.4在API层面最大的变动,就是它更新了原有的java.io包,以及加入了一组更有效率更多功能的New I/O API。

断言和日志处理:J2SE 1.4版本在Java语言层面上加入了断言(assert关键字),在API层面上加入日志处理API,这些为程序的调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Java 2平台在经过数年的发展后,已经比较成熟稳定,J2SE 1.4主要是对平台的性能进行较多的考虑和修改。在分布式程序方面,1.4版比1.3版的运行效率提高了一半以上;而在客户端程序方面,1.4版比1.3版的效率提高了1/3。

J2SE 1.4版是J2SE第一个参与了 Java共同体过程(JCP)的J2SE版本。 像Borland、Compaq、Fujitsu、 SAS、 Symbian、 IBM这样的公司,和Sun一起定义并发展了J2SE 1.4规范。在开放、良好的文档编撰与管理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个高质量的、代表了Java共同体的多样性的规范。

J2SE5.0:易用

在2004年十月J2SE 5.0发布的时候,Sun公司这样解释这次版本名称不是J2SE 1.5而是J2SE 5.0的原因:“从Java诞生至今已有9年时间,而从有J2SE算起也有5个年头了;在这样的背境下,将该版本号从1.5改为5.0可以更好的反映出新版的J2SE的成熟度、稳定性、可伸缩性、安全性。”

J2SE的这次变更之重大和意义之深远,的确也值得我们为之把版本号变换到J2SE 5.0。我们再看看Sun公司网站对J2SE 5.0的features描述:“通过增强Java平台的力量,允许开发者更容易地使用,Java编程语言的这些改进将吸引大量各种Java开发者”,这是“Java技术发展历程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从这个描述我们可以看出,J2SE 5.0最大的目标是通过提供易用性而吸引各种开发者(当然包括以前的C/C++开发者) ,而它对以前版本的修改并不仅仅是API的升级,而且包括对Java语言层面的改进,被誉为是”自Java问世以来的最大一次语言标准变化”。

访问环境变量:最初的Java语言有一个访问环境变量的方法System.getenv(),但因为Java宣称的”Write Once,Run AnyWhere”特性,所以在JDK 1.0中去掉了这个能够访问平台专有信息的方法。在J2SE 5.0中,它又来了,并有所扩充。由此可见J2SE 5.0对编程方便性的重视程度。

泛型:J2SE 5.0提供了强大的泛型机制,让程序员可以减少代码重复,这个变化应该可以吸引小部分的C#开发人员吧。

增强的for循环:为了克服普通for循环的代码臃肿特点,J2SE 5.0提供了增强的for循环,我们现在可以这样写一个for循环:

public void printAll(Collection coll)

{

 for(String str : coll)

 {

  System.out.println(str);

 }

}

怎么样?是不是简单了很多?

自动的装箱/拆箱:

可变参数数目J2SE 5.0开始支持Varargs(不固定自变量个数),J2SE 5.0中还加入了以前抛弃的枚举和C风格的格式化输出,这应该是为了吸引以前的C开发者吧。毕竟,在C开发中枚举和格式化输出用的是太多了。

并发 J2SE 5.0中加入了java.util.concurrent包,并向集合框架中加入了Queue接口,J2SE 5.0还为各种集合提供了并发情况下的实现。

Properties类增强 由于XML的普及性应用,J2SE 5.0为java.util.Properties类加入了从XML文件中装载属性和把属性值存储到XML文件中的方法。

Annotation功能J2SE 5.0提供了注解(annotation)/元数据(metadata)功能,相信以后的大部分应用产品都将充分利用它的注解而实现产品的各种特性。

其它J2SE 5.0还在多线程(并发机制)、安全、国际化、UI等方面进行了大规模的变更,使得我们能够更方便地进行Java开发。

其实,上面的这些变更,并不是我们程序员非要不可的内容。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办法来达到这些变更实现的功能。但J2SE 5.0的目标就是让我们程序员能够更加方便地进行开发,所以,我们在基于J2SE 5.0开发时,应该能够明显的体会到它的易用性。

展望

时至今日,J2SE已经发展为一个覆盖面广、效率高、易用性强的技术平台(见如下的J2SE API体系结构图),但Java并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Mustang版本的J2SE正在紧锣密鼓的开发当中,按以前的惯例,每两年会发布一个全新的J2SE版本,所以Mustang开发版对应的J2SE 6.0发布版将在2006年完成。

2005年5月23日是Java技术十周年庆典日,在这十年的发展中,Java平台吸引了四百万开发者,在网络计算遍及全球的今天,更是有17.5亿台设备使用了Java技术。作为Java技术的基础,J2SE的功绩不可掩没,我们期望J2SE伴随Java平台一路走好!

 

 Java开发环境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1995年3月23日,San Jose Mercury News登出一篇题为“Why Sun thinks Hot Java will give you a lift”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预言Java技术将是下一个重大事件,这个预言现在看来并不仅仅是商家的宣传伎俩,虽然文章是当时Sun的公关经理 Lisa Poulson安排撰写的。从世人知道Java那一刻起到现在,算起来已经过去整整十年,回顾过去的十年值得总结的东西有许多,但在这里笔者只想就Java 开发环境谈些个人的想法与朋友们交流一下。

现在的软件开发人员在整个软件的开发生命周期里,也许会根据需要使用各式各样的开发工具来完成相对复杂的开发任务,而在几十年以前,人们还只是使用文本编辑器、编译器和Debugger进行开发,对于这个阶段的开发环境人们称之为CLEs(Command Line Environments)。 而当人们发现如果将那些单独分开的开发工具集成起来就可以有效的提高开发效率时,IDEs(Integrated Development Environments)就出现了。Java的出现尽管只有十年,但其开发环境也大至经历了从CLEs到IDEs再到XDEs这三个阶段,现在即将进入CDEs阶段。在上述Java开发环境发展过程中,有许多值得我们大家关注的地方。

Java开发环境的历史回顾

纵观过去十年Java开发环境的发展,大致可以粗略的划分为如下几个阶段:

●  1995,命令行开发环境CLEs

●  1996-2000,集成开发环境IDEs

●  2001-2004,扩展开发环境XDEs

●  2005至今,协同开发环境CDEs

1995年,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Java 获得了成功。可令人尴尬的是在1995年并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Java开发环境,开发人员在进行Java编程时,大多使用文本编辑器编辑源程序,然后再使用命令行的方式进行编译处理。那时的Java开发环境还处于CLEs时代,开发效率非常低,这预示着在Java开发工具上会有一番激烈的竞争。

有人称1996年为互联网年,有人却称之为Java年,还有人称之为Web开发年,但不论如何称呼1996年,它都反映了一个事实:Bill Joy将Java与互联网相结合的策略取得了成功。这一年的9月Sun推出了其Java开发环境-Java WorkShop,这是一款基于浏览器的Java开发工具,但由于当时 Java在许多方面还不成熟,所以实际上Java WorkShop并不成功,同年发布的Symantec Visual Cafe由于还是采用C/C++语言进行开发,所以性能与成熟度上就比WorkShop好得多。提到Visual Cafe就不能不提Eugene Wang,因为Eugene Wang常常是与计算机间谍这个词同时出现的人物,有人甚至讲当时Symantec的老板Gordon Eubanks与Eugene Wang签约时,也同时签下了监狱里的一个单元。Visual Cafe就是由Eugene Wang进行主要策划的,它是在同一年发布的Java开发环境中,唯一解决了与数据库连接问题的开发环境,带有一套可以与数据库相连接的组件,无需太多编程使用拖拽的方式就可完成大部分工作,这一优点使得Visual Cafe受到了Java开发人员的欢迎。这一年IBM收购了OTI公司,从而得到了Dave Thomas的弟子John Duimovich、Dave Thomson、Mike Wilson等一大批软件精英,这之中还包括“生活在技术刀锋上的开发者”Brian Barry。

1997年,由于微软垄断案,使得微软在Java开发环境上的努力受到了限制,Visual Cafe由于界面直观易用,可以很容易地连接各种数据源等功能再次受到开发人员的欢迎。这一年IBM发布VisualAge for Java。VisualAge for Java是面向代码库的开发环境,它提供代码库和项目管理以便于开发团队在 C/S环境下进行项目开发。但由于大多数Java开发人员比较熟悉面向文件的开发环境,还不太习惯面向代码库的开发,再加上VisalAge for Java对系统资源的要求比较高等因素,使得VisualAge for Java一开始未被Java开发人员所认可。

1998年至2000年比较成功的Java开发环境是JBuilder,这是由于Borland较好的把握住 J2SE、J2EE和J2ME发布后,Java技术升级的时机,全面支持Java1.1和Java1.2开发平台,它还提供了多种工具方便用户从旧的平台迁移到新的Java平台。JBuilder本身80%是基于JDK1.2进行开发的,它支持JavaBeans, Enterprise JavaBeans, JDBC等方面的应用开发,可以连接多种关系数据库。为支持分布式应用开发,JBuilder还集成了 VisiBroker ORB、JSP server、数据库和EJB AppServer,并提供Open Tools API便于第三方工具集成。上述种种的优点使得JBuilder一举超越Visual Cafe,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Java开发环境。在众多Java开发环境中,1999年IBM发布的VisualAge for Java Micro Edition是比较有特色的开发环境,它是由Erich Gamma和与Erich Gamma有“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之称的John Wiegand共同进行设计的,采用了Java 扩展机制,并集成了JUnit测试框架,其当时所采用的架构深深地影响了后来Eclipse1.0所采用的架构。同时,通过VisualAge for Java Micro Edition的开发,那些来自“未来世界”(Smalltalk们总认为他们来自计算机的未来世界)的软件精英们,全面彻底地对Java技术进行了评估,得出了许多结论性的东西,这之中包括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Swing和SWT对比。此外,Sun将其收购的NetBeans变成了开源的Java IDE也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纵观1996年至2000年这五年时间里,随着Java及其相关开发应用的发展,Java开发环境也不断的完善,从CLEs进入到IDEs阶段。为了提高Java开发人员的开发效率,Java开发环境主要从两个方面进行改进与提高。一方面是提高集成在Java IDEs当中开发工具的性能和易用性,另一方面是将Java开发环境尽可能的覆盖到整个软件的开发生命周期。随着基于WEB,采用N-层结构的应用开发成为Java开发人员主要从事的开发任务,Java开发环境需要支持越来越多的技术,比如:XML、JSP、EJB和CORBA等,这就造成了Java IDEs的规模变得越来越大,许多Java开发环境都集成了数据库、JSP Server和AppServer,软件的研究人员将上述IDEs不断膨胀的现象称为“IDEs大爆炸”。

“IDEs大爆炸”现象发生以后,有关Java开发环境是走少而精的发展方向,还是走大而全的发展方向就成了广大Java开发人员关注的问题。2001年Java开发人员达到了200万,成为每个软件供应商都无法忽视的力量,这一年JetBrains推出了Java开发环境少而精的代表: IntelliJ IDEA。 IntelliJ IDEA明确的表示只做最好的Java代码编辑器,不做什么文件都可以编写的编辑器。它关注Java开发人员的工作实际并将这些工作进行了优化。由于减掉了一些可有可无的工具,所以价格上相对合理公道。当年IntelliJ IDEA击败JBuilder成为最受Java开发人员欢迎的Java开发环境,不过2002年随着JBuilder将大而全的功力再提升一步,将UML建模工具、JUnit测试框架以及Apache Struts等开发工具集成进来,大而全的发展方向又一次受到Java开发人员追捧。最全还是最好似乎使Java开发人员在选择Java开发环境时处于两难状况,但实际上当Eclipse 1.0发布时,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初步的解决,最好和最全是可以兼顾的。

Eclipse的出现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某个天才拍脑袋想出来的,它是一群软件精英们集体智慧的结果。早在1998年IBM就打算开发新一代的工具平台以便将它现有的各种开发工具统一起来,并减少开发各种工具时重复的劳动,同时希望在新的平台上建立新的Java开发环境。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 IBM开始建立起一个开发团队,人员构成主要来自VisualAge for Java Micro Edition和VisualAge for Java两个项目的开发人员,选择的标准是过去10年至少开发过5到6个IDE。此外,IBM还联合了9家公司共同成立了一个开源组织Eclipse基金会,将Eclipse提供给开发人员使用,并在开源社区的帮助下进一步完善Eclipse本身。Eclipse在最初设计时,插件模型是静态的,不能实现插件的即插即用功能,即便是大受欢迎的Eclipse 2.1也还是静态的。所以到2004年发布Eclipse 3.0时,Eclipse进行了重大改进,采用OSGi的插件模型,初步实现了插件的即插即用功能,至此一个完美的、可扩展的开发环境展现在Java开发者面前,这时Java开发人员已经达到300万。

Java开发环境的现状

2004年Eclipse 3.0的发布极大刺激了Eclipse用户的增长,经过一年以后,Java开发人员现在使用Java开发环境的状况是如何的呢?看了下面的表格里的数据也许可以了解一个大致的状况。

首先需要指明的是上述的数据并不是当前Java用户使用Java开发环境的准确反映,但我们可以从中了解一个大致的状况。现在的Java环境可以分为三个集团,第一集团是Eclispe它大约占据1/3的份额,第二集团是 IntelliJ IDEA、NetBeans 和JBuilder占据另外1/3的份额,相互之间旗鼓相当,第三集团是以JDeveloper和WSAD为代表的十几种Java开发环境占据剩下的 1/3份额,但每种开发环境占总份额的比重不超过5%。我们考察Eclipse、intelliJ IDEA、NetBeans 和JBuilder这些主流开发环境,可以发觉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可扩展,尽管在实现手段上各有不同。这就是为什么称现在的Java开发环境为XDEs(eXtended Development Environments)的原因,IDEs已经死亡了4年,专业的开发人员需要了解这个事实,因为XDEs也快死了。

由于市场的压力,一个软件企业不仅要提高开发人员个体的工作效率,还要提高整个开发团队以及整个企业的开发效率,但在现有的Java开发环境XDEs下无法完全做到这些,所以新一代开发环境CDEs (Collaborative Development Environments)就产生。Grady Booch和Alan W. Brown的研究表明一个程序员一天工作时间的分配是这样的:分析占16%(从5%到40%不等), 设计占14%(从1%到40%不等),编程占16%(从0%到60%不等),测试占10%,打电话占3%,阅读占7%(电子邮件,文档,月刊和杂志),参加开发会议占10%,无关的会议占7% 。从这些数据可以发现,开发人员用于交流的时间约占工作时间的1/3,开发人员的相互交流非常重要。可是现有的主流Java开发环境一般仅将分析、设计、编程和测试等工具集成进来,却未包括用于交流的工具,这显然不合理。因此,所谓CDEs就是将用于人与人、人与团队以及团对于团队进行交流的工具集成进来的开发环境,比如,CDEs常具有发送电子邮件、进行及时通讯和屏幕分享等功能,通过实现无损耗过程的交流提高开发团队的开发效率。

现在已经商业化的CDEs是CodeBeamer Collaborative Development Platform和CodePro AnalytiX,上述两款软件都提供Eclipse的插件,可以与Eclipse集成在一起,使Eclipse升级成为一个CDEs。大家肯定知道Borland已经宣布开发基于Eclipse的新版JBuilder-“Peloton”,Peloton就是一个CDEs(Collaborative Development Environments),当它明年上半年发布时,就意味着Java开发环境进入CDEs时代,现在Java开发环境还处于XDEs与CDEs交替的阶段。

Java开发环境的未来

在可以看得见的将来,Java的开发环境还会是以CDEs的形式存在。开源组织或开发工具供应商将会努力为软件的开发创建一个绝对光滑的平面 (Frictionless Surface),实现无损耗的开发过程,以提高开发效率。为了实现无损耗的开发过程,Java的开发环境将会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  起步阶段方面

●  协作开发方面

●  维护开发团队有效沟通方面

●  多个任务的时间协调方面

●  相互协商方面

●  资料有效性方面

但这里必须承认未来Java开发环境是如何具体去实现无损耗的开发,还需要时间给与答案,因为现在所能采用的方法未必是最好的,比如,使用面向文件的 CVS进行协同开发就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总结

罗里罗唆一大堆,归纳起来不过就是:一个目的、三种手段以及一条规律。

一个目的:十年Java开发环境的演变,其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开发效率。

三种手段:

●  提高集成在Java开发环境中开发工具的性能和易用性

●  将Java开发环境尽可能的覆盖到整个软件的开发生命周期

●  集成人与人、人与团队以及团对于团队进行交流的工具

一条规律:软件开发环境的发展过程是从CLEs到IDEs再到XDEs最后进入CDEs,这是由Grady Booch总结出来的,套在Java开发环境上也适用。

 

 Java虚拟机的10年

Java虚拟机的起源与构造

当我们说到“Java”这个词的时候,指的是四个相互关联的概念:Java语言、Java API、Java Class文件格式、Java虚拟机。整个Java体系是基于Java 虚拟机构造的,正因为如此,才能实现Java的安全性和网络移动性。Java并非是第一个采用“虚拟机”概念的体系,但却是第一个得到广泛运用的虚拟机平台。 “虚拟”,是一种隔离物理资源与逻辑资源的手段。Java虚拟机的“虚拟”,则是用来隔离物理机器、底层操作系统与Java语言规范实现的手段。

虽然Java是一种面向对象的语言,我们平时大量使用的,是对象间的多态、组合(Composition)、委派(Delegation),但当我们讨论虚拟机的时候,我们看见的基本概念却是“栈(Stack)”和“堆(Heap)”。根据冯诺依曼的“存储计算”模型,所有的代码都保存在代码空间中,随着程序计数器指针的变化进行程序的执行、跳转。Java虚拟机中没有寄存器的概念,方法调用是采用“栈”进行的,这是一种安全、简洁的方法。

Java虚拟机通过类装载器支持对类的隔离,这也是Java实现安全性的基础。每个类都具有自己的命名空间,在具有不同安全级别的沙箱中运行,因此不会产生低安全级别的代码来越权访问高级别代码的机会。类装载器的出现是Java虚拟机与大部分用C实现的虚拟机的显著不同之处。

Java虚拟机的另外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实现了自动的垃圾收集。在往常,写程序的时候要牢记对象之间的关联,在每个程序块中假若申请了对象空间,就必须在出口释放掉,方法调用往往同时也就是对象的边界。而自动垃圾收集带给开发者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非常方便地从整体上把系统的对象组织成一张对象图,只需往这张图中添加对象,维护对象之间的关联,却不需要自己做复杂的清扫工作。正是有了这种思维单纯的对象图的支持,OR Mapping(关系数据库与对象映射)技术在最近得以大行其道,设计模式也更容易被Java群体所接受。

虚拟机的优化

1995年第一代的Java出台之时,其虚拟机执行是依靠“字节码解释器(Byte Code Interceptor)”的,也就是说每条指令都由虚拟机来当场解释执行,这造成速度令人抓狂地缓慢。更有甚者有人开始总结许多的“速度优化经验”,比如说:“尽量把所有的代码都放在较大的方法中执行”与“少用接口”等等,这完全与Java语言的设计目的背道而驰,现在看起来是多么可笑的奇谈怪论,当时却是很多程序员津津乐道的经验之谈。无他,Java本身执行太慢了。Java生命的前十分之三就是如此缓慢地渡过的。

于是,Sun的工程师开始拼命想着提高执行速度。JIT静态编译器的出现是在1996年十月,Sun放出了第一个编译器。JIT编译器在每段代码执行前进行编译,编译的结果为本地静态机器码,执行速度有了质的提高。Symantec公司当时凭借其傲人的JIT编译器,在整个Java界受到热烈的追捧。在其后的1998年,Java 1.2发布的时候,附带了JIT编译器,从此Java的使用者终于可以抛开上面说的那些奇怪的“速度优化经验”了。

JIT静态编译器虽然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性能仍然和C/C++有很大的差距。对一段程序而言,一名优秀的程序员是如何来改进运行速度的呢?首先,他不会傻到把所有的代码都来优化,他会观察、思考到底哪段代码对整体性能影响最大?然后集中精力来优化这一段代码。按照经验,整个程序 10%-20%的代码,会占据 80%-90%的运行时间。用这种方法,在同样的时间、付出同样程度的努力后,这名优秀的程序员使整个程序的性能得到了很大程度的优化。HotSpot引擎,就是模仿人工的这种方法进行优化的。在程序运行的开始,Java代码仍然解释执行,但HotSpot引擎开始进行采样(Profiling)。根据采样的结果,决定某段程序是占用较多运行时间的,就认为它是“HotSpot”,它也就是目前程序的瓶颈, 引擎开始启动一个单独的线程进行优化。因为不象原始的 JIT编译器那样无差别的编译所有代码,HotSpot引擎可以集中精力来对HotSpot代码进行深度优化,这样这部分代码执行起来更加迅捷。之前的静态编译器只能按照预定的策略进行编译优化,而HotSpot引擎的优化是基于采样的结果的,因此这种方法对所有的应用程序都有效。1999年3月27日,Sun放出了第一个HotSpot引擎。在随后的2000年5月的JDK 1.3中,包含了HotSopt引擎,这也使1.3成了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发行版本。到这里,Java的十年生命,已经过去了一半。

HotSpot代表的是一种动态编译的技术。对Java这种大量使用委派、组合等面向对象特性的程序来说,动态编译比起静态编译来有显著的优势。比如Method Inlining。方法的调用是一个很耗时的操作,假若可以把方法调用直接内嵌到调用者的代码中,就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 这被称为“Method Inlining”。因为涉及到类的重载,静态优化很难确切知道哪些属性、方法被重载,因此很难对method进行合并,只好在方法内部进行静态编译,假若每个方法都很小,静态优化能起到的作用也就比较小。而动态编译因为可以完全随时掌握类的重载情况,就可以把相关的方法合并进行深度优化。现代的Java程序,特别是在设计模式教育得到普及之后,大量使用类的继承、委派,形成了很多短小的方法,动态编译的优势就更加明显。

自从出现了HotSpot之后,整个Java界为之一振。

最近的五年,就是继续优化的五年。继续进行优化的方法有几条路,一是研究新的采样算法。因为采样关系到不同的优化策略,会对整体性能有比较大的影响。二是研究深度优化的方法。三是研究垃圾收集的算法。垃圾收集会带来程序短暂的停顿,这会带来负面的用户体验。于是,如何提高垃圾收集的效率,减少延迟,出现了五花八门的算法,比如渐进式收集、火车算法等。在多处理器的时候,如何利用多处理器进行并行收集也是研究的一个热点。这方面,BEA的JRocket走在了前面。

现实生活中的虚拟机

最后,让我们来盘点一下目前市面上可见的各个虚拟机。

首先要提到的,毫无疑问是Sun的虚拟机。作为大众心目中的“官方实现”,Sun拥有最大的用户群,并且拥有“兼容基准”的地位,其他虚拟机都必须要考虑和Sun虚拟机的兼容性问题。比如 JRocket就会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表现出和Sun不同的特性,可能对程序运行有影响。不过Sun也的确没有让广大用户失望,虽然在早期性能比不上Symantec,后来在1.2 的时候性能又被IBM超越,但Sun一直在努力革新,特别是 1.4.2之后,性能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JDK 1.5的虚拟机在性能上没有什么提高,但是增强了稳定性,据说修改了8000处bug,真是让人汗流不止。原来我们在1.4.2下面一直在享受这么多bug啊。

其次是老牌劲旅IBM。IBM的JDK在1.3的时代创下了最好的性能记录,从此树立了高端形象。特别是在其WebSphere产品中得到了很好的评价。其JDK也是最早支持64bit的JDK之一。到了现在,IBM JDK在高端仍然是和BEA可以一拼的。

然后是后起之秀,BEA的JRocket。说到BEA突然在JVM领域一夜之间异军突起,多少让人有些瞠目,不过它采取的战略特别简单:自己没有,索性花钱买了在此领域深有研究的JRocket,在前面加上BEA的标志就可以了。JRocket瞄准高端服务器市场,在多处理器环境下有不俗的表现。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开放源代码的JVM值得一提。首先就是大名鼎鼎的JikesRVM。说起其大名,大多数人都知道Jikes编译器是 IBM开发的,效率比同等的javac编译器高得多,很多开发者都使用Jikes编译器来取代javac。而JikesRVM则是IBM开源出来的一整套虚拟机技术,包含了JIT,GC的完整实现,在其网站上也有众多的论文,实在是想要深入研究JVM者的绝佳资源(http://jikesrvm.sourceforge.net)。

Kaffe是一个老牌的JVM,不过现在已经很少听到了。作者撰写此文时,www.kaffe.org网站已经没有响应,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GNU则有两个计划:GCJ和GNU classpath。GNU classpath是一个底层实现,而GCJ是支持java的预编译器。

结束语

时光流转,轰轰烈烈的Java虚拟机性能争论仿佛还在耳边回响,现在新的争论却已经是“Java的性能是否已经超越C/C++”。Joakim Dahlstedt 是 JRockit 的主要架构设计师之一,他坚持认为,Java绝不是一种速度慢,效率低的语言,JVM 是一个关键的组件,确保了系统的部署与运行和开发一样快速、轻松。特别是在目前开发趋势是采用大量预制的框架时,动态编译有可能比C/C++这样的静态优化获得更好的性能。

 

 Java十年有成-谈J2ME的发展历史

Java本来就是为了嵌入式系统而生

1990年12月,Sun内部由James Gosling、Patrick Naughton以及Mike Sheridan成立了一个叫做Green Team的小组。Green Team小组的主要目标,是要发展一种新架构,而这种架构必须能够在消费性电子产品作业平台上运行,现在我们普遍认识的PDA、手机或是信息家电(IA),都是属于这种架构的目标平台。接着,Green Team在1992年的9月3号,发表了一款由Java 技术之父 James Gosling所领军研发,名叫Star Seven(*7)的机器,研发出一部交互式的掌上型家用娱乐装置,可透过使用动画触碰式屏幕的使用者接口来控制其它电子设备。

经过了13年的时间,现在我们检视J2ME的发展历史,我们可以发现,虽然在1999年,Java被切割成J2SE、J2ME、J2EE,所以有了J2ME这个名词的出现。但是Java并非1999年开始才开始发展嵌入式系统上的应用。其实,Java本来就是为了嵌入式系统而发展的一种架构。即使目前大家多半将Java的应用聚焦于企业上的J2EE应用。但是严格来说,J2ME才是Java真正“回归本心”的领域。

半路杀出的Personal Java

Personal Java是正规Java版本的一个分支,其目的在于能够让PDA或高阶手机执行Java程序,目前在Windows Mobile或Symbian OS(仅限采用UIQ或Nokia Series 80的行动电话)平台上都可以开发Personal Java应用程序。

虽然从Java 1.0发表之后,Java就被广泛地使用在桌上型应用程序以及Applet的开发上,但是,从Java 1.1开始,Java又回到了它一开始的老路-也就是嵌入式系统方面的应用,在当时Sun Microsystems发表了Embedded Java与Personal Java(也有人简称为PJava)这两项规格。Personal Java的规格是从Java 1.1之中所分支出来,因此Personal Java的规格是根据Java 1.1的规格而制定的,但是并非Java 1.1的全部规格都包含进来,所以Personal Java只能算是Java 1.1平台的子集合。

Personal Java特别适合用在具有丰富图形显示能力的消费性电子产品上面,于是我们可以发现Sun Microsystems网站上对于Personal Java的参考实作是建立在Windows Mobile产品(过去叫做Pocket PC)上头的。

在1999年,一般PDA或手机的能力,离Personal Java所需要的硬件条件仍有很大的一段差距,因此Personal Java并不是一个很成功的产品。因此Sun Microsystems在此时将Java区分成J2SE、J2EE、J2ME这三块,希望可以重新塑造整个架构,尤其是J2ME,希望Java可以在嵌入式系统的领域有所发展。

J2ME从何而来?

谈到J2ME,大家就会联想到KVM这个名词, KVM的设计者Antero Taivalsaari,最早在Sun Microsystems参与Spotless Project,这个项目才是J2ME的最早起源。由于Antero Taivalsaari曾经在世界知名电信设备制造商工作,所以他有了在手机上开发JVM的概念,后来得到公司支持,就有了各位所知的KVM(K Virtual Machine)。

最早应用KVM的产品,就是一个可以在Palm OS上执行的KJava。KJava并不算是一个正式产品,只能算是一个概念测试产品。开发人员会开发名为Spotlet的应用程序,透过工具和KVM的辅助,应用程序就可以在PDA上执行。虽然KJava早已成为过去式,但是仍有电信厂商使用这个名词,作为手机上Java平台的名称,不过,已经不是真正的KJava了。有了KJava的发展经验,Sun着手设计J2ME的架构,让J2ME可以应付未来嵌入式系统的发展。

J2ME整体架构

J2ME最基本的规范制定在JSR-68(Java规格编号第68号),在此规格里头定义了J2ME的技术架构。根据此规范,J2ME由三种类型的规范堆栈而成,分别是Configuration、Profile以及Optional Packages。这三种类型的规范定义由其它的规范所定义。

在最底层的Configuration规范,定义了硬件所必须具备的能力,比方说硬件至少具备多少ROM、RAM,CPU的频率最少应该是多少,连接网络时频宽至少要多快。Configuration规格之中定义了一组低阶的API,这代表Java至少必须提供的低阶功能,这组低阶的API就是核心类别函数库的子集合。

在Configuration之上的规范称为Profile。Profile针对各种不同机器的特性定义了高阶的API,这些高阶的API通常都是与其它平台不相关的扩充类别函数库。这些高阶API决定了该种机器上Java程序的撰写方法。比方说行动通讯装置(手机、PDA等)这类型装置上Java程序的撰写方式,以及能够调用的API,都定义在MIDP(Mobile Information Device Profile)之中。

就算是同类型的装置,有些功能也不一定具备(有些厂商的机器可能有,有些厂商的机器可能没有,例如手机上的照相机、和弦铃声等),这些功能就定义在“厂商选择性实现套件(Optional Package)”之中,比方说,有的厂商会提供简单的数据库管理系统(DBMS)在该装置上,那么他们就会实现JDBC Optional Package。不提供数据库管理系统的厂商就不需要实现JDBC Optional Package。所以称作厂商选择性实现套件。

所谓的厂商选择性实现套件,意思是说,这是一组和其它规格(或API)没有任何相依性的类别函数库,如果厂商愿意提供这样的功能给程序设计师(通常是因为硬件具有充分的能力可以完成规格之中所制定的功能),就会将这组类别函数库实现出来,程序设计师也可以利用这些功能开发出功能更多的应用程序。

MIDP工业标准

虽然J2ME架构完整,但是目前的发展,除了Personal Profile之外,最大的应用在于架构在CLDC之上的MIDP。目前所有标示可以支持Java的手机,所支持的都是MIDP,几乎所有的无线通讯厂商皆采用MIDP作为其开发程序的标准。

在MIDP 1.0的时代,由于规格上本身的功能不足,使得许多厂商不得不加入自己专属的API,例如震动、背光、声音等扩充功能(例如:Nokia UI API),以弥补MIDP平台的不足。

到了MIDP 2.0,增加了许多众所期盼的功能,但是,即使规格更清楚了,即使很多新功能都已经由JCP制定成标准的Optional Packages,这些问题依然无解。市面上的MIDP平台仍然处于混乱状态。开发者必须在执行时期侦测各种专属API和Optional Package的存在,这会增加多余的程序代码。平台的混乱会造成在某个装置上可以顺利安装及执行,而到了其它装置时,有可能无法执行,甚至有可能连安装都有问题,所以开发者通常要开发好几种版本的MIDP应用程序供各种厂牌、各种型号的装置使用。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进一步提高MIDP应用程序的可移植性,Sun Microsystems以MIDP 2.0规格为核心,设计了JTWI规格。未来的无线通讯平台,将不会只有符合MIDP 2.0规格,而是必须要符合JTWI规格。这将是J2ME软件在可移植性上的一大突破。JTWI(Java Technology for Wireless Industry)是一个统合性的规格,其目的是为了确保MIDP软件的可移植性。所以JTWI规格除了规范无线通讯平台(特别是手机)所必须支持的J2ME标准之外,也对既有规格中模糊不清的地方与以加强。所以新款的手机为了加强移植性,都会支持JTWI标准。JTWI只是一个统合性的规范,并没有制定任何新功能,目的只是要统一当前平台混乱的现象,让J2ME应用程序更具可移植性。JTWI主要分成几个部分:

1 .规定平台必须支持的API。

2 .统一的应用程序执行环境。

3 .既有规格的理清与加强。

在规定平台必须支持的API的部分,JTWI规定至少必须支持CLDC 1.0、MIDP 2.0以及WMA 1.1:

所以,只要厂商宣称支持JTWI平台,那么代表一定支持CLDC 1.0、MIDP 2.0以及WMA 1.1规格之中的所有功能。另外,厂商可以根据装置本身的能力,将CLDC 1.0提升成CLDC 1.1,可以加入MMAPI 1.1。因此实际上JTWI平台会有一下几种组合方式:

其中,CLDC 1.1 + MIDP 2.0 + WMA 1.1 + MMAPI 1.1是最完整、功能最强平台。

在统一应用程序执行环境方面,过去让J2ME应用程序开发者最为头大的问题有以下几项:

● 应用程序的大小可以多大?

● 执行时期的内存有多少可以使用?

● 有多少内存空间可以作为永久储存之用?

由于规范中对于J2ME应用程序本身的大小和执行环境没有很详细地规范,使得每家厂商都有自己的规范,比方说Nokia限制应用程序最大只能30 KB,Motorola则可以支持50 KB以上的应用程序。这些规范都严重地困扰着开发人员。这些问题在JTWI之中都获得改善。

JTWI定义了应用程序的标准大小(Standard-size Application)。JTWI规定,可以执行J2ME应用程序的行动通讯装置,至少可以容许大小为64 KB以上的程序主体(JAR文件)、5 KB以上的应用程序描述文件(JAD文件)、以及30 KB以上的永续储存空间、执行时期的内存(Heap Memory)为256 KB。上述大小只是底线,厂商可以视装置的实际能力支持更大的内存空间。标准应用程序大小(Standard-size Application)将成为一个计算用的单位,举例来说,厂商会说这个装置可以安装20个标准应用程序,开发者所撰写的程序可以说这个程序需要占掉3个标准应用程序的空间。

至于对既有规格的理清与加强的部分,我们将在往后章节一一说明。最重要的一点是,JTWI规定,该装置所支持的任何媒体格式(例如图片、声音、影像等)都应该能够使用HTTP 1.1获取,也就是说,存取这些媒体时所使用的URL都必须能够接受http作为存取的通讯协议。

 

 J2EE五年: 从起源到目的

起点

在“J2EE”这个缩略语被第一次介绍给世人的时刻,也许没有几个人可以预料出它在日后的奇特历程。那是在1999年6月的JavaOne年会上,时任Sun公司Java企业开发部门主管的Mala Chandra兴奋地预告了Java世界的这位新成员。那些不熟悉背景的听众们,揣摩着她演说中出现的一串串全新术语,表情大概又是惊喜、又是迷惑:一个完整的“多层企业开发架构”、以“容器”和“组件”的形式提供服务、一套“厂商中立的开放技术规范”、对开发者隐藏了不同平台和“中间件”的技术细节、实现了企业级应用间的“无缝集成”等等。在今天的开发者看来,这些似乎都已经是老生常谈,但在当时的场景下,闪动在幻灯片上的每一个口号,都意味着听众们事后又要经历一段困难的学习过程。

幸亏Chandra有一副了不起的口才;这位本科念建筑学的印度裔高层主管,谈起软件架构来也有特强的空间想象力。她清晰地说明了设计J2EE架构的两个初衷:首先,对于厂商,J2EE意味着一套开放标准,加入这个标准,他们的产品就可以运行在各种不同的操作系统和工作环境下,成为一个成熟的企业运算体系中可替换的部件;其次,对于开发者,J2EE是一套现成的解决方案,采用这个方案,企业应用开发中的很多技术难题(包括跨平台移植、事务处理、安全性等等)就会迎刃而解,“信息像一条不间断的河流,经过各种各样的平台和设备,从企业应用系统的这一端流向那一端”。

要想理解这段话在当时的实际效应,我们仍然要把时间指针拨回1999年。除了预备迎接千年虫之外,99年你做了什么?为了回答这个犀利的问题,我翻出6年前的工作记录,发现了自己那时参与的一个项目的规格说明书,它正好能提供一幅“Java企业开发”在1999年的标准照。这是一家日本知名IT厂商的企业信息管理系统,运行在NetScape 3.0 Gold浏览器中的Java Applet界面,通过一个专用的中间层系统与Oracle 8数据库连接。这个中间层已经相当现成、完善,能够提供远程对象调用、事务处理等一系列的底层服务;留给我们的任务只是完成服务器端业务对象代码,以及相应的客户端交互开发。

除了Applet客户端有些特别之外,上述系统与今天常见的J2EE架构很接近;尤其是业务对象编码也由home类、PK(主键)类、entity类等部分构成,很多机制都与EJB如出一辙——只不过这些类并没有继承javax.ejb包的接口,而是采用了专用的API。它与EJB之间的相似不像是偶然的,设计者肯定参照了Sun在1997年底推出的EJB 1.0技术规范。

换言之,在J2EE诞生伊始的语境中,市面上已经存在着很多程度不一的“准J2EE中间件”了。它们主要用于解决三大类问题:事务处理、分布式对象管理和Web请求处理。首先,事务处理管理器(Transaction Processing Monitor)一直是高端企业计算领域的热门产品,著名的应用服务器厂商BEA,正是通过收购事务处理软件Tuxedo进入中间件市场的。另一方面,从90年代初开始,越来越多的人把“N层分布式对象架构” 当成传统的客户端/服务器架构的替代方案。那时刚刚兴起的CORBA技术是推动这一趋势的重要力量(比如说,前面提到的那个由日本厂商自行开发的专用中间层,就采用了CORBA作为基础架构)。最后,Java技术在Web领域中的应用也是当时初露头角的热点。1997年6月,Sun在发布一款“Java Web Server”的同时第一次公布了Servlet API;没想到这项技术副产品(连同1998年问世的JSP)正好迎合了厂商的战略需要。对于上面提到的N层架构来说,HTTP服务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前端;所以基于Java的Web引擎,也在此时成了企业级Java解决方案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部分。

Java、Web、事务、分布式对象,这几股开发潮流汇合在一处,形成了当时最热门的产品“应用服务器(Application Server)”或“中间件(Middleware)”。为了给定语“最热门”作个注释,我们可以参照一下BEA公司在1998年收购Web应用服务器厂商Weblogic的成交价:1.92亿美元。而这并不是一桩孤立的收购,NetScape和Sun也以相近的价格买下了另外两家企业Kiva和NetDynamics。而这也正是J2EE规范出台的背景:几乎所有要厂商都推出了、或是正在赶制自己的应用服务器产品,但这个“应用服务器”究竟应该是什么东西,竞争者们又各有表述、莫衷一是。

说到这里,我们才梳理出了J2EE技术规范的第一个版本在1999年12月问世的实际意义。首先,它为Java企业开发提供了一幅清晰的全景,各项分支技术在这个领域中的地位和作用得到了客观、准确的定义。至此大家才对一个Java企业解决方案的构成要素有了基本共识。其次,它使用“容器”和“组件”等概念描绘了Java企业系统的一般架构,明确地划分了中间件厂商和应用开发者的职责所在。最后(但绝非最不重要地),J2EE通过一套公开标准规定了应用服务器产品的具体行为,在执行此标准的厂商产品之间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可替换性和互操作性。当时的媒体用“B2B开发的默认标准”之类的说法欢呼这项里程碑式的成就——那些撰稿人哪里知道,在J2EE与那个被称为“B2B” 的短命新贵之间,其实并不会有太多故事发生;同样,他们也不会想到,J2EE要想成为一种真正成熟的开发范式,前方还有一段远为艰辛的旅程。

社区的形成

记得Kruglinski在名著《Inside Visual C++》的某个版本中给出了一个Web浏览器的代码例子;在这一节的开头他说到:如果你几年前开发了一个Web浏览器,那肯定会给你带来上千万的收益;但如果你现在才想到开发这个东西——那也就是个C++语言的练习罢了。在今天的程序员眼中,应用服务器似乎也成了价格低廉(如果不是全然免费)的日用消费品。所以,想要理解它们在那几年的大行其道,就非得借助Kruglinski这样的智慧不可。在1999年底,市面上可以找到30种以上自称“Java应用服务器”的产品,可见当时这类软件是网络风险投资的宠儿。但是此时出台的J2EE规范就像是一阵席卷整个产业的劲风,在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有了判断什么是一个“应用服务器”的权威途径。

为了获得一张J2EE竞技场的入场券,各家厂商面临两项考验:首先,要具有能够覆盖J2EE中所有主要技术的产品线。这在当时是一项非常苛刻的要求,在没有开源产品可供参照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推出包括EJB容器、Web引擎和JMS中间件的整体解决方案,这决不是随便哪家创业公司都能办到的。完成了若干次成功的并购之后,BEA在这一点上抢占了先机,完整的产品线使它成了人们心目中的首选J2EE平台提供商。其次,要让产品通过Sun的J2EE兼容性测试。要做到这一点同样不易:就连IBM的WebSphere也一时还没达到百分之百的EJB支持。到2000年底为止,共有15家厂商能够提供完整的J2EE解决方案,其中9家(包括Sun本身)实现了“J2EE兼容”,他们中间包括了日后这个领域的主要竞争者。毫无疑问,这是一次非常残酷的行业洗牌,但留在场内的厂商也相应地形成了推动J2EE发展的主体力量。

上面说过,在它的孵化阶段,Sun的J2EE团队主管是女强人Mala Chandra,她本人虽不是工程师出身,但对技术有着很强的感知能力和想象力;J2EE一出台就能够为人们提供一幅完整、直观而不失深邃的图景,此中当然有Chandra本人的大量贡献。在她直接领导下工作的几位工程师,也都是Sun内部非常杰出的人才。无论是制定了JDBC、JMS等规范的Mark Hapner、JavaMail的设计者Bill Shannon,还是EJB的主要设计者Vlada Matena,后来都是业界一言九鼎的技术领袖。这个班子的合作时间并不太长:2000年左右的那个时期正是IT界创业的黄金年月,Chandra很快就和Sun公司Java部门的总裁(也是创造Java的功臣之一)Alan Baratz一起,到一家刚起步的Email中间件公司Zaplet淘金去了;捷克裔的开发天才Matena也离开Sun开办了自己的公司。留下的两个人Hapner和Shannon先后担任了J2EE技术的首席设计师。

多年以后,Hapner回忆起J2EE初创的那个时期,深感如今Sun对Java的左右能力已经大不如前:“现在,Java事实上属于整个技术社区,它的发展有赖全体参与者的推动。”的确,如今Sun已经不太可能重演当年的开拓性功绩,很难再为一个已经成形的领域重绘版图。但正如上文所说,即使是在1999年,J2EE设计者们面对的也不是一张从未着墨的白纸。他们的设计始终要以各大厂商的现有产品为出发点,这也是天才的设计师们做出的设计却远非完美的原因之一:与从头设计一门全新的编程语言不同,J2EE规范从一开始就是各方博弈和妥协的产物。

很容易注意到,J2EE与Java社区的决策机制JCP(Java Community Process)是几乎同步产生的。J2EE下属的各种技术规范,包括1.4版之后的J2EE本身,都作为待决规范议案(JSR,Java Specification Request)被纳入了JCP的议程。这些议案的审议过程很少是一帆风顺的,几乎每一个都要经历18个月以上的拉锯战。在多项技术规范的审议过程中,我们都见到了这样的现象:最初列名审议委员会的某家主要厂商,没能等到该规范通过就已经被收购或倒闭了。与微软在.NET平台上的乾刚独断相比,J2EE发展中的这个“牛步”特征虽说是审慎和民主的表现,但终归不符合软件演化应有的速度。

J2EE社区中的另一股重要力量,当然是种类极为丰富的开放源代码项目。2002年以来,在J2EE领域的各个层面上,几乎所有主流产品都有来自开源项目的替代方案,在其中很多位置上,开源产品反而是胜过商业产品的首选。但请别误解,这里的“开源”并不意味着完全的自动自发,J2EE世界中的开源项目也与Linux或PHP世界颇为不同。在很多非常成功的J2EE开源项目背后,我们都能发现商业机构的推动作用:Apache的Jakarta社区是IBM扶植的结果;实现了开源应用服务器JOnAS的ObjectWeb,则是许多法国IT厂商(包括若干政府部门)合资支持的一个联盟组织……这些有商业背景的开源项目资金雄厚,人员齐整;更重要的是,从投资者到开发者,参与这些项目的很多人都体现了软件工业中难得的非功利心态,因而最终推出的产品质量甚至高于同类型的商业软件。在主流厂商之外,它们是支撑J2EE大厦存在的一组基石。

另一方面,不少开发者也间接地通过自己的开源产品获得了可观的盈利。这些人大多以免费的开源产品为依托,以收费方式提供附加的咨询、方案实施以及技术支持服务。Marc Fleury,开源应用服务器的JBoss创始人,不无矛盾地把自己倡导的这种商业模式称为“职业开源开发”。

无论叫它什么,高端产品的开源化/免费化运动注定要在J2EE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制造显著的后果。“JBoss的行径恶化了J2EE的商业环境,”这是McNealy先生2002年的著名论断。他的推理过程如下:只有做好商业推广,J2EE产品才能最终击溃邪恶的.NET平台;但开源服务器会降低主流厂商的销售利润;销售利润越低,用于商业推广的预算就越少;因此,整个J2EE阵营都将受损于JBoss。

但在狂热的开源运动支持者看来,以上论证的大前提就是可疑的。“难道只有会做广告的软件才是好软件?MySQL有过多少广告预算”争论的双方都认为对手误解了软件商业模型的实质。究竟谁才掌握了这里的真理呢?也许只有根据J2EE的未来——也就是它的目标和终点(Telos)——才能做出最终的裁决。

技术的离心力

考察事物的演化,通常有两种对立的方法。考古学家(Archaeologist)探究肇始和起源;目的论者(Teleologist)则揭示目的和终点。对于前者,“开端(希腊语Arche)”从根本上决定了此后的发展,参天大树的繁茂都包含在种子最初的萌芽中;而对于后者,“目的(Telos)”才是事物的根本和旨归:谁没见过样态完善的树,谁也就没法弄懂种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J2EE五年之后,人们只能交替地用这两种目光审视它的演化历程。它的起源与它的目的、“它从何处来”与“它往何处去” 的问题紧密地交织在一起,谁拾起了其中的一个,谁也就要连同另一个一起回答。

今天的J2EE在多大程度上符合它的初衷?回答这个问题并不涉及对J2EE技术成败的评判,而只是要考察一下:它是否还运行在最初开辟的那个空间之中。在事务处理、对象分布化和Web请求处理这三个方面中,也许J2EE对事务和Web保持了一贯的忠诚。我们记得Fleury喜欢重复的一个信条:“He who owns the transactional Web owns the Web(谁掌握了带事务处理的Web,谁就掌握了Web)”Web接口是今天大部分J2EE应用暴露的唯一接口;而虽然事务处理的常用方法已经有了很大改变(借助AOP机制,很多非EJB架构的系统也自如地实现了声明式的事务处理),但对事务的重视当然仍将是J2EE开发中的要素之一。

换言之,在5年的演化中,J2EE发生的最大变化可能就在于它放弃了对“分布式对象模型”的强调。EJB2.0引入的本地接口使得Web层与EJB层可以运行在同一个Java虚拟机中,从而使Web容器与EJB容器的物理分离部署变成一种昂贵的冗余;J2EE 1.4以后版本支持的Web Services兼容性,使得客户端可以通过粗粒度的Web接口调用远程服务——这两次变化事实上都是在论证“分布式对象架构”的无用性。人们发现,同一系统的各个分层最好采用细粒度接口调用,并且运行在同一个进程中;之所以划分不同的层次,与其说是为了实现物理上的可扩展性,不如说是设计美学上的考虑。而对于异质系统之间的调用,则应该尽量选用异步的、粗粒度的服务接口(所以Web Services成为了非常理想的选择)。换句话说,传统上的“分布式对象架构”,现在看来似乎只适合于银行远程支付等要求极为苛刻的应用场景,而绝不是所有J2EE应用都该考虑的标准方案。

前面描述的离心现象毕竟还遵循了J2EE发展的内在逻辑,说到底,EJB的革新和Web Services的引入更多地是主流厂商倡导的结果。但在近年来,还有一股更强劲的离心潮流在深刻地影响着J2EE的演进,它肇始于上文提到的开源软件运动。最初它只在Rickard Oberg的动态代理RMI设计与JBoss服务器的微内核架构中显露过邪恶的一角,但是两三年来,经过多个项目、各种技术杂志/论坛/Blog的折射和放大,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名为“轻量级容器架构”的完整解决方案,并暴露出完全取代传统EJB架构的终极野心。按照这一运动信徒们的说法,J2EE的发展史上只出现过一个错误——不幸的是,这个错误名叫EJB。与EJB提供的重量级架构不同,借助AOP和IoC机制,轻量级容器能够最大程度地降低代码对于专用接口的依赖性,以简短、轻便、专注、可移植的方式实现业务对象。从“轻量级容器架构”这个词被发明出来的那一刻起,人们对J2EE远景的考虑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分裂:Sun和大部分主流厂商更多地关注于“Web Services”和“快速开发工具”这些利润增长点,而一部分离经叛道的独立专家和开发者则认为,如果不把轻量级容器纳入规划,J2EE的发展蓝图就注定无足称道。其实,双方争执的关键是传统意义上的“应用服务器”的存亡——如果所有企业级服务都可以通过AOP机制提供给普通Java对象,如果管理业务对象生命周期的可以是一个最微不足道的“微内核”,那么深盔重铠的应用服务器还有什么存在理由?而如果失去了应用服务器的这个产品类型,那些靠这项销售起家的厂商又将何以自处?

正是在这里,两个阵营之间存在着最深刻的利益分歧;而这场争执的结局当然也将决定J2EE(乃至Java企业开发)的最终走向。或许两年之后,我们将从纷争中胜利者一方的角度重述J2EE的整部历史——或许两年之后的J2EE本身也将随着纷争的解决而成为历史。但让我们换个乐观的口吻:问世五年,J2EE的历史仍在持续的创生之中;此时善待这树种的人,也必在今后的树荫下获得它的祝福。

 

 java十年-十大组织

Sun : 因为Java而永被荣光

文/孟岩

Sun是1980年代初期由斯坦福大学三位年轻学生创立的公司。与一般人的印象不同,“SUN”的本意并不是企图剽窃天上那颗温暖的恒星的威名,而是“斯坦福大学网络”的意思。Sun在“前Java”时代就因为SPARC芯片、Solaris操作系统和“网络就是计算机”的口号而为人所知。1990年12月,Sun启动了一个看上去没什么意思的嵌入式软件项目。然而,基于C++的开发很快遇到了麻烦。一个创新型技术公司的特色立刻显示出来,一群天才不是去深入C++,而是另辟蹊径,发明了Java。这个传奇故事已经尽人皆知,但是其中所包含的精神却始终令人望空凝思。

Java的发明,使得Sun真正有机会在软件的历史天空中放射出太阳的光芒。Sun发明了Java,并且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始终走在Java大潮的最前端。Sun是Java的老家,是Java慈爱的母亲,这一切任何人都改变不了。虽然Sun似乎没能够从Java中获得应有的金钱回报,但这丝毫没有挫伤Sun对于Java的母爱,还有对于Java大潮的舍我其谁的领导气概。

所有人都迷恋富有的感觉,但是也迟早会意识到钱不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这个世界并不缺少会赚钱的公司,但是能够靠着创新型技术推动整个世界进步的公司却是凤毛麟角。Sun应该感到骄傲,他们将因为Java而在历史的天空里发射出太阳的光芒。

 

IBM : Java经济的最大受益人

文/恶魔

Sun公司是Java的发明人,但IBM却是Java最大的受益者。是IBM抢占了利润丰厚的应用服务器市场的头把交椅,是IBM在Java技术上投入最多的金钱,拥有最大的影响力和最好的开发者社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Java使IBM的软件体系得到复兴,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Java创造了这种复兴。Java之后又来了Linux,这种建造在不属于自己的平台上以获得成功的理念更是变得非常有影响力。正是这种理念铸就了今天IBM “按需计算,服务为王”的王者风范。

2004年三月,IBM以Java的解放者的姿态借机向Sun发难。IBM公司负责新兴技术的副总裁史密斯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IBM愿意与Sun合作成立一个项目,意在通过开放源代码开发模式管理Java的开发工作。

墙内开花,墙外香。面对IBM的成功,到底是谁妒嫉呢?或许去程序的社区中逛逛聊聊,明眼人是不难发现事实真相的。也许Sun应该好好向IBM学习经营之道。尽管利润额不如硬件及服务部门,但IBM软件部门的利润率是最高的——高达85%的利润率足以令人惊叹。在最近的一个季度里,IBM软件部的利润率上升了8%,其中WebSphere产品组的利润率上升了14%。

正是IBM在开源和Java上的全身心地投入又秉承开放性的原则,今日的Java才能以日进千里的速度将许多竞争对手远远抛在后面。Java 10年,IBM功不可没。

 

BEA : 用AppServer影响Java阵营

文/霍泰稳

十年前诞生的Java并不是一开始 就那么引人注目的,虽然用Applet也曾为互联网络带来一抹亮色,但毕竟只是Toy。在企业级应用市场上,Java一直没有什么起色,虽然Java的支持者一直在鼓吹它有着大型企业级应用的强悍功能。过高的期望与低能的产品,一时间颇让人怀疑Java的路是否已经走到了尽头?可以说是WebLogic Server的出现逐渐打消了人们的顾虑,BEA公司慧眼独具在2001年收购的这个产品将人们的目光吸引到电信、金融、政府等Java企业级应用方面,WebLogic Server以其优良的性能让人们看到Java应用广阔的未来。虽然随后在Java应用服务器方面出现了像IBM公司的WebSpere、开源软件JBoss等Java应用服务器,但WebLogic Server几乎占领世界前500强所有企业的应用服务器市场地位依然无法撼动。

Java现在已经不单纯是一个语言,从另一方面它也代表着开放与创新。很多以Java产品为基础的公司或者从事Java开发的程序员骨子里都有着开放与创新的烙印,BEA公司的发展深深地印证了这一点。与合作伙伴的密切合作向Java社区贡献产品基础源代码、加入权威开源组织参与Java标准的制定等证实着BEA的开放,而其产品从WebLogic Server一种拓展到WebLogic Platform、WebLogic Portal、WebLogic Workshop等其它领域又证实着它的创新能力。

 

Oracle :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文/孟岩

Oracle的老板拉里?艾利森是有名的混世魔王和花花公子,所以尽管他也是软件产业成功人士的代表,却绝不是程序员们心目中的英雄,程序员们毕竟不是央视《对话》节目里群众演员,没必要为了节目需要而对权贵财阀们做出一副贱骨头状。但是,任何人都不能不钦佩Oracle在技术上的前瞻性和坚决性。Oracle是1996年获得Java许可证的,紧接着就大胆地将Java作为战略性的发展方向而予以全面支持。要知道当时Java的前景并不是十分确定的,而Oracle的坚决投入,使得它在后来的Java世界中抢得一席之地。1998年9月发布的Oracle 8i为数据库用户提供了全方位的Java支持。Oracle 8i成为第一个完全整合了本地Java运行时环境的数据库,开发者用Java就可以编写Oracle的存储过程,这意味着可以仅在Oracle数据库中就完成几乎全部的应用开发。J2EE兴起后,Oracle更是有心进入开发工具市场,因而购买了JBuilder的源码,并在此基础上开发出JDeveloper。如今Oracle除了数据库稳居第一之外,在Java开发工具世界里也自成一派。这一切不能不归功于当初的眼光远大。

Apache : 开源软件的品牌保证

文/陶文

Java程序员的日常工具箱中,我们可以发现Ant、Tomcat、Log4、Lucene这些鼎鼎大名的开源产品。而它们的共同点在于,都是由Apache Software Foundation社群中杰出的开发者开发的开源项目。Apache这个名字在Java的世界中实在太出名了,以至于“Apache”这六个字母成为开源项目品质保证的代名词。Apache是自由开源的一面旗帜,其Apache License更是成为商业友好的License的首选,只SourceForge上就有1000多个以Apache License授权的项目,其流行程度可见一斑。

但是,如我们所知,Apache最早闻名IT界是靠高性能的Web服务器,其历史甚至和Java一样长。Apache对于Java的偏爱,以及其发展的速度也映射出了Java繁荣的一角。现在去它的主页上看看,满目望去全部都是Java的开源项目,早就不光是其C服务器的老本行了。Apache对Java最大的贡献就是提供了这么一个精品的开放舞台,让杰出的开发者和成熟的开源项目走到一起,共同给Java语言提供一个丰富的工具仓库。对于一种语言、一个平台来说,其库的丰富程度对于开发者来说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勿庸置疑,Aapache上会出现越来越多的Java开源项目,而我们开发者也将更多地得益于这令人目不暇接的繁荣。

 

TheServerSide : 论坛的专业精神

文/刘天北

成立于2000年5月,TSS最初以一本书而广为人知。它的创始人Ed Roman同时也是J2EE名著《Mastering EJB》的作者;Roman运营着一个J2EE咨询/培训公司TheMiddlewareCompany(简称TMC),TSS当时是TMC的下属部门;为了扩大企业的影响,Roman在TSS网站上免费发布了那本书的电子版。J2EE程序员要吃下这个香饵,就得在论坛中注册;注册的同时,多半也会看一眼论坛的内容;一看之下,大部分人都被吸引住,成了社区的忠实成员。

TSS究竟有什么吸引人的秘诀?首先,它有一支能力过人的运营团队,除了Roman本人之外,其中还有好几人都是J2EE领域的顶尖专家;第二,TSS和TMC定期会推出专家研讨会/视频访谈、技术白皮书、评测报告,通读TSS提供的这些内容,基本上就可以把握技术的当前趋势。但这还不是全部。最可贵的还是TSS的社区风格:他们深谙技术,但不盛气凌人;思想敏锐,但不因此缺乏审慎和大局感。其中大多数人都已在自己的开发领域颇有建树,在TSS上的活动既给他们提供了与同行进行深度交流的机会。一个新成员进入社区,就像参加了一个起点很高的专业俱乐部,这不是一个求解“怎样设置JAVA_HOME环境变量”之类问题的地方。事实上,在J2EE技术发展的若干转折点上,TSS都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

几经易主之后,J2EE咨询培训公司TMC在2004年关闭;TSS则被IT媒体集团TechTarget收购。我们期待着它更加繁荣的未来。

JBoss : 职业开源软件组织

文/刘天北

J2EE的婴儿期,“应用服务器”原本是“昂贵”的代名词。但从1999年起,Marc Fleury和Rickard Oberg等人就已经着手改变这种状况。他们开发的开源EJB容器当时叫做“EJBoss”,在Sun公司的干预下(注意,“EJB”是注册商标),JBoss获得了今天的名字。虽然从问世起就一直受到关注,但JBoss第一个达到产品化标准的版本可能是它的2.2版。它的易用让人一见难忘:除了标准部署描述符,无需编写专用的xml配置文件。Oberg自豪地说,“我们的架构并不是按照EJB规范指定的路线设计的,因此也没有走大多数应用服务器走过的弯路。”

Jboss 3.x版本保持了一贯的创新精神,在用户中间获得了更广泛的认可。但是,文档要收费下载、在邮件列表上提问常常会遭到Fleury等人的斥责。无疑,JBoss的创始者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幼稚:开源软件只能靠服务盈利,卖文档赚钱有限、骂用户当然更损害企业形象。

虽然以Oberg为首的许多程序员退出了开发队伍(其中很多人成了JBoss的死敌),在开源软件领域也面临JOnAS Geronimo等新老对手的竞争,但JBoss还是以不断推出的新版本站稳了脚跟。在技术上,它是策动J2EE演进的重要力量:拟议中的EJB 3也要追随Jboss 4倡导的开发范式,以至于二者的代码样本之间的差别几乎难以分辨;在商业上,JBoss与Sun公司言和修好,甚至还获得了数量可观的风险投资。JBoss已经像拥护者预期的那样,成为了应用服务器领域的Linux。

 

Borland : 深度介入Java

文/左轻候

除了Sun以外,也许没有一家公司 像Borland这样深层地介入Java。Borland开发了最早的Java编译器之一,Borland的工程师参与了早期JDK的设计,Borland的JBCL(JavaBeans Component Library) 技术也成为后来Java Bean规范的基础。但是Borland对Java世界最大的影响还是JBuilder。

1997年11月,Borland JBuilder 1.0发布。虽然第一个版本相对于竞争对手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优势,但是Borland凭借深厚的技术实力和正确的市场策略,不断地超越了对手。JBuilder 3.5成为业界第一个100%基于Java架构的开发工具,并且市场份额很快超过了50%。在随后的版本中,JBuilder持续改进对团队开发、J2EE架构、Mobile技术等方面的支持,最终成为了Java开发工具市场,特别是大型企业级Java开发市场中的霸主。JBuilder的成功,很大一个原因来自于Borland坚持的平台中立性,即对不同厂商的解决方案提供一视同仁的支持。

2005年初,随着Eclipse社区的迅速崛起,Borland进入了Eclipse的董事会,成为战略开发者(Strategy Developer) ,并宣布将推动Borland的其它产品与Eclipse的集成。在随后发布的一份文件中,Borland宣称JBuilder的未来版本将放弃原有的PrimeTime架构,而基于Eclipse架构。这个代号为“Peloton”的版本预计于2006年下半年发布。

Borland对Java的另外两个主要贡献来自Together和BES(Borland Enterprise Server)。Together是著名的建模工具,能够与包括JBuilder在内的许多开发工具进行集成,全球市场份额占有率排名第二。BES AppServer是一种J2EE服务器,在全球市场份额占有率上次于WebLogic和WebSphere,排名第三。

 

JCP : Java世界的联合国

文/黄海波

当联合国正在为安理会改革问题 吵得如火如荼时,Java世界的“联合国安理会”已经成功地运作了七个年头。JCP(Java Community Process)在1998年由Sun发起成立,目标是通过一个开放、合作和鼓励参与的非盈利组织来发展和推进Java和相关的技术。正是由于JCP计划的推出可以让所有对Java感兴趣的软硬件厂商,个人和组织都能参与到技术规范的制定和发展过程中,协调各方的兴趣和利益、集思广益,才可以让Java在短短的几年内异军突起,成为可以和微软开发平台抗衡的一个主流开发语言。JCP计划既然是一个组织,自然也有一定的架构。JCP组织架构主要包括PMO(Program Management Office)、JCP成员、EC、EG。事实上,JCP的架构就好像一个Java世界的联合国。虽然也有不少人批评JCP成为各派利益的角力场,因而效率低下;但是,它毕竟为Java的顺利发展很好地掌握了方向。

 

微软与Java : 不得不说的故事

文/孟岩

微软跟Java不对付,地球人都知 道。跟Sun和解了又怎么样?  .NET跟Java就是竞争对手,没什么说的。但是有点IT掌故的人都知道,微软并非一开始就跟Java过不去。当年比尔?盖茨盛赞Java是“长期以来最好的程序设计语言”,而且很早就购买了Java许可证。但是微软作为村里的老大,看着人家的儿子茁壮呈长,不由得生了私心杂念,搞起了小动作,在Visual J++中加入了一些破坏纯洁性的东西。单独来看,Visual J++是COM时代微软最棒的开发工具,用WFC写Windows应用程序和COM组件实在是一种享受。但是放在Java大家庭里,这个家伙就显得多少有点不怀好意。一场官司下来,微软被逐出Java大家庭,Visual J++无疾而终。以后的事情尽人皆知,.NET出笼,利齿直指Java,几年撕咬下来,没占着便宜也没吃大亏,如今也算是南北朝对峙,二分天下有其一。设想如果当时微软能够摒弃帝国主义心态,正确对待Java,与其他人一起共建美好的Java“共产主义社会”,那么今天我们的软件开发世界应该会美好得多。可惜黄粱一梦,终究是蚂蚁的喜事。2004年,微软与Sun实现了和解,但愿到Java 20周年的时候,我们能更正面地描述微软对Java发挥的作用。

 

 

 java十年-十大产品

Sun JDK :Java的基石

文/莫映

众所周知,流传于市的JDK不单Sun一家,比如IBM的JDK、BEA的JRocket、GNU的GCJ,以及如Kaffe这样的开源实现,不一而足。但是,根正苗红的Sun官方JDK一直以来都是备受瞩目的主流,它对Java社区的影响也是举足轻重。

1996年1月,Sun在成立了JavaSoft部门之后,推出了JDK 1.0,这是Sun JDK(Java Development Kit)的首个正式版本;当年12月,JDK1.1出炉。该版除了对前序版本部分特性做了改进以外,重写了AWT,采用了新的事件模型。1998年12月,JDK 1.2正式发布。此时的类库日臻完善,API已从当初的200个类发展到了1600个类。在1.2版本中引入了用100%纯Java代码写就的Swing,同时,Sun将Java更名为Java 2。

1999年,Java 技术形成了J2SE、J2EE和J2ME三大格局。Sun向世人公布了Java HotSpot性能引擎技术的研究成果。HotSpot旨在进一步改善JVM性能,提高Java ByteCode的产生品质,加快Java应用程序的执行速度。J2SE 1.3发布于2000年;2002年2月间,J2SE 1.4问世,这是有JCP参与以来首个J2SE的发行版本。2004年9月30日,代号为“Tiger”的J2SE 5.0终于出笼了,这次发布被誉为Java平台历来发布中特性变动最大的一次。包括泛型在内的若干重大语法改进、元数据支持,包括多线程、JDBC在内的多项类库改进,都令广大Java程序员激动不已。自此,Sun的官方JDK(J2SE Development Kit)已经步入了一个新的高度。

 

Eclipse :以架构赢天下

文/恶魔

IBM是在2001年以4000万美元种子基金成立Eclipse联盟,并且捐赠了不少程序代码。如今,该组织有91个会员,包含许多全球最大的软件商。根据Evans Data公司的资料,Eclipse是目前最受欢迎的Java开发工具。

Java厂商若要共同对抗微软,彼此之间就要有共同的开发工具才行。

在Eclipse平台上,程序员可使用好几种不同的语言。在前端方面,用户可整合多种工具来撰写Plug-in程序或Unit Test。Eclipse最大的特色就在于其完全开放的体系结构,这代表任何人都可下载并修改程序代码,给Eclipse写插件,让它做任何你能想到的事情,即所谓“Design for everything but nothing in particular”。

Eclipse基金会的架构比较特别,反映出企业现今对于开放原始码计划也越来越积极主动。Eclipse不像一般开放源码软件容许个人的捐献程序,该基金会是由厂商主导。不论是董事会成员或者是程序赞助者几乎都来自于独立软件开发商(ISVs)的员工。

Eclipse首席执行官Mike Milinkovich说,这种厂商会员制是特意设计的;他说Eclispe软件开发快速就是因为会员制的关系,同时又加上开放源码开发模式的临门一脚。这与一般透过标准组织的做法全然不同。 这其实正好验证了一句老话:“开放即标准”。

JUnit/Ant : 让Java自动化的绝代双骄

文/刘铁锋

在Java程序员必备的工具中,共 同拥有且交口称赞的恐怕就非JUnit、Ant莫属了。一个是单元测试的神兵利器,一个是编译部署的不二之选,它们让Java的开发更简单。

JUnit由XP和TDD的创始人、软件大师Kent Back以及Eclipse架构师之一、设计模式之父Erich Gamma共同打造。名家的手笔和理念使得JUnit简单而强大,它将Java程序员代入了测试驱动开发的时代。JUnit连任了2001、2002年“Java World编辑选择奖”以及2003年“Java World最佳测试工具”和2003年“Java Pro最佳Java测试工具”等众多奖项,深受Java程序员好评。

Ant是开源项目的典范,它让IDE的功能更加强大,从Sun的NetBeans到JBuilder,主流的IDE中处处都有它的身影。“Another Neat Tool”原是它的本名,但这已经渐渐不为人知。它彻底地让部署自动化,而程序员需要做的仅仅是几条简单的配置命令。和JUnit一样,Ant也荣获了众多的殊荣:2003年JavaWorld“最有用的Java社区开发的技术编辑选择奖”, 2003年Java Pro“最有价值的Java部署技术读者选择奖”,2003年“JDJ编辑选择奖”,也让Ant受到的多方的认可。

Ant对JUnit的全面集成,则使得一切都变得更加完美。只需简单地配置,从自动测试到报告生成,从编译到打包部署均可自动完成。强大的功能,简单的配置,让Java程序员高枕无忧。实可谓让Java自动化的绝代双骄。

Websphere : 活吞市场的大鲸

文/jini

1999年, IBM与Novell签订合作协议,成功地提供电子商务的解决方案给予原先使用NetWare的用户。同年更是推出了WebSphere Application Server 3.0,并且推出WebSphere Studio与VisualAge for Java让工程师可以快速开发相关的程序。2001年,IBM更是宣布将应用服务器、开发工具整合在一起,与DB2、 Tivoli及Lotus结合成为一套共通解决方案,如今、IBM更是并入了Rational Rose ( UML tools )让开发流程更是完整化。

Sun在Web Services的策略方面远远落后于微软与IBM, 当他们手拉手在研订Web Services规范, 加上IBM买硬件送软件或是买WebSphere送DB2的策略让企业大佬们纷纷转向IBM的阵营, Sun才惊觉大势已去。WebSphere复杂的安装,深奥的设定,难以理解的出错讯息不断地挑战开发者的耐心与毅力。

IBM如今已经不是将WebSphere定义为单一产品,它已经是一个平台的代名词。它里面的产品目前包含了应用服务器、商业整合、电子商务、 数据讯息管理、网络串流、软件开发流程、系统管理、无线语音等等。非常多样化,也让企业界愿意相信WebSphere可以带给他们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同时, IBM也在推广SOA的概念, 简单来说, 利用Web Service的耦合性与工作流程的整合, 为企业内部打造以服务为导向的架构。

IBM捐献出Eclipse带给Java开发人员对IDE的重新掌握。未来是否会捐献出WebSphere的哪一个部分成为OpenSources, 或许, 又是改写Java世界的时刻了。

 

WebLogic : 技术人的最爱

文/jini

1995年, BEA成立了, 初期以Tuxedo数据转换的产品为基础, 成长之迅速是历年来最强的企业。 1998年, BEA推出以Java为基础的网络解决方案, 提供了完整的中间层架构, 更同时支持EJB 1.0 及微软的COM组件, 方便的管理接口掳掠了工程师的心。 在IBM和Oracle尚未准备好迎击的时候, BEA已经席卷企业应用平台的市场。 WebLogic无论在市场领先度与技术领导性与策略远观性都优于当年的所有应用服务器厂商。

如今WebLogic不仅仅是应用平台服务器的名称, 而是BEA对于整个企业解决方案的总称, 无论是WebLogic Portal或是WebLogic Integration配合着Workshop开发环境, 来自微软的UI开发团队让Workshop几乎达到所见即所得。 接着, 在下一个版本之中, BEA的BeeHive开放源代码计划将释出中间层控件的开发模块, 并且与Eclipse合作共同打造新一代的开发环境。 如此强而有力的技术支持, 更是让顾客愿意使用WebLogic平台的最大原因。

代号为“Diablo”的 WebLogic Server 9.0小恶魔已经出现了, 目前虽然仅仅是BETA版, 以Portlet 方式打造的管理接口与完整且美妙的WebServices支持, 实在很难找到可以挑剔的地方, 虽然去年被IBM的技术性推销超越了市场占有率, 不过接下来SOA的平台竞争现在才开始, BEA的LOGO也加入“Think liquid”并且推出新的AquaLogic平台做为数据服务平台, 可见, Java的应用服务器的战争, 还会继续进行着。

 

JBuilder : Java开发工具的王者

文/刘铁锋

Java的开发工具中,最出名的莫过于Borland公司的JBuilder了。对于一些没有弄清楚开发工具与JDK的区别的Java入门者来说,JBuilder就如同Visual C++之于C++,以为JBuilder就是Java的全部。比起捆绑在服务器上销售的JDeveloper,JBuilder应该是唯一的仅靠自身的实力而占领了大部分市场的Java商用开发工具了。而JBuilder作为Java 开发工具的王者,其夺冠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直到Java的天才Blake Stone成为JBuilder的Architect之后,JBuilder 2.0以及3.0才逐渐推出。2000年3月14日,JBuilder 3.5的推出别具意义,它成为了业界第一个用纯Java打造的开发工具,也风靡了整个Java开发工具市场。在同年11月份推出的JBuilder 4.0乘胜追击,冲破了50%的市场占有率,成为了真正Java开发工具的王者。

Borland以每半年左右推出一个新版本的速度,让众多的对手倒在了沙场。而Microsoft因为与Sun的官司,也使得一个强大的对手退出了战争。2001年,加入了对企业协作支持的JBuilder 5以及强化了团队开发工具的JBuilder 6打败了最后一个对手Visual Age For Java。2002年JBuilder 7推出之后,再也没有其他厂商与JBuilder竞争。

孤独的王者并没有停下脚步,在2003年到2005年间,JBuilder也仍然延续了其半年一个版本的速度,推出了8、9、10、2005四个版本。强大的功能以及持续的改进,也让Java程序员多了一分对能够在开发工具市场上与Microsoft血拼十数年的Borland的敬仰。

 

Oracle : Java人永远的情结

文/熊节

在林林总总的数据库之中,有一种尤其令人又爱又恨、印象深刻,那就是关系型数据库市场的“大佬”——Oracle。

从公司的角度,Oracle和Sun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例如:两家公司都拥有一位个性鲜明的CEO。早在Java诞生之初的1995年,Oracle就紧随NetScape从而第二个获得了Java许可证。从那以后,Oracle对Java的鼎力支持是Java能够在企业应用领域大获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有J2EE程序员都知道,Oracle的JDBC驱动虽然与Oracle数据库配合良好,但在不少地方使用了专有特性。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CLOB/BLOB问题”,诸如此类的问题给开发者带来了很多麻烦。为了同时兼顾不同的数据库,他们不得不经常把自己的一个DAO(数据访问对象)写成两份版本:针对Oracle的版本和针对其他数据库的版本。有不少人为了开发便利,舍弃了数据库之间的可移植性,将自己的产品绑定在Oracle的专有特性上。

Oracle提供的Java开发工具也与此大同小异。不管是数据库内置的Java支持还是JDeveloper IDE, Oracle的Java工具都和Oracle数据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看起来,只要Oracle还是数据库市场上的“头牌”,了解、学习Oracle的专有特性,周旋于Oracle特有的问题和解决方案之中,就将仍旧是J2EE程序员在数据库基础和SQL之外的必修功课。对Oracle的爱与恨,也将仍旧是Java人心头一个难解的情结。

 

Struts、Hibernate : 让官方框架相形失色的产品

文/刘铁锋

好的框架能够让项目的开发和维护更加便捷和顺利。相比Sun官方标准的迟钝以及固执,开源框架也更得到Java程序员的共鸣。Struts以及Hibernate就是这样一类产品,它们简单、优雅,更让官方的产品相形失色。

谈起Struts,不可避免地就要提及MVC(Model-View-Controller)的理念。而准确地讲,MVC的提出却最早源于JSP的标准。在1998年10月7号,Sun发布的JSP的0.92的规范中提出的Model 2就是MVC的原型。在1999年12月Java World的大会中,Gavind Seshadri的文章最早阐述了Model 2就是一种MVC的架构,同时也提及了MVC架构是一种最好的开发方法。2000年3月,由Craig McClanahan发布的Struts成为了最早支持MVC的框架。Struts在设计上虽然存在一些诟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使得Java Web应用的开发更加简洁和清晰,也让更多的程序员爱上了Java,并开始遗忘官方的JSP。时至今日,比起如WebWork、Tapestry以及Sun官方的JSF,Struts或多或少存在些不足,但是众多成功项目的实施,仍然使其牢牢占据的Java Web应用框架的首位。

Hibernate则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对构建J2EE的思路。相比其EJB的Entity Bean的映射技术,Hibernate则显得更加简洁和强大。五分钟就能把Hibernate跑起来,让更多的Java程序员享受到了开发的乐趣。第15届Jolt大奖中,最优秀数据库、框架以及组件的奖项中,Hibernate当仁不让获得头筹;不仅如此, Hibernate甚至还影响了官方的标准。在众多Java程序员翘首以待的EJB 3.0的规范中,Hibernate得到了支持。

Java开源的繁荣不仅让众多Java的开发者享受到了更多的便利,甚至影响了官方的标准。恐怕这也是作为Java人独有的乐趣之一吧。

 

PetStore : J2EE人的必修课

文/陶文

很少有一个例子项目如PetStore这 般广为人知,而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Sun很“英明”地把PetStore做成一个只展示架构而在性能调优上留下了大大余地的例子。围绕着性能话题,产生了颇为有趣的厂商之间以及平台之间的Pet Wars。除去这些关于性能的流言蜚语乃至中伤,PetStore在展示J2EE1.3平台的架构、演示什么叫分层方面还是有着很大的功劳的。而且PetStore在架构方面的丰富性使得其成为J2EE的那些轻量级小兄弟们展示自身的一个必选科目。

不谈那些围绕PetStore的口水,那些数不尽的盗版,PetStore给开发新手带来的最重大的影响,我想应该是架构的观念而不是性能,也不是业务。做为一种技术的Demo,这无可非议。但是如果你是一个新手,跟着PetStore亦步亦趋地学习J2EE开发,难免会陷入过度设计、华而不实之类的困境。围绕着.NET的PetStore的克隆PetShop展开的架构与性能的大讨论,是不是也在促使我们学习新技术时应该以解决问题为导向呢?特别是当你想把一个如PetStore这般的Sample Project的技术照搬到你的现实世界的Real Project来时。

 

 java十年-十大人物

James Gosling : Java之父

文/陶文

作为Java之父,James Gosling的名字可谓是耳熟能详。当人们评论一种编程语言时,总喜欢捎带着把下蛋的母鸡一起带上。Java做为中国的编程语言学习者餐桌上有限的那么几样餐点中的流行款式,自然是让James Gosling风光不已。虽然James Gosling现在已经不是领导Java发展潮流的领军人物了,做为Sun的开发者产品组的CTO,怎么算来也是身居高位了,俗事缠身吧,但是这并不妨碍其对于Java一如既往的爱护,表达着各式各样鲜明的观点,引发一场又一场的争论。

James Gosling是很爱Java的——是啊,哪有当父母的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呢。James Gosling也是很爱Sun的——是啊,哪有当领导的不爱自己的公司的呢。于是我们在批评.NET的安全性的队伍前头,在褒扬Java性能的队伍前头,在抨击SWT开倒车的队伍前头,在给NetBeans大唱赞歌的队伍前头,我们都看到了James Gosling的身影。无论对错、偏见或者固执,至少说明了Gosling的鲜明个性丝毫没有受到年龄的影响。也许也只有这种天才而偏执的人物才能创造出Java这般伟大的语言来吧。

 

Bill Joy : 软件业的爱迪生

文/徐昊

Joy生于1954年,1982年与Vinod Khosla, Scott McNealy和Andy Bechtolsheim一起创建了Sun Microsystems,并从那时起担任首席科学家,直到2003年离开。他是一位令人崇敬的软件天才,他在软件和硬件的历史上留下了无数令人仰止的传奇。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早期,DARPA与BBN达成协议,准备将Vinton Cerf和Bob Kahn设计的TCP/IP协议添加到Berkeley UNIX中。Bill Joy被委派来完成这项任务,然而他却拒绝将BBN的TCP/IP协议栈添加到BSD中,因为在他的眼中BBN的TCP/IP实现还远不够好,于是他就写了一个高性能的TCP/IP协议栈。John Gage回忆道,“BBN和DARPA签署了巨额合同来实现TCP/IP协议,然而他们的员工所编写的代码远没有一个研究生所做的好。于是他们邀请Bill Joy参加他们的一个会议,这位研究生穿着一件T-Shirt就出现了,他们询问他,‘你是如何做到的呢?’Bill回答说,‘这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你读一下协议然后就可以编码了’”。除了TCP/IP协议,基于分页的虚拟内存系统最早也是由Bill Joy添加到Berkeley UNIX内核当中的。同时他还是vi、csh、早期Pascal编译器的作者。

关于Bill Joy惊人的软件才能流传最广的一个传奇是,据说他在上研究生的时候,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写一个操作系统出来,于是就在三天里写了一个非常简陋,但是可以使用的Unix系统, 传说就是BSD的前身。虽然如此夸张的才情令人难以置信,但是考虑到主角是Bill Joy,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Bill Joy硕士毕业之后,决定到工业界发展,于是就到了当时只有一间办公室的Sun, 他作为主要设计者参与了SPARC微处理器的设计,负责设计最为关键的一部分电路。这样兼精软硬件的天才实在是让人不得不佩服啊。1995年,Sun发布了轰动世界的Java语言。当然,Bill Joy对Java也作出了不少的贡献,首先是JINI——一种针对分布式服务的基础连接技术。任何可以内嵌JVM的电子设备都可以通过JINI相互连接;JXTA是基于Java的P2P协议,允许互联网上的软件进行点对点交流和协作。

这个其貌不扬的瘦高个,有着凌乱的亚麻色头发,被《财富》杂志誉为“网络时代的爱迪生”的技术狂人,在短短的二十年间,创造了无数令人心动的软件。在MIT的BBS上曾有一个帖子,说微软电话面试有一道题,问“Who do you think is the best coder, and why?”虽然回复的帖子中大家都声明列举的best coder排名不分先后,然而大多数人仍把Bill Joy列在第一位,或许可以从一个侧面验证Bill Joy在广大Programmer心目中的地位吧。

Joshua Bloch :  Java 2 元勋

文/莫映

早在1996年,适逢Java刚刚崭露头角,年内好事连连。先是1月份发布JDK 1.0,然后是5月底在旧金山召开首届JavaOne大会,年末又是JDK 1.1紧跟其后。正是在Java技术如火如荼、大展拳脚的背景之下,Joshua Bloch来到了Sun,开始了他带领Java社区步入“迦南美地”的漫长历程。

很快,他被从安全组调入核心平台组,从事底层API设计。至此以后,每逢JDK的重大版本发布,总能在其中见到Joshua的“妙笔”。JDK 1.1中的java.math、1.4中的assertions,还有大家所熟识的Collections Framework皆是Joshua一手打造。其中的Collections Framework还获得了当年的Jolt大奖。到了J2SE 5.0研发阶段,身为平台组构架师的Joshua接掌了Tiger大旗,其核心地位已然无人可以替代。作为Tiger的代言人和领路人,没有谁比Joshua更清楚Tiger。相信大家一定还记得Joshua当年仿效英国诗人William Blake所做的咏Tiger诗八首,优雅的笔调,透出大师深厚底蕴的同时,也道出了Tiger的几大重要特性,这些特性是自JDK 1.1引入Inner Class以来,Java最大的语法改进。

Java风雨十年,从JDK 1.1到J2SE 5.0,Joshua实在功不可没。难怪有人戏言,假如将James Gosling比作Java之父,那么Joshua就是一手将Java “哺育”成人的Java之母。Joshua对Java的贡献还不止于JDK,提起他的大作《Effective Java》(Addison Wesley, 2001),相信Java粉丝们一定耳熟能详。该书荣膺2002年度Jolt大奖,且备受James Gosling推崇。书中57条颇具实用价值的经验规则,来自Joshua多年来在JDK开发工作中,尤其是Collections Framework设计中的实践心得,各个有理有据,剖析深入,也足见其深厚功力。该书对Java社群的影响,犹如C++社群中的《Effective C++》。Joshua对JCP的贡献也不小。他是JSR201和JSR175的领导者,前者包含了Tiger四大语言特性,后者则为Java提供了元数据支持。此外,他还是JSR166的发起人之一(该JSR由Doug Lea领导),并且是许多其他JSR的参与者。Joshua目前是JCP为数不多的几个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

Joshua Bloch给人的印象是谦逊平和,行事低调而不喜抛头露面,一个典型的技术人员和实干家。不过即便如此,也丝毫不会减弱他对Java技术的卓越贡献和对Java社区的绝对影响力。有人说,如果他能更彰显一些,就很有可能成为Java开发者中的领军人物,就有如Don Box之于微软社群。

2004年7月初,就在Tiger发布在即之时,就在Jusha Bloch刚刚荣获Sun“杰出工程师(Distinguished Engineer)”的称号之时,他突然离开Sun而去了正值发展态势迅猛的Google。当他离开Sun的消息在TSS发布之后,众多拥趸表达了怀念与不舍之情。一年过去了,我们还没有获知Joshua的任何近闻,似乎又是他行事低调的一贯作风所致,不知他在Google状况如何。希望Joshua依然能继续“摩西未尽的事业”,以他的影响力推动Java社群继续前行。据称,《Effective Java》的下一版会加入Java 5.0的部分,让我们翘首以待吧。

Bruce Eckel : 功勋卓著的机会主义分子

文/孟岩

Bruce Eckel原本是一位普通的汇编程序员。不知道是什么因缘际会,他转行去写计算机技术图书,却在此大红大紫。他成功的秘诀不外乎两点:超人的表达能力和捕捉机会的能力。他最早的一本书是1990年代初期的《C++ Inside & Out》,随后,在1995年他写出了改变自己命运的《Thinking in C++》。如果说这本书充分表现了他作为优秀技术作家的一面,那么随后他写作《Thinking in Java》并因此步入顶级技术作家行列,则体现了他作为优秀的机会主义分子善于捕捉机会的另一面。写作中擅长举浅显直接的小例子来说明问题,语言生动,娓娓道来,特别适合于缺乏实践经验的初学者。因此《Thinking in Java》俨然成为天字第一号的Java教科书,对Java的普及与发展发挥着不可忽略的作用。不过公允地说,Bruce Eckel的书欠深刻。比如在“Thinking in…”系列中对设计模式的解说就有失大师水准。这一方面是因为书的定位非常清晰,另一方面也是因为Bruce太过分心赶潮流,未能深入之故。TIJ之后,他预言Python将火,就匆匆跑去写了半本《Thinking in Python》。后来Python并未如期而旺,于是他也就把书稿撂在那里不过问了,机会主义的一面暴露无遗。我们也可以善意的猜测一下,他的下一个投机对象会是什么呢?Ruby?.NET?MDA?总之,是什么我都不奇怪。

Rickard Oberg :J2EE奇才

文/熊节

Oberg的作品很多,流行的代码生成工具XDoclet和MVC框架WebWork都出自他的手笔。这两个框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它们的功能虽然简单,但设计都非常优雅灵活,能够很方便地扩展新功能甚至移植到新环境下使用。优雅的设计源自Oberg的过人才华,简单的功能则折射出他玩世不恭的人生态度。正是这两种特质的融合,才造就了这个不世出的奇才。

1999年,JDK 1.3发布,其中带来了一个重要的新特性:动态代理(Dynamic Proxy)。当所有人都还在对这项新技术的用途感到迷惑时,Oberg发现用它便可以轻松攻克EJB容器实现中的一些难关。这一发现的产物就是一本《Mastering RMI》,以及大名鼎鼎的JBoss应用服务器。但Oberg很快又让世人见识了他的玩世不恭。由于和总经理Marc Fleury在经营理念上不合,Oberg抱怨“法国的天空总让我感到压抑”,甩手离开了自己一手打造的JBoss。此后的几年里,他和老友Hani Suleiman不断地对JBoss的“专业开源”模式和Marc Fleury的商人味道冷嘲热讽,让众人为他的孩子气扼腕叹息。

2002年10月,微软推出Petstore示例应用的.NET版本,并宣称其性能比Java Petstore高出数倍。正是Oberg深入分析这个示例应用的源代码,在第一时间指出它大量运用了SQL Server专有的特性,性能对比根本不具参考价值。后来Oberg又先后关注了AOP和IoC容器,两者都成为了J2EE架构的新宠。

 

Doug Lea : 世界上对Java影响力最大的个人

文/KIT

如果IT的历史,是以人为主体串接起来的话,那么肯定少不了Doug Lea。这个鼻梁挂着眼镜,留着德王威廉二世的胡子,脸上永远挂着谦逊腼腆笑容,服务于纽约州立大学Oswego分校计算器科学系的老大爷。

说他是这个世界上对Java影响力最大的个人,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两次Java历史上的大变革,他都间接或直接的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脚色。一次是由JDK 1.1到JDK 1.2,JDK1.2很重要的一项新创举就是Collections,其Collection的概念可以说承袭自Doug Lea于1995年发布的第一个被广泛应用的collections;一次是2004年所推出的Tiger。Tiger广纳了15项JSRs(Java Specification Requests)的语法及标准,其中一项便是JSR-166。JSR-166是来自于Doug编写的util.concurrent包。

值得一提的是: Doug Lea也是JCP (Java小区项目)中的一员。

Doug是一个无私的人,他深知分享知识和分享苹果是不一样的,苹果会越分越少,而自己的知识并不会因为给了别人就减少了,知识的分享更能激荡出不一样的火花。《Effective JAVA》这本Java经典之作的作者Joshua Blosh便在书中特别感谢Doug是此书中许多构想的共鸣板,感谢Doug大方分享丰富而又宝贵的知识。这位并发编程的大师级人物的下一步,将会带给Java怎样的冲击,不禁令人屏息以待。

Scott McNealy :SUN十年来的掌舵者

文/KIT

McNealy,Sun的CEO、总裁兼董事长。他曾经狂傲的说:“摧毁微软是我们每个人的任务。”这位英勇的硅谷英雄,似乎带头起义,试图组织一个反微软阵线联盟,以对抗微软这股庞大的托拉斯恶势力。他时常口出惊人之语,在公开场合大肆的批评微软,并曾经说微软的.NET是.NOT。

Scott McNealy先后毕业于哈佛大学及史丹佛大学,分别持有经济学学士学位及企管硕士。1982年MBA毕业的他和三个同学共同合伙创建了Sun,并于1984年成为Sun的执行官。“要么吞了别人,不然就被别人吞了”是Scott McNealy的名言录之一。他擅长以信念带动员工,鼓舞士气。极富自信的他,对于认定的事,总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因此有人形容他是一个刚愎自用的决策者。

身为Sun这艘船的掌舵者,Scott McNealy能够看多远,Sun就能走多远。Scott McNealy认为将来软件界是一个只有服务,没有产品的世代。他希望打造出Sun不是一个纯靠硬件赚钱的公司。从Open Source到Open Solaris,Sun希望可以成为提供整合性解决方案的服务厂商。Solaris 10 + UltraSPARC是否可以像Scott McNealy希望的是下一匹世纪黑马呢?Sun是否能以股价来证明华尔街分析师及普罗大众的诽短流长?Scott McNealy是否能带领着Sun成为继微软之后的下一个巨人,一场场IT界的争霸战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Rod Johnson : 用一本书改变了Java世界的人

文/ 刘铁锋

Rod在悉尼大学不仅获得了计算机学位,同时还获得了音乐学位。更令人吃惊的是在回到软件开发领域之前,他还获得了音乐学的博士学位。有着相当丰富的C/C++技术背景的Rod早在1996年就开始了对Java服务器端技术的研究。他是一个在保险、电子商务和金融行业有着丰富经验的技术顾问,同时也是JSR-154(Servlet 2.4)和JDO 2.0的规范专家、JCP的积极成员。

真正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的,是在2002年Rod Johnson根据多年经验撰写的《Expert One-on-One J2EE Design and Development》。其中对正统J2EE架构的臃肿、低效的质疑,引发了人们对正统J2EE的反思。这本书也体现了Rod Johnson对技术的态度,技术的选择应该基于实证或是自身的经验,而不是任何形式的偶像崇拜或者门户之见。正是这本书真正地改变了Java世界。基于这本书的代码,Rod Johnson创建了轻量级的容器Spring。Spring的出现,使得正统J2EE架构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基于Struts+Hibernate+Spring的J2EE架构也逐渐得到人们的认可,甚至在大型的项目架构中也逐渐开始应用。

Rod Johnson的新作《Expert One-on-one J2EE Development without JEB》则更让人吃惊,单单“Without EJB”一词就会让大多数J2EE架构师大跌眼镜了。不过Rod Johnson可能仅仅是想通过“Without EJB”一词表明应该放开门户之见。这也是Rod Johnson一贯的作风,。也许正是这种思想,促使得Rod Johnson创建了Spring,真正改变了Java世界。

 

Alan Kay :Java的精神先锋

文/徐昊

Sun的官方Java教材中有一句话,说Java是“C++的语法与Smalltalk语义的结合”。而Smalltalk的创造者就是Alan Kay。

Alan Kay于1970年加入Xerox公司的Palo Alto研究中心。早在70年代初期,Alan Kay等人开发了世界上第二个面向对象语言Smalltalk,因此,Alan Kay被誉为Smalltalk之父。2003年,Alan Key因为在面向对象程序设计上的杰出贡献,获得了有计算机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ACM Turing Award。

Alan Kay成名于Smapltalk和OOP,而Java虽然在语言上类似于C,但是在语义上非常接近Smalltalk,很多Java中的设计思想在Alan Kay的文献中找到根源,也有些人将Alan Kay尊为Java思想的先驱。不过遗憾的是似乎Alan Kay老先生对Java并不买账,反倒攻击说Java是存在致命缺陷的编程语言,Java的成功不是由于Java本身的内在价值,而是其商业化的成功。Alan Kay欣赏的是Lisp,他认为Lisp是软件的麦克斯韦方程,其中的许多想法是软件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的一部分。看来拥有Alan Kay这样一位重量级的Java先驱仍是我们Java一厢情愿的单恋吧。

 

Kent Beck : 领导的敏捷潮

文:刘铁锋

Beck全家似乎都弥漫着技术的味道。生长在硅谷, 有着一个对无线电痴迷的祖父,以及一个电器工程师父亲。从小就引导Kent Beck成为了业余无线电爱好者。

在俄勒冈州大学读本科期间,Kent Beck就开始研究起模式。然而在他最终拿到计算机学位之前,他却是在计算机和音乐中交替学习。似乎Java大师都能够有这样的能耐,另一Java大牛Rod Johnson同样也拥有音乐学的博士学位。

Kent Beck一直倡导软件开发的模式定义。早在1993年,他就和Grady Booch(UML之父)发起了一个团队进行这个方面的研究。虽然著有了《Smalltalk Best Practice Patterns》一书,但这可能并不是Kent Beck最大的贡献。他于1996年在DaimlerChrysler启动的关于软件开发的项目,才真正地影响后来的软件开发。这次的杰作就是XP(极限编程)的方法学。

和软件开发大师Martin Fowler合著的《Planning Extreme Programming》可谓是关于XP的奠基之作。从此,一系列的作品如《Test Driven Development: By Example》,《Extreme Programming Explained: Embrace Change》让更多的人领略到了极限编程的精髓,也逐步导致了极限编程的流行。

Kent Beck的贡献远不仅如此。对于众多的Java程序员来说,他和Erich Gamma共同打造的JUnit,意义更加重大。也许正式这个简单而又强大的工具,让众多的程序员更加认可和信赖极限编程,从而引起了Java敏捷开发的狂潮吧。

 

 java十年-十大事件

1990-1994:Java缘起

文/孟岩

Larry Wall说,优秀程序员应有的三个特点:懒惰、急躁和傲慢。Java就是诞生在一群懒惰、急躁而傲慢的程序天才之中。

1990年12月,Sun的工程师Patrick Naughton被当时糟糕的Sun C++工具折磨的快疯了。他大声抱怨,并威胁要离开Sun转投当时在Steve Jobs领导之下的NeXT公司。领导层为了留住他,给他一个机会,启动了一个叫做Stealth(秘密行动)的项目。随着James Gosling等人的加入,这个项目更名为Green。其目标是使用C++为嵌入式设备开发一种新的基础平台技术,James Gosling本人负责开发一个SGML编辑器。正如人们事后分析的那样,这位天才的程序员太懒惰,所以没有把C++学好,开发中碰了一头包;太急躁——所以不愿意停下来读读Scott Meyers的新书《Effective C++》;太傲慢——所以轻易地决定开发一中新的编程语言。他把这种语言命名为C++++--,意思是C++“加上一些好东西,减去一些坏东西”。显然这个糟糕的名字不可能长命百岁,很快这种颇受同伴喜爱的小语言被命名为Oak。

到了1992年9月,Oak语言连同Green OS和一些应用程序一起发布在称做Start 7的小设备上,从而使之有了第一次精彩的亮相。随后,Sun开了一家名为FirstPerson的公司,整个团队被转移到这家公司里研发机顶盒,以投标时代华纳公司的一个项目。这帮天才被技术狂热所鼓舞,开发出了一个高交互性的设备,结果没想到时代华纳公司和有线电视服务商并不愿意用户拥有那么大的控制权,从而在竞标之战中败给了SGI。Oak的锋芒之锐,竟然把客户都给吓懵了。Sun沮丧地关闭了FirstPerson,召回了整个团队。事实证明,传统行业中那些脑满肥肠的保守主义者是腐朽没落的。回去!回到激情澎湃的IT产业,抓住互联网的大潮,这才是出路!1994年,Oak被命名为Java,针对互联网的新一轮开发如火如荼,一切已经就绪,熔岩在地下奔流,火山即将喷发。

1995: Java香浓世界

文/马伟

1995年,Sun正式对外公布了Java,并且发布了JDK 1.0。这种外形酷似C++,却包含一颗Smalltalk般纯洁的面向对象之心的全新程序设计语言及其平台,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成为软件产业的新宠儿。Java当时仅仅被用来为网站制作一些动态应用,诸如动画图片之类,但这仍然引起了很多Web开发者们的注意,他们非常渴望有一种安全的语言,可以在静态的HTML网页上制作动画图片。Sun最终把Java集成到NetScape浏览器。同时因为它具有“只写一次,随处运行”的特性,而引起了很多开发者的注意,他们可以再也不用为了使程序能够在不同型号的硬件上运行而耗费大量的时间来编译代码了。

当时的Web浏览器的出现也为Java的出现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通过Java和Web浏览器的结合,人们似乎看到了什么,有人甚至预言PC将在一两年内退出历史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基于Java的浏览器应用程序,通过网络计算设备来进行应用。Java的出现为当时的软件产业带来了无限的遐想。

1996:Java大跃进,盟主地位就此定

文/马伟

SUN在1996年一开始首先成立了JavaSoft组织,并在1月23日正式发布自己的Java 1.0,作为20世纪业界出现的最重要的技术之一,Java引起了编程世界的革命。直到现在,Java仍然是互联网上最流行的语言。

在Sun正式发布Java 1.0之后,Java这门新生的语言就拥有了自己的会议——JavaOne,这次会议初试啼音就吸引了600多名参与者。除了拥有这么多的积极参与者来进行Java的开发之外,各大知名公司也纷纷向Sun申请Java的许可。一时间,NetScape、惠普、IBM、Oralce、Sybase甚至当时刚推出Windows 95的微软都是Java的追随者。

Java的应用就像是世界上的顶级玩家们组成的一个公开联盟,告诉全世界我们大家就是都在用着Java。也正是因为如此,Java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现在的J2EE已经成为中大型企业级应用的标准,成为承接数据库和Web之间的一个重要桥梁。

当年Java的机会实在太多了,以至于很难知道到底该做什么。最终Java在应用服务器市场获得了难以取代的地位,也确定了J2EE的发展方向,并且仍将延续下去。

1997-2001:  微软与Sun的Java官司

文/孟岩

Java诞生的1995年,正是微软在软件产业地位达到巅峰的时代,Windows 95发布时的风光场面给人们留下的深刻印象至今难忘。尽管如此,作为最卓越的技术领袖,比尔?盖茨仍然敏锐地注意到Java。当他了解了Java的一些细节之后,给予了这样的评价:“Java是很长时间以来最优秀的程序设计语言。”基于此,微软于1996年3月申请并获得了Java许可证。微软对于Java的这一热情态度在当时大大提高了人们对Java的兴趣和信心,但也有不少人担心微软会依靠自己强大的影响力在标准之外另立标准,从而破坏Java的纯洁性。

果然,从1997年发布Visual J++的第一个版本开始,微软就开始在Java中掺入自己的私有扩展。这毫无疑问引起Sun的高度重视。1997年10月,Sun向美国加州地方法院起诉微软公司违反两公司就微软使用Java技术所签定的合同,指控微软公司在自己的Java产品中做了“不恰当的修改”,违反了合同中承诺向用户提供Java兼容产品的条款。这一官司旷日持久,直到2001年1月双方达成和解,微软将继续提供采用Sun开发的Java技术的现有产品(包括测试版)。不过,Sun有限制地仅对包括Java 1.1.4的微软产品提供许可。到了2001年7月,微软公布新版的Windows XP将不再支持Sun的JVM,并且推出了.NET平台与Java分庭抗礼。

现在回过头去看,当时的这一场官司对Java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果没有这一场官司,也许很多Java程序员都在使用Visual J++,基于WFC开发Windows客户端程序,同时不得不面对被两个不同的事实标准所分裂的Java世界。

1998:Java 2平台发布

文/陶文

1998年,Java 2平台正式发布。经过了三年时间的发展、热热闹闹的攻关宣传、红红火火的众厂商的热情参与,Sun终于知道Java适合干什么了。对比Java刚发明时的技术定位,与Java的戏剧性触“网”的那段历史,Java 2平台的发布可真算得上是有的放矢了。根据官方的文档,Java 2是Sun意识到“one size doesn’t fit all”之后,把最初的Java技术打包成三个版本的产物,也就是著名的J2ME、J2SE、J2EE。

之所以说Java自从Java 2平台发布之后,进入了现代。那是因为之前的历史怎么看来都和现在程序员日常开发使用的技术无什么关系,比如Applet,已经很少有人使用了。Java 2之后的历史就不一样了,至少人们在推崇轻量级开发,猛批EJB时还不时会引用J2EE这个词是如何诞生的。而Java 2的三大版本中,除了J2EE得到了长足发展和广泛使用之外,J2ME也在手机市场上取得了遍地开花的结果。相较之下,J2SE难免落寞,只剩SWT这个血统不纯的家伙在Rich Client回归的时代吸引着人们的眼球了。无论今天看来当时的Java 2有多么的不成熟,至少经过市场和时间的检验,Java 2规划出来的三大方向把Java技术指向了光明的方向是勿庸置疑的。

1998:JCP成立并正式运作,

Java开源社群开始蓬勃发展

文/黄海波

1998年,JCP组织成立,并且开始把握Java的发展方向。JCP组织的开放性,不但使得所有对Java感兴趣的商业公司可以参与Java的发展,更重要的是JCP允许个人、非盈利组织、学校等加入,这就给Java带来了巨大的活力。随之兴起的Java开源运动的最大贡献是实现和鼓励了知识共享,在众多热情的开源程序员们的努力和分享下,很多原先只被商业公司掌握的技术、思想和产品可以被所有需要的开发人员免费或者以较低的价格获得使用权, 并通过开放源代码更容易的获得反馈和改进意见从而进一步演化发展。我们知道,所谓知识不是孤立发展认知,而是人们的经验,认识是思考交流和积累的产物。而开源运动所带来的开放、反馈、交流的风气正是符合人类社会知识形成和发展的规律。

开源运动起源于西方的发达国家,有其现实背景和文化根源。1990年代可以说是IT产业的一个黄金时代。信息时代的兴起对IT人员,特别是软件人员有着巨大的需求。而软件开发又是一种类似艺术创作的脑力活动,和所有的艺术家、作家们一样,在作品打上自己的印记并流传在世界上是每一个创作人员的梦想。互联网时代下的高收入的舒适生活,早九晚五的编写公司的代码并不能满足很多有激情的软件开发人员的梦想,再加上西方传统的基督教文化中十分推崇的分享和交流,开源的出现和兴起也就水到渠成了。今天,开源运动已经不仅仅是一些个人天才程序员们的游乐园地,而是发展成为一项开源软件产业。

1998:WebLogic打开J2EE的魔匣

文/霍泰稳

Java语言的出现使得互联网络有了良好的交互性能,但这些很“酷”的技术仅被人们认为是一些小花招,它还无法消除企业级用户对它的怀疑。1998年,BEA公司宣布收购WebLogic公司,并接着推出由Sun公司第一个授权使用J2EE许可证的WebLogic Server应用服务器,这个Java版的AppServer一推出就引起业界极大的兴趣。WebLoigc Server以其对标准的支持、强悍的运算能力和安全的架构设计等特性也很快征服了那些怀疑J2EE应用的人们。推出市场后不到一年,WebLogic Server就成为业内第一Java应用服务器。

这里我们援引一些当时著名咨询公司的调查数据来说明问题,“在IDC的报告中,BEA在应用服务器和交易服务器领域市场份额第一;在Gartner的报告中,BEA WebLogic Server拥有业内最广泛的EJB应用安装基础;在Giga Group的报告中,BEA WebLogic Server市场份额占32%”。

因为应用服务器市场极大的发展潜力,在WebLogic Server之后,其它的很多公司也推出了自己的AppServer,如IBM的WebSphere、Sun公司的iPlanet等,逐渐地应用服务器取代了传统意义上的各类中间件,成为企业应用的基础平台。应用服务器的出现使得Java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发展。

 

2002-2004: Sun与微软的法律碰撞最终以喜剧收场

文/恶魔

2003年4月2 日,Sun与微软达成16亿美元的法律和解。如果不是晚了一天,许多人会以为这是一个在4月1日愚人节开的玩笑。尽管当时所有人都像是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那样张大了嘴巴,但这的确是事实。

根据两家公司达成的版权协议,双方会为采用对方的技术而支付专利费用,微软向Sun提前支付3.5亿美元使用费,Sun则承诺,如果Sun集成微软的某些技术,也会向微软付款。

毫无疑问,“私下了结”的方式对双方而言都是最好的结果。就在协议签署的当天,在美国旧金山由Sun和微软为“抛弃十年恩怨、携手合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尽管比尔?盖茨没有到场,但这并没有防碍现场看起来异常轻松的气氛。麦克尼利和鲍尔默各自穿了一件密歇根州底特律“Red Wings”曲棍球队的运动服,并谈及了一起在哈佛大学读书的经历,麦克尼利还说:“当时我们两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当然我们也有吵架的时候。”人与人当然可能成为终生的知己,但是公司与公司之间有的只能是利益上的分分合合。

2000-2004: JBoss和Eclipse

——Java开源软件的王者

文/莫映

Java和开源几乎就是天生的一对,这可以从无比兴盛繁荣的Java开源软件社区得到佐证。目前最有影响力的Java开源软件项目,要数JBoss和Eclipse。可以说,几乎所有的Java开发人员都获多或少的听到过或接触和使用过它们。前者是目前最优秀、应用最为广泛的企业级开源J2EE应用服务器,后者是功能完全可以替代商业产品的Java IDE。二者的覆盖功能之全、支持工具之广、子项目之多,几乎可以仅凭借它俩来完成企业应用的开发构建到部署实施的全过程,而软件开发者和客户也都可以最大程度上享受高质量,高可靠Java开源软件所带来的低成本优势。

JBoss和Eclipse的巨大成功,几乎令各自领域的商用竞争者抓狂,其中BEA的WebLogic和IBM的WebSphere在商业利润上受到JBoss的巨大侵蚀,而Borland的JBuilder、JetBrains的IDEA等诸多优秀的商用开发工具也不得不面对Eclipse独大的现实。JBoss的CEO兼创始人 Marc Fleury曾直言不讳地表示,希望占据市场主导地位。“我们希望打败IBM,成为中间件领域里最大的厂商。”JBoss在4.0以前还只是以一个Group存在,盈利手段主要靠服务和销售文档。但在最近,JBoss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有限公司,并吸纳多家风险投资,专注于获取利润为目标之一的第二代开源软件模式(JBoss自己称为“Professional Open Source”)的创新和运营。这区别于以理论研究为爱好的学院型开源或大公司为基础的非盈利组织开源,如Linux和Apache。当然JBoss的这种运营方式势必会导致更多的代码控制和专有修改权,但按JBoss的说法是这样更能获得企业客户的信赖。JBoss的这种模式是否能获得成功还要我们拭目以待。

不管JBoss和Eclipse的未来发展如何,JBoss和Eclipse的成功已经让我们看到了Java开源软件的威力,祝愿它们一路走好。

2004:Java 5.0

文/莫映

2004年9月30日,代号为“Tiger”,研发历时近三年的J2SE 5.0发布正式版本,这是Java平台历来发布版本中改动面波及最大的一次。

纵观Tiger,“Ease of development”是其核心主题,这一点着重体现于语言特性上的改进,这在很大程度上,简化了开发人员日常的编程任务,以往一些琐碎的手工劳动都代之以轻松自然,而又安全可靠的自动化实现。其中的注解功能,以及随之而来的声明式编程,还对构筑于J2SE 5.0之上的J2EE 5.0产生了巨大影响。尽管Tiger在语言特性上做了很大的动作,但作为Java技术的基础支撑,这些改动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Tiger发布至今也有大半年了,那么Sun又是如何规划J2SE的未来蓝图的呢?据悉,J2SE的下两个版本分别是代号为“Mustang”的J2SE 6.0和代号为“Dolphin”的J2SE 7.0,预计Mustang将于明年发布。在吸取了Tiger研发周期过长的教训之后,Sun副总裁Graham Hamilton表示,Mustang的发布周期将不会那么长。并且,Sun还将“Becoming more open” 作为Mustang的主题之一。未来JCP对Java技术的影响将会愈加深入,而整个研发过程也将会愈加透明。Mustang在正式发布前的内部版本也会陆续见诸于众,如此,广大Java开发者便可以更加及时的了解到Java发展的最新情况。在语言层面上的扩展依然会比较谨慎,比如像AOP这样的当下热门技术,依然不太可能会见诸其中。据Hamilton所言,一个有可能被引入的语法特性被称作“friends”import机制,它将使由多个包组成的大型项目变得易于管理。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3856次
    • 积分:95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5篇
    • 转载:4篇
    • 译文:0篇
    • 评论:1条
    文章分类
    文章存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