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学会坚强,珍惜生命

366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2007年08月21日 星期二 下午 07:05     一些地区青少年服“曲马多”成瘾,但却难以到戒毒所治疗

     盐酸曲马多是一种作用于中枢神经的镇痛药,这种药物主要用于缓解骨折或者手术过后的疼痛症状。由于其价格低廉,而且在很多地方都能轻易买到,有些青少年竟然把它当成了麻醉自我的毒品。

    ■“吃药之前的那种空虚非常可怕”

     “什么都不用想,整个人就像飞起来一样。”王浩今年18岁,是吉林省某市高中学生,4年前服用“曲马多”并产生了依赖。

     “吃完药总想往那儿一躺,闭眼就寻思,寻思这事也高兴,寻思那事也高兴。”小峰今年20岁,两年前在一家酒吧工作,不久也被“曲马多”侵害。

     “身体特别舒服,这个没法形容,没有尝试无法形容。”林平今年24岁,某名牌大学毕业生,毕业后开始自主创业,半年时间不到,对“曲马多”同样产生了依赖。

     这些人并不是因为疾病服用“曲马多”,他们服用“曲马多”仅仅是为了取得一种快感。然而,服用“曲马多”后,虽然能让人一时精力集中、心情愉悦,但短期过后,“曲马多”很快就会从天使变成魔鬼。

     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副主任张希范介绍说:“曲马多进入体内以后,促使一种神经递质‘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大量地分泌,而这些神经递质就能使人产生特别舒服的感觉,然而,它不能重新回收,体内的神经递质达不到平衡的话,那么他就难受了。”

     王浩告诉记者:“我吃完药以后,感觉非常强壮,很好,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吃药之前的那种空虚非常可怕,感觉身体支撑不了。有时从床上下来,直接就瘫在地上,站不起来。”

     ■“差了几分钟,到医院没抢救过来就死了”

     在一家“曲马多”依赖者经常聚会的网吧里,王浩为记者打开了一个名叫“学会坚强,珍惜生命”的QQ聊天群,里面有30多人,基本都是“曲马多”依赖者。王浩说,只有在这样的群体里,他才会说出心里话,而在现实中,恐怕没人会相信自己的“曲马多”噩梦。

     王浩说,那个劲上来,只要你让我吃上药,咋都行。要是吃不到,难受到想死。

     同王浩一样,小峰服用“曲马多”成瘾后,也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的煎熬。“我一共吃了两年多,抽了4回。”小峰说,“就是像抽筋似的昏过去,等到医院我才知道,到医院洗的胃,住一天院……(抽的时候)嘴冒白沫,然后四肢使劲哆嗦。我们歌厅也有抽过的,我们上楼,他在底下睡觉,差了几分钟,到医院没抢救过来就死了。”

  ■药品使用说明中并没提到副作用

     盐酸曲马多是一种处方药,主要用于缓解骨折或者手术过后的疼痛症状,属作用于中枢神经的镇痛药物。因这种药物直接刺激大脑的神经中枢,靠麻痹大脑达到转移疼痛的效果。然而,由于这种药物价格低廉,每盒仅有10元左右,而且在大多数药店都可以买到,致使滥用这种药品的人也越来越多。

     初阳是吉林市第六医院药物依赖科主任,他向记者介绍,吉林市第六医院每个月接治的“曲马多”依赖患者都在20人以上。初阳在进行过度服用盐酸曲马多可能导致癫痫发作的课题研究中还发现,这种可怕的副作用竟然没有在任何盐酸曲马多的使用说明中提到。

     初阳说:“我们也是通过临床上才发现的,一开始偶尔有,但后来越来越多。我们接触这些曲马多成瘾患者,发现一个共同点,就是80%到90%的病人用药的过程中都出现癫痫,老百姓讲就是抽风。”

     初阳还介绍,不仅是神经系统,多次服用“曲马多”还会对肾脏和生殖系统造成严重损害。在这方面,受害者小峰有着更深的体会:“吃那玩意,饭摆眼前什么都不想吃,不饿。有时候吃完,七八天都尿不出来,就感觉肾不行。”

     ■随处可买的“毒品”?

     “曲马多”事实上和许多人熟悉的美沙酮、杜冷丁等管制药品的成瘾原理一样,服用者对它的药物依赖同样强烈。

     初阳说:“我个人认为,它是应该属于软毒品范畴。”

     张希范认为:“任何药品成瘾以后又在社会上被滥用,我们就可以把它叫做毒品。”

     然而,尽管“曲马多”造成药物成瘾的机会很大,但是,因目前它仍然是一种普通的处方药,只要凭医生处方,便可在各个药店买到。

     正是这种药物的普通和普遍性,在我国东北以及广东等地,“曲马多”的滥用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

    ■“我和药店老板很默契”

     2006年下半年,在一些媒体的呼吁下,医药主管部门对盐酸曲马多的销售加大了监管力度。目前,半年多时间已经过去,盐酸曲马多的销售情况有没有严格起来呢?记者在当时滥用曲马多状况较为严重的吉林省进行了采访。

     在吉林省某市,记者暗访了五六家药店,销售人员要么要求记者出示处方,要么表示根本不卖这种药。看起来,曲马多的销售管理似乎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效果。然而,当同样没有医生处方的“曲马多”依赖者王浩带着记者再次暗访几家药店的时候,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王浩告诉记者,有些药店表面看上去对“曲马多”的销售管理已经严格了很多,购药人必须出示医生处方,但这只是对于陌生的买药者而言,而对真正的“曲马多”瘾君子来说,其实并没有受到影响。

     林平告诉记者:“我一买20盒,拿着不方便,药店老板就把那盒拆掉,把药用塑料袋给我装好,进屋我把钱一扔,他把药给我,我就走了。我和药店老板很默契,因为我专门在他那儿买。”

     林平介绍,有时候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检查严格起来之后,药店对“曲马多”的销售也会严格一段时间,但为时不长,又恢复了原来的状况。

     ■因为买药太容易,想戒掉瘾很难

     小峰说,在大多数药店,工作人员对处方的审核并不严格,为了销售药品,有的甚至连处方的内容和剂量都很少仔细过问。由于药品来得容易,很多“曲马多”依赖者越陷越深,尽管都曾经尝试过戒除毒瘾,但结果还是自控不已。

     叶平说:“自己把自己关进屋,晚上不睡觉,也睡不着。我记得有一次坚持了15天,15天之后我去买了一盒药。在车里,我瞅这个药想:是吃还是不吃?就在那儿作斗争,边想边哭,抠一片掉一滴眼泪,就这么抠,最后还是没控制住,塞进嘴里去了。”

     为强制自己戒毒,小峰甚至尝试过极端的办法。

     “我想我上派出所拘留15天,寻思哪有不戒的?我就跟我朋友说,咱俩就报个假案,你就说我偷自行车,咱俩进派出所。但警察一问,我们一下说漏了,我就实话跟警察说了,然后警察就问,你也没犯法,咋拘留你?”

     ■不算毒品,戒毒所不收

     小峰告诉记者,自从他对“曲马多”产生依赖后,曾多次想借助外来力量帮助自己戒掉毒瘾,但始终处在一种尴尬无奈的境地。

     “市里戒毒所,我都打电话问了,一般都不收。”小峰对记者说,“戒毒所说这属于药,我们这儿只管吸毒的,根本整不到一块儿去。”

     记者问:“他们的意思就是说,这东西不算毒品?”

     小峰说:“不算毒品,反正不收。”

     尽管有专家在呼吁要将盐酸曲马多列为管制类药品,但因为没有国家医药管理部门的权威认定,目前,盐酸曲马多依然不能像海洛因或可卡因等毒品一样被警方列入强制戒毒的范畴。

     长春市公安局戒毒所副所长尚培武认为:“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公安局没有权力干涉这些人的药物戒除。”

     尚培武长期从事青少年戒毒工作,他认为把国家允许生产、销售的常规药品视作毒品,本身不具备法律依据。

     因为不属于强制戒毒范畴,“曲马多”依赖者们至今无法“享受”免费的强制戒毒,只能自己花钱,但高昂的戒毒费用又使这些青少年群体很难承担。

     初阳告诉记者“一个治疗周期下来,一般要4000到5000块钱,而且看具体的情况。”

     尚培武表示:“曲马多戒除的周期比较长,爱反复,一般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它比毒品要难戒。

     “曲马多”的危害不仅在于成瘾性高,而且在于它门槛低,易沾染,令人防不胜防。同时,更令人担忧的是,它目前还只是普通的处方药,没被列入强制戒毒的范畴。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2979次
    • 积分:123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10篇
    • 转载:0篇
    • 译文:0篇
    • 评论:3条
    文章存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