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七朵水仙花

标签: 网络电话手机
738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星期一

李茫每晚九点半准时上网,看新闻,接收邮件。星期一晚上,李茫收了几本电子杂志,竟还收到一封奇怪的邮件。

忠文:

我是水仙。

你听到了我的声音吗?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要大声喊出来。不要问我怎么得到了你的地址,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一直深深地爱着你,这爱从来都没有变过。你知道吗?你一声不吭地走了,我觉得自己像陷进了一个黑洞。我不知所措,痴呆了许多日子,还是不能接受你离开的现实。

现在好了,你又回来了。我们一定还能走到一起。你答应的,要一辈子守着我。

我爱你。

我的电话没有变,明天晚上八点钟,我在民心河韵园那棵最老的松树下等你。

我会一直等。

(我的心里,涌动着无法发出声音的眷恋我的身体里,流着无法结束的爱着的血即使生命离去也不能将它毁灭)

邮件的右下角,一朵盛开的水仙花。

李茫真的茫然了。这水仙是谁?她一定是搞错了。李茫又看了一遍邮件,摇摇头,觉得有点儿荒唐。

他点了回复:

水仙你好!

我想你把地址弄错了。我不是你要找的忠文。

李茫

李茫按住鼠标,犹豫一下,还是发了出去。这也许会令那个叫水仙的女孩失望,可总比让她空抱着虚幻最终还是失望的好。不过,也许她只是无意中输错了地址呢。

星期二

李茫吃着火腿面包,接收邮件。他感到惊讶,发给水仙的邮件,竟退回来了。

而署名水仙的第二封邮件在那里静静地躺着。

忠文:

我昨天等到12点。你没有出现。你还在生我的气,是吗?

我坐在我们常背靠背坐的地方,哭了。你不在我身边,我就像失去翅膀的鸟儿,只在原地徘徊,无法走出困境。

为了等你,我一直没有搬家。我们一起住过的小房子,房租涨了又涨,同租的房客换了一拨又一拨。我不想搬。我怕你有一天回来,找不到我。

你写给我的80封信,每一封我都保存着。它们散放在我的枕边,每晚陪着我入睡。它们是我梦里的蝴蝶,给我虚幻的快乐和清醒的痛苦。你送我的丑娃娃,我一直紧紧地抱在怀里。我感到恐惧,怕有一天连它也会失去。

我的手机24小时开着,只为你一个人。

今晚,我还会去等。这次,我会等到天明。我不能再让自己的感情流离失所,哪怕我的生命终止,我的魂魄也会追随着你。

水仙

右下角出现了两朵水仙。

李茫叹了口气,吞掉最后一口晚餐,把面包纸扔掉。这个爱情也变成快餐的社会,还有如此痴情的女孩?这也许就是青春的明证了。可他的信为什么会被退?网络邮递员给出了两个理由,一是地址错了;二是对方邮箱已满。地址不会错,惟一的解释就是叫水仙的女孩邮箱满了,可她不知道。李茫皱起了眉,水仙和他该是同一个城市,民心河韵园就在北二环附近。他去过,还在那棵千年古松下留过影。可她要找的忠文在哪儿呢?

李茫没有像昨天那样忙着回信。他空想了半天,突然萌发一个念头,干脆,去韵园直接告诉那个叫水仙的女孩!转念又一想,赴这样一场毫无意义的约会,他算什么?他不认识她,不了解她,不知道她长得什么样,是做什么的。她是个未知数。李茫觉得自己真是闲得无聊。这次回信,也许她就能收到呢。她及时清理了信箱也说不准。

水仙你好!

我不是你要找的忠文,你的两份邮件都发到了我这里。我叫李茫,也许我们可以做个朋友。

李茫

李茫点了发送。

躺在床上,李茫很久不能入睡。他不知道现在水仙出发了没有。他有点儿自责,开车到韵园,用不了20分钟,他应该去。可水仙,网络虚拟出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的会去等一个忠文呢?李茫皱着眉,心里像坠了块石头。

星期三

李茫倒杯水坐到了电脑前。他没看新闻,直接点了OUTLOOK。信一封接一封地飞进来,李茫有点儿呆。情形和第二天一样,有水仙的邮件,也有他的退信。

忠文:

昨夜,我一直等到天明,坐在树下,一分一秒地等。我提出和你分手,是任性,是赌气,是愚蠢的自我惩罚。请相信我,我没有爱上别的人。在你身上投入的感情,让我失去了爱别人的能力。忠文,快给我回答。快给我回答。快。

一夜的寒冷,一夜的等待,我觉得自己就像花瓣,被你揉成了汁。

忠文,要怎么样你才肯重新爱我?

要我走阿玲的路吗?

水仙

右下角,三朵水仙花。

李茫侧一下脸,有点儿恼怒地敲了一下键盘。这该死的信箱,为什么总是拒收?这简直是在折磨他,考验他,让他饥饿的良心吞下一盘生牛肉!

阿玲是谁?水仙要干什么?她会不会还去等那个该死的忠文?

李茫站起身,在屋子里转几圈,连着点了八次发送,随即关了电脑。

星期四

没有水仙的信。李茫的信也没退。李茫长出一口气。水仙也许从此消失。几百万人的城市,一个人,就像海里的水,在哪里消失都不足为奇,在网络中蒸发更是常见。这就是结局了?水仙正躲在某个角落撕心裂肺地哭?或者发呆?李茫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儿,像是自己导演了这一切。一个晚上,他翻来覆去,怎么都觉得不舒服。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却冲出个女孩子,追逐他,踢打他,撕咬他,弄得他遍体鳞伤,浑身作痛。

难熬的一晚。李茫觉得自己像在受刑。

星期五

没有水仙的信。李茫的信却如数退回了。不多不少,正好八封。

李茫的心像泡进了冷水。水仙没收到自己的信,也没有再写信。她怎么了?放弃了?从别处知道了那个忠文的下落?还是,还是发生了其他的事?

他用手支住额头,太阳穴处像有小锤子在一下一下地敲。他忽然感到焦虑而烦乱。

李茫冲进卫生间,用冷水冲头。望着镜子中落汤鸡似的自己,他摇摇头说:为什么要猜这个谜?和自己没一丁点儿的关系!管她呢,也许她找到了忠文或忠文去找她了也未可知。年轻男女的恋爱,要死要活的多了,你担心什么?

你是个傻瓜。

你真无聊。

星期六

李茫心不在焉地浏览新闻。过一会儿就看看信箱,每次都是空的。

他心里既轻松又有点儿沉重。轻松是因为水仙不再发信了,沉重是因为不知道结局。一个痴情的女孩,被失恋折磨得快发疯的女孩,她怎么样了?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守着电脑等着回信,冲着一片虚无等待希望。

等着了吗?

就算她等着了吧。也许她正和忠文互诉衷肠、为对方擦着眼泪,也许他们正吃着汉堡嚼着薯条,一起看影碟呢。李茫安慰自己。

他让自己放弃不明不白的这份惦记,相信这个假设。

星期天

李茫和朋友泡吧,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他习惯地打开电脑,接收邮件。突然,他的眼像被电了一下,心跟着一晃悠??竟又有水仙的信。

忠文:

这两天我住院了。今天才回来。感冒很重,这是你对我的惩罚吗?

你要我怎么样才肯见我?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难道真的要我像阿玲,去另一个世界,你才肯回心转意?如果是这样,我愿意把生命交给你。

我们在一起的三年,是我的天堂,我没有珍惜。可我现在珍惜那残留着爱情痕迹的一切。包括你扔在我这里的一双旧鞋。它陪着我走过许多地方,我穿着它,像一个怪物,可我喜欢。我不愿刷掉上面的泥巴,泥巴也留有你的气息。

忠文,今天是我们同居的纪念日。我还会在民心河韵园最老的松树下等。我会等到12点。如果你不来,你就永远不会见到水仙了。

生命对我已经没有意义。我所有没来得及付出的感情,在天堂等着付给你。

水仙爱你。

李茫看了这封信,呆了。水仙要自杀?

右下角是七朵排成心形的水仙,水仙的中央,插着一柄匕首。

李茫看看表,已经1140分。怎么办?他心里像长起了荒草,他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他仿佛看到水仙手里握着匕首,向着自己刺下去。

李茫胡乱套上外套,匆匆忙忙往外跑。

他的破富康开得要飞起来。绿灯冲过去,红灯闯过去,车几乎不能承受,随时都要分崩离析。李茫却顾不了许多。5分钟,10分钟,15分钟,李茫车也没锁,直奔韵园那棵最老的松树。

韵园,空无一人。松树下亦没有人影。

李茫看着黑幽幽的河水,不能确定水仙是否跳了河。他在河边徘徊,四下里张望。幽深的韵园,像一个黑洞。

树丛后有什么地响。李茫猛地转过身,向着树丛低声地喊:水仙,水仙,是你吗?

没有回声。李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去。突然,他身后闪出两个身影,一个勒住了李茫的脖子,一个用胶带粘住李茫的嘴。

李茫被洗劫一空,扔进了草丛。他听到两个很年轻的声音:够在网上泡一阵子了。这是第三个上钩的。 这小子还不算穷。

 

李茫腿上又挨了一脚。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51126次
    • 积分:753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20篇
    • 转载:14篇
    • 译文:0篇
    • 评论:11条
    最新评论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