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爱,就这么简单

242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爱,就这么简单
 
我出生那晚,黑夜中出现彩虹,然后又有数十颗流星划过天际,老人都说是天上有神仙降落凡间。我老爸是无神论者,从来不信星相神话,也不信我是什么神仙下凡,还给我取名吴神,顶着这个名字,我郁闷了一辈子。
  上小学前,我和一般小孩一样的,整天打架,掏鸟窝,欺负女生,回家就被老爸狠狠揍了一顿,然后面壁思过。直到有一天一个被我撕破裙子的小女孩被她老爸牵到我们家找我老爸理论的时候,我老爸幡然醒悟要是在让我放任自流,长大以后肯定是一危害社会的流氓。童年的后半段我就天天被老爸关在家里面写大字。
  上小学一年级,我的与众不同就彰显出来了。我上课不是睡觉就是拉邻座讲话,放学如果老师不留我训话,我就和高年级的学生踢球。但是,我每次考试却都是全班第一。第一的成绩让一向喜欢拿上课开小差的同学作反面教材的老班从来不敢拿我说事,老班在退休前终于明白上课开不开小差和成绩好坏无必然联系。
  我优秀的成绩让我老爸,老妈,老班惊讶的哑口无言,直至崩溃,再也不管我了。我继续整天上课睡觉找人聊天,放学踢球。和我邻座的学生家长都纷纷向学校投诉,自从坐我旁边,他家的小孩成绩就直线下降。来自家长的压力,迫使班主任屡次试图说服校长把我开除出学校,老奸巨猾的校长考虑到每次全国全省的各种竞赛,都靠我去争光,自然不会接受老班愚蠢的建议。
  有一次全省化学奥林匹克竞赛,我生病没参加,结果全校颗粒无收,从此以后校长更象爱抚国宝一样关心我,每每大赛前夕,校长都亲自带队到我家来探班,和我老爸促膝长谈,走的时候还安排一个校医24小时确保我不出意外,否则校医扣发当月奖金。
  我一路凯歌高奏的混到了大学。
  
  第一天进大学,我才发现被那个叫高晓松的校园歌手狠狠的涮了一把。整个高中时代都跟他唱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结果学校的女生一个比一个恐龙,先生一个比一个色狼,我真的怀疑到侏罗纪公园。
  一个寝室住四个人。其余三个哥们来的都比我早,长的都比我高,长的都比我丑,一个个牛头马面,越看越不顺眼。想想要和这堆牛头马面朝夕相处四年,我就开始抱怨老妈当年怎么给我填报的志愿。
  三个哥们虽然人长的丑一点,但是心地却是大大的好。见我最后一个来,都纷纷上前帮我搬行李收拾床铺,好生感激,所以我也原谅他们长的丑一点,长的丑也不是他们的错,最多怪他们爸妈,孩子是无辜的。
  睡一号床的叫赵磊,我们都叫他赵三石或者三石,东北人,说话大大咧咧,性情耿直。
  胡一虎睡二号床,和凤凰卫视那个新闻节目主持人一样的名字,不过普通话没有人家说的好,陕西蓝田人,成天没事就说他是蓝田人,是我们祖宗,我很想刨个坑把他埋了,变化石卖给博物馆。胡一虎在家里面排行老二,有个大哥叫胡一龙,他妈叫他二娃,我们都叫他二胡,他比较认同我们的叫法。
  睡三号床的叫窦文文,我们都叫他文兄,他开始不明白什么是文兄,后来被一个女生骂了一句色狼,才明白原来他的名字是大学女生的必备品,想着女生天天把他戴身上,文兄也乐的开心。
  四号床,就是是一只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在下了。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1246次
    • 积分:28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2篇
    • 转载:1篇
    • 译文:0篇
    • 评论:0条
    文章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