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难忘的一天

240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记得那还是1974年12月末我下放到洪湖县的一天。
    那天清晨4点多钟,我们还在睡梦中就被喊起了床。这天的任务是到洪湖里去割芦苇和篙草,准备来年的烧柴。出发前,吴队长嘱咐我们:芦苇有一人多高,芦苇荡中很难分清方向,大家要互相照应,不要走散了。早饭要吃饱,中饭不好带,下午早一点收工。
    吃罢早饭,天刚蒙蒙亮,我们10多人拿着镰刀和绳子,穿着自制的胶长裤,拖着一条小木船就出发了。
    这是我们头一次出远门干活,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好不热闹。虽说是到了冬季,可那肥沃的田野和荒原,各种各样的野花野草铺满大地,仿佛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绿被。脚踩上去软绵绵的,好像在地毯上行走。我们穿过一片片沼泽地,越过田埂和沟汊,好长时间,都不见农户和庄稼。走着走着,地上的莲子米不知怎么映入我们的眼帘:沿路不时出现几颗莲子米。我们一边走一边捡,嘴里嚼着几颗泛着泥土香的莲子米。
    经过二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来到了洪湖边,这是我们下放到洪湖县第一次来到洪湖湖畔。
    那天是个阴天,我们看不出洪湖的什么特别美景。碧水轻波,湖面上飘着几条打鱼的小船。小丁是个男中音,他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洪湖水,浪打浪”,悠扬的歌声使我们进入了沉思。
    虽然是寒冷的冬季,但芦苇和篙草依然春意昂然:芦苇丛生,篙草密布。寒风吹来,芦苇被吹得哗哗地响,篙草迎风起起伏伏。芦苇荡中阴森森的,透出几分*人的寒气,远处不时传来几声野鸭野鸟的叫声。
    我们休息了一会,就挥镰干了起来,不一会额头就冒出了热汗。“看,野兔”,我身边的小王向前指了指,我定睛一看,不远处一只野兔正盯着我们,不知怎么这家伙没被我们吓跑。我们放下镰刀,小心翼翼地围了过去,可它却朝着芦苇深处蹦了几下,眨眼就不见了。我们只得继续割芦苇和篙草。我刚割下几蔸篙草,一窝蛋跃然眼前,也不知是野鸭蛋还是野鸟蛋。大家过来你一个他两个抢着拿着看稀奇。尔后我们又发现了几窝蛋和一窝刚孵出的鸟。
    刚开始割芦苇和篙草时,我们还像割稻子和麦子一样,左手拦腰一拢,右手挥镰,咔嚓一声,芦苇和篙草便被割倒了。到后来没劲了就不用左手拢,直接用右手一蔸一蔸砍。再到后来累了就双手握镰,砍来砍去了。
  “休息,休息”,队长喊了二声,我们也顾不得许多,喘着粗气反转身就躺倒在刚割倒的芦苇和篙草上。        
    小常喜欢美术,他拿出铅笔,细心地勾画起来。
    几个女知青要方便一下,她们就往芦苇丛中多走了几步,好一会也不见她们回来。突然,我们听到远处的大声哭喊:“队长,队长,你们在哪里?”,原来,她们方便完在芦苇丛中辨不清方向,朝我们相反方向走去,离大伙越来越远。她们才急得又哭又叫、大喊起来。听那哭喊声音不怎么远,但也不在近处,么非出了什么意外?我们的心一下紧张起来。我们互相喊着、应着,好一会才会合。大家哭着笑着好不热闹,这一闹也折腾了好半天。
    到了中午休息时,我们又冷又饿又渴,大家烧起了一堆火围坐在一起。我们把捡来的莲子米丢到火里烤,小牛把捡到的蛋丢到火里,哪知一会就裂开了,蛋汁流进火里就没了,我们只好作罢。一会儿吴队长不知怎么弄来一些野篙巴,也放在火里烤。野篙巴烤得又黑又煳,香喷喷的,咬一口,冒出黑色的油。莲子米被火烤后,劈劈啪啪地炸裂开,喷出阵阵清香。我们嚼着哽梆梆的莲子米,咬着黑黑的野篙巴,喝着用手捧起的冰凉的洪湖水,吃就了我们有生以来的一个难忘的中餐—洪湖野餐。吃完后,大家互相看了看,都忍不住大笑起来。黑黑的脸像涂了墨汁一样。野篙巴有油,冷水洗也洗不干净,最后大家索兴也不顾大黑脸了。
    下午2点多钟,终于盼来了收工的时刻。我们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挑着捆好的芦苇和篙草,深一脚浅一步、摇摇晃晃地将柴草送到小船上。大家在地上躺了好一会,才往回返。
    拉船的、走路的,好长时间大家都没言语。
    这时,饥饿和寒冷又向我们袭来,突然,小船到了水浅的地方搁浅了,怎么拉也拉不动,真是雪上加霜。见此情况,小夏,小王我们几个不顾疲劳,争先恐后跳入冰冷的水中。我虽然穿着齐腰的胶长裤,但由于接缝处接得不好,浸进的水把衣服都浸透了,贴在身上冰凉冰凉的,冻得我直打寒颤,可我还是在水里咬牙坚持着。我们推的推、拉的拉,满载芦苇和篙草的小船终于又向前行进了。
    这一路累得够呛,这一天时间显得特长。
    当晚,我发了高烧,半夜里烧得难受,摸黑起床喝了杯凉水,倒头又昏昏沉沉睡着了。
    第二天,我又和往常一样照常出工了。
    这一天已经过去三十年了,但每当我回忆起这一天,那难忘的情景、那难忘的知青生活,难忘的知青战友,仿佛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洪湖,我的又一故乡,三十年来,我多想回到你的身旁,看一看当年带领我们战天斗地的游伯伯,吴队长等老农。瞧一瞧我们曾经歇息过的平房,还有那日夜陪伴我们的小荆河。到我们曾挥汗如雨的电站大坝上站一站,到那沟汊和田埂上走一走,闻一闻那泛着莲子米香的泥土,望一望我们曾头顶骄阳下面赤着脚水蒸,雨天一身泥,睛天汗如雨插过秧的稻田…….这是我的梦想。
    难忘的知青战友们,我们何日能欢聚一堂。回首那难以忘怀的时光。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251次
    • 积分:12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1篇
    • 转载:0篇
    • 译文:0篇
    • 评论:0条
    文章存档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