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闲话喝酒

488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闲话喝酒 [ 大仓 ] 于:2012-03-17 10:13:09 主题帖

最近我的酒量好像涨了些,可能是主动与日益上涨的CPI接轨吧。作为一个酒文化传承了数千年的国度,刘伶、陶潜、李太白们留下太多关于酒的佳话;金庸笔下的乔峰连饮十八大碗后生死一搏更让年轻时的我热血沸腾。在西方文化图腾中,酒神代表了人类内心深处的狂欢与激情,在尼采的笔下,似乎酒神上升到无比尊崇的地位,饮者留其名,传播文明的精神贵族生生不息。所以,虽然自己不能喝,但一直喜欢能喝酒的人,也愿意交能喝的朋友。

最早记忆中喝酒是上小学时,偷爸爸的酒喝。当初时兴绿豆大曲,玻璃瓶中淡绿的酒液吸引了我,拿出雪白的小酒盅,颇有“绿蚁新醅酒”的意境。一小口、一小口地咽下。一股热流直入腹中,除了辣,没有别的感觉,有些失望。稍后很有些兴奋,我喝酒了,多少有些长大成人的自豪感。

可是,酒量不行,真的没有那先天资本。想来是遗传了父亲—-他老人家的酒量一年大概喝一瓶吧。记忆中,每次开支时买回熟食,极郑重地摆好小炕桌,多少要弄几个当年所谓像样的菜,无外乎拌菠菜、白菜芯之类的凉菜,再炒上俩热菜。之后拿出酒瓶,往三钱的小盅里倒满,滋咂半天,许久方才见底,脸红的已然像个关公。很少见他倒第二盅,往往就美美地找地儿睡去。

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喝酒是高中时,三个人在开滦二中的楼顶上。哲华兄和我凑钱买了瓶8毛多的红葡萄果酒,可能还弄了些菜,悄悄地爬上楼顶,给那地震失去父母的兄弟过生日。喝的很有气氛,对当前的形势以及日后的发展阐述了各自的看法后,很谈了些苟富贵勿相忘之类的话,酒瓶在每个人的手中传递,意气风发。还记得抽空温习了地理老师刚讲的天象:仰头可见天上繁茂的银河,两边的牛郎织女星,还有大熊星、小熊星及W星座。微风拂面,远处婆娑的树影,很美。下得楼来,各回教室,正在晚自习的同学像看外星人一样——就一瓶果酒,我们三个全是大红脸!于是,有兄弟在寝室很正式地评判了我的酒量:你喝酒真不行!别练,天生的!

说这话的是同寝室的二弟——从唐山一中来我们班的一个复课生。哥们有意让我见识了他的酒量。哥俩去学校边上的小饭馆,每每要上一斤烩饼,很快地,操滦县口音的小服务员会风风火火地端上三两的两大碗、二两的两小碗,并特意送上两头大蒜。 “再来一斤散白酒!”二弟总是很豪迈地喊一声。服务员一手一个小心的把两大碗酒放在我俩面前,于是我们开始。吃饼喝汤、两手端起酒碗,碰一下,来一口。往往只是一会儿,他面前的酒就见底了。之后他会主动拿起我的碗,很仗义地尽量倒进自己的碗中替我担酒。最后的一点酒,一定是哥俩一撞,一饮而尽。然后携手揽背,谈谈我俩都喜欢的围棋,说说棋盘上天马行空号称宇宙流的武宫正树,去上晚自习。

我的酒量真正有长进,要感谢一品大哥。这哥们酒量挺大,起码当初我以为他很厉害。他培养我时有句著名的三段论:“能喝吗?”—不能,“会吐吗?”—这可以,“那就喝!”—好吧。于是我就这样练成了3两的酒量!爸爸在世时,很为我改变了老董家人都不能喝的现状而欣慰。印象最深的是每次喝多了不管抱住啥吐时,一品大哥在边上默默地忍受我的抱怨,捶背递水,还要蹲下身子,不厌其烦地为我擦拭裤脚及鞋上的秽物。难为大哥了!你说他图啥?真是好人啊!有一阵子和人喝酒,说起一品的酒量,我以为的偶像在他们眼中就像小草,“他,酒量差远了!”,边上的他脸一红,真不敢吱声叫板。看来,真让人喝怕了,酒量这东西还真是天外有天啊!

我做人的宗旨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也贯彻在喝酒中,自己不抢酒,也不深劝别人。我原来以为这样挺好,酒随意,不勉强,可有几次自己出面操持酒局,我发现现场气氛平淡,客客气气、循规蹈矩,宾主不能尽欢,完全没有效果。这时方后悔,这么多年老是练防守、被动挨人培养,酒场上把握节奏,掌握热点劝酒的进攻本领根本无从谈起。“你酒量小,要手勤眼快,看谁的杯子空了,多给别人倒酒。也就是要会卖酒!”,一久经沙场的哥们指点我。试了,不行。我发现在酒局中,大家都把自己的杯子看得紧紧的,你想给别人倒,忒困难。看来世事皆学问啊,如何在确保自己可以清醒到去买单的前提下,发挥榜样带头作用,寻找兴奋点,调动喝酒氛围,尽量让每个客人难忘此局,应是我今后学习的新目标。

最难忘的一次喝酒,是前年春节初三在江西庆源—婺源附近一个风景绝佳、油菜花盛开的小山村。南方这个季节阴冷,拍完片后,晚上一行驴友在一农户家庭旅店的堂屋里围坐,吃些农家土菜。照例江南农家冬天里是没有暖气的。冻得实在不行,纷纷抢着喝酒,很快将带的几瓶白酒喝光。淳朴的男主人拿出自家酿的米酒,倒在碗里有些浑浊,喝一口甜滋滋中有些酒味,这酒合我胃口。于是,没有理会朋友们出去新买的本地白酒,一个人扶着酒坛,倒酒、干杯,如是循环地与大家喝个不停。好像心里想着千里之外的老娘,不知此时妻女可好;人在外地,朋友间如此机缘聚在一起,人生能有几次------看着主人好心地在堂屋中生起的炭火盆,渐渐的眼前的一切愈发模糊。不知怎么就醉了。半夜里冻醒了,看着身旁鼾声如雷的驴友,轻轻地把他挂在墙上的衣服都给他压在棉被外面。抽出自己背包里的睡袋,钻进去又盖上店家的棉被,却再也没有睡意。抬头看着窗外冰冷的月光,耳边是呼啸的山风沙沙作响,好一个凄风苦雨的江南山村之夜。想家了,那一次的酣醉也因此终生难忘。

最放松的一次醉酒,是在雾灵山脚下的农家小店里。几家人脾性相投,共同出游,没有具体目的,信马由缰,处处皆是风景,大人孩子玩得不亦乐乎。日暮投店,看到干干净净的屋子里暖暖的火炕,大家相视一笑,齐唤不走了。孩子们进进出出,兴奋地看着久违的农家景物。不一会儿,农家特色菜肴的香气弥漫满屋,勾人食欲大开。在店家堂屋里摆下桌子,依次坐下,宽敞的堂屋、绿色的农家饭菜让在城市里长大的几个孩子齐声喊好。孩子高兴、老婆欣喜,哥几个更是兴奋兼放松,只求一醉。特地要了几个大海碗,将酒倒满,双手捧了,互相敬个没完。我酒量浅,喝到大半碗开始天旋地转,没了开始时的爽利。平素不喜饮酒的老婆被我等气氛感召,主动要求加入,与两个兄弟喝得兴起。犹记满籽兄双手捧碗,目光迟滞;周国弟满面通红,低头无语。放松啊,感觉真好。可惜了再无精力去看那慕名已久的萤火虫胜景,一个人扎在炕头沉沉睡去。第二天,兄弟们都说我们夫妻共同预谋,把他们灌多,嚷嚷着要报仇。大家相视一笑,美!那场酒让我们共同记住了彼此,可交一生!

那日在单位等电梯时听见两个同事谈喝酒,各诉苦衷,感觉为营销而喝酒更不容易。年龄渐大、酒量见小、酒场见多,尤其是有求于人时主动多喝,忒不容易啊,每次喝多后都像大病一场般要缓好几天。没办法,这就是我们的酒文化,成功就要付出代价。我倒真佩服电视剧中为达到目标而一杯一杯喝酒,感动对方也感动自己,最后醉得不省人事的人。人生难得几回醉,总以为敢于以身一醉的人绝对有胆色、可深交,酒量不行,诚意总该有。

私底下,以为为喝而喝、为目的而喝总是下品,喝酒还应有一层“与诗意相合”的境界。“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最好的心境下与最知心的好友喝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酒到酣畅时对物质的淡漠;“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清醒后的凄凉唯美;“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豪放;“醉里且贪欢笑,要愁哪得工夫”的坦荡,种种佳境不一而足。美酒、心态、良友、气氛缺一不可,人生能有几次难得的酒醉终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90203次
    • 积分:1029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7篇
    • 转载:26篇
    • 译文:0篇
    • 评论:9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