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功的一篇文章

转载 2012年03月30日 10:39:41

口舌上的输赢对我确实并不重要,因为我早已过了这个年龄。尽管我们不能改变制度,也不一定能够改变别人,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因为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不断进步,如果失败或者失意,那只能怪我们自己无能,怪我们自己不善于学习,不能怪别人没有给您机会,更不能怪这个社会......

善意的建议:楼主没有必要抗议!甚至是强烈抗议。也没有必要将自己大二开始创业的经历“摆”出来,骄傲对自己的成长不利,因为今后的路还长。我也不会接受您的挑战或者与任何人展开没完没了的辩论,“特例是并非能够广而推之的典型”,我仅仅是闲来无事之时“瞎”掺合而以。因为我总不能将自己在很多年前当工人的时候就有钱购买8万元的PC机,而且用汇编在PC机上写“窗口软件的经历来告诉年轻人或者教训大学生吧!那岂不是知识越多越反动?事实上,过去并不代表未来!我能够吹牛说自己永远是常青树吗?我时刻提醒自己,自己是自己失败的最大敌人,自己是自己成功的最大恩人。

    (本文的“您”是泛指,不针对任何确定的个人,我也不打算继续加入讨论)

如果我的观点正确的话,总有一天您会想起我,只是迟早的事。如果我的观点影响了您,请您不要放在心上,以免影响各位的心情,不值得您批驳,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呢?如果我的经验和看法能够帮助年轻人,我就会感到很开心,而不仅仅为了在嘴巴上图一时之快,我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表示一种或许不正确的忧虑而已。如果您有正确的意见,我也会学习并不断改进。如果我的意见对您无益,当然您有权利捍卫您的观点,我也不强迫您同意我的看法。    

如果我还没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社会阅历,我一定对照过来人的建议,仔细检查自己看看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冕,但最好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宋江就曾经说过:“潜伏爪牙卧荒丘”,按照今天的意思来说,这样做最容易积累您的“人脉”关系,这是在中国成功的必要条件,只有先做好准备蓄势待发,届时您的才情与机会犹如火山爆发不可阻挡,后面一定有很多人排队求您。

     著名的网友etool已经加盟我们公司4年,不仅成为了股东,我的得力助手--副总经理,公司还为他提供了购房津贴,那是我求他;还有陈明计,那也是我求他。可以说没有etool就没有TKS系列仿真器和公司更多新技术的更新与发展,没有陈明计也就没有EasyARM/SmartARM/MagicARM系列的辉煌。其他人有没有贡献,当然不可忽视,团队的力量依然很重要。但如果没有“关键的少数”为基础,即便有再多的其他关键的多数,也不见得有恰到好处的收效。如果没有西蒙尼、Anders   (Turbo Pascal编译器的开发者,后来改进了VC++ 编译器,从而奠定了微软VC++编译器的地位)......微软将会怎样?

     我创业至今已经超过10年,我再能还是要依靠优秀而卓越的人才来实现我的想法,他们的执行力应该比我想象的结果还要好,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创造可持续发展的成功。

     很多人虽然能够做出一些小东西,但并非一定能够创造合理的价值,其实对于年轻人来说,公司初期1-2年安排您干的活,那是练手的,根本就没有期望能够赚钱,事实上也不可能赚钱,一般来说连自己的工资都赚不回来,否则开公司就太容易了,公司主要想看看您是否有能够成为“关键的少数”,因为不赌博大家都没有机会。无论正面还是反面,这样的事例不仅在我们公司,而且在其它的公司比比皆是,我从来就没有回避过。

     我也从来不否定重点大学的学生比一般大学优秀生更多的事实,但无论毕业于什么大学,关键还是在于自己。事实上,合适就是最好的!

     我们公司还有一位人才,曾经是武汉钢铁公司抓钢胚的工人,但却是国内最早在业余条件下用单面板设计与制造Z80/8039单板机的   (可以查阅早期的无线电杂志发表的文章和邮购广告),也是至今所见文献国内第一个用汇编在8051上写出BASIC语言开发单片机的,名叫周东进,现阶段的主要工作是开拓武汉市场,人才啊!我虽然师承何立民教授多年,可以说他老人家对我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多年来我与大多数人相比可以说是异常地努力,在技术上相比公司很多的优秀人才,我何尝不想全面超越他们,可以说属龙的人就是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干劲,事实上不是您有干劲与雄心就一定能够达到目标的,所以我依然是自叹不如也不得不服他们,同时也说明并非名师就一定出“高徒”,大多数的情况恰恰是“高徒出名师”。

       我们公司重点大学的毕业生确实不多,但结果是令人满意的。这些一般大学的毕业生能够造出令美国、德国企业头痛的USB分析仪、CAN-bus分析仪及其即将推出的高性能低价格逻辑分析仪等测控仪器,难道我们不应该为他们感到骄傲吗?这些一般大学的毕业生能够造出用于军方装甲车、坦克与军舰使用的CAN-bus卡(如PCI-5121、PCI-9810),在国内众多著名的电力自动化企业的招标中打败很多国际名牌产品,难道不值得我们为他们庆贺吗?最近我们还将推出更多领先国际水平的系列CAN-bus卡,每秒将达到6000-8000帧,可靠性依然不减。

     我从来就不认为应届生中没有优秀人才,否则我们公司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只不过以后我们招聘的应届生是需要有特色的好苗子,起跑线工资税后是4000元,门槛已有所提高了。

    事实上我们也是从学生走过来的,那时的社会学习风气非常之好,几乎没有人为钱而学习与工作   (当然为钱而学习也没有什么不对,这同样是理想),没有太多杂念,每天走在路上都充满着激情和梦想,经常是学习到深夜,无论走到那里身边一定会带上书,这个习惯我至今未曾改变。

    五一节我开车陪家人去广州的西樵山游玩,但我从白天上山、晚上睡觉直至第二天中午离开西樵山,我也一直没有离开过宾馆半步,我一直在房间阅读Aetcl公司的反熔丝FPGA技术文献,因为它比Alreta公司的NIOS还要好,事实上我们公司目前正在大量使用Alreta的FPGA,准备换为Actel公司的FPGA,为什么?因为它内嵌了ARM7软核,而且加密性能非常出色,这就为我们继承原来ARM7嵌入式系统的开发平台,重复、充分利用稳定可靠的技术资源设计出自己的专用SoC将成为现实。这是通过ARM公司的推荐我们将成为Aetcl公司在中国的技术开发合作伙伴,眼看就要到第三季度或者年底推出芯片的时机,唯有刻苦学习才有可能深入了解帮助最终的决策。其实一个公司的成功与否最大的风险不完全在于管理与人才,最大的风险是“技术风险”,一旦决策失误,无论多么大的公司也将会在一夜之间倒闭,没有真正将公司做到一定程度的人不能体会到其中的艰难,以为做了老板就可以“发财”,我在广州天河区这个地方10多年来看到多少人倒下去啊!我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胡子全白了,每天工作16小时。

    千万不要以为注册了50万元,招聘几个人就是公司,事实上也不是随便招聘几个人就能够赚钱的,用别人的钱学习或者做开发成功与否您可能没有“切腹之痛”,公司不行了您可以一拍屁股就走人,而投资者呢?那就只有跳楼的份了,甚至身败名裂。假设有一天我们公司出现意外,肯定同行会将我及其我们公司作为一个案例或者笑柄来闲谈,我将成为遗臭万年的“典型”。做到这个份上,我能够不谨慎选择人才吗?我能够不好好善待人才吗?当然也有很多人才投放简历没有被选中,这不奇怪!我们并非圣人,但如果我们看不准,宁愿杀错三千。 
     那时我们在工厂工作,每个月30多元,自己做电磁阀,先是煅打钢锭,然后用刨床加工,再后是用平面磨床加工,其后开始钻孔,烧电焊堵塞部分油路,接着开始黏刮油路内壁与活塞,最后装好弹簧和其它工件开始试压,最早使用铸造件做好电磁阀之后出现了“砂眼”渗油导致阀体爆炸,直至煅打钢锭之后才解决问题,我们就是这样设计和试制“一位二通”、“三位四通”与“电液比例阀”等电磁阀,做夹具(组合夹具),改造C618车床与刮“8字形”等,接着设计油缸,车、钳、刨、铣、电焊与氧焊、磨等加工哪样没有干过,而且都是拿得起放得下,最后设计6502单板机控制机床批量加工“铜套与衬套”等套类产品,后来还搞出自动换刀、自动推料机构的自动加工机床,三台机床的群控加工,铜杆挤压生产线,改造过630吨油压机等等太多的东西,还参与电力局设计室设计过变电站的土建与高低压配电柜,参与过11万伏变电站的安装与继电保护调试,还将从上海无线电机械厂购买的数控模具加工机床改造为单板机(当时原配机器都是集成电路的数控机床),主持过卷烟厂全套自动化卷烟生产线机器的安装与调试,大量维修过各种DDII电动单元组合仪表、各种电机可控硅控制器电路与改造。 
     当时我刚从技校毕业做电工,仅仅是一个电工班长,从来没有人要求我们搞自动化改造,我们认为可以提高工效,而且对微机控制有一种神秘感和成功挑战欲望,每天工作16小时,从来没有星期天,没有加班钱,有时领导给您一碗面都觉得是莫大的荣耀,喝得不留一口汤,至今再也没有那样的口味和快乐感。

    我们做的控制器全部是微机控制,电路板是手工制造的单面板,没有擦除器每次都要到医院找放射科医生拉关系用紫外线灯管照射擦除。最早时用太阳光爆晒的方法,后来我当医生的姑父告诉我,医院放射科有紫外线灯。开发工具是自己做的手动单板机   ,将十六进制转换为二进制,用拨码开关<拨上--上拉电阻为高电平,拨下--下拉电阻为低电平>,先拨地址,后拨数据,一条条指令输入,只要输错一条机器码就要从头重新输入,由于艰难的拨码,最后开始想到单板机那样的+1/—1功能键,插入命令,单步等功能。

    我还搞过“低温辐射远红外加热技术”   (出版过专著,在《现代节能》连载一年论文,也办过研究所,首次成为万元户,后来被治理整顿变成“负资产”。由于年轻没有办公司的经验,也可以说是那时不懂法律,所以没有注册,自己写几个字挂了一块牌子就命名为“XX研究所”,最后被逼来到广东,我从来没有觉得丝毫的“苦”,反而乐在其中。

    本人在担任团委书记时,与胡^耀^邦的观点共鸣搞过“青年沙龙”,发表过超前的言论--讨论与批判传统文化思潮,尝到过被开除与撤职的苦头。后来虽然被认定搞错了“平反昭雪”恢复原职,当年首次被评为省劳动模范与新长征突击手,于是有了去新疆支边的想法,最后到了阿克苏地区工厂集中地“拜城”,与维族人民打成一片,学会与维族人一样的生活方式,每天抽着用报纸卷起来的“馍合烟”。

    后来我到了广东打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虽然有熟人,但广东老板连工厂宿舍的门都不让您进去,将您象防贼一样,后来我终于通过报纸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中山三乡镇香港维德电机厂(造吊风扇),此时我只有50元伙食费,我必须维持一个月,每餐吃做最便宜的米粉,看不到油,没有一点辣椒,每天工作到晚上12点才下班,由于没有钱买蚊帐,每天晚上被“轰炸机”(蚊子)狂轰滥炸,直到没有知觉才入睡,第一个月终于领了613.78元,至今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尾数,零头至今还存在那里的银行,将作为永远的纪念,同时也瘦了8斤。于是我立即将第一个月的工资的500元寄回湖南老家给刚出生的儿子买奶粉,留下100元作为下个月的生活费,同时买了一双10元钱的胶底布鞋和一条5元钱的香烟,准备度过下个月的日子。

     发完工资的第二天,一位高级工程师告诉我,他和很多人的月薪都在1500-2000元之间,于是我感到异常的愤怒,仅仅因为我只有工程师职称而没有文凭,我是湖南省首批开考正儿八珍考上的,而且高等数学、电工学、电子技术考的是第一名,加上专著与论文属于破格。而仅仅是因为没有大学学历,尽管能力是最强的却同工不同酬,一气之下决定离开跳槽。此时工程部经理立即同意给我1500元,因为当初我进厂时说过,您对我好,我好好干,但不要亏待我;如果您不给我合理的待遇,您留不住我,因为我自信是这里最拼命且能力最强的。如果我不行,分文不取,自己走。

     后来我就到“松岗镇”的保迪佳电子厂(现在的上市公司香港美亚),当月老板给我1550元外加3条三五香烟。而同期的大学生只有800-1200元,当时虽然不高但这是比较合理的收入。后来我的月薪很快就提到了3500元还外加一年2次回家探亲假期,每次15天,报销来往路费,工资奖金照发。老板还将自己装有“日立”空调的房间让给我住,当时我们都住在饭厅四周用木板夹起来的房子里,只能放下一张床,老板两夫妇从香港过来工厂就住在那样的房子里,我第一次感到资本家的利害,我算是心甘情愿地卖给他了,我深深地体会到资本家为什么发财的原因了,因为为了留住人才他可以将最好的让给您,实实在在与分享,我们吃的是“小灶”,10元钱一顿,那是1990年松岗镇的生活非常之好,说句实在话,在那之前我从不曾过过那样的生活。当时从广州到深圳的高速公路还没有完全畅通,可以说在那时打工也算是风光无限的了,我也是第一次尝到“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的甜头了,多年的努力与奋斗终于没有白费,我第一次真正地感到自豪,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做出了国内第一只环形变压器与松下、先锋等国际大公司配套。但是我的决心还是创业实现自己的爱好--搞单片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虽然我没有多少钱,但事实告诉我,只要您懂得分享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我在工作18个月之后,老板要给我股份准备月薪升到5000元的时候,我依然离开了,当时我恰好28岁,我义无反顾地跨入了中国纺织大学读书。1994年11月10日,我用借来的2.15万元在广州科技街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二次创业(第一次在湖南搞远红外研究所失败之后)。后来由于吸收更多的亲戚加入公司,股份与权力之争迫使我不得不出走离开了自己一手创业的公司,1999年1月23日又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三次创业,一直走到今天。无论将来怎样,我将一如既往毫不惧怕失败,勇往直前专注自己喜欢的事情。

     或许过去与现在“彼此”间的环境与大气候有些差别而已,千万不要类比,我们走过的路确实不同,但成功绝对没有捷径。只不过现在不恰当的“思潮”影响了太多的人,如果帮助更多的人少走弯路,这是过来人的一些想法与愿望,因为成功确实需要千锤百炼(可能又是说大话教训人了)。

     我的父母都是乡村中学教师,我从16岁参加工作开始,做过车工和电工继而通过自学成才成为了工程师,也做过企业中几乎所有的职位。在八十年代初期我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敏锐地洞察到了自动化技术的远大前途,义无反顾地投身于其中。20多年来我经历了艰难困苦的求学与奋斗之路,往事至今历历在目,实在很难用一篇文章全面地描述和倾诉。我深深地体会到敏捷是至关重要的,当您看准一件事情之后就要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地投入,否则就是“死循环”。回头来看,苦难的经历与生活是一笔丰富的精神财富,是苦难造就了我。我无意写什么传记,只是希望写出过去生活的只言片语希望能够对年轻人和打算创业的朋友有所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周立功-我的阅历和感悟

周立功-我的阅历和感悟 口舌上的输赢对我确实并不重要,因为我早已过了这个年龄。尽管我们不能改变制度,也不一定能 够改变别人,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因为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不断进步,如果失败或者失意,那只能...

周立功: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周立功: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 arm-linux - 博客园 http://www.cnblogs.com/armlinux/archive/2010/12/27/2390868.html

周立功谈我的25年嵌入式生涯----技术创业必读

周立功,男,1964年3月出生,毕业于东华大学自动化及计算机系,高级工程师,中国单片机学会理事,中国海洋大学讲座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嵌入式系统与现场总线,目前正在从事80C51、ARM与N...

周立功博客——给大学生学习ARM和FPGA的建议

对于初学者来说,要学的知识点很多,到底从哪里下手,人们常常感到非常迷茫。大一学生先从C语言开始入门,在大一阶段由于对计算机还非常陌生,因此不可能写出一个具有完整图形界面的软件,重点以“与硬件无关的计算...

周立功lpc21xx/lpc22xx系列ARM7启动代码分析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小马http://ponymaggie.blog.sohu.com/116431656.html周立功lpc21xx/lpc22xx系列ARM7启动代码分析网上已经有人做了一个周立...

周立功写给学单片机的年轻人

作为过来人思前想后,我感到完全有责任将发自心底的感受传递给年轻一代,“一个企业家心灵深处渴望优秀人才的卓越追求和深层次的叹息、痛苦和感受”。您们千万不要等到毕业求职时才觉得自己能力太差,世界上从来就没...

周立功: 我的25年嵌入式生涯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245449/ 《程序员》杂志的编辑约我写一篇命题作文,想了几天都无从下手不知道写什么才好。在这篇文章里,我不打算将创...

周立功--专注的力量成就梦想

20 年多前,我没考上大学,只读了技工学校,家庭条件并不好。毕业之后,因为就业等现实问题和压力,开始思考出路。偶然的一次机会,也就是81年,从杂志上了 解到苹果公司创立的成功,两个年轻人在车库做出了...

周立功写给学单片机的年轻人

周立功写给学单片机的年轻人 ­作者:周立功    更新时间:2009-5-11 12:23:04         (注:周立功,广州周立功单片机公司创始人,广州周立功单片机公司...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中的前向传播和反向传播算法推导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