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C++之父访谈录(2002年4月版)

原创 2002年05月13日 09:30:00
RW:C++和internet时代相关吗?

BS:当然,C++代码不适合于下载到一个不安全的计算机中;

不过大多数计算机都不是这样的。

C++是关于系统编程和有一些资源约束和(或)一些严重的

性能需求的最好的语言。Google是一个例子。操作小应用

(gadgets)的嵌入式系统是另一个例子。

并且,有许多程序并不直接和internet交互。对于这些程序

世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RW:对于.net平台带来的语言无关性(language independent),

你认为对C++的影响是什么?

BS:有许多和C++相关的团体。一些程序员工作并紧密捆绑在

一个执行环境中(如.net,一个特定的嵌入式系统,或者一个

特定的UNIX的变体上)。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最关心的是

平滑的和他们的平台集成。

对微软.net世界中的c++的重视已经足够多了,因此C++仍然

会作为一个主要的语言;不过,许多强调的重点将会不可避

免的放在对平台的集成和对其它语言写的代码的互操作。在

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人们将会损失一些严重的平台依赖性来

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语言无关性。这将会阻止c++的更加新的

部分的实验,不过如此多的c++程序员使用被愚蠢的限制的

子集,在短期.net可以确实的刺激更好的c++使用。

就是说,我的心和那些为平台无关性和移植性(portability)

而战的程序员同在。作为那些程序员,瘦(thin)接口和平台

无关性库将被作为重点。ISO标准把C++子社团捆绑在一起,

并阻止c++语言变成乱七八糟的各自为政的方言。

RW:ISO/ANSI C++标准委员会开始讨论对C++语言和库的改变

和扩展。你最希望看到的扩展是什么,或者,你最强烈反对

的是哪一个?

BS:我最通用的观点很简单:我们应该谨慎对待语言扩展,

强烈要求扩展标准库。我的理由也几乎同样简单:我们需要

提高移植性和稳定性,这不能从一个变化的语言中得到。

库则不一样。如果我们得到一个"dud"库,用户能得到一个

更好的替代品来忽略它,或者简单的构建(build)或买一个

比从他们的编译器提供商那得到的更好的实现(implement-

ation)。

人们最近对编程语言的期望越来越多,不谈导致这种结果的

各自为政的语言,那些需求能够很容易的和最安全的通过提高

标准库的大小来达到;特别是我们象在I/O流和STL库中做的

那样把标准库作为框架(framework)扩展来组织。

一个语言的成功的扩展需要指导(direction),和标准库的核

心的成功指导一样。在语言届,我喜欢重视使语言更统一和更易

学的小工具(facilities)。因此程序员怎么除了语言细节外

让他们的工作能够完成呢?最主要的影响将来自标准库提供的

新的东东。一个更大的标准库不仅节约工作量,也教人技巧

和风格。一个早期的c++的问题是虽然提供了对OO编程的很好的

支持,但c++并没有提供一个很好的库来向用户演示OO。这导致

了很多困惑和神话。泛型(generic)编程的介绍做得更好,最

主要的是STL提供了一个具体的例子来使用和学习。我只希望

我有同样的好的和有用的关于异常(exception)的使用的例子。

我正在做一个叫XTI(eXtended Type Information)的库,提供

一个对通用c++类型信息在反省(introspection)和程序转换

(transformation)中使用的接口。我希望在标准库中看到象这

样的东东。总的来说,我希望看到更好的对分布式编程的支持,

并相信那应该是主要的库应该加的。

RW:你看见的C++编程中的最重要的潮流是什么?

BS:C++世界太大了,很难知道你所看到的东东

是不是潮流。我想有一个在嵌入式团体中的对

C++使用的巨大的增长,不过我并不确定。我

知道有一个对"template metaprogramming",

"generic programming"和"generative pro-

gramming"的兴趣的增长,不过我不能肯定

它有多广的基础。我猜想这些是在先驱和学者

中的热点话题,不过不是全部,新技术将会在

未来几年进入主流。现在有越来越多的C++开放

源码项目,不过我也不肯定。C++世界太大,

一个人很难完全懂得它。

新技术象泛型编程和新的语言工具如模板异常

用很慢的速度进入开放源码社区,用我的胃口

来看当然是太慢了。我希望看到开放源码项目

接受更多的现代编程风格。这个保守的情况

是因为开放源码团体不能只是“用一个课程来

发送他们的贡献“来保证所有人都有相同的和新

的对工具和技术的观点。

RW:C++是否已经达到当程序员需要一个C++的设计

标准时会自动转向C++呢?

BS:不,世界没那么简单。程序员,象所有人一样,

受职业市场的影响。程序员,象所有人一样,喜欢

高估新东东优点(被过分炒作的),低估真正的缺点

(几乎不被提到),并且确信他们不会转行后失去

什么。注意有时候C++是一种“新语言”,人们

转到它上面时的理由和它的技术强项和弱点无关。

在理想的世界中,人们客观的按他们的需求选择。

在真实的世界中,我们很主观,而且很少真正知道

我们将来的需求。有些情况下,我们会失望的。

RW:不象Java,c#和VB,没有人拥有C++。在这种情况下

,C++更象Linux和其它开放源码运动的成员。不过

它好象没有享受和开放源码运动一样的紧急需求。

为什么呢?

BS:C++是实际的,革命性的语言,并且C++是没有政见

的,除非你想把“无方言,被ISO标准委员会控制“

作为政见。并且,不同意见的支持者不公平的把

C++描绘成M$的语言。另一个问题可能是我更注重

性能和尺寸,对新手和学生有很小的吸引力。然后,

我不喜欢的炒作是有效的进入市场的方法。

RW:你对“方言“库的提供者的前景怎么看?

BS:作为Addison-Wesley的"C++ In Depth"系列的编辑,

我试着挑选有趣和重要的话题,当然还有好作者。

我喜欢把库作为使想法和技巧变得实际的方法;

这就是为什么你能在ACE,Loki和BGL发现好书。

每个这些示例想法更少为众人所知,并且不象我所

期望的那样广泛使用。然而,这不意味着我认为

所有这个系列中所介绍的库是完美的。我一直希望

有更好的库。特别,出版一本ACE书不意味着,我

更喜欢开放源码库,而不是商业库。它们都扮演重要的

角色。

我不是商人,所以我不宣称我知道商机在哪,并且

我也不是经济学家。然而,我的感觉是利润不是

几乎是下定义,成功的“方言”库和工具是那些有

利润的。

实在(solid)的工程,质量,尺寸,互操作性,教育性,

可维护性和技术支持是无报酬程序员所无法竞争的。

注意当免费和开放源码提供者成功完成一个大型系统,

他们与为利润的主题相比会出现这个问题。程序员

有时需要解决吃饭问题。

我注意到c++标准库的商业实现这几年很流行,因此

我不把标准库作为必要的和商业库的竞争。我希望

c++标准库能作为更特化的库的好的基础,很多这些

特化库可以作为“方言”。

RW:C铺平了C++的路。你看到C++为下一种语言铺平了道

路吗?哪一种paradigm变化(例如:过程 vs. OO)应该

开发者希望作为结局?

BS:我假设世界被单个下一个语言过分的打断了。特别,

Java和c#都不符合这种情况。

并且,有太多关于"paradigm 变化"的讨论。OO编程并不

比面向过程编程在每个方面都优秀。我考虑"技巧"和

“风格”比"paradigm"更多。C++支持多种风格,

它是multi-paradigm语言。这很重要,因为被

炒作为的"paradigms"看上去不可兼得。相反,

风格是可以兼得的。

因此,我不猜想"下一个paradigm",而是预测是否和

何时它会到来,它会让过程,OO,GP技巧良好的共存。

RW:模板的设计目标是不是能在编译时的计算的能力,

或者只是个令人欣喜的巧合?

BS:两种情况都有一点,我努力工作使基本要素正确,

如允许内联(inlining)和调用和定义上下文的融合

(merging)。我的重点是一些重要例子的灵活和效率,

如对一个数组的求和。加上一个对通用的自然的喜好,

而不喜欢特别目的的特征,和不喜欢不必要的我所没

有梦想到的技巧(如STL)的限制。模板重整了C++的

剩余部分。我不会喜欢去做一个只能做我只能想象

的东东的工具。

RW:模板怎样能做得让开发者更易于学习呢?

BS:我觉得没有理由相信模板比类和类结构

更难学。当我介绍这些时,关于这些特性如

何复杂,不安全,无法管理和无用的抱怨

震耳欲聋。

令人沮丧,许多程序员从新的结构退了回去。

我想部分原因是当对待重要工具时的自然的

小心。然而,另外部分原因是想法上的懒惰,

惧怕新东东会打破舒适的旧方式,还有就是

许多软件企业排斥视作竞争的东东。

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我们只能等待当更多

的人学习良好的使用新技术后,当新鲜感

逐渐消失后,当我们的工具更加改进后,

抱怨声消失了。模板允许比它的替代者

对一些重要的解决方案和技术的更简单的

表达,并且能提供更有效率的代码。在更

长的时间里面,简洁表达的快速的代码

通常能获胜。

C++之父访谈录

在1998年的元旦,Bjarne Stroustrup(C++之父)接受了IEEE《计算机 》杂志记者的专访。 编辑很自然的认为他会对于过去七年来使用他创建的语言进行面对对象 设计做一个历史性的...
  • TANG_XIAO_BIN
  • TANG_XIAO_BIN
  • 2011年05月06日 14:22
  • 605

C++之父访谈录

在1998年的元旦,Bjarne Stroustrup(C++之父)接受了IEEE《计算机》杂志记者的专访。编辑很自然的认为他会对于过去七年来使用他创建的语言进行面对对象设计做一个历史性的回顾。而在这...
  • friday5pm
  • friday5pm
  • 2006年11月21日 13:16
  • 721

话说会火到2019年的句子

1.一见钟情,钟的不是情,是脸。。。 2.一场戏,累坏了小丑,笑坏了观众。。。 3.是不是帅哥,剪个平头就知道了。是不是美女,卸了妆就知道了。。 4.我要嫁的不是王子,而是把我当公主的人。。。 ...
  • perfectpdl
  • perfectpdl
  • 2012年10月15日 23:50
  • 12107

2014年4月清明节厦门之旅

2014年4月6日,早上从北太平桥坐机场大巴前往首都机场T1航站楼
  • renhao2008
  • renhao2008
  • 2014年04月16日 16:49
  • 1107

【历史上的今天】4月1日:1922年计算机科学奠基人Alan Perlis诞生

Alan Perlis,1922年4月1日出生,美国计算机程序设计领域的科学家,首届图灵奖的获得者。 Alan Perlis 当我们提起高级语言的先驱,首先想到的总是Dennis Ritchi...
  • HkEndless
  • HkEndless
  • 2012年04月02日 15:10
  • 691

2016年4月7日

1、编译器、解释器就是类比餐厅点菜员让你点菜单上的菜,然后告诉后厨(cpu),后厨就煎炸炒(cpu执行机器代码),后厨做出来相应的菜(程序运行结果)。到哪就得按哪的规矩来(语法),到山东就得说点菜员就...
  • Flute3
  • Flute3
  • 2016年04月07日 10:19
  • 193

2010年4月20日星期二

  • linstein
  • linstein
  • 2010年04月21日 20:18
  • 101

2007年4月17日 星期二

哈哈,签下债了,要写的这天也什么事,借来的笔记本还给人家了,呵呵,没的玩了     没分配什么活,签的合同公司盖了章发下来了,还发了个卡,让上下班打卡,哈哈,下了班尝了尝鲜,就这样开始了我的民工生活,...
  • liusping
  • liusping
  • 2008年08月25日 22:03
  • 175

C++之父评论C++与Java

  如果人们非要拿C++和Java来作比较,我建议他们去阅读The Design and Evolution of C++,看看C++为什么是今天这个样子,用我在设计C++时遵从的原则来检验这两种语...
  • flynetcn
  • flynetcn
  • 2007年06月06日 10:32
  • 1224

杨澜访谈录之探寻人工智能1(机器的逆袭)

该集捋顺了人工智能的发展过程--机器的逆袭: 1)二战期间:图灵 为了破译 德军的密文的恩尼格码  制作出密码破译计;---计算机之父、人工智能之父 2)1997年,IBM,深蓝,战胜人类顶尖象棋...
  • wonengguwozai
  • wonengguwozai
  • 2017年07月23日 19:26
  • 255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最新的C++之父访谈录(2002年4月版)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