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归、宿醉、天堂

原创 2006年05月26日 01:28:00

晚归、宿醉、天堂

 

莫名的,就这样把自己又一次给喝醉了,醉的时候那种眩晕的感觉,宿醉醒来之后口里干涸苦涩的味道,竟让我留恋了起来。

从小就很讨厌医院里针药水的气味,若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大人是无论如何也哄我不到医院的,这个毛病一直延续到了现在。记得我是屏住了呼吸,只给自己留出一隙的鼻息和眼神去应付着医生――那些我自始至终都尊敬着的白衣天使们,这种情形,也算是我在最无奈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牵强倔犟和脆弱吧。医生给病人永远都是那种诡秘的笑容,从她们那被白色口罩蒙住的五官后面,我看得出来白衣天使们已经很努力的在给我营造“善良”。为了这种苦心善良,我想我会更加努力的伪装我的虚弱与苦楚。其实应该是很简单的病,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折腾了一下午,除了一张张绿绿白白的单据,还有那5百多块的检测费用能够强烈的冲击我的记忆之外,其他的也已经成了九霄云外之物了。再能有印象的就是检测室里冰冷的设备,那绿的紫的在我眼前一通乱闪的灯,素白的墙壁,以及那大幅的血管图。想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感觉那密密麻麻殷红的血管线条里面,流淌着我看不见的东西,那不是汩汩温暖的血液,而是爬行着如蛊似蛇般的毒物,使我恐惧。所以,还没有来得及问询检查结果,也没有顾上礼貌的给善良的天使道一声谢,我便逃一般的跑出了让我窒息的厚重医院大门。

人民医院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好像那肃穆的烈士陵园,一片萧刹庄严的迹象。刚近大门,你需要微仰着头,顺着右边依势而立的水泥台阶,目光拾阶而上,那是翠绿的古松柏之类的东西,苍翠之下,“人民医院”几个字显得蓦然的悲凉,于是我很是怀疑这些园艺建筑的设计者们,姑且不论其人道的心态,单就这环境的布局氛围,我想他们大概是把这里当作了皆天下病羸之凡夫俗子朝拜天使的庙堂了。出了医院,拣了一条路毫无目的的走,心里的感觉很奇怪,就觉得今天应该是个节日,而且是一个必须给自己庆祝一下的节日。因为是周末,来往的人显得多了,于是也就突然想到该回家,也忘记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只记得晕白的街头,一盏盏枯黄的路灯渐渐的亮了起来,晚归的人们都忙碌着,携着妻儿,从我身边匆匆走过,分明能感受到那随他们而去的天伦,我,一个孤守街边的路人,在冷的黄昏角落里,此刻竟也有了些许的欢快和温暖。从没有嫉妒过别人幸福,可现在的我却多少有了一点点的酸意,隐隐地在心底里不安分的涌动着,就像天边那明灭隐现的一颗星斗,似无却有。奔走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饥肠漉肚的啸叫以及饕餮胃口的野心早已经被心里空荡失落的感觉给灭得一干二净。

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心里胡乱的想着,一直到了熟悉的家门口。早忘记了,已经是晚上7点钟,终于有了机会在这个夜晚的时候,打量这些和我相处了几年的“邻里”。拐角处,发廊门外耀眼的霓虹灯总是在我最虚弱的时候,挑逗着恹恹的视觉神经。已经对城市里这些只是在夜晚才能让自己光彩起来的东西失去了任何词汇上的冲动,自认为毫不吝啬文字的我,懒得施舍只言片语给这群黑暗里的艳舞者。房子所在街的对面,是一家清幽雅致的上岛咖啡厅,其位置正对着我卧室的窗户,唐突的我早已把她当成倾诉的知己,每当午夜无眠的时候,拉开窗帘,总能够让咖啡厅里柔和的灯光,透过冰冷的窗口投射进我幽暗的小屋,我知道,只要敞开了窗帘,她总是会用一缕缕温柔的光亮,来抚慰这个失散落寞许久的灵魂,也只有她,在我午夜饱受折磨的时候,默默的陪伴着我,从没有半分的怨意和嫌弃。我转过身去,第一次在朦胧的夜色里如此近距离地欣赏她的婀娜身影。咖啡厅在二楼,显得忧郁而又宁静,依窗的客人们或独坐,或相对浅笑低语,他们的身影在咖啡厅那漂亮的玻璃裙上投下了斑驳的痕迹。独坐也好,相对也罢,人们都在悠闲的品着自己的心情,在微苦的味道里,寻找酸涩多姿人生的真谛。虽然是邻居,可我从没有去过这家上岛咖啡,这也算得是一大遗憾吧,不过一句“距离产生美”的俗语却让我略感安慰,至少我再也不会因为距离而失去了这最后的知己了。小区楼房的左边,是一片平整的绿草地,我的记忆中,它总是绿得那么可人,经常有些暴殄天物的家伙,带着足球在上面肆意的狂奔,只留下我在旁边心疼不已。曾有多少个夜晚,我躺在这柔软的天然绿毯上,静听草中悉悉嗦嗦虫子的声音,感受草尖轻柔的戳着皮肤的微痛,仰望星空,梦着一份遥远的甜蜜。

夜里审视这些熟悉的环境,会有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我带着丝丝的遗憾上了楼。朋友们正围坐着,热气腾腾的吃着火锅,见我突然的回来,都很惊讶,也不知道是他们看到了我此刻古怪的表情,还是那幅平日里落寞的面孔有了异样,从他们热情且关切的眼神中,总是会找到让我自卑的怜悯。他们抱怨说我关机了这么长时间,一直拨我的号码,都找不到人。我知道这群可爱的朋友是在真正的关心着我,除了在心底里涌出一股莫名的感动,我找不到其他的语言来描述我当时的感受,家的感觉是温暖的,朋友的感觉是甘甜、香醇的,就如我一进门闻到厅里飘荡着那酒的香气。喘息匍定的我,马上也融入在这火热的晚餐气氛里。酒是要喝的,更可怕的是我发觉,近来竟然爱上了酒的味道,我没有拒绝斟给我的酒,喝的是白酒,高度的那种,他们说吃火锅的时候,应该喝白酒。我对酒本无研究,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喝什么样的酒,只是觉得我现在渴望一种酣畅淋漓,一种眩晕宿醉的感觉,此时也只有酒可以给予我了,在酒气带给我的微热里,我可以毫无天高地厚的拥有一切,可以躺在床上,微闭着双眼,感受灵魂游离于身体之外的那种虚幻,可以抛却所有身体精神上的苦痛和折磨,潇洒游弋在孤寂的一角。本无多少酒量,也没有吃下多少东西,就迷离着双眼让自己升腾在浓浓酒气里,一向沉默的我,说了很多话,也记不清楚说了什么,只是好像有种要说话、想找人倾诉的冲动,毕竟是醉了,在一阵的晃悠下,最终还是笨拙的把自己拖回到卧室。

朦胧里,我听见那些熟悉的声音,那些我最亲至爱的人,我终于回到了我的家乡,我见到了门前那条小河,细细的流水,在发黑的石子上缓缓淌过;我闻到了果园里溢满清香的桃、杏,还有那厚实肥硕的香菇,菇片上裂开的花纹,如小儿稚嫩画笔下的线条。在宽敞的菇棚里,全家人正在清理着地面散落的野菌杂草。弟弟妹妹总是那么可爱,那么懂事,还是我记忆中的小妹,两条小辫子,一声声“大哥”的叫声,让我自豪无比,也让人怜爱,从他们的眼里我看到的只有无限的信任和期待。不多言的弟弟在替我收拾着行囊,他一直是那么细心,在每个周末去学校的时候,总会寻找机会在我包里塞他最喜欢的零食,一直到那包鼓鼓囊囊的。感觉包太沉重,压着我透不过气来,我赌气的扔下了包,一个人独自跑去了差不多三十里地之外的学校。我又接到了爸爸写来的信了,他的笔迹依旧是浑重曼舞的,他总是在他的信里一遍遍的叮嘱我,都记不得他叮嘱的内容,只是觉得很熟悉,那种感觉就如同在课堂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时间,骄傲、害怕,也煎熬着。又好像突然知道了自己即将要死去,看到周围所有的人都在为着我掉着眼泪,我一个人蜷缩在床上,蒙着头,我说不出话来,努力的想用手势表达着,可手脚都无法动弹,挣扎之余,只有自己空瞪着眼睛。我好像也在等待着一个人,说不出来是谁,也不知是男是女,只是记得他亦或她曾经答应过我,在我即将死去的时候,在所有的人为我哭泣的时候,他(她)将会现身和我一同去那早已经约定好的天堂。。。

 

学生晚归考勤系统源码

  • 2013年04月02日 20:42
  • 490KB
  • 下载

让天堂的归天堂,让尘土的归尘土——谈Linux的总线、设备、驱动模型

写代码,适用于同样的原则,那就是把正确的代码放到正确的位置而不是相反。同样的一个代码,可以出现在多个可能的位置,它究竟应该出现在哪里,是软件架构设计的结果,说白了一切都是为了高内核和低耦合。...
  • 21cnbao
  • 21cnbao
  • 2017年06月28日 22:56
  • 8840

asp.net学生晚归考勤系统源码

  • 2010年03月02日 14:59
  • 525KB
  • 下载

学生晚归查询和统计系统

  • 2009年07月21日 10:59
  • 1.15MB
  • 下载

让天堂的归天堂,让尘土的归尘土——谈Linux的总线、设备、驱动模型

转自宋宝华老师csdn 公元1951年5月15日的国会听证上,美国陆军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建议把朝鲜战争扩大至中国,布莱德利随后发言:“如果我们把战争扩大到共产党中国,那么我们会被卷入到一场错误的时...

QQ天堂7级图标点亮源码

  • 2013年09月26日 19:58
  • 1.55MB
  • 下载

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

公元2011年7月23日,应该是永远让中国铭记的日子。D3115动车和D301追尾相撞,让多少家庭支离破碎,有人出离愤怒,有人悲伤流泪。看看这个,还不满三岁的孩子-项炜伊,在那个瞬间失去爱她的、疼她的...
  • xjbx
  • xjbx
  • 2011年07月29日 09:36
  • 3360

天堂酒店介绍预订网页模板

  • 2014年08月27日 10:48
  • 1.66MB
  • 下载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晚归、宿醉、天堂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