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下一个盖茨,让中国来造?

817人阅读 评论(3) 收藏 举报

 

    微软公司董事长比尔·盖茨在博鳌亚洲论坛2007年年会开幕式上说,下一个成功的盖茨将来自亚洲。比尔·盖茨认为,一个人拥有的机会在很大程度上是他身处哪个国家所决定的,一个人的机遇很大程度是由教育程度决定的,亚洲的发展是惊人的,他每次到一些地方访问,亲历这些变化都感到非常惊奇。在美国,他们说下一位比尔·盖茨将会出现在哪里?我想下一个伟大的成功将会来自亚洲。此番预言反映了盖茨对未来亚洲科技和国力的预期,让身为亚洲人的中国人备感振奋,一时间我国各大网络、报纸等众多媒体纷纷刊载这一预言便是明证。然而,在兴奋之余,笔者却总有一种忧虑在心头:下一个盖茨能幸运地出自中国吗?
   
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的盖茨抛出下一次盖茨在亚洲的言论,尽管有为微软公司扩展亚洲市场而讨好亚洲人之嫌,但基本上还是基于近年来中国、印度、日本等亚洲国家互联网、通信等IT业火爆发展的态势而作出的精辟、前瞻预测。如果正在中国访问的盖茨真要拍马屁的话,倒不如直接说下一个盖茨将出自中国,或者补充一句最有可能来自中国。盖茨真要这样说,其实也是有着充分的现实依据和民众基础的。2005年和2006年中国IT业增长速度达到10%,而世界的平均值则是5.9%。去年底,美国权威调查机构佐格比国际民意调查所对美国民众进行了一项调查——下一个比尔·盖茨已经出生,那么,这个科技转世灵童正在哪个国家成长?27%的被调查者认为,下一个盖茨式的高科技资本家会来自中国,22%的人认为将是日本人,21%的人将出自美国,只有13%的被调查者选择了印度。
    
盖茨应该知道美国的这项民意调查,但奇怪的是盖茨却并没有说下一次盖茨将出自中国。个中原因,除了直接点名哪个国家将会得罪其它国家、模糊的预测具有更高的准确概率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恐怕在于对下一个盖茨诞生在中国还心存疑虑。疑虑是不确定性的表现。坦率地讲,就中国IT业的竞争力以及发展环境而言,中国能否诞生盖茨这样的IT创新人才的确存在着很大的内生缺陷和外在不确定性。3月底,世界经济论坛公布了《2006-2007年全球信息技术报告》,在对122个国家的网络普及度和IT业发展指数的排名中,中国连续第二次下滑,跌至第59名;新加坡名列第3,是惟一进入前10强的亚洲国家;日本、印度名列第14位和44位。更重要的是中国IT业核心技术缺失,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专利技术比较少,如我国95%的光纤制造设备、80%以上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设备全部依赖进口;CPU芯片全世界90%为美国英特尔、AMD等公司控制;全球90%的操作系统由微软一统天下;存储器芯片、硬软盘的机芯等关键部件及关键技术大多掌握在美日韩企业手中,应用软件和中间件均被美欧少数企业垄断。这就难怪中国IT业在国际竞争舞台上难有一席之地了。而且就盖茨这样新型创新人才环境而言,中国尚存一定差距。众所周知,与其说盖茨是IT业的代表,不如说他是创新型人才的典范。在IT业以以指数速度变革的年代,创新环境相当重要。目前,中国鼓励创新的呼声高涨,但在实践中诸如投入不足、难容失败、专利保护制度滞后、科技成果转化通道不畅等因素依然制约着IT业的创新动能。
    
正如盖茨所言,一个人拥有的机会在很大程度上是他身处哪个国家所决定的。没有宽松的创新环境,纵然有盖茨一样天分的人也很难成为下一个盖茨。直观地看,一个国家,从事技术创新的人越多、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越完善、容忍失败的氛围越浓厚,比尔·盖茨出现的机率就越高。在自主创新战略成为国家战略的今天,我们应该而且完全能够做到把创新的环境营造得更加宽松自由。这不仅仅是要为诞生下一个盖茨,更是为了发展中国IT产业以及中国经济所必需的。
    
我们庆幸于盖茨预言下一个盖茨出自亚洲,让我们增加了前进的动力;同时,我们也庆幸于盖茨没有直言下一个盖茨出自中国,让我们感觉到了外在的压力,因为我们如不努力,下一个盖茨将会出自日本、印度或其它国家。我们期待下一个盖茨出自中国,假以时日,即便下一个盖茨没有诞生在中国,我们期待至少能跻身技术先驱的转世灵童有望降世的国度之列。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6119次
    • 积分:129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7篇
    • 转载:0篇
    • 译文:0篇
    • 评论:3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