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尘封往事之跳皮筋的童年

486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儿童节过完了,这个儿童节在年轮里掀起了不小的震动,不同年龄段的年友写了不少关于儿童节的日记,看后深有感触。真是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童年,我们虽然已经远离了童年时代,但童年的记忆却是挥之不去的,在这样的日子里写上一段,献给我的同龄人。
  我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想当年,老百姓家里没有电视,许多娱乐来源于收音机里播放的一些文艺节目。刚上学时“电匣子”仿佛是一快特大功率的磁铁,将我的魂吸了进去。印象最深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节目,当悦耳的音乐“哒嘀哒哒嘀哒哒嘀哒哒哒哒”和一声“清脆的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在耳畔如花绽放之时,当孙敬修老爷爷讲故事开始之时,我的心里真像是洞开了一扇通往春天的大门。在那个文化相对匮乏的的年代,有什么比“电匣子”更让人心醉神迷的啊!
  童年的日子虽然清苦,但并不缺少生活的乐趣。那时的孩子们,没有动画片可看,没有网络游戏可玩,但也没有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没有做不完的作业,所以属于我们自己的时间还是很多的。我除了爱听广播、爱看小人书、爱看电影之外,在课余时间里,我还爱玩各种游戏,令我难以忘怀的、我们女孩子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跳皮筋”了。
   在学校的操场上或住宅的胡同里到处都有“跳皮筋”的小姑娘。她们在一根抻直的猴皮筋上不停的跳动着,时而单腿抬起,时而双腿落地,在舞动的同时还念着琅琅上口的儿歌:“小皮球,香蕉梨,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熟悉的歌谣如今离我是多么的遥远,但今日想起时,感觉却是那样的亲切,思绪仿佛一下子就回到童年的快乐时光中去了:只见小伙伴们两只脚伴着儿歌的韵律上下跳动、前后腾挪,编出许多花样来,就如同在花丛中上下飞舞的小蝴蝶,我当然也是乐此不疲了,常常是玩得忘了回家吃饭。
    但当年,由于物质匮乏,能拥有一根猴皮筋是件很荣耀的事。由于妈妈那时是工厂的仓库保管员,于是,我近水楼台在同学中“率先”拥有了一根猴皮筋。由于猴皮筋是我的,自然由我决定谁能玩,而那时,全班同学也没有几个有猴皮筋的,所以一到下课时,我的身后总是跟着一群女同学。我呢,由于自己是学习委员,所以,挑人总是爱挑学习好的,自己看着顺眼地,慢慢形成了一个死党圈子。终于,有一个女生按捺不住“渴望的心情”,主动向我靠近。她在我跳皮筋的时候,总站在一旁观赏,不住叫好,夸我身子轻,我被她拍地晕乎乎的。她又天天会我一起上学,如此几个回合下来后,她终于道出心声:“下次玩猴皮筋时,带我一个”,我立即答应。第二天课间,我们几个死党又玩了起来,那个女生也跟了出来,我不知哪根筋出了差,看着她那相貌平平的面孔,脏兮兮的衣服,竟然说:“不带你。”结果得到她一个白眼不说,她还跑到老师那告了我一状,说我搞帮派,不团结同学,欺负她。
  跳皮筋时,如果跳的人总不跳错,那么另两个抻皮筋的人就要一直抻下去,皮筋的高度先从脚踝处开始,然后升到膝盖,再升到腰、胸、肩头、脖子、头顶、大举(双手举过头顶)--直到跳皮筋的人出错,才能轮到抻皮筋的人。我个子高、腿长,所以,跳皮筋的技艺还算不错。记得有一次,我从“脚踝”一直跳到“头顶”,还没有输的迹象,抻皮筋的同学着急了,就趁我扬腿去钩比我还高的皮筋时喊到:“你裤子挣开线了”,我一个紧张,刚钩住的皮筋从脚上滑落,等明白了真相,两个人吵成一团,最后,我夺下皮筋宣布绝交,可没过几天,两个人又好成一个人似的继续在一起跳皮筋--
  记得我们班有一个男生跳皮筋跳的特棒,很多女孩子跳的都不如他。他特别喜欢和我们一起跳皮筋,而且跳的还特好,所以,同学们都叫他“假丫头”,他时常混在女生中间跳皮筋,也真算是学校里面的一道特殊风景呢!
   跳皮筋其实是非常好的游戏活动,它很锻炼人的,要胆大心细,动作还得特别灵活,才可以玩不坏。它的活动量也真不小,想想现在的孩子户外的活动量少之又少,还有几个会跳皮筋的呢?它也是增进友谊的一种方式,大家协同合作,同甘共苦,在欢笑中让彼此的情感变得更加深厚。
  随着岁月的流逝,童年时代对我来说已是遥远的过去,但是跳皮筋所给我带来的那份快乐却每每想起来还感到特别有滋味呢!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625次
    • 积分:14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1篇
    • 转载:0篇
    • 译文:0篇
    • 评论:0条
    文章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