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E-Learning to We-Learning

翻译 2011年01月21日 10:36:00

      企业培训行业正在经历一些显著的变化。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创建、管理社会化和集体学习并使之成为正式化的学习手段。推动我们这么做的主要有几个因素:经济发展速度的放缓、员工随时都能联网、社会化工具和平台的爆炸式增长等。

 

 

  这个变革过程与当初“e-learning”时代对企业培训的冲击何其相似。“e-learning”这个词诞生于1998年,在随后的10年里,我们经历了培训观念的巨大改变。

  我认为今天的变革与历史上发生的非常相似,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的经验。这篇文章就是要预测即将到来的变革:从e-learning到we-learning。

 

E-learning的历史及启示


  E-learning给培训行业带来了急剧的改变。2000年和2001年全球发生了两个重要的转变:互联网作为一种新的计算平台出现、经济出现下滑。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影响力,从而催生了教学过程的迁移——从课堂到在线,教学资源也从讲师转移到网络。这股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当时人们甚至担心,在线教育和培训看起来无所不能,会不会导致有围墙的大学的终结。这些事情,你应该还记忆犹新。

  今天的e-learning已然成熟,并出现了为数众多的在线教育和培训形式。我们可以实施“快速e-learning”(常借助PowerPoint或Flash)、仿真软件、商业模拟、角色扮演、音频、视频以及各种教学交互形式。

  大部分的高校已经使用互联网来帮助传输课程资源、配置关键的培训工具,以及组织师生交互。如今“教学媒体”无处不在。我们通过手机、掌上电脑和计算机可以实现随时随地的联网、浏览和交互。

  此外,e-learning这个词的内涵也在不断改变。最初几年,公司们纷纷忙着将已有的幻灯片、教学材料等改成在线资源。实际上,像SkillSoft——世界上最大的内容提供商,就是当时的急先 锋。如今的e-learning已经远非当时的讲师引领式培训可比,而更像是在线电影、在线视频游戏以及沉浸式虚拟现实体验。

 

  作为我们,培训行业的专家,一直希望得到更多的应用程序支持,而相关的技术行业也确实如我们所需要的那样在迅速成长。Adobe 收购 Macromedia[1],很重要的一个动机是因为Macromedia的Breeze、Dreamweaver以及其他工具作为教学媒体取得了令人诧异的销量。

  12年来,”e-learning”的演变史可称得上是令人兴奋的、创新的、革命性的。如今很多的集团客户告诉我们,他们有70%甚至更多的培训是通过网络来完成的,这个盛况在1998年不可能想象到。

 

进入“We-Learning”


  现在,我们再次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人们将它称为“社会化学习”“非正式学习”或者“协作学习”。(实际上在我们的研究中,非正式学习是一整套全新的方法,包括按需学习、沉浸式学习,还有社会化学习。我们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所完成的《企业学习框架》,对所有这些元素都进行了整合。)

 

  那么,在我们所有人为“we-learning”这个概念欢欣鼓舞之前,我们究竟应该先了解哪些内容?

 

 we-learning将焦点从传统培训转移,并将创建学习新规则

  “we-learning”包含了最简单也最重要的一个要求,那就是任何组织都应该开始重视收集那些需要在组织内部被共享的知识和经验。事实上,培训部门通常最多只占有公司所需要和所使用知识的5%-10%,更多的知识和经验散落在员工中,而没有得到有效的收集和传播。组织的学习过程通常发生在实时的工作中,而这种灵活多变的学习方式被证明更有价值。

正如“e-learning”取代了讲台上的讲师,“we-learning”也即将取代教学设计者和培训开发者。我们需要将我们的角色重新定义:他们是促进者、组织者、集体学习的推动者,而不再是创造者和设计师。

而且我们必须要放弃很多老的模式。如今,我们的客户正在重新思考他们的教学设计模型,确保所有的学习过程都真正体现了协作学习和社会化学习特征的“学习环境”。正如我们在e-learning时代不得不研究Flash、媒体设计以及内容开发已有,现在我们必须了解社区管理、标签、信息架构以及内容分析学。

 

2尽管人们曾有过激进的预言,但e-learning并没有替代传统教育和培训;同样地,“we-learning”也不会完全取代精心设计的培训过程

我记得曾有不少文章分析有围墙的大学将随着e-learning的兴起而消亡。现在作为事后诸葛亮,我们看到传统的培训并没有消失。很多基本的水平和技能,组织仍然需要借助正式的培训和认证来建立。然而,我们认为,实际上通过其他形式来完成的个性化学习的比例将高达80%甚至更多,这将是一种趋势。

  同样地,“we-learning”也不会取缔正式的教学设计、正式的培训以及讲师引领的培训,就算它不断延伸并超过传统培训,但在很多情况下正式的培训可能更有效果。假设你是一名学科专家,如果你能够将上百名员工在实践中使用的集体智慧融入到课程中,你一定会更加厉害,因为你可以在你的正式课程中加入更好的内容和活动。

但是我们还是要知道,we-learning确实会带来许多革命性的影响。在Sun、BT、Federal Reserve、Network Appliance、Cisco、EMC等知名公司,协作学习策略正在创建更快的产品循环、更好的客户服务以及更多培养人才的途径。BT认为他们的“Dare2Share”网络(一个完全开放的作为学习程序的YouTube)头一年就给他们节省了超过1500万美元的资金。这笔开支之所以能节省下来,是因为他们的雇员不再重复地向他们的经理询问简单得可笑的问题,以及不再将精力浪费在那些别人已经解决了的小问题上。

 

3We-learning将为许多新工具和平台开辟市场

 

  正如当年e-learning孵化了现代的LMS产业,后者得以发展成为种类宽泛的开发工具和获利巨大的内容管理平台。“we-learning”也必将衍生和支持数量惊人的新工具和系统,用以管理、跟踪和推动人们在工作现场随时随地发生的在线学习。

在这个时代,我们已经有很多大型公司帮助我们实现目标:Google正在投资创建的Google Wave、微软正在开发的Sharepoint和Live Services、Adobe公司正在着重打造的Adobe Connect,以及其他产品如Cicso投资上百万的Webex、Citrix已经启动了一套令人惊叹的新工具GotoMeeting及其附属产品。当然,还有更多新技术和新产品即将诞生。Facebook、LinkedIN、Ning以及更多社会化网站等都是创新性的构想,它们将被迅速被复制并应用于企业培训系统中。

我们知道e-learning工具的变化日新月异。当今天我们的社会化学习平台在使用Jive或者Sharepoint的时候,同时也要准备好随时有新的工具和技术出现。Taleo公司的新开发计划模式、Saba的新社会化学习环境、Plateau的Talent Gateway都在为我们提供新的工具和范式,以此推动知识的共享和交流。我完全相信我们将很快掌握如何在培训中有效利用twitter和其他基于消息的交互工具。

 

4We-learning将改变我们的行为

 

  E-learning使得我们解决了地域的局限,不用再为了培训而东奔西跑;而we-learning将促使我们重新思考人们如何学习以及在哪里学习的问题。回顾一下Sun微系统的Sun Learning Exchange。该平台允许人们浏览和欣赏视频、音频以及其他媒体,它帮助人们通过个人电脑下载和订阅感兴趣的内容,并且通过邮件快速响应用户的随时更新需求。如今,E-learning将我们的学习从教室中解放了出来,we-learning将我们从电脑前解放出来。如果越来越多的集体学习发生在手机和其他移动设备上,我对此将会毫不惊讶。

在我写《混合式学习》一书的时候,我提出了17种不同的教学媒体,以及如何将他们有效地结合运用。现在,我认为还应该把we-learning加入其中,使之与其他任何一种正式培训相结合。例如,课程开始以前,组织人们在线讨论他们的学习目标;课程学习过程中,每个人都进行协作学习、分享经验;课程结束以后,创建一个社区用于帮助大家分享如何将所学变成所用的经验。当然,这只是思路之一。我们有许许多多的组合方式,探索之路永无止境。

 

5we-learning还需要组织文化和领导力的改变

  上个世纪80年代以及90年代初,人们对花费时间在电脑前面还心怀疑虑。接下来的10年里,我们帮助人们适应“在线学习”。同样地,我们需要给予人们足够的支持、文化和推动力,去融入we-learning。你的组织是否有分享知识和经验的企业文化?当有经验的员工分享了他们的优秀经验后是否被赋予了奖赏?更重要的是,你们是否建立了合理的激励机制和职业发展模式,以激发优秀的雇员并传达积极的期望:“我们希望你能给为组织的集体智慧贡献力量”?

我们已有的研究证明,企业学习与发展能否成功,所需要的最大推动力是企业文化。不管你的规划过程、系统和经验如何优秀,它们也只在企业自身持续不断地重视组织和个人学习的时候才发挥作用。越来越多的顶级管理者开始思考“我应该如何做,才能推动大家在组织里更快地分享信息、与客户建立良好的沟通以及更快地学习”。这类问题的实质就是组织的学习文化——新时代取得成功的最大推动力之一。

我们应当以彼时热切欢迎e-learning的热情和振奋来迎接“we-learning”。那么,记住过去e-learning的经验,“we-learning”所创造的新时代必将给我们的行业带来重要的、革命性的改变。

 

原文链接:From E-Learning to We-Learning 原作者:Josh Bersin, Principal

A Deep Learning Tutorial: From Perceptrons to Deep Networks

In recent years, there’s been a resurgence in the field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t’s spread beyo...

从特征描述子到深度学习:计算机视觉的20年历程 From feature descriptors to deep learning: 20 years of computer vision

From feature descriptors to deep learning: 20 years of computer vision We all know that dee...

Deep learning From Image to Sequence

本文笔记旨在概括地讲deep learning的经典应用。内容太大,分三块。 1. 回顾 deep learning在图像上的经典应用 1.1 Autoencoder 1.2 MLP...

From Facial Parts Responses to Face Detection: A Deep Learning Approach

这篇是汤晓欧组最新的一篇人脸检测的论文,在FDDB上论文组中,目前取得第一的好成绩。故拿此文拜读一番,写篇读后感: 首先,作者提出一个Faceness net的概念,这个概念实际上很简单,就是训练人...

From feature descriptors to deep learning: 20 years of computer vision

转自:http://quantombone.blogspot.com/2015/01/from-feature-descriptors-to-deep.html From feature des...

如何在时间紧迫情况下进行机器学习:构建标记的新闻 数据 库 开发 标记 网站 阅读1629 原文:How we built Tagger News: machine learning on a

如何在时间紧迫情况下进行机器学习:构建标记的新闻 数据 库 开发 标记 网站 阅读1629  原文:How we ...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From E-Learning to We-Learning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