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公元6002年,我被工作找

标签: 工作面试招聘电话八卦bbs
1294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发信人: snowbig(轻风细雨江南), 信区: job
标  题: 公元6002年,我被工作找[饮水思源版]
发信站: 饮水思源 (2006年04月30日13:38:17 星期天)

公元6002年,我被工作找;当然,被工作找的并不是我一个,我周围的其它同学们也都
是在被工作找。

    但像这种主题如果在2006年度的饮水思源BBS上发帖,那估计就会被人尊称为“痴人
做梦”,会被人地冠之以“意淫”的美称,会被人举报说是蓄意挖坑恶意灌水,弄不好
还要被众人唾骂被扔板砖被封ID——之所以会那样,是因为那年头都是人找工作,从来
没听说过工作还会自己跑来找人的。这个其实不难理解——那时候人多,而相对而言像
样的工作少,所以都是人找工作;而现在工作多了,人却少了,所以就出现了工作找人
的局面。其实大家如果不健忘的话就应该记得五千来年前,隆中军事政治高等专科学校
(东汉时期的一个民办高校)一个叫诸葛亮的同学就被一个叫刘备的用人单位三番五次
、屁屁颠颠地找过的。因为那时也和现在情况一样,工作多,人少。

    今天是6002年4月30日。早八点,我像往常一样走进我的实验室。首先看到的就是我
桌子上又多出来的一大堆各种用人单位邮寄过来的自荐材料。这些烦人的单位们不知道
通过什么途径查到了我们学生的通讯地址,就自作多情地给我们邮寄材料和自荐信。这
些自荐信许多我根本就没有开过封,因为我根本没时间来看,我只是象征性地挑了几个
来头似乎大一点的单位,把它们的材料随便看一下,然后就扔在一边——后来这些纸张
被实验楼里打扫清洁的某大爷收罗了去卖了废纸换了钱买了好几包劣质香烟抽了好几个
礼拜。

    话说远了。却说我坐到桌前,打开我的电子邮箱,开始我今天第一轮的邮箱清理工
作——经过昨夜一宿,我的电子邮箱又被那些单位电子版的自荐材料给塞满了——在白
天,我清理邮箱的工作每隔两小时就又需要来一次。我现在是再没耐心看这些电子邮件
了。以前我还抽看了几个,内容无外乎是这样的:

    “XXX同学您好,首先衷心感谢您在百忙之中阅读我们公司的材料和自荐信!我们X
X公司通过对贵同学的初步了解,激发了我们对您的向往之情。我们十分希望您能加入到
我们这个集体中来,成为我们的一份子,为我们的发展发挥您的宝贵智慧,同时也使我
们公司得到很好的锻炼和进步。

    我公司成立于x年,注册资金y万,早在z年就通过了ISO900*国际质量认证,是同行
业中较早地通过该认证的单位。我公司曾于u年获得X奖,于v年获得XX奖,于w年获得XX
X奖,是本行业中的领先企业。我单位能给贵同学提供优良的工作气氛、舒适的工作环境
、丰厚的工作待遇。我们希冀崇高的自我,也希冀完善的公司人士结构。机遇总是垂青
有准备的单位,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我们渴求机遇,希望您能加盟我公司以
帮助我们发挥我们的潜力。

    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所给予的关注,愿贵同学学业蒸蒸日上、屡创佳绩!我们的联系
电话13*********盼回音。此致那个敬礼!   XX公司某年月日 ”

    电子邮件多都不用说了,可气的是那些邮件全部带有很多附件,就是那些什么乱七
八糟的证书证件奖状之类的图片文件,这样一来每个邮件都很大,所以虽然我的电子邮
箱有10G之大,但还是不得不每隔几小时就清理一遍邮箱以避免邮箱下水道堵塞。

    清理完邮箱,我泡上一杯热腾腾的茶,戴上耳机刚打算听听音乐,这时却有人敲门
。我漫不经心地丢了一句“请进”,略过一会,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
领带摩丝的家伙进来了,手里毕恭毕敬地拿着自己公司的自荐材料——果然不出我所料
,又是一个想来聘用我们毕业生的某公司的招聘专员。他脸上尽量摆出一副自信的、具
有亲和力的笑容,轻轻咳嗽了一声说:“您好,打扰一下,我是某公司的招聘专员,我
们想……”——虽然这个西装革履领带摩丝尽量地挺着他相当自信的胸脯,但我还是能
从他的胸腔等一系列的发声系统中察觉到一股怯生生的、底气不足的味道来。“你们通
过ISO900*国际质量认证没有。”我打断他的话,极其熟练地说到,“材料先拿我看看吧
。”“通过了。”那人庆幸地说,脸部表达着真诚的微笑,双手把材料恭敬地递到我手
上。

    顺便说几句,现在有些用人单位真是颇费苦心,千里迢迢亲自找上门来投送自己公
司的材料来招聘我们以显诚意。眼前这个西装革履虽然努力地抖擞精神蓬勃向上,但我
犀利而老练的眼睛一下就从他脸上读出了疲惫和沮丧。事实上这个西装革履领带摩丝马
上就很憨厚地坦白了自己是来自S市的,昨天挤了一夜的火车,今天一下火车略作休整就
上门来投材料了。难怪我闻到他脑袋上的劣质摩丝如此地新鲜呢。不过也不怪他,这年
头好工作多得要命,满街走的都是,他们这些穷单位人事部门出来招人也特不容易的,
作为一个感情细腻、富有良心的普通学生我同情地看了看他——我敢说这年头像我这么
富有同情心的同学绝对不算多数了。

    “哦,你们公司这个名字我倒没听说啊,啧啧,我真是孤陋寡闻了哦。”我摆出一
副礼贤下士、虚怀若谷的模样自我解嘲;然后又随意翻了翻他们的材料,耸了耸肩说,
“哟,你们是个乡镇企业吧?”

    “呃……唔……这个……其实……我们公司前景很不错的,去年我们@#$%^^%$$#@”
那人抓住一丁点机会就宣传他们,而事实上我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因为优秀的单位
多的是,我完全没必要委屈自己的耳朵去收听一个小乡镇企业的毛遂自荐。

    “恩,材料先放下吧!我研究对比一下再说吧,这个嘛….我们需要各方面都比较优
秀的企业,像你们这种情况可能性会相对小一些的,不过我略微考虑一下会尽量给你们
答复的。”说完我爽朗地笑了一下。顺便说一句:我不是那种飞扬跋扈、气焰嚣张的人
,所以虽然我们这样的毕业生就业人群具有绝对的居高临下优势,但本性善良的我对单
位们一般还是和风细雨、平易近人、非常地尊重他们的。

    “领带摩丝”也尴尬地陪着干笑了几声,继续死缠滥打:“呃……请问您大概什么
时候能够给回音呢?” 其实客观地说,这个乡镇企业确实还比较优秀。但比他们优秀的
企业也多得很,而且能提供给我的待遇也远远强过他们,更不会让我们去呆在那种穷乡
僻壤里。因此眼前这个“领带摩丝”的负隅顽抗、穷追不舍并不能打动我。

    “啪”——我点着一支中华香烟,抽了一口,再慢慢地将烟雾从鼻孔里喷出来,“
领带摩丝”透过烟雾虔诚地看着我这张平庸的脸。“大概一个星期吧,如果我没有给你
回音的话那就是不会有回音了。”我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果断地说。其实我这样的说话
风格已经很是响应政府近几年来所呼吁的 “尊重企业”的号召了。    打发走了“某公
司”,没过五分钟就又有人来敲门,又进来一个“西装革履领带摩丝”,这次来的是叫
“某某公司”。然后又是刚才的那几个步骤重演……

    “啪”——我点着今天的第二根香烟,一边翻看着这个“某某公司”的材料,我今
天接见的第二个“西装革履领带摩丝”透过烟雾虔诚地看着我这张并不迷人的脸。“哎
呀!”——我只发了一个语气词,第二个“西装革履领带摩丝”的脸便嘎然变色,他面
部那个表情仿佛是不期而遇地坏了肚子却又找不到WC。

    “哎呀!”我也顾不得我的话会对他的自尊心带来多大的打击,只是一边弹了弹烟
灰一边继续我的话,“你们需要的这些专业和我的都不算太对口哦!不是很符合我的要
求嘛!如果你们真的要招聘我,岂不是太委屈你们了?”

    “呃……唔……这个……其实也不像您想象的那样啦!本来嘛,我觉得这个,理论
和实际本来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啊,就是专业对口的,也是要重新磨合的嘛!我们
的材料就放在这里哦,您可以参考一下啊。”——这个领带摩丝昨夜虽然也毫不例外地
挤了火车,但竟然还保持着一丝灵活,也不知道他们是被多少学生拒了多少次之后才拒
出来的经验和智慧。“恩,好吧好吧。”我拗不过他的热情。这第二个“领带摩丝”告
辞的时候还要了我的名片以及个人详细资料,显得很有诚意的样子。

    ……

    当我“啪”的一声点着我今天的第三根香烟的时候,来自“某某某公司”的招聘专
员、我今天的第三个西装革履领带摩丝的造访者正虔诚地站在我的面前略弯着腰虔诚地
透过烟雾看着我那张并不英俊的脸。

    “恩,还不错。”我略略点头稍加赞许——这些刚刚挤了火车的且已“年入不惑”
的西装革履们也很不容易的,所以一般只要是还能让我略微感点兴趣的单位,我还是会
尽量地在语言上肯定他们来带给他们一点儿自信的。第三个西装革履领带摩丝悄悄地擦
了擦额头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汗珠,虔诚地弯着腰杆略微直了一下。

    “恩”我摆一副就贤若渴的架势,好让这些颇不容易的领带摩丝们心里感到一丝安
慰,“材料你先放在这里,我再研究一下。像你们这样来自大城市滴这么优秀滴知名企
业能录用到我们滴希望还是很大滴!不过你们自己也要把握好自己滴机会,眼光不只盯
准我们嘛!是不是啊?你们来一趟W市也不容易,多跑几个地方,多向几个学生投投你们
公司滴材料嘛!哈哈,双向选择嘛!”

    听着我的话,第三个西装革履领带摩丝唯唯诺诺,眼神既感激又迷茫,十分复杂。


    ……

    我就不再做雷同的重复性描述了,总之我的一上午就是被这些“某公司”、“某某
公司”、“某某某公司”、 “某某某某公司”这样给消耗了。到了中午下班的时候,我
饶有兴致地数了数我桌上烟灰缸里的烟头——天那!一共27个,比昨天同期多出了3个。


   

    中午我和同班的罗同学一起进餐,他刚刚走了几个城市开了几场巡回宣讲会回来的
。席间他绘声绘色地说着自己开宣讲会的风光——门票五十元一张,还是被单位们抢购
而空。恁大的一个阶梯式会议厅,挤满了来招聘的单位们,连后排空地都站着许多单位
,还虔诚地记着笔记。我们的罗同学就这样发表了详细冗长、热情洋溢、激情澎湃的“
永不落幕地被招聘”的宣讲。讲完之后是半个小时的单位们自由提问的时间,单位们提
的那些问无非是弱弱的什么“罗同学,请问您的近期规划是什么”,“罗同学,请问您
对我们这样的公司有什么样的要求”,“罗同学我问您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请问您的
薪水期望值是多少”之类的问话。提问结束之后,我们的罗同学豪迈地向台下那些伸长
了脖子的单位们庄严地宣布:“接下来——收集各单位的材料!”

    事后有些单位嘀咕说“收集”这个词很伤单位们的心,让他们很容易联想到收集废
纸。但我们的罗同学也没办法,他实在想不到一个更好的、更恰当的词来代替它。

    “抽空到各大城市去转转,开几个宣讲会——那架势和天皇巨星开演唱会有得一拼
,真是倍儿有面子、倍儿有成就感!”罗同学循循善诱地对我说,“就算你不搞宣讲会
,也可以参加几场由政府组织的毕业生拍卖会啊!嚯嚯,那些缺德的票贩子们把票价抬
到了两百块一张,可五万张门票还是转眼而空,会场入口处都挤得不行啊!”

    “这不,” 罗同学越说越有兴致,“前几天看报纸说有几个来自某些大城市的知名
企业在进场时被挤趴下了,肋骨都被踩断了几根,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躺着就躺着
啊,可他们心里还不安稳,还惦记着要赶学生拍卖会,还想招聘毕业生呢。唉哟,可怜
啊!这年头招聘毕业生的压力是很大哦!”

    罗同学描述的风光确实很诱人,但我又的确很忙,我甚至抽不出一天半天去开什么
劳什子的“演唱会”和参加什么拍卖会——如果没记错,我好像还约了一些单位今天下
午过来我实验室被我面试的。

    下午两点多,我哼着“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疼你,真的不愿意,又让你哭泣;宝贝
对不起,不是不爱你,我也不愿意,又让你伤心”(这歌有点年头了,好像还是二十世
纪流行过的歌),愉快地走向我的实验室。果然!在我实验室走廊里簇拥着的单位们人
头攒动,都是来等面试的。虽然他们相互陌生,但相同的忧虑心情和处境让他们窃窃私
语地套着近乎。其中有几句音量并不大的话不经意地飘进我的耳孔——

    “哎哟老哥,你也是外地赶过来的吧?”甲说,“跑了不少学校了吧?”

    “可不是么,我都跑遍了全国四分之三的高校了,逮着学生宣讲会、学生拍卖会就
参加。价越喊越高,可是还是招不到人啊!我怀疑我们公司真的招不到人了。”乙满脸
愁容。如果是感情脆弱一点的人估计就哭出来了——我绝不是耸人听闻,以前就有过某
些单位的女招聘专员们在学生拍卖会现场当众委屈地哭出来的。

    但哭归哭,委屈的泪水流过之后,她们还是要擦干泪痕爬起来继续前进的——自己
公司急着用人呢!不招行吗?不赶学生拍卖会、宣讲会行吗?人生嘛,不就是从哪里跌
倒了再从哪里爬起来么!跌倒几次再爬起来几次,一个公司不就是慢慢坚强起来了么!
不就是慢慢成熟起来、慢慢壮大起来了么!——哪里有一开始就能很顺利地招到很优秀
的学生的呢!实在不行的话,招几个中专生先用着,然后再慢慢发展嘛!

    我一边这样想,一边奋力地穿过人群挤向我实验室的门,单位们赶紧恭敬地给我让
开一条道,我则逃避瘟疫似的溜了进去。关上门,先坐下来喘喘气,不慌不忙地喝了一
杯茶,然后清了清嗓子喊到:“第一个!”

    第一个进来的是A单位,是从千里迢迢的G市赶过来的,而且我给面试通知的时间比
较晚——好像是昨天晚上我才电话通知他们的。当时我通知他们面试的时候,电话那头
的声音相当激动,不过得知第二天就必须赶过来,他就又带着哭腔说什么时间太紧,问
能不能缓几天时间。我则异常平静地说机会我是给你了,全靠你自己把握了。这家伙一
狠心于是就坐飞机过来了——飞机票并不算便宜,尤其对他们这样的穷企业来说。

    面试正式开始了,第一个我问了一个很时髦的面试问题——“请问你为什么要招聘
我?”我捏尖了嗓子尽量温柔地说道,然后带着一脸迷人的笑容看着面前这个可怜虫。
“因为您能给我们公司提供良好机遇,能……”A单位在我面前自我感觉良好地侃侃而谈
,不过全部是听得我耳朵都起了茧子的老话、套话。妈妈的,真八卦!我心说。我习惯
地用“我研究一下,你回去等回音吧!你自己如果另有好的机会也不要错过了”打发走
了A单位。

    接下来的面试是 B单位。一开始我竟没找到它的以前投递给我的材料,面试名单表
上我一时好像也没能找到他们单位的名字。我于是狐疑地问道“我通知过你们来面试的
吗”,唬得B单位热汗满头,急忙努力地使我回忆起对他们的印象来。还好,我脑子不算
太坏,在他费尽口舌之后我终于有一点关于他们B单位的一丁点印象来了。B单位舒了一
口气,我也开始正式对他提问:“你们觉得你们招聘了我能为我做什么?”B单位:“@
#$%^&*&^%$#@”我就不再做雷同的重复性描述了,接下来被我面试是C单位、D单位、E单
位……就这样,最后我面试完了26个英文字母的最后一个——Z单位。

    到了这里,今天下午我点着的第26根中华香烟也烧到了尽头,都烫到我的手指了,
我于是将它碾熄在烟灰缸里。奇怪的是碾熄之后它居然还在烫着我的手——炽热的烟头
把我从梦境6002年烫回到现实2006年——我在实验室里的桌上趴着睡着了,手上的劣质
香烟已经烧到了尽头,烫着了我的手指。今天是2006年4月30日,是我在找工作,不是工
作找我。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738696次
    • 积分:9228
    • 等级:
    • 排名:第1981名
    • 原创:123篇
    • 转载:277篇
    • 译文:0篇
    • 评论:93条
    最新评论
    DotNet
    hardware
    source code
    Telecommunication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