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本营

让区块链回归技术和应用的本质,联系我们:heyc@csdn.net。

避不过裁员大潮,有钱任性也独木难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e Lubin的分布式梦,要破了吗?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Blockchain_lemon/article/details/84983039

Joe Lubin 不仅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区块链风险投资公司 Consensys 创始人,他也是一个「有钱且任性」的亿万富翁。但你绝对不会想到,5年前的他,还在为帮助牙买加模特成功「混入音乐界忙得热火朝天,而他在牙买加的音乐事业,只是大步踏入区块链行业的前一站而已。

 

 

“没有解决方案,没有替代方案”

 

时间往前推,与以太坊其他联合创始人V神和 Anthony Di Iorio 一样,Lubin 在加拿大长大,父亲是一名牙医,母亲从事房地产工作。

 

20世纪80年代中期,自称电脑怪才的 Lubin 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是如今的亿万富翁、对冲基金大亨 Mike Novogratz 的室友。在1987年毕业并获得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学位后,Lubin 刚开始在普林斯顿机器人实验室从事科技研究,最终转行至金融业为高盛构建软件,后来运营了一个成功的量化对冲基金...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袭、华尔街沦陷,公司裁员、白领失业,面临全球金融系统崩塌的危机,Lubin 感叹:「没有解决方案,也没有替代方案」

 

“信赖那些我们自认为最符合个人利益的机构是愚蠢的......我觉得我们当前所在的全球社会和经济体系,无论是象征意义上,还是事实上,又或是道德意义上,都已是破产状态。

 

我相信我们的社会与经济体系正在一步步、一层层地走向崩溃”。

 

于是他退出了金融界,开启了为期5年零6个月的「娱乐圈」摸爬滚打奋斗史。以下为 Lubin 的完整履历:

We are a Mesh

ConsenSys 是一个活生生的、有呼吸的生物。为适应我们服务的社区,它每天都在成长、都在改变。在这里,没有严格的界限和层次结构,我们能将各种(有趣的)想法孵化成有影响力的产品与结果。

 

2011年初,Lubin 阅读了比特币白皮书并且得到顿悟:“去中心化将会改变游戏规则。”

 

在了解完比特币的所有内容后,Lubin 由Di Iorio引荐给了19岁的以太坊创建者,加密行业的天才少年 Vitalik Buterin。

在对 Buterin 2013年11月发布的以太坊白皮书的一番研究之后,Lubin 决定参与以太坊项目的底层设计,并参加了2014年1月在迈阿密举行的北美比特币会议。在此之后,他继续作为核心团队成员参与了以太坊在2014年7月发行的1800万美元 ICO。据传,Lubin 是以太坊众筹期间最大的买家之一,当时每枚价格估计远远低于1美元。

 

然而,后来以太坊创始团队出现分歧,最终分道扬镳。Buterin 继续关注这项技术,Lubin 则制定了围绕以太坊创建商业生态系统的计划。 

 

2014年底,在以太坊以30美分/枚的价格发行以太币后的几个月,Lubin 创建了ConsenSys,他雄心勃勃地将其描述为一个为去中心化世界构建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的全球“有机体”。

Lubin 选择布鲁克林下层中产阶级社区 Bushwick 作为 Consensys 总部。门上盖着酒吧卫生间常见的各种贴纸,周围都是涂鸦,其内部装饰也没什么不同,ConsenSys 在公寓住宅区旁边租下了许多阁楼。

 

在公司组织结构方面,Lubin 并不像传统典型的公司内部阶层构造。他的ConsenSys 将实行所谓的“全民主”——没有管理者或汇报结构。决策权将是分散的,员工可以选择自己的头衔。很少有人有固定的办公桌。 

 

“每天都是一如既往般的松散,我不知道走进去后是否有座位,简直就像是《权力的游戏》”,2015年加入的 Jeff Scott Ward如是说,“公司有近一年半的时间没有聘请人力资源专员”。

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我们已觉察到史诗级和富有意义的事情正在这里发生,而且我们在改变这个世界的一切。

——Joseph Lubin,Consensys 创始人

 

不同于区块链公司的一般做法,Consensys 并未选择融资或发行 ICO 筹集资金,在“好好先生” Lubin 的去中心化未来版图中,他同时担任了架构师,首席执行官和银行家的角色,用个人的加密货币资产为所有 ConsenSys 支持创建的公司提供资金,全力支持 Consensys 的项目开发。据 Forbes 估计,截止到2018年2月,Joe Lubin 的净资产约有50亿美元。

 

ConsenSys 是第一个加密企业集团,包含一系列盈利性公司。“区块链技术的潜力是无穷的”,54岁的 Lubin 在接受采访时告诉 Forbes。“它的价值比现有代币高很多,因为区块链会渗透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我们将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所有项目。”

 

项目的大部分创想都来自 ConsenSys 内部员工,一旦项目获得批准,Lubin 就会给初创公司提供25万到50万美元的资金,目的是使该项目成为独立的企业,并且为了实现这一点,公司员工偶尔会被分派到他们自己提出的项目中。

 

Lubin 更广泛的目标是将他的以太坊生态系统变成他所谓的 mesh,其强度来自各个项目的互连性。 

 

事实上,他确实这么做了。

 

据官方统计,分布在全球30多个国家的、超过1100名 ConsenSys 员工,从事着50多个区块链技术落地项目(营长不才,只在官网找到了42个项目...)

从扑克网站、供应链公司到预测市场、医疗数据公司和网络安全咨询公司,甚至外太空探索...涉及领域甚广。其中就包括了大家熟知的以太坊钱包 MetaMask、以太坊 Solidity 编程语言开发框架 Truffle,以及 Infura、BTC Relay 和 PegaSys 等项目。

 

加密生态王国的发展与现状

 

在9月初 LinkedIn 发布的美国50大最受欢迎的初创公司列表中,ConsenSys 位列第26位。

对此,他们引以为豪,甚至亲自撰文列举了在 ConsenSys 工作体验超棒的100条理由

 

营长从100条中筛选出了10条,他们是这样说的:

 

  • “自由与独立。”

     

  • “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成年人」的待遇”

     

  • “没有可怕的「星期天晚上」「星期一早晨」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 “在 ConsenSys 工作的最好体验是公司鼓励和实施的远程文化。团队充满了渴望和雄心勃勃的思想,无论他们是在办公室工作,还是在世界各地工作,都能提高工作效率。”

     

  • “我喜欢公司对员工的信任。它为我们提供了更多具有创造性的机会。我也喜欢在家工作和自己安排工作时间的灵活性!”

     

  • “从传统银行业、财富500强和顶级咨询公司,到创业企业家和加密无政府主义者,ConsenSys 员工来自各行各业。共同点是我们对去中心化未来的热情,以及愿意承担风险的使命与责任。”

     

  • “ConsenSys 是创意工程师和企业家工作的理想场所......我们在任何时候都有着活跃的大脑:科技大脑专注于去中心化组织和区块链技术,企业家大脑则会不断寻求建立新企业的机会。”

     

  • “我最欣赏非等级和自组织的共同目标。这是在 ConsenSys 工作最具挑战性和最有价值的方面。刻意去除等级制度需要我们不断关注结构与过程。 但我喜欢这样一个事实:任何有动力的人都可以参与创造和完善这种结构。”

     

  • 创业的自由性是在这里工作的最大吸引力。每天早上,我都在思考如何将我们的产品和团队带到更远的地方,只要彼此信任,就足以实现。”

     

  • “太奇妙了!我正在一个充满挑战的环境中与一些优秀的人一起工作,我真的相信我们会改变这个世界。我被周围的人感动,我也在感动着其他人。”

 

夸完自己之后,还不忘在文末发一波招聘「广告」。

乍一看,公司目标宏大、员工满意度也很高,应该很不错吧!

 

但如今这个行业越发的寒冷,他们说出的豪言壮语,有那么容易实现吗?

 

比特币历史价格曲线

以太币历史价格曲线

 

寒冬极寒!以太币价格从1389美元/枚直线下跌至如今的不到90美元,Lubin 持有资产可能已经缩水到不足10亿美元,人们很是怀疑 Lubin 还能为梦想坚持多久。也许,这一切都取决于他抛售的以太币数量和时机。

 

Lubin 是一个想要推动民主化的“好好先生”。但让“好好先生”掌权,就会出现一些不好的结果。

 

在 ConsenSys,员工几乎没有动力在截止日期前完成工作并取得进展。Balanc3 发言人 Griffin Anderson 表示,在很多方面,Consensys 不像硅谷风投公司那样,存在产生收益或达到目标的压力。一位 来自 Glassdoor 的评论员将 ConsenSys 描述为:一个「无资金限制,无达标压力」的地方。 

 

此外,Consensys 支持的项目回报率几乎为零。比如,旨在帮助企业落地区块链技术的初创公司 Kaleido,拥有1900名用户,很长时间内都是免费的,如今刚刚开始收费;ConsenSys 为以太坊创建的专业开发工具,下载次数达数百万次,但也并未开始收费。

 

在审批项目方面,Lubin 并不像传统风险投资者那样谨慎。“在项目选择上,Lubin 倾向于保持开放的态度,常说‘可以,为什么不呢?’”,现在担任加密钱包公司 Casa 客户服务和运营主管的 Reckho 如是说。“他处在一个拥有决策权的位置,但他不擅于分清项目选择的优先次序,而宁愿什么都通过。”

 

2016年10月,迪拜的18岁高中毕业生 Jared Pereira 向 Lubin 自荐了 Fathom 项目,该项目通过将学术评估和评分外包给校外机构来改变传统高等教育业务。简单的交流之后,Lubin 当即就同意了。但两年后,这个有六个研究人员的项目,却一直没有可开发的原型,它的网站十分简陋,只有这句表明开发者“高风亮节”的话:

 

“如果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目标来自由地选择人生经历,并且能够将这些经验可靠地传达给世界上任何一个实体,那么不同规模的社会组织的效率将会发生数量级的提升。”

 

2017年,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学生 Mark Beylin 找到 Lubin 并推荐 Bounties Network 项目,类似于综合类工作外包平台 Upwork,旨在为自由职业者提供工作。经过一年的运营,Bounties Network 现有7名员工,总共只有40万美元的酬金。

 

平台薪酬高低不等,一篇关于未来工作的800字博客文章稿费可能高达171美元,而将一份白皮书翻译为葡萄牙语可能只有67.30美元。到目前为止,Bounties Network 总收入不到5万美元。

 

诸如此类项目,有很多。

 

据 Forbes 估计,Consensys 几乎所有业务都处于亏损状态,有些业务甚至毫无盈利的可能性。

 

Lubin 的“全球有机体”似乎每年以超过1亿美元的速度耗费资金。

 

当有员工询问 Lubin 关于 ConsenSys 的可持续性时,Lubin 的回答显得总是很得体:“他会说,这绝对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情,我们能以当前速度持续长远发展’” ,已经离职的 Consensys 前全球运营总监 Carolyn Reckhow 如是说。  

 

ConsenSys 还提供咨询服务,主要帮助企业掌握区块链知识从而更好地布局区块链。到目前为止,这是该公司发展最好的业务。Lubin 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ConsenSys 的咨询部门已经从30名员工发展到250多名,正以现金及股权的形式带来了“数千万美元”的利益。据 Forbes 估计,到2018年,所有这些项目总收入不会超过1000万美元。 

 

到目前为止,除咨询服务外,ConsenSys 最成功的业务是其为以太坊程序员提供的开发工具。

 

其中,MetaMask 允许用户从Web浏览器登录以太坊,下载量超过一百万(所有这些都是免费的)。

Truffle 帮助开发人员管理和测试部分用于构建以太坊应用程序的代码,也拥有100万次免费下载量。

由于区块链开发者社区具有公共的,准无政府主义的特性,因此这些工具很难从开发者处收取实际费用。

 

ConsenSys 声称其访问以太坊的工具 Infura 将很快收取服务费。

 

这些未见起色的项目没有影响到 Lubin,显而易见的是他投资这些项目不是为了盈利。

 

“创建公司不是为了赚钱,我的目的是创建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生态系统。”

 

但 Lubin 也承认,公司正在寻求改变。12月2日,Lubin 向其员工发送了一份备忘录——为迎接 ConsenSys 2.0 的到来,公司将精简业务,淘汰表现不佳的项目,不排除裁员的可能性。

 

果然,这个「越来越冷」的寒冬,迫使 Lubin 做出了选择。

 

4天后,ConsenSys 开始裁员了!

 

据 Coindesk 报道,12月6日,ConsenSys 宣布了裁员13%的计划。

 

“我们对 ConsenSys 2.0 感到非常兴奋,第一步是困难的:我们正精简包括 ConsenSys 解决方案在内的所有业务,很不幸,人员总数会减少13%。”

目前,ConsenSys 在全美只有3个在招职位

 

Lubin会在什么时候认输?

 

“我从未退出,而且我从来没有为投资的项目采取退出策略,”他在ConsenSys的旧金山办事处说道,他刚刚为16家初创公司举办了“体验日”,这些公司都希望能得到 Lubin 资助。“这些项目我都投!”

 

就目前而言,实际上,Lubin 在未来业务方面的重大试验是在与时间赛跑:在 Lubin 的资金耗尽之前,区块链应用是否可以落地生花、走进千万家呢? 

 

“ConsenSys 最终将作为一个案例研究纳入 Harvard Business Review,要么作为改变企业组织结构的优秀样板,要么就是失败案例”,Truset 联合创始人 Hill 直言不讳道。

 

 

 

结语

 

姑且忽略 Lubin 不谨慎的投资作风与“好好先生”的自带属性问题,我们可以看到,为打造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或者说以太坊的生态王国,Lubin 与 ConsenSys 着实做了很大的尝试与贡献,但如今行业愈加寒冷,嘈杂声也越来越多。他的梦,或者说,我们共同的梦,能实现吗?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因为他不是孤胆英雄,还有千千万万的开发者,也在为这一目标努力着...

 

向你们致敬,热爱技术的人们!

 

参考资料:

1)https://www.coindesk.com/consensys-confirms-layoffs-projecting-13-of-staff-at-startups-to-be-cut

2)https://www.coindesk.com/lubin-song-wager-bitcoin-blockchain-consensus

3)https://www.forbes.com/sites/billybambrough/2018/12/05/bitcoin-bear-market-and-crypto-winter-sparks-ethereum-changes/#697f068b4fc7

4)https://www.forbes.com/sites/jeffkauflin/2018/12/05/cryptopia-in-crisis-billionaire-joe-lubins-ethereum-experiment-is-a-mess-how-long-will-he-prop-it-up/#269a96c22f0a

5)https://media.consensys.net/joe-lubin-explains-why-the-ethereum-ecosystem-is-stronger-than-ever-in-20-tweets-7a09555760fd

6)https://breakermag.com/joseph-lubin-evangelist-for-ethereum-wants-to-say-no-more-in-2019/

7)https://breakermag.com/ethereum-not-looking-so-hot-after-consensys-announces-layoff-numbers/

8)https://breakermag.com/exclusive-consensys-letter-to-staff-details-major-strategy-shift/

 

推荐阅读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私密
私密原因:
请选择设置私密原因
  • 广告
  • 抄袭
  • 版权
  • 政治
  • 色情
  • 无意义
  • 其他
其他原因:
120
出错啦
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