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本营

让区块链回归技术和应用的本质,联系我们:heyc@csdn.net。

社交未死, 谷歌天才和他的"区块链微信" | 人物志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Blockchain_lemon/article/details/85250297

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中,社交领域是极为重要的一个战场,微信成名的背后,多少业已成灰的枯骨早已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

 

而在区块链的应用之争中,我们却很少听到「社交」相关的产品,在以应用创新见长的国内则更少。

 

而究其原因无非是「社交」不好做,用区块链技术做社交就更不知道怎么做了,况且在微信这座大山下,多少社交产品都势必变成炮灰。

 

在这一背景下,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就是偏偏要做社交,而且要做就做「区块链里的微信」直接跟龙哥对标,一点都不藏着掖着。他就是Nabil Naghdy, Status团队的COO

在不久前独角时代的深圳沙龙上,营长见到了这个一脸大胡子,颇具硬汉形象的COO,很难想象他曾经是做广告和产品出身的。带着疑问,营长跟他聊了自己的经历,和Status项目有关的思考,营长那份「社交必死」的信念开始动摇

 

从一个跟以太坊交互的社交客户端,到发展出集钱包、DApp、聊天工具及桌面客户端的生态,再到开发出Status的协议、 Status密钥卡(keycard,内置随机数生成器)、Nimbus(一个以太坊2.0分片客户端,网页:nimbus.status.im)、智能合约语言 Vyper,并且兼顾社区发展、智能合约框架 Embark 的开发、Status 的项目孵化服务等业务。

 

可以说,Status是区块链落地项目的范本,它走过的路对于创业者有很大的参考价值。而Nabil本人也经历十分丰富,从Google的项目负责人到创业,从传统互联网到区块链,他对行业也有着十分独到的思考

 

 

被微信震惊的中国行

 

营长:请介绍一下你自己。

 

Nabil:我是Status的COO,现在瑞士楚格生活。最早我是做广告业务出身,对亚洲也非常熟悉,因为我最早创立的实时广告交易平台就是在新加坡注册的,也是面向亚洲市场的。

 

大概在2010年,我去了Google,负责Google Map的广告解决方案,之后我转到了Google Flights,担任产品经理,负责产品的设计和把关。

 

营长:这是你第二次来中国,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Nabil:有的,这次中国之行让我受益匪浅。微信可能是让我觉得最有趣的事情了。昨晚,我去了麦当劳,但是结账的时候他们不接受信用卡支付,而是接受银联支付和微信支付。我有一张Visa信用卡,但他们不支持信用卡支付。

 

因此,除了用微信,我没有别的办法在麦当劳付钱,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中国哪里都有二维码;在深圳,单是在科技园随处走走就足以让人感叹中国的进步和发展,这真是太棒了。

刚出机场的时候,我简直震惊了,和15年前我来到这里时相比,这座城市已经发展了太多了。在这里,我看到了技术与人们生活有着很好的结合,这种结合与欧洲和北美是很不一样的。我觉得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在这里还有很多创新正在进行,这些创新在世界其它地区都还不存在。

Status团队

 

营长:Google到区块链初创企业,为何你要做出这样的转变,你是怎样考虑的?你在Google的工作经验是否仍然对区块链业务产生影响?

 

Nabil基本上来说,每10年都会有全新的底层技术来改变世界。加入Status就好像加入90年代中期的Netscape,这是改变世界的开始。

 

营长:你最初是怎么知道区块链的?你最喜欢和最讨厌区块链的地方分别是什么?

 

Nabil: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读各种各样的白皮书,首先是了解到比特币。我感觉就好像掉进「兔子洞」里面一样,然后又阅读了以太坊和其他项目的白皮书。

 

其实,区块链最好的部分就是开发者社区,现在区块链底层还有很多可以开发的部分。

 

当然,区块链也存在一些问题,目前来看最大的问题就是还没有被大规模接受。因此很多人都在致力于区块链的发展,都在去打造未来。

 

 

区块链+社交,用Web3.0破「社交必死」魔咒

 

营长:创立Status项目的初衷是什么?Status又如何定位?

 

NabilStatus是可以和以太坊交互的开源移动端App,这个App有很多原生的功能,例如聊天和钱包,但是最重要地是,它能够让用户通过手机进入快速发展的去中心化App(DApp)生态。

 

我们正在从传统的组织架构向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进行转变,这才刚刚开始,将要经过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你可以认为Status有点像微信,它会在App Store中上线,但是同时也有很多应用(DApps)、小程序和内置的插件。

营长:在中国,如果有产品想要跟微信对标,是件很冒险的事情,因为毕竟微信的用户量和产品已经非常成功,你真的认为Status是一款和微信对标的产品吗?

 

Nabil:我觉得,鉴于当前微信的用户量,我们还无法与之匹敌,也就不能说微信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了。在中国,微信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结合地非常好,我觉得微信团队在这方面做的非常棒。

 

这是我们希望在Status中也能实现的,诸如怎样让我们的用户体验尽可能地简单,比如用于支付用餐费、给好友转钱、就某些小程序进行交流聊天等。还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想法。

 

但我们眼中的Status并不止步于现有的微信功能,而是能够横穿整个Web 3.0 生态系统。在Web 2.0时代,有些应用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就比如当前的一些社交网络,但在Web 3.0时代,下一代应用将厚积薄发。

 

当然Web 3.0需要很多年才能取代Web 2.0,可能是2年、5年,或者10年。当下有些公司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最终去中心化才是未来趋势。

 

营长:对于WhatsAppSnapchat区块链属性的社交产品,如何才能从传统社交产品中脱颖而出?

 

Nabil现在的网络基础架构依赖于客户端服务器模式。这意味着我们现在使用的大多数服务(例如Facebook)都是由公司拥有的。这些企业会把我们的数据存储在服务器上,而且使用我们的个人数据来进行广告推广,但是这些都是隐性成本。

 

另一方面来看,区块链并没有被任何中心化主体所掌控,因此基于区块链的应用可以由用户自己掌控,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非常令人兴奋的转变。

 

Status之所以很特殊是因为它是完全基于去中心化的,这不仅可以作为去中心化应用的流量入口,尊重用户权益,同时也提供了数字自主权。

Status架构原理图

 

营长:据我所知,当前用户只能通过Status来发送信息,将来是否能够发送图片和语音呢?

 

Nabil是的,当前我们有一个加载项的演示,允许人们通过使用一个称为IPFS的去中心化文件存储系统来发送图片、语音和视频。我们当前正致力于使其成为去中心化应用中首次实现的功能。这是肯定即将实现的。我们知道用户想要这一功能,这也正是我们正在全力以赴的目标。

 

 

社交产品的背后技术

 

营长:我了解到Status采用了一种称为ULC的设计理念,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吗?

 

Nabil好的,ULC即Ultra Light Client,超轻客户端。当前还处于研究阶段。我们当前正在努力解决的一件事情就是其中的加密经济激励模式,就是节点的激励方式。这个问题一旦解决了,技术部分就容易的多了。

 

营长:社交是个强交互的应用场景,鉴于目前以太坊「链上」的交互速度和交易成本,你们如何保证正常的用户体验?有些公司在尝试「链下」(Layer 2)的方法,你们是怎么做的?

 

Nabil我们正在研发以太坊2.0分片客户端Nimbus,这会帮助我们提高扩容性。8个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正在解决以太坊生态面临的以下问题:

 

  • 将最新的以太坊2.0研究成果例如BN curves、BLS signatures和RANDAO games转换为实用的、高效且可重复使用的代码库,从而为未来的研发打造基础;

  • 确保Nimbus的设计是带有自由许可的通用产品,可以满足以太坊2.0最大程度上的应用。

  • 探索例如P2P和网状(mesh)网络这类技术,将以太坊应用扩展到受限网络和有限连接的设置情况。

     

 

我们想要将端对端聊天与加密经济激励层结合起来,这样我们就可以激励节点,节点的激励和聊天本身就会相伴发生。当然我们不是单单将这两者混合在一起,我们会搭建一个协议来支持两者的实现。但目前,相关工作还处于初期阶段。

 

营长:那么,Nimbus的进度规划大概是什么样的?

 

Nabil当前我们开发Nimbus已经约有6个月了。我们的第一个里程碑是在今年3月份,当时我们开发了Nimbus的概念证明。之后,我认为至少还需要1年的时间才能看到大规模的部署。

 

当前,我们也正与以太坊团队就Serenity的工作进行密切合作,实现PoS机制。这是我们的一个前进方向。我们的Nimbus开发团队有11名成员,算人数比较多了吧。

 

营长:Status已经部署了Whisper协议,而且你们也有应用协议去支持完全正向保密(Perfect Forward Secrecy)。可以简单介绍下这个协议吗?这和去中心化用户信息存储有何关系(用户信息是如何进行存储的)?

 

NabilWhisper是点对点信息传输的协议。这就是Web3/以太坊框架的信息传输层,可以让信息的发送无需使用中心化服务器和任何第三方,从而保证安全,私密和防攥改的通信。

 

Whisper协议不会依赖于服务器客户端的通信模式。相反,信息都是通过以太坊网络上多个节点传输,而且将从一个节点传输到另一个节点,直到消息Time To Live(TTL)所预测的节点到期。只有相应的信息接受者才能解密信息,由于信息是在节点之间传输,因此无需任何中心化服务器。

 

所有用户信息都是存储在客户端。账户恢复也是通过12或者24个数字,因此Status本身是不能去拿到用户的账户。

 

营长:有什么想对中国开发者说的吗?

 

Nabil我很希望中国社区可以参与来为Status提供新的想法,或者有开发者想要贡献,可以通过赏金活动帮助我们的发展。

 

推荐阅读: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私密
私密原因:
请选择设置私密原因
  • 广告
  • 抄袭
  • 版权
  • 政治
  • 色情
  • 无意义
  • 其他
其他原因:
120
出错啦
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