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本营

让区块链回归技术和应用的本质,联系我们:blockchain_camp@csdn.net。

Bitfinex和Tether其实是受害者?幕后罪魁为Crypto Capital

640?wx_fmt=png

来源 | 碳链价值

作者 | 白夜

出品 | 区块链大本营(blockchain_camp)



时至今日,Bitfinex和Tether无疑是整个事件最大的“受害者”。一方面,Bitfinex的资金被冻结,而且他们甚至无法获得实质性证据证明自己的钱被冻结,仅仅是听Crypto Capital的一面之词;另一方面,为了解决客户提款延迟问题而进行的私自转账交易又受到监管机构的严查。


那么,躲在背后的Crypto Capital呢?他们,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最近,因为被美国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爆出8.5亿美元亏空,Bitfinex再次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实际上,就在Bitfinex引起社区关注的同时,人们也发现这家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发展历史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Bitfinex的前世今生


很少有人知道Bitfinex的前身是一家鲜为人知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名叫Bitcoinica。Bitcoinica成立于2011年,他们最初的定位是想成为一家提供复杂加密交易活动的平台,并且为用户提供杠杆交易服务。


然而仅仅在成立一年时间之后,他们就遭到了黑客攻击,导致超过43,000 BTC被窃(当时价值约合20万美元)。根据科技媒体Ars Techina当时的报道,本次被窃事件的参与者可能还包括了来自Bitcoinica交易所内部的人。


然而就在这次被盗事件发生后的短短几周之后,第二起被窃事件又发生了,这起被窃导致超过18,000 BTC被窃(按照当时的价格接近9万美元)。这起事件最终导致Bitcoinica交易所关闭,后续的案件诉讼中有提到其创始人周同可能是一系列盗窃事件的幕后黑手。


在遭到民事诉讼之后,Bitcoinica交易所最终分崩瓦解。


但是就在Bitcoinica交易所倒闭不到一年时间,Bitfinex就上线了。很多人怀疑Bitfinex是Bitcoinica的“重生版本”,因为他们是将Bitcoinica源代码作为其平台基础的。


不过这次,Bitfinex交易所没有把注册地放在香港,而是设在了英属维京群岛,而且注册的公司名称是iFinex Inc.,该公司旗下有两家子公司,一个是位于香港的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另一个是美国的BFXNA。(请大家记住iFinex这家公司,因为后面会有更大发现)


实际上,自从2012年成立之后,Bitfinex交易所就通过保证金交易等服务吸引了大量客户,但是他们在安全保护上仍然没有吸取教训。2015年5月,这家“新”成立的交易所遭到黑客攻击被盗约1500 BTC。


2016年5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下令对Bitfinex罚款7.5万美元,因为他们没有注册为期货经纪商,因此在美国提供非交易所商品交易服务违反了《商品交易法案》。


2016年8月,Bitfinex“再次”遭到黑客攻击丢失了近12万BTC,损失金额超过6000万美元。然而“有趣”的是,Bitfinex最后竟然让用户“分摊”36%的损失,这意味着有大约2160万美元的被盗资金是再也追不回来,凭空“消失”了。



“天堂文件”揭开Bitfinex与Tether的神秘关系


Tether的前身是一家名为“Realcoin”的公司,于2014年7月在美国圣莫妮卡成立,三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Brock Pierce,Reeve Collins和Craig Sellars。2014年10月6日,他们第一个代币通过使用Omni Layer Protocol协议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完成发布。2014年11月20日,时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Reeve Collins宣布项目正在更名为“Tether”,并且启动了私人测试,支持美元、欧元和日元三种法定货币锚定。


按照Tether当时的说法,每个交易对都是100%由法定货币支持,并且可以在任何时候兑换且不会面临汇率风险。


2015年1月,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忽然”在其平台上添加了Tether交易,当时来自Tether和Bitfinex两家公司的代表声称,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然而就在2017年11月披露的“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显示,Bitfinex公司的菲利普·波特(Philip Potter)和首席财务官吉安卡洛·德瓦西尼(Giancarlo Devasini)在2014年就前往英属维京群岛设立了Tether Holdings Limited公司。随后,Bitfinex和Tether公司发言人不得不承认,两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都是Jan Ludovicus van der Velde,且共享高管团队成员。


(注:天堂文件是指2017年11月5日被曝光的一份财务报告,该报告揭露了数以百计知名公司和个人的离岸利益。这批泄密文件不但曝光了特朗普内阁成员的大量海外交易,还揭露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以私有财产在被称为“避税天堂”的开曼群岛一基金投资数百万英镑。这次爆料是近百家媒体长期调查的结果,BBC和《卫报》是这近百家调查媒体团体的成员,他们调查了专业服务公司和离岸公司注册机构的1340万份文件。大部分数据来自一家名为阿普尔比(Appleby)的百慕大群岛海洋产业高端法律服务提供商,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帮助客户提供低或零税率的海外司法管辖区方面的服务,而这份文件的消息来源并未透露。)


640?wx_fmt=pngBitfinex高管团队(图自:https://www.bitfinex.com/about)


640?wx_fmt=png

Tether高管团队(图自:https://tether.to/about-us/)



没有传统银行支持,Bitfinex就无法支持客户提款服务


起初,Bitfinex通过几家台湾的银行处理美元交易,这些银行在通过富国银行汇款交易把资金流向台湾以外的地方。不过在2017年4月18日,Bitfinex的国际汇款业务被富国银行封锁了。这一举措让Bitfinex和Tether蒙受了不小的损失,因此两家公司在美国加州北区地方法院对富国银行提起诉讼,但很快又撤销了起诉。


自从富国银行切断了Bitfinex业务之后,Bitfinex就开始寻找新的合作银行,否则他们就很难将法定货币转移到客户账户里。此时,波多黎各的Noble Bank接管了Bitfinex的银行业务,并且为他们开设了为USDT提供等额美元担保的银行账户。不过双方合作关系最近似乎也出现了问题,之后Tether又与巴哈马银行Deltec建立了银行业务关系。


而在Bitfinex与Noble Bank结束合作、并与Deltec建立银行业务之间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不得不使用另一家“银行服务提供商”Crypto Capital的服务。


为什么币安和Bitfinex都会使用Crypto Capital,它会是加密史上最大的“黑天鹅”吗?


事实上,不管是最近被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披露出8.5亿美元的Bitfinex,还是之前损失了1.9亿美元的加拿大加密货币交易所QuadrigaCX,他们都依赖于一个阴暗的巴拿马“银行”Crypto Capital来处理付款交易。


Crypto Capital的母公司是在瑞士楚格获得金融机构牌照的Global Trade Solutions AG,之所以会有这种“银行”的存在,就是因为很多传统银行出于洗钱等原因不愿与加密公司合作,而像Crypto Capital和Noble Bank则是以银行服务提供商的身份出现,为她们提供银行服务。


根据币安首席财务官Wei Zhou和Kraken交易所首席品牌官Christina Lee透露,币安和Kraken两家加密货币交易所过去也曾和Crypto Capital有过合作。


截至本文发稿时,Crypto Capital没有就Bitfinex和之前的QuadrigaCX问题发表过任何评论。


奇怪的是,Crypto Capital网站仍宣称QuadrigaCX是其主要合作伙伴之一,而根据QuadrigaCX首席架构师Alex Hanin透露,该交易所客户之所以出现提款延迟问题,是因为他们在台湾的银行存在问题,交易无法通过Crypto Capital成功处理——情况似乎与现在的Bitfinex非常相似。


那么,Crypto Capital是如何为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所谓“银行服务”的呢?


实际上,总部位于巴拿马的Crypto Capital很少披露自己与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深层关系,而是通过一系列空壳公司的名义开设了大量银行账户,这些银行账户使用的公司名称和开户银行包括:


简单来说,目前根本没有主流银行愿意为Bitfinex这样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服务,他们没有选择,只能依赖Crypto Capital这种“伪银行”来处理法定货币存款和取款业务。但是Crypto Capital这种开设大量账户的情况会引起监管当局的关注,只要被认定存在可疑行为就会被冻结,但如果最终没有查询到洗钱证据,账户也会被重新开放。


根据2017年11月公布的信息,Crypto Capital为Bitfinex在一家波兰银行开设的银行被波兰当局查封,冻结了大约5亿美元,而这笔钱应该属于Bitfinex/Tether。


2018年10月,有报道称Bitfinex利用Crypto Capital在汇丰银行一个名为“Global Trading Solutions”的私人账户发送资金,这种做法听起来与之前他们使用空壳公司的套路相同。这个账户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就在Crypto Capital部署于全球各地银行里的账户被关闭的同时,“Global Trading Solutions”及其相关实体在美国、欧洲和其他国家均被拒绝提供银行服务,监管机构也开始调查他们是否存在洗钱和其他金融犯罪活动。


事实上,Bitfinex的提款问题从此时就已经开始了,因为按照Crypto Capital的说法,Bitfinex的资金被扣押冻结了——这笔账户冻结订单被存放在了伦敦的汇丰银行账户以及美国和葡萄牙的账户中。


之后,虽然Crypto Capital一直向其合作伙伴保证其服务会在三个月内恢复,但时至今日,其客户却未能幸免于难——QuadrigaCX已经在申请破产,而Bitfinex则陷入纽约检察长办公室的调查困境之中。


Bitfinex当前的困境


由于银行账户的资金被冻结,Bitfinex不得不开始琢磨其他解决方案,他们因此想到把Tether的储备金转入到自己的银行账户里,只要自己银行账户里有钱,就能把钱转给客户,这样也就能解决客户频繁抱怨的提款延迟问题了。


2018年11月,也就是Crypto Capital声称Bitfinex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之后的一个月(虽然Bitfinex并不相信Crypto Capital的说辞),Bitfinex要求Tether把他们在Deltec银行账户里的6.25亿美元转移到自己的Deltec银行账户里。


之后,Bitfinex又将自己在Crypto Capital账户力的6.25亿美元转入到了Tether的Crypto Capital账户——这样一借一贷,虽然双方账面上的资金没有变化,但是Bitfinex的银行账户里有了可以流动的“真金白银”,他们的流动性问题也可以暂时得到解决了。


然而,纽约检察长办公室认为这种做法是违规的。


通过与Bitfinex和Tether两家公司的代理律师沟通,纽约检察长办公室认为Bitfinex和Tether两家公司“偷梁换柱”转移资金的做法并没有对公众披露,也没有告知Bitfinex交易平台的投资人和USDT代币持有人。


不仅如此,Bitfinex和Tether两家公司的法律代表——来自纽约法律公司Morgan, Lewis & Bockius LLP of New York和华盛顿特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 LLP的律师向纽约检察长办公室透露,他们在Crypto Capital被冻结的资金高达8.51亿美元,这个问题离开引起了纽约检察长办公室的注意,因为他们可以明确一点:Bitfinex的运作资金至少存在8.51亿美元的缺口。


很快,纽约检察长办公室还发现Bitfinex和Tether在完成了资金转移交易之后,双方又签署了一份高达9亿美元的信贷合作安排(arrangement),按照6.5%的利率提供了三年期贷款,并且有DigFinex拥有的60,000,000股iFinex Inc.股份作为抵押担保——显然,这笔交易也存在问题,因为iFinex Inc.就是Bitfinex和Tether的运营母公司。


对此,纽约总检察长利蒂希娅·詹姆斯(Letitia James)透露,法院已经命令iFinex Inc.公司必须按照纽约州法律要求开展虚拟货币业务,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会继续保护投资者,避免他们受到公司误导和欺骗,并帮助他们寻求正义。


此外,法院还要求iFinex公司董事、高级职员、高管、代理方、员工、承包商、受让人和其他任何关联附属个体都不得继续访问其服务,也不能获取贷款或对Tether持有的美元储备提出任何其他要求。不仅如此,任何iFinex关联附属个体也被命令不得篡改任何文件,包括记录上述相关行为的记录。


时至今日,Bitfinex和Tether无疑是整个事件最大的“受害者”。一方面,Bitfinex的资金被冻结,而且他们甚至无法获得实质性证据证明自己的钱被冻结,仅仅是听Crypto Capital的一面之词;另一方面,为了解决客户提款延迟问题而进行的私自转账交易又受到监管机构的严查。


那么,躲在背后的Crypto Capital呢?他们,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640?wx_fmt=gif

报名 | EOS智能合约与数据库开发

16岁保送北大、麻省理工博士、

EOS黑客松全球总决赛前三名

5月8日晚,精彩技术公开课与您不见不散!

640?wx_fmt=jpeg


推荐阅读:


猛戳"阅读原文"有惊喜哟smiley_12.png


老铁在看了吗?👇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