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什么东西都要搞明白吗

从学习编程到现在的一些个人见解,希望能对那些迷惑中的人一些帮助,写给那些在迷惑中的人,也许迷惑中或者是迷惑过的人才能体会这篇短文的含义。这不仅仅是一个编程问题,而是一个很深奥的哲学问题。我们苦苦追寻的只不过是发现,而不是发明创造。这篇短文并不仅仅适应于一个领域,而是适应在任何你感到迷惑的地方。
我一直是一个什么都想搞明白的人,但是越弄就越发现,其实你越想搞明白,你就越不明白。
为什么,这个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的,到底是怎么做成的?我们一味的刨根问底,但是到头来却发现,这些东西都不是我们人类能力所及的。
但凡我们要想搞明白这个机器是怎么工作,这个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时候,就是我们要踏入一条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归路的路的时候。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实我们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对于本身就了解的很少,上帝赋予了我们智能,我们可以用它来了解任何上帝创造出来的东西这个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们都不是上帝。我们不能用人类的智慧来衡量一个造物主的思想,就像是我们不能用自己的思想去衡量别人的想法一样。
存在即为合理。
但是我们还是孜孜不倦的寻求真理,去找寻这个东西的本质。为了这个目的我们把物体分成了粒子,又细分成了各种原子,质子,中子,电子,原子核等。但是这个东西是真实的吗,是物质的本质吗?这些微小的东西还能再细分吗?这个工作要是在继续下去的话,是什么呢?
我本意没有说要搞的这么明白不好,但是必竟我们还是要回到主题上来。我们是从事的编程,是人对计算机的数据操作,我们是写程序的。我们写的东西能让这个“家伙”跑起来。能够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而已,我们能搞定的是这个机器的底层操作,但是再往下就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了。
下面是我刚开始接触编程时的一些经历。大概就是要搞明白这个怪物是怎么工作的。随后接触了以java为代表的编程语言但是java给我的印象就是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做些什么,我为什么要给这个函数传递参数,这个参数是用来做什么的,去了什么地方?这些疑问一直困扰着我。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解决的办法,但是始终没有弄明白。接着又接触了c语言,才让我稍稍明白我在干什么,我的参数这个时候生在何处去往何处,做了些什么事情我都知道了,但是这些够了吗?是的,不够。我怎么知道这些字符表示的东西能执行我要表达的意思呢?这些字符电脑认识吗?接下了的汇编语言让我稍稍明白了一些关于数字的东西,一些01和寄存器还有更大量的地址,让我一头雾水的是,这些传说中的地址是什么东西,一大堆的数字,一些数字而已。但是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呢?电器工程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答案就是你去问他们,你往往得到的结论会是,这个是规定或者是这个是电器特性。这个芯片这个电阻这个电容本来就是这样的,这些的逻辑门,我们这样来搞就能运行,弄成别的就不行。所以做这个东西的人也不明白他们做了一个什么东西出来。要是有谁大言不惭的说“我都明白”,那么请问你为什么用这些材料来做这些东西,这些材料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特性。即便是他说这个材料有什么样的电荷,什么样的结构,才具有的这些特性。但是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结构呢?
所以后来我发现这个东西本质其实就是人类世界中的基础学科要搞明白的东西。我们归根结底还是要回到根本上来,我们从高处来到本质,探究我们还未认知的世界,但是我们还没有能力,最起码的是我还没有能力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每天在重复着矛盾,无时无刻不在自我矛盾中生活。我们从生活到哲学,祈求从哲学中我们能看得透一些东西,但是往往我们看透了这些东西以后才会真正体会那句“难得糊涂”的用意,或许这就是禅。
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一些被困住的工具而已,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往返在法则规定的跑道上,我们每天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一些我们看来是不一样,但是在整个规则看来是一样的事情。
程序给我们规定了既定的语法,我们把我们的想法按照给定的规则套上去。生活给定了我们一些语法,我们按照生活给定的语法工作,休息,生活。
所以到了最后我所能得到的结论就是,按照你目前给定的语法去做,并且做的最好。不需要去探究问题的本质,问题的本质是不固定的,只要我们还有思考的能力,我们的问题的本质就没有结束。下面这一句尤其重要“既然是做了这一行,就不要去做别的事情。好好用好你的法则。”

下面是我的学习编程的大体经过java->c->assembly->01->gate cricuit->chip->physics mathematics philosophy 

时间大概是这样对应的 |+|+++|++|++|+++++|++++++|++++++++++->



后记:

一个自己坚持了十几年并被大多数人认同的真理,到头来却被自己几句话否定了,那种感受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的。要是我能活100年,我能够用前99年把所有的事情都搞明白,我就能够用最后一年的时间来处理这100年要做的任何事情。我们被教会了问为什么,但是没有人教我们如何掌握好这个尺度。 我在这条道路上一直探索,希望我能看得透一些事情,直到有一天我认识到,我的这个为什么应该可以到这停下了。我已经明白我接下来要做的任何事情,其实很简单。我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来明白了这样的一个道理--我们不需要弄明白任何事情,我需要用我的余生来处理我人生中的大部分事情。我认为很值得。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