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图书馆里的岁月

原创 2018年04月16日 14:49:49

那些年,图书馆里的岁月


“喂喂……喂,快起来,得赶紧走了!”
“去哪?召唤师峡谷吗?”
“去莱布罗瑞。”
“没听过这个区啊,新开的么?”
“是去图书馆,做梦还没醒哪,下周期末了要,去晚了,可没人给你占座啊。”
“这老师不还没画重点么?”
“老师课上说了,整本书都是重点!”
室友的话如平地惊雷,我脑袋瞬间清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好鞋子、裤子,套上夹克衫,接下来的刷牙洗脸梳头发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抄起书包,直奔图书馆。
期末的图书馆可以用人满为患来形容,急切中看到四楼中间靠墙的小圆桌空着如同发现了新大陆。“愁眉不展”地捧着模电书 ,好多知识点比大马路上的陌生人还陌生,解课后习题难如登天。我当时暗暗发誓,以后课上认真听讲,作业好好完成,重点都做笔记。古人讲“吃一堑,长一智”,经过这次的教训后,果然在以后的学习生涯中……我把我的誓言忘得一干二净。
这是大一在图书馆,如果有时光机能让我回到过去看看狼狈应付期末考试的我,我会坐到自己对面,做个路飞的笑脸:“临时抱佛脚,被佛踹一脚,哈哈”。

“在这世上,很多事情你可以不理解,却必须接受。只有真正了解这个世界的丑陋和污浊,被现实打击,被痛苦折磨,遍体鳞伤、无所遁形,却从未放弃对光明的追寻,依然微笑着,坚定前行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不经历黑暗的人,是无法懂得光明的。”——《明朝那些事》,我每读于此,未尝不动容也。
大二来到图书馆,正是为了读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明月嬉笑怒骂的文笔,让我看了开头就爱不释手,那段时间我每天用过晚膳都过来。多少次命悬一线,多少次功败垂成的朱棣,临危不乱、挽狂澜于既倒的于谦,深有城府、工于心计、隐忍不发的徐阶,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全印在我脑海中,激励我利刃之新发于硎,警醒我喜怒不可形于色。
大二在图书馆沉迷文史,以《明朝那些事》开头,汉唐宋清和民国以及日本越南英法德的史实或浅或深、或多或少有所涉猎,对我最大的影响主要是有了一种“日光之下,再无新鲜事”的豁达感,还有接受平庸同时不懈奋斗的人生观。
那会儿,老舍的《茶馆》我也爱读,书中的文学和历史相得益彰,末了老掌柜、秦二爷和常四爷三人撒纸钱,让我看到了个人在时代洪流里的渺小和痛苦。《骆驼祥子》中 “穷人爱与不爱得在钱上做决定,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让我叹惜祥子和小福子生在旧社会的底层,不然定是琴瑟相和能白头的绝配伴侣。
霍桑的《红字》和老舍的《茶馆》都是既突出人物,也突出时代,黑暗的过去哪个国家都有,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在图书馆读此书看到普琳被戴红字、被如此侮辱和迫害,我内心中痛批西方宗教神权残酷、暴虐而且还虚伪。
这是大二在图书馆,如果能回去看到书架旁挑拣书籍的自己,我要在他手上写四个字——“开卷有益”。

“嗨,你好!……”
“嗯……?怎么?”
“那个,你……你非常有气质,我就嗯,想过来和你认识一下?”
“扑哧!”Y捂着嘴吧笑了,但我发现她笑起来何止好看,简直“美不胜收”!
“好吧,然后呢?”Y从露齿笑收成微笑问我。
“谔……我是大三”,我人紧张得都在抖了,“是学XX工程的”。
“哦,我大二,国际贸易的,我好像之前也在图书馆看到过你。”
“嗯嗯……,你没坐这的时候,我就来了,”脸颊烫烫的,我强忍住不让身体紧张到晃,“我马上要回去复习了,这样子我们加个微信吧”,心中鼓励自己光明就在前方。
Y把头别过去笑了一会,回过头来又愣了几秒,不知道想了什么,我让她扫我的二维码,没敢看她什么表情,加完“灰溜溜”地回了自己座位,内心中巨尴尬,同时又——窃喜。
这是我在图书馆绝无仅有的邂(搭)逅(讪)女生的经历,挑了个饭后的时间点,她旁边刚好没人,开场白是我百度的“怎么和不认识的同校女生搭讪”。
在男生堆里我能谈天说地,论古道今,但是和女生说话脸会红,都不敢直视女生。感伤自己是个十足的理工科爷们!
Y每天化着淡妆,喜欢穿粉红色卫衣和白色帆布鞋,她步子快,脚步声较其他人短促,她只要一到这门口我就能听出来。从五官来看,Y和普通女生差不多,但身材姣好,举手投足间的气质散发出她无限的青春活力。
后来我看到她主动打招呼,她也很热情地回应,但我还是不敢和她多说什么。她数学不好,概率和统计学得一塌糊涂,时常拿过来问我,我耐心地给她解答,有难懂的我详细整理好再给她看。期末出乎她意料地考了80多,放寒假前,在食堂一起吃了顿饭,我还清楚记得那次我点了平时最爱的大蒜炒鸡蛋,顾忌到和她说话会有味道,一点都没动。Y和我聊她寒假要找人结伴去布吉岛和斯里兰卡,问我有什么安排,我一时语塞,不是因为我没空,是因为我——穷,假期出国旅游对那时的我而言是一种奢侈。
第二学期期末复习Y坐到了我背后的位子上,偶尔聊聊学校发生的事情,她看经济学遇到疑惑常常找我探讨,我其实对经济学不擅长,她问我我总是表现得非常喜欢。
大四我没再在图书馆见到过她。毕业前,她把送我的书寄存在宿管站,告诉我去取。遗憾的是,那张她当时夹在书中间露出她写的我名字的便利贴,等我后来再翻开她的赠书时不见了,那张便利贴上面除了她画的笑脸其他的内容我也记不清了。
这是大三在图书馆,岁月静好,留有往昔。

到了大四,深切感悟到了小学日记里常写的“时光如白驹过隙”,不留意就蹉跎了岁月。自古人生于世,须有一技之能,既然下定决心亡羊补牢,便只顾风雨兼程。我找来一大堆计算机书籍,按照博客上高人给出的钻研路线,在看书学习和敲代码中度流年。这段时间过得极其的充实,从基础的C语言,到计算机的体系结构,再到高端的《人月神话》,从未如此痴迷。每天都在不断的成长,技术文章看了又看,经典源码写了又写,身在其中,不觉得累,反而感到神清气爽。
格雷厄姆讲黑客与画家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是创造者。精巧的树结构,绝佳的搜索算法,CPU对指令流水线式的处理……这些计算机领域大师们的杰作无不展示出他们旺盛的创造力。钻研技术的日子里,我许下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创造出我个人的卓越开源项目的美好愿望。
图书馆我驻扎的那间教室前面有块黑板,我在上面写下了“不动如山”四个大字和“我希望你有把大卫从花岗岩里雕刻出来的梦想,同时也有一点一点抠敲岩石的毅力”这一行话,每当心情浮躁,急功近利之时必看。
非常感谢当年在图书馆刻苦努力的自己,尤其经历大学四年也深知唯有自己才能成全自己,如果现在能有联通到过去的电话,我会打给那时的我说:“牢记使命,奋力前行,做一个有能力在狂风暴雨面前展翅翱翔的雄鹰。”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DanielDingshengli/article/details/79960566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那些年,图书馆里的岁月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