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之悲剧:废弃电脑如何引爆“亲信门”事件


 

  

  2018年4月6日,66岁的朴槿惠在受押超过一年后,迎来了一审判决。法院判定,朴槿惠滥用职权、泄露公务机密文件、对部分财团的行贿受贿罪等罪名成立,因此重判她24年有期徒刑,罚款180亿韩元(约人民币1.07亿元),这一刑期还高于朴槿惠滥用职权的主要受益对象、在一审被判20年的“闺密”崔顺实。此前,韩国检方提请求处朴槿惠的量刑为有期徒刑30年、处罚金额为118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97亿元)。虽然在接受调查期间,朴槿惠一直辩解称自己“未获一分私利”;但检方认为,由于朴槿惠与崔顺实之间构成“共谋关系”,因此即便两人向财团索取的贿金未流入朴槿惠的个人腰包,而是主要用于支持崔顺实的商业利益,鉴于仰仗朴槿惠总统职权促成的利益输送链条确实存在,朴槿惠仍适用于“间接受贿”的罪名。

  

“亲信门”如何被电脑数据引爆

  上任头三年里,朴槿惠经历了2014年世越号沉船事故,2015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危机,还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宣布引入了美军部署的“萨德”防导系统。在2012─2015年间,韩国经济增长在2.3%到2.7%之间小范围波动,也是近年来该国经济最平稳的一段时期。

  就在她因腐败丑闻沦为“阶下囚”的五个多月前,这位韩国首位女性元首还踌躇满志地在韩国国会发表讲话,宣布争取在任期内推动修宪,改变韩国总统“五年一任制”不能连任的规定。岂料,那一天也成为她被爆出亲信干政丑闻、总统任期中道崩落的转折点。

  被指干政、受贿的朴槿惠亲信崔顺实,由于与朴槿惠过从甚密,一直受到韩国媒体的高度关注。其父崔泰敏在朴槿惠母亲陆英修身亡后,开始接近朴槿惠,并逐渐成为后者的“精神导师”。朴槿惠和比自己小四岁的崔顺实一直为闺中密友,友谊长达40年。韩国媒体还报道称,朴槿惠视崔顺实为亲人般的人物,崔顺实为朴槿惠在珠宝店购买胸针、定制衣物,二人共进餐饭、一起看连续剧。

  崔顺实卷入腐败丑闻之说,虽在韩国政坛早有耳语;但“亲信干政门”丑闻能被正式揭发,引爆点却起于韩国知名的高等学府梨花女子大学。

  2016年7月末,梨花女子大学号称“响应政府的决定”,在已设有继续教育学院的情况下,又追加设立了被学生认为有“卖学位”嫌疑的“未来LIFE学院”。许多历经重重升学压力才考入梨花女子大学的梨大学生,为此展开第一轮针对校方的抗议示威活动,最终导致校方撤销了这一决定。

  然而,在梨花女大的原校长崔京姬被爆出涉嫌贪腐,学生们又举行了第二轮示威。从对校长贪污问题的线索搜集中,黎花女大的学生们还发现了朴槿惠“闺蜜”崔顺实的女儿,走后门入学的事实。10月19日,梨花女大原校长崔京姬宣布辞职。但在学运中被曝光的崔顺实之女“走后门”入学案,却仍被媒体锲而不舍地继续追查。自此,韩国公众和媒体对崔顺实滥权内幕的追责一路上溯,却没想到引爆了一颗多数人原先都没料到的政治“核弹”。

  2016年10月24日,韩国JTBC电视台独家爆料称,该电视台的记者在崔顺实丢弃的办公用笔记本电脑中,发现了包括44份总统演讲稿在内的200多份政府机密文件。由于这些文件的打开、运行、修改时间点,都在朴槿惠正式发表这些演讲之前;让人不免怀疑,朴槿惠是否在发表重大国家决策之前,都曾让并未在韩国政府任职、也没有法律规范和行政授权的崔顺实事先审阅和修改。

  事件爆发后,朴槿惠当即在次日向韩国民众发表《致国民书》道歉:“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这引发了国民的担扰、惊诧和痛心,我感到愧疚。”然而,韩国民众对道歉并不买账,反而自发组织大规模的“倒朴”抗议活动,以民间力量的集结向朴槿惠政府施压。

  从10月29日晚,2万多名韩国民众聚集在首尔广场示威,高喊“朴槿惠下台”等口号。活动组织者称,从11月1日至12日,每晚将在首尔广场举行示威,要求朴槿惠下台,敦促政府查明真相。11月26日在首尔光化门广场举行的第五轮烛光集会中,主办方估算仅首尔地区就有130万人参加集会,警方估算人数则为26万人。

  与此同时,韩国检方也立即介入,并为此专门成立了“朴槿惠政府亲信弄权干政案独立检察组”(独检组),负责推进调查。但朴槿惠虽表态愿意接受独检组的调查,此后却一直就调查时间和方式与检方较劲,拖延时间。与此同时,她与国会在野党的矛盾也开始激化,遭到弹劾的压力与日俱增。

  2016年12月9日,韩国国会以大比例赞成票通过朴槿惠弹劾案,使朴槿惠成为继卢武铉之后,第二位遭到韩国国会提起弹劾的总统。

  2017年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以8位法官一致通过的压倒性票数,裁定国会提出的弹劾案有效,朴槿惠必须立即解职。韩国宪法法院认定,“总统的行为及其后果的负面影响十分严重,因此,解除其总统职务,对于捍卫宪法的意义不容争辩。”

沦为“阶下囚”

  在被正式弹劾、解除总统职务后,朴槿惠失去了作为现任总统享有的司法豁免权。此前一直拒绝当面接受调查的她,也不得不在下台后立即以犯罪嫌疑人身份到案,并接受讯问长达21个小时以上,创下韩国卸任总统接受讯问的最长时间纪录。

  2017年3月27日,韩国检方特别调查本部表示,检方决定针对朴槿惠提请法院签发逮捕证。检方表示,在讯问中,朴槿惠否认大部分指控,并存在毁证之虞。

  3月31日凌晨,韩国法院签发对朴槿惠的逮捕证,朴槿惠随即在重重戒护下,被移送至首尔看守所。沿途中,支持朴槿惠的群众仍手摇韩国国旗,试图阻挠车队的行进;而坐在车中的朴槿惠则脂粉未施,面无表情。

  2017年4月,韩国检方以18项罪名正式起诉朴槿惠,包括涉嫌与亲信崔顺实合谋从韩国大企业收受贿赂、强迫企业向两人“共同运营的”财团捐款、滥用总统职权帮助崔顺实谋求商业利益、向崔顺实泄露政府机密等。

  其中收受贿赂是这些罪名的核心。据检方指控,朴槿惠涉嫌与崔顺实共谋,从三星和乐天等韩国大企业处收受共36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19亿元)的贿赂,另向SK集团索贿89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314万元)。据韩国媒体统计,检方在对朴槿惠起诉书中所列涉及受贿索贿金额共59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53亿元)。

  2018年1月,检方又向朴槿惠追加3项指控,包括涉嫌收受韩国情报部门国家情报院贿赂36.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200万元)、导致国库损失以及违反公职选举法。至此,朴槿惠累计受到21项罪名指控。

  而自2017年10月法院裁定延长对朴槿惠的关押期限以来,朴槿惠一直以“遭到政治报复”、“身体和精神状况不佳”等说辞为由,拒绝出席庭审。当时,朴槿惠还辞退了自己的律师团,随后她的辩护一直由法院指派的公职律师负责。

  2018年4月6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可检方提出的大多数控罪,重判她24年有期徒刑,罚款180亿韩元(约人民币1.07亿元),这一刑期还高于朴槿惠滥用职权的主要受益对象、在一审被判20年的“闺密”崔顺实。而朴槿惠则未在自己的一审宣判中现身,并有可能提出上诉。

  令人尤为感叹的是,朴槿惠并非韩国第一个被收押的前总统,但也终究不是最后一个。日前,与他同样出身保守派阵营、在她之前担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也因被控收受贿赂、挪用情报院经费等罪名而遭到法院批捕。

  不过,在“倒朴”的烛光民心扶持下、于去年5月问鼎总统的文在寅,也已着手兑现“清除积弊”的竞选承诺,在国内强力推进修宪,力图进一步限制总统的权力。

  在朴槿惠之后,被腐败拉下水的“韩国总统式厄运”能否真正破除,民意正期盼答案。■ 

 

* 本文原文来自【财新网】(记者 王自励)2018年04月06日 16:15,原标题为“囚徒朴槿惠:从个人悲剧到国家悲剧”。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数据安全
上一篇不止Facebook泄露用户信息,中国数据黑产更触目惊心
下一篇收集隐私数据,越少越好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