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云计算

云计算一定可以算2009年最热门的IT词汇了,大有当年SOA和SaaS的气势。云基本上把所有之前的热门概念都包容进来了。比较流行的说法是把云分成三个层次,从硬件层的基础架构云(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 IaaS),到平台云(Platform as a Service, PaaS),再到软件应用云(Software as a Service, SaaS)。云计算到底是不是一种颠覆性的技术?我觉得很难去给出明确的“是”或“不是”的答案。我们不妨放弃无谓的争辩,着眼于仔细思考一下云的三个层次和它们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在我开始接触电脑的时代,基本上所有的计算机都是庞然大物。没有哪个个人或家庭会装备这种巨型怪兽,计算机只存在于政府机构,科研院所或者大学的计算中心里。那时候,谁要想运行一个程序,都要申请计算机的运算时间,然后抱着一大摞的打孔纸带去计算中心。算起来,这可能是早期的基础架构资源(CPU和存储等硬件)的共享了。今天基于云的基础架构共享的方式已经与当初的原始手工方式不可同日而语了,主要是得益于互联网,运算资源的共享变得像使用自来水一样便捷。


但我觉得共享的某些初衷并没有发生变化,都是为了提高基础架构资源的利用率。六七十年代,提高利用率的主要动力来源于硬件过于昂贵;现在的主要动力可能主要来源于“绿色”需求。不难理解,相对于众多的企业私有数据中心,一个集成的云计算中心,无论对于电力的运用,散热,还是碳排放,都会获得极大地优化。所以,一个更加宏观的,甚至是整个社会范围的资源优化需求,是推动云的动力。这种需求大概也是催生所有公用事业,例如自来水,燃气,电力等等的原生动力之一。运算能力和存储能力作为一种通用资源,在云计算的背景下,也有公用事业化的趋势。


基于以上的想法,关于云上的运算资源的共享,不应该算是什么新概念。无非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语“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运算资源从大型机时代的共享,走到个人电脑时代的私有,在云时代又再次回归到更高层次的共享。所以,我这里说更高层次的共享,来源于云的另外的两个层次:平台云(PaaS)和软件应用云(SaaS)。说到云的技术革命性,我想也是存在于此。


从平台云来讲,支持云共享的平台,必然要在传统的平台上有重要创新,不可能沿用原来的DOS,Windows或者传统的数据库平台。如果要问我平台云的平台到底是什么?我想,Google为支持搜索开发的自主平台可能是比较好的雏形,其他的还有微软正在Beta测试的Azure(包括数据库),以及Amazon的云运算和存储平台。这些平台要解决的共同问题无外乎怎么把资源整合起来,呈现一个完整的云给用户;允许用户像使用私有资源一样使用共享资源(multi-tenant);以及平台对日常运营的支持,等等。


从软件应用云来讲,SaaS已经讨论得很多了,在此我不想再赘述。我想纠正关于“颠覆”的观点。我认为云计算下的软件应用是对传统软件应用的增强和补充。说得更加积极一点,软件应用云开拓了一个新的软件应用蓝海,不仅不是传统软件的颠覆,反而促进软件应用更加深入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别是在消费级的市场,云上提供的免安装,方便易用的应用软件,让更广泛的受众享受技术的便利。从这个意义上将,我更加愿意把云计算说成是开拓性的技术进步,而非要“颠覆”。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关于云计算的外文文献

2012年06月13日 152K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