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当我再写一首诗的时候,我会不可避免地回忆起我的童年,我试着把记忆里的照片变成一部电影,试着找到恐惧的最初形象。最初想起的是光,光是低瓦数的灯泡,是白炙灯,是路灯,时而昏黄时而明亮我摸不到的,有时候会让物体带上黄晕。光还可能是一台黑暗中的电视机,幼儿园里厕所里的长明灯。后来想到的是八十年代的街道,我已经不知道那是来自电影还是我当时的记忆,应该是电影验证了记忆。窄窄的街道上塞满了骑着自行车的人,他们很匆忙几乎保持着一样的速度在前行,穿着的确良的衣服,白色蓝色还有格子。和现在一样街道是灰色的。再后来想到的是家,很低的房顶发黄的天花板,我总是觉得房顶很薄,从天而降的雨滴会把它穿漏,但我也认为他是非常安全的能遮挡一切坏天气,我愿意躲在那里面。还有一个破烂的小院,还有晚上经常经过的街道它开始变得繁华热闹,有各种颜色的灯光。

对于现在正在打字的我来讲这是童年的记忆,也许我为了某种抒情目的将记忆变形了,其实记忆本来就是不真实的,它和我自己相互扭曲着,而实际上是一回事。

我的记忆是没有阳光、草地和鲜花的,也许我经历过但我的记忆里没有,任凭我怎样回忆,而这样的回忆也只能验证和强化我的残忍。

十七岁那年的夏天我总是失眠,会整夜整夜得睡不着觉,那时我发现早晨45点钟的天空非常白,大概是小学作文里写的那种叫鱼肚白的颜色,它让我联想到尸衣、皱皱巴巴的白色棉布还有一只垂下的手臂、一张脸。我好像知道了我为什么喜欢joy divisionIan curties,他的死亡的方式实践了我那些清晨的幻觉。我清楚地记得我写下的句子“他垂顺的身体在阳光中若隐若现”。那个时候是城市喧闹的开始,不同载重的车有不同的声音,他们呼啸而过,我有一间离马路很近的房间,我透过窗户看着宽阔的灰色马路,忙碌的车和忙碌的人。我早搬过了家,没有改变我对清晨的恐惧。那时好几年前,小时候,又是白色的天空,一缕阳光透过窗棂打在墙上,我观察那些古怪的阴影,好像在运动,像一张表情诡异的脸也像一只奔跑的老虎。我知道不一会儿我就要上学,我必须要和大人一起以同样的速度穿过城市喧闹的街道,我必须干掉恐惧和对成人生活的种种匪夷所思的质疑,像他们一样欣赏那种叫做“城市里的阳光”的东西。在我没有记忆的区域已经被种下了很多必须,但我始终没有战胜对清晨的恐惧。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照片 联想 生活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电子书:周一清晨的领导课

2008年10月06日 899KB 下载

清晨雨露xp.zip

2011年10月21日 5.76MB 下载

疯狂口语清晨励志宝典下集.pdf

2009年03月28日 757K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