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hon之父称996不人道,996真的是合法的吗?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Odaily_/article/details/89078273

640?wx_fmt=jpeg


加最长的班,熬最晚的夜。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事情是这样的


一周之前,有程序员通过GitHub的开源,注册了一个“996.ICU”的域名,强烈控诉互联网有些公司不合理的“996工作制",项目上线不到一个小时,就获得了上千的星星。

 

GitHub是全球开发者(俗称码农)中最权威最有号召力的平台,有大量开源软件、项目,他们经常在网站上交流。总之,GitHub是全球码农界的Facebook,在码农圈中影响力非常强大。 


640?wx_fmt=png

(GitHub截图)


目前,这个项目已经位居全球第二。成为“GitHub星数上升最快的项目。排在第一名的,freecodecamp是著名编程教育项目,第三到五,均为业界公认知名的前端框架。足以看到该项活动在码农圈的影响力。


事出有因


996不是一个新词。从2000年起,无偿加班帮助了一些企业迅速成长为行业巨头。现如今,996工作制度成为普遍现象,不只是存在互联网行业,也开始向其他行业蔓延。这样的加班文化,一直以来都是热议话题。受此影响产生了更多的焦虑感,也随之带来了对抗和不满。

 

996围困的年轻人是这样的:


 640?wx_fmt=png

(微博截图)

 大家对996是否合法的怀疑是这样的:


 640?wx_fmt=png

(知乎截图) 

 Python之父表示:996工作制是不人道的:

 

640?wx_fmt=png

(Twitter截图)


在法律意义上,996工作制度的合法性显然是存疑的。

 

Dimension的法律顾问Katt GuGitHub上上传了”Anti-996-License”(advised by Suji)。


640?wx_fmt=png


Katt Gu是法学博士,研究人权法多年,她一向认为要保护劳动者的权利,这不仅仅是因为国际劳动协会和WTO的规定,更是对于劳动者的尊重和支持。之所以选择发布开源协议,是希望能够让更多的程序员和更多互联网公司能够参与进来,让这场被认为是“程序员短期的狂欢”转换成真正的“ 程序员的革命”。

 

996工作制度的合法性显然是存疑的。此次程序员们的集体反抗到底会有怎样的回应,现在也无从得知。星球日报采访了Katt Gu,以下为访谈实录:

Q1

星球日报:您觉得“996”工作制是否违反了劳动法?

 

Katt Gu:这个毫无疑问肯定是违反了劳动法的一些内容的。已经有很多比我更熟悉劳动法的专家评论过了,我就不具体说了。其实可以理解偶尔有时候赶工程进度需要员工加班之类,很正常,国家也允许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前提是需要经过劳动部门的审批(劳动法第四十一条),但特殊也是有限度的特殊,绝不是这样以牺牲员工的健康和自由为结果压榨员工。

Q2

星球日报:很多企业管理追求“狼性文化”,您认为“996”工作制度是否能让企业变得强大和高效?

 

Katt Gu:其实不一定,我和一些朋友聊过这些。人的精力和体力都是有限的。而996工作制是超出人能接受的身体极限的,长时间下去,只会让员工工作效率越来越低,对工作失去兴趣,然后进度越来越慢。我觉得996并不能帮助公司,反而,这种工作制度证明一些公司在工作效率上市非常有问题的,也不能够笼络员工的心,这样的公司只会逐渐被市场淘汰。

Q3

星球日报:您是如何想到要上传“Anti-996-License”?

 

Katt Gu:我个人以前参加过一些国际和国家标准的定制。技术和法律如何互相影响一直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一个领域,开源软件协议的规范化方面是法学界几乎没有碰过的内容(据我所知),我在网上搜过一些关于开源软件兼容的文章,大多都写得比较混乱,没有什么逻辑。每个做学术的人遇到自己感兴趣的方向的新课题都是非常兴奋的,这也是我决定尝试撰写这个开源软件许可的原因(而且这应该是首个中国人撰写的许可,以前的都是由欧美领导),这实际上也说明了我国的软件行业也越来越成熟,互联网行业的中心已经逐渐从欧美转向中国。

Q4

星球日报:对于这种工作制度,您觉得员工应该如何平衡?

 

Katt Gu:我个人认为可能是在反对得不到相应的报酬吧。如果我作为与员工,老板需要我偶尔加班,然后愿意按照劳动法提供相应的报酬,我还是愿意的。当然也许有些人不喜欢加班,他也应该有拒绝的权利。但既然加了班,就需要有相应的补偿。


Q5

星球日报:您认为“996.ICU”项目如何能变得有意义,而不是程序员在虚拟世界的狂欢?

 

Katt Gu:其实现在已经不是程序员在虚拟世界的狂欢了,国家已经通过人民日报,共青团团报之类明确了自己的态度,会让劳动部门插手这件事情。项目到现在可能不到两个星期,国家的反应还是非常快的。说明有关部门是一直在关注劳动者权利这个问题的。我个人觉得"996.ICU"这个项目已经差不多可以落幕了,但反996协议还是可以作为一个研究性质的项目存在,毕竟研究透彻开源软件协议对中国软件行业的发展是由极大的好处的。

 

也有人认为关于996的讨论,其实质是多方博弈困境的问题。要打破困局,只能依靠外部力量。一是限制传统行业的岗位供给,比如医生、教师,但是长此以往,对行业有害,对外行业人不公平。而是新技术在此新起出现大规模岗位需求,例如当初新生的互联网行业。不少人把这种期待寄予在AI以及区块链上,对于新一波浪潮的到来,我们拭目以待。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