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49

代理CEO
终于赵海波以董事会的名义,发了一封邮件,决定召开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由于参会人只有赵海波、王文斌、梁秀娟和吴言,所以准备合并在一起召开,会议地点就在商智网络会议室。
会议在下午两点钟举行,会议由赵海波来主持。赵海波先来了个开场白:“各位,前一段时间公司发生了一些变故,我想大家也都很清楚了,我在这里也就不多说了。对这件事情呢,根源在我这里,不怪大家。前段时间我在业绩上给文斌的压力太大了,同时在财务方面又要求秀娟严格把关,其实我的本意是想你们互相配合并且互相制衡,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没想到出了前段的事情。”
赵海波首先把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进行了定性,把责任全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赵海波接着说道:“所有创业团队的磨合都是一个相当因难的过程,所以大家在磨合上有些问题也很正常,我觉得大家应该正确看待前一段发生的事情。文斌呢,年纪比较轻,他是85年的,做事难免会有些浮燥。”
赵海波说王文斌是85年的,着实令吴言吃惊不小,一起工作了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他那么年轻,不禁多看了几眼王文斌。
“当然了,文斌看起来像是75年的,如果说是65年的估计也有人信了,不过别被表象迷惑,他真是85年的,不过很聪明,20岁出头就大学毕业了,毕业后就一直创业,说来也有四五年创业的经验了。”赵海波似乎看出了吴言的疑惑,又解释了几句。
赵海波接着说道:“文斌前一段所做的事情,秀娟都跟我反映过,基本上就是易买网上所做的事情,这点文斌其实你应该反思一下,原来你们在财务报表上来看,业绩并不差,但是为什么融不到资呢?你考虑过没有?”
王文斌听了赵海波的问话,诚肯地说道:“说实话,关于这点我们Team都不明白,按理说我们的Alexa排名早就到1000名以内了,每天独立访问IP也都达到几十万了,销售额每月平均下来基本可以达到千万级,按理说我们融资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实际情况是直到资金链断裂,一直也没再找到投资。”
赵海波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你们是在耍小聪明,首先你们的Alexa排名是靠员工安装Alexa工具条,规定每天访问次数来达到的,发现效果还是不够好之后,你们还专门投资过一个搞Alexa排名的团队,你们原来的CEO跟我说过。另外,你们靠互相购买产品和服务的方式,造成业务的虚假繁荣,这些点我们在做尽职调查时都能看出来。所以你们原来做的那些,可能可以骗一些天使投资人,因为现在国内有钱人太多了,傻有钱的也不少,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专业机构,你们的那一套就不灵了!”
听到了赵海波的一席话,王文斌低下了头,说道:“确实像赵总说的,我们确实急于做出业绩来,所以想走些捷径,先把钱拿到再说!”
“是呀,你们这样胡搞,你说谁还敢把钱给你们呢?”赵海波反问道。
“是呀,是呀!”王文斌有些不好意思了。
赵海波这时回到了正题,接着说道:“所以我说,搞企业关键还是切实把业务给做上去才行。想把业务做上去,管理团队就必须团结,同时管理团队要有分工和合作,做各自擅长的事情。今天咱们开这个会,就是要讨论一下管理层分工协作的问题。对于这一点,大家有什么看法?”
梁秀娟首先说道:“我觉得前两天您发的邮件,我和吴言的分工都很明确了,没有问题。但是对王总的这块,不知道您是怎么考虑的?”
梁秀娟也说出了吴言的心中的疑问,确实赵海波要怎样来安排王文斌呢?
赵海波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这点我也考虑了一下,我的想法是这样,文斌主要负责市场和销售工作,他在这方面有一定的经验,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梁秀娟接着说道:“您前两天的邮件中决定要吴言来负责研发、市场和运营工作,如果您让王总也来负责市场工作,他们两个人在职责方面是不是有所冲突呀?”
赵海波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你说的情况存在,这需要你们来内部协调一下。”
这时吴言抢先说道:“我觉得可以这样,把现在的市场部门再重新划分一下,分为产品部和市场部,我来负责产品部的工作,王总来负责市场部工作,这样王总统一负责市场和销售部门的工作,可以更好的安排工作。我来负责产品、研发和运营部门,来配合王总的工作,您看怎么样?”
赵海波点了点头,说道:“嗯,我觉得吴言的这个方案很好,文斌你觉得怎么样?”
王文斌正在想得出神,被赵海波突然这么一问,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噢!我没意见。”
但是王文斌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可能是在想自己CEO职位问题,或是在想自己原来负责研发部门的时侯,没少给吴言出难题,现在换到吴言,是不是也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赵海波接着说道:“那好,那就这么定下来了!关于CEO的正式人选问题......”
赵海波在说到这个关键问题上时,似乎是故意拉长了声音,吊足了大家的味口。王文斌、梁秀娟和吴言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赵海波的脸上。
赵海波接着说道:“我觉得文斌下一阶段主要做好市场和销售工作,CEO的职责暂时可以先放一下。大家看这样安排怎么样,大家都暂时向我来汇报工作。”
难道赵海波想介入公司运营层面,吴言心中暗想。
“当然了,我的工作比较忙,所有签字和审批都由我来做的话,肯定会误事儿,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代理CEO,来行使CEO职权,但是所有决策都要及时通知我,大家觉得怎么样?”赵海波接着说道。
吴言心中暗想,原来赵海波是想监视公司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但是又不介入公司的具体业务运作,对于目前的情况而言,吴言觉得还是比较适合的,现在的管理团队,经过前一阶段的风波,需要一段时间的重新磨合,这时侯如果有赵海波这样的人充当一个教练兼裁判的角色,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安排。
这时梁秀娟和王文斌的脸上都是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一时没有说话。
还是吴言先说道:“我觉得赵总这个建议很好,这样赵总可以给我们更多的指导,让我们少走弯路。”
“是呀,是呀!”王文斌和梁秀娟都附合着。
赵海波点了点头,说道:“至于具体的人选,大家有什么建议呢?”
这个可是个难题,到底选谁好呢?选王文斌吧,这样他实际上还是CEO,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大的心理影响,同时可以让他做事更加规范,但是梁秀娟肯定对王文斌非常不满,同时王文斌确实还不具备掌控全局的能力,做事情方面有些不择手段。选梁秀娟吧,她确实是最佳的人选,从能力上来讲,显然没问题,就是担心她对王文斌的不满,可能会造成团队的不团结。
所以一时之间,大家都没有说话。
赵海波看了圈,见没人说话,于是说道:“我看大家都不说话,我先说一下我的意见!我建议由吴言来做这个工作!”
赵海波的话令吴言很吃惊,他一直觉得自己最适合做的就是CTO角色,对CEO的工作他始终觉得自己不适合,所以从一开始创业,除非万不得已,总是把自己定位于CTO角色。这时赵海波突然提出让自己做代理CEO,虽然是代理CEO,还是需要主持全局的工作,自己适合吗?
吴言虽然心里着实兴奋了一把,但是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连忙说道:“我之前一直在做技术,可能不太适合做这样的管理职务。”
赵海波摆了摆手,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也犹豫了很久,其实无论秀娟和文斌,可能都是做CEO更好的人选,究竟选谁我也拿不这主意。直到前两天,我和人聊天,我说出了我的困惑,那个人就问我,你觉得这个项目谁是核心呢,离了这个人,项目就不是原来的项目了。我才恍然大悟,其实不管大家承认不承认,这个项目始终是吴言的项目,如果没有了吴言,这个项目就变成了一个特别普通的项目了,而有了吴言,才使这个项目充满了技术上的特色,所以我觉得还是由吴言来主导比较合适,你们觉得呢?”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对于赵总说的这一点,我完全认同,吴言确实是对这个项目感情最深的。前一段时间王总来的时侯,吴言其实是很委屈的,但是就是出于对项目的感情,才能忍下来,并且做了很多自己原来不擅长和不喜欢的工作,而且还做出了一些成绩,说实话这点令我非常佩服。虽然吴言在很多方面还有所欠缺,但是我觉得在我们的帮助下,他一定可以做好这份工作的!”
听到了梁秀娟发自内心的对自己的支持,吴言心中真是很感动。
这时,王文斌也说道:“对,我也觉得吴总是最佳的人选!”
赵海波点了点头,说道:“那太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意见,咱们就这样决定了!”
这次会议就这样结束了,三个人一起把赵海波送上了车,在回来的路上,王文斌先一步上了楼,只有吴言和梁秀娟慢条斯理地往回走。
梁秀娟问吴言:“你觉得今天的会议结果怎么样?”
吴言非常诚肯地说道:“说实话,我有点意外,其实你比我更适合做CEO的工作!我现在都想让给你来做!”
梁秀娟略带玩笑地说道:“是吗?别装了,你创业不就是要做CEO吗,现在如愿以偿了,还装!”
吴言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说心里话,我觉得我只适合做CTO,搞技术工作,做CEO我以前一直没想过,我觉得我不太适合!”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你的定位还是挺明确的,你目前也确实只适合做技术,但是你说赵海波为什么今天让你来做代理CEO呢?”
这个问题吴言还真的没想过,听梁秀娟这么一问,也引起了吴言的共鸣,于是说道:“对呀,我也是一直有些想不明白。”
梁秀娟略微停了一下,很有条理的说道:“我觉得赵海波这样做有三个目的,首先他无论选王文斌还是我做CEO,都会造成对方的不满,从而影响团队的团结,而选你我们两个都没有话说;其次是他觉得你比较单纯,不像我和王文斌,肯定不会对他隐瞒什么,这点在原来我找他汇报工作时就感觉到了,他经常会拿王文斌汇报的内容来跟我汇报的内容进行比较,他明显对我们俩个都不是很放心,但是对于你,他却可以绝对放心,这样便于他进行遥控;最后我觉得前一段你做市场、销售和运营工作,在跳出你所熟悉的技术领域之后,你还能不计较个人得失,努力干好这些工作,并且得从这些工作中学到东西,我每次跟他汇报这些内容,感觉这些对他的印象都很深刻!”
原来这件事背后还有这么多玄机,吴言听了感觉恍然大悟。原来梁秀娟在赵海波面前给自己美言不少,这才会有今天的结果。
想到这里,吴言非常感动地说道:“那真是谢谢你了!”
“你不用谢我,我也是出于公心才这样做的!”梁秀娟淡淡地说道。
“那还得请你以后多帮帮我,我觉得你比我能干多了!”吴言深有感慨地说着。
“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梁秀娟说道。
“没有,我真需要你的帮助!”吴言特别诚肯地说道。
“你觉得我会帮你吗?”梁秀娟反问道。
“这个,我觉得会!你说是吧!”吴言肯定地说道。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别太自信了!”梁秀娟说着。
电梯这时已经到了公司所在的楼层,吴言和梁秀娟下了电梯,走回了办公室。
刚一进门,就看到王文斌抱着一大堆东西从办公室走出来。梁秀娟惊讶地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搬家吗?”
“是呀,我把这间办公室给吴总腾出来。”王文斌有些失落地说道。
“没关系,你还坐在里面吧!”吴言诚肯地说道,因为吴言前段时间搬出办公室时,感觉到员工们对自己表情和态度上的变化,确实是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是很难受,吴言也是经过很长时间才把心态调整过来的,因此吴言从心里不想让王文斌再体验一次了。
“不了,我还是坐外边吧!”王文斌一边说着话,一边把东西放在了一个大厅里的空位上。
“哎呀,你真别这么折腾了,你腾出来我也不会去的!”吴言坚决地说着。
吴言一边说一边抱起王文斌的东西,又放回了王文斌的办公室。对于这一幕,员工们都在好奇地看着。
梁秀娟和王文斌也跟着吴言走进了办公室,吴言把王文斌的东西又放在了桌子上,非常诚肯地说道:“我真的不是客气,你还是坐这间办公室,我已经习惯坐在外边了!”
这时梁秀娟也压低声音对王文斌说道:“是呀,你还是坐这吧!你们俩个刚才在外边拉拉扯扯的,是给员工演戏呢吗?”
王文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吴总要做CEO的工作,很多工作是需要保密的,肯定需要一间独立的办公室,所以我应该把这间腾出来给他!”
“没关系,你就坐在这里,我现在的座位也不错的!”吴言说道。
“我看这样吧,”梁秀娟提出了建议:“咱们还有个杂物间,现在是放一些杂物的,咱们抽空把他腾出来,吴言你可以坐过去!”
“对,对!我可以坐到现在的那个杂物间去,呆会我就给收拾出来,这样你就不用搬了!”吴言略带兴奋地说着。
于是,王文斌做出了恭敬不如从命的样子,也就不再要搬出去了。
显然,王文斌对这次人事调整还是有些不满的,从这次当着员工的面吵着搬家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吴言真的希望王文斌能够安下心来做好销售工作,希望自己的真诚能让王文斌可以体会到。
杂物间原来是一间梳洗室,吴言顺势把梳洗台做了书架,然后搬进了一张桌子,部置得还不错,怎么原来就没想到利用这间呢屋子呢!哎,就是地方太小了,如果有条件,最好是每个员工都有一个办公室,吴言心中这么想着。
又一次坐到了公司领头人的位置上,吴言不禁又要开始考虑起了公司盈利的问题。王文斌前一阶段引入加盟商家的商业模式,虽然是可行的,但是远水解不了进渴,一时半会儿产生不了业务,那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吴言思前想后,觉得当前最好的方式还是开展互联网广告业务,但是王文斌和钱安江只有商家资源,并没有广告资源,这个业务要怎样开展呢?
敬请期待下集:广告客户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技术人员创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