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一个flag

立一个flag

写在前面

最是误国总清谈,难能可贵是坚持。我是很多次发一发宏愿,立一立目标,比如暑假完成多少的跑量,读完几本书,记博客。然而,事后总是发现,完成者寥寥。我一直也都算是个有些韧性的人,然而过往中这些小目标,却应付的很随性。

看到一个朋友发的朋友圈,说自己三十岁生日了,以及三十而立种种,我是颇有些感慨的。虽然还没到三十,但是一种紧迫感确是时时在脑子里盘旋。

不想过现在的生活

从小到大,家里的状况其实并不景气,我不觉得如何惨淡,可能我天性如此,也不觉得苦。哪里有什么苦,父辈们给了最好的东西,数十年不断的往前推自己,已经极难的了。如果以前算做是苦,我是不怕的,我害怕的是失去了控制的生活,既没有乐趣,也没有了动力。

此刻的我,我感觉正是如此,我感觉如今的学生生活算是白瞎了,我以前希冀的“研究”生的生活,一点也没有着落,不仅没有着落,反而可能就此完全失去了。

我不知道是自己运气太差还是如何,碰上打着学术旗号挣钱的老师,我着实想过退学,然而年岁如此,只能隐忍了,去了校外的公司。

然而事实毕竟如此,我必须做好规划,逆境求生,重新掌控自己的时间和生活。然而的的确确,离开了很多机会和资源,失去了做很多事情失去了很多时间。

这是我最不满意的地方。

再立一个flag

  • 开始记录生活,写博客,我是技术不起来。关于写文章,这两天看Docker技术入门与实践作者杨保华的关于区块链的文章,看的过程中其实我是很感慨的,虽然这位清华的博士毕业师兄比我大不少,但是能看的出来经历过完成的科研训练的人,在表述的专业性和流畅度上,都是我这种既无幸遇到一个好老师,也无幸接受严禁科学训练的人,所无法做到的。当然,缺乏科学素养和训练,也有我之前蹉跎岁月的原因;当然要不是因为以前蹉跎了,也不至于现在这样的落魄,至少,在我看来是落魄的。

  • 做几个项目,老板以外的项目,包括如果能尝试创业就很好了,其实我想接触一些人。多了解一些其他的知识,包括微观经济学、商业上的一些东西。

  • 不光光是专业性,我的表达能力和表达欲望、以及心理状况,都既不符合我的年龄。我不知道怎么补,我现在都无法完成公共场合的表达。我觉得,这相比于不够专业性,对于一个人的发展更加致命。我想尝试这种途径,来提高一下:争取每个星期到十天一篇文章,然后总结、口头讲述,来训练。

  • 不断的看自己喜欢的方向的书。

最后

我应该做好规划,一切都应该服从于我的人生和未来,而不是老板,和他那些垃圾项目和他本人无下限的脑洞和指派。

我是最应该为我自己负责的人,别人都不是。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