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波未平 校园江湖

第二章 一波未平
可是担心有屁用,这孤立无援的局面已经注定,我只能尽量的保护好我的头部,避免再次裂开。我护着脑袋蹲在墙角,做好了被踹的心理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刚抱紧头部,拳头便如雨点落下,我下意识的向后躲,身子紧紧的贴着墙面,感觉冰冷刺骨。我依稀听见大头说意思下就行了,我感到浑身疼痛,全身难受,直到黑鬼的锃亮皮鞋,像一把尖刀,狠狠扎向我的臀部,我感觉骨头就要断掉了,身子不由的颤抖了一下。冰美人不知何时从前门进来,催促黑鬼他们快些走,要不一会出不了校门了。
我知道这群人又要去学校西边的录像厅看那不合身份的电影,我也不知道之前一直表现淑女的冰美人,怎么一下子放的如此开?反正此刻我的脑袋沉沉的,我慢慢的起身,等不再感觉天旋地转时,快步朝校门走去,因为再不快些等会就要关门,到时就没法出去了。
当我来到校园门口,准备掏出出门证时,才发现翻遍所有衣兜都没找到,就差裤衩上的那个小兜没翻而已。我猜测很有可能是刚才黑鬼他们打的比较忘我,我也乐在其中,估计那时出门证趁机从裤兜溜走了。
我跑回教室,发现门已经锁上了。我本不想砸碎玻璃,翻窗进去,可是一想别无他法,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忏悔一番,假装闭着眼睛,自己没看见自己。借着楼道微弱的光,果然照的不是很明亮,我在垃圾堆旁摸了半天,除了不知哪个畜生吐的一口痰外,别无所获。我只能又翻出教室,另寻办法。
挤在人群里,乱糟糟的只听到校警吼着拿出出门证,手里挥舞着警棍夹杂着一些凄惨的叫声。我也准备浑水摸鱼,想从人群里偷偷溜走,却不想一双大手提住我的衣领,像抓小鸡一样把我拎了出来,然后毫不客气的踹了我一脚。我估计是头上目标太过明显,脸上还留着一片血迹,引起了校警的怀疑。
计划失败,我被挡在了校园里面,归心似箭却又没有办法,本想着去食堂那边翻墙,可是又担心被抓住,因为翻墙被抓是要记大过的,我承认我骨子里叛逆,不是个乖学生,不过至少现在看来,掩饰的还未暴露。就从偶尔就能在校园黑板报上看到我又轻而易举破解了一个数学难题,贴出晦涩难懂的符号以及运算可见一斑。此刻我脑子很乱,我知道晚回家母亲肯定很担忧,可是我又出不去校门。
徘徊在校门附近,低头思索着怎么出去,最终没得头绪,只好硬着头皮找下班主任,看她是否愿意带我出去。我知道此时找她帮忙,肯定难于登天,因为记恨着我刚给她惹来的麻烦。我绕过一排排松柏,来到班主任门前。本来还想敲门,可是里面传来此起彼伏的喘息,使得我面红耳赤,我似懂非懂的听着妙美声音,早已将正事忘得九霄云外。
一只发春的野猫从房屋跳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几声,将我吓了一跳。我才想起我要回家的事来。可是我这时不好敲门,我怕里面尴尬,也怕此事更让班主任记恨,如果再对她男友或者老公心里产生阴影,我知道我的噩梦便会如影随形。
可是我又必须回家,我此刻百爪挠心,恨自己弄丢了出门证,恨班主任不合时机的忙着愉悦,于是我想到一条妙计,出出我的恶气。我穿过教师公寓的门洞,来到学校的操场上,借着路灯在乒乓球案边,找着破碎的乒乓球,摸了摸我兜里的打火机,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打火机是为黑鬼准备的,因为之前老是给他买烟,还要防备哪天没带火而反过来冲我发怒。我拿着一个踩破的乒乓球,又从地上捡起一片废纸,将乒乓球撕成碎片,包裹在纸里。来到班主任窗下,将乒乓碎片点燃,闻着它呛鼻的气味,我掂着脚尖,轻轻推开窗户,留有一丝缝隙便将纸团扔了进去,随即逃之夭夭。屋内只有呼呼的呼噜声,满足的呼噜声。
关于后面的事情,无非是班主任被恶臭熏起,却又不会怀疑到我的身上,因为我还没在她那里留下如此恶劣的印象。
我又转回到原点,来到了门卫处,此时还有熙熙攘攘的学生,掏出出门证,从容的出了校门。我此时哭的心思都有,神情慌张却在别人眼里觉得神智失常。门卫老头叼了跟烟,紧盯着出入的学生以及手头的出门证。
我趁着老头弯腰换着烟丝的机会,拔腿往外就跑,回头看到老头一脸诡异的笑,我心里正得意不已,也为校园的安全堪忧。如此轻而易举的逃过门卫的监视,让我总觉得有些反常。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果然。
刚跑去校门,便被一个东西猛的砸向头部,我本能的向左侧躲避,闪过,却没躲过那熟悉的一脚。我被一脚踹飞,向一片纸似的飘向校门旁边的水沟。
幸亏现在是冬季,水沟里只有荒草和乱石。我还算灵便的几步一蹦,跳过一个障碍,略显狼狈的蹴在半坡上,像一只斗败的小狗。校警竟紧追不放,朝我扑了过来,我跟他缠斗在一起。我咬着他的肩膀,他疼痛的呲牙咧嘴,却紧紧抓着我的衣服,使我不得脱逃。我使出金蝉脱壳之计,两手从衣袖抽出,快速朝前跑去,只听得耳畔飘来忽的一声,随即脑子嘭的像要炸开一样,我重重的摔在地上,手被地上凸起的残砖划得烧疼,我捂着手心,蜷在地上,等待末日的审判。
校警提揪着我,将我扔回学校,我最后的一次冒险仍以失败告终。现在的我再不奢求能侥幸跑出,虽然我看到一人向校警递了一盒烟,便潇洒的大步走了出去。
我倒是不担心自己没地方住,随便哪个角落凑合一晚即可。只是没有及时通知家里,怕家里担心。正在我一筹莫展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只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来到我面前,一副不敢相信的惊恐望着我。我知道她对我这狼狈惨样一时半会还不适应,可是我顾不得太多,朝她走了过去。
问了下才知道因为放学发现自行车坏了,在学校自行车铺修了半天还是没修好,这才决定步行回家,因此耽搁到此时才出校门。我给她说了下让回家给我母亲带个话不用担心我,我今晚在学校凑合住一晚,明天白天回家。
马尾妹点了点头,用手扑弄掉我头上的杂草,我估计是刚才在外面摔在地上带来的。说话间马尾妹走到门口,亮出出门证,便出了校门。我隐约看见她好像有拭泪的举动,却被放入上衣口袋的出门证掩饰住了,或者被我自作多情的胡乱揣度了。
有人给家里报信,我悬挂的心终于不再漂浮,稳稳的落在胸口。现在眼下要做的是找个住的地方,凑合一晚。我知道我之前说过大话,说自己随便找个地方便能蜷缩一晚,话虽如此,可惜我忍受不住这天寒地冻,北方冬天冷风刺骨,寒风凛冽,我不敢逞能,更不会赌上性命。
因此我斗胆去找豁豁牙,看是否他有同情怜悯之心,收留我一晚。我怀着忐忑的心走上楼梯,宿管阿姨估计正在看着国产大结局催泪大片,忘记看我正慢悠悠的朝楼上走去。
向左,向右,我在徘徊犹豫,鬼知道男宿在哪个方向。我二分之一赌博之性油然而生,踏向人生幸福的假设。我向左迈开步子,朝楼道深处走去,每个房门紧闭,我从门上找寻着210字样,而我站在了209门前。我错误的以为210就在隔壁,于是放下长时间踮起的几近麻木的脚,来到隔壁推门,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美妙绝伦的画面,就像古代春宫绣塌一般,一股子幽香浸润脑海,像是坠在万花丛中,周遭几朵刚开放的花蕾,分外诱人。
一阵惨叫,伴随房门紧闭发出嘭的一声,以及几个女生谩骂的话语。我自认为我也是受害者,想敲门辩解,看着刚才几人花容失色忙遮遮掩掩娇羞难抑,我蠢蠢欲动的心又荡起丝丝涟漪。
正当我准备推门色胆包天时,一个人影从楼梯窜了上来,直冲我急步扑来。我一时惊呆于凌波微步,一时感觉气血翻涌,空气里杀气腾腾。她嘶吼着朝我奔来,我贴着墙面从她身旁弯腰闪了过去。她怒斥我没廉耻往后绝对是个偷窥狂,我辩解要找本班男宿舍210在她早已怒冲云霄的盛怒下,显得不可饶恕。
我快步流星的朝右侧房洞跑去,随便瞅了个半开的房子躲了进去。宿管阿姨看我跑到刚说的210,停在楼梯口缓了下气息,下楼继续迷恋她的肥皂剧。
是的,我的运气着实不错,因为我看到班里那些熟悉的面孔,虽然一个个冷漠中带有惊讶不可思议的眼神,可我此刻无暇顾及,因为我这时只想找个地方躲避风雪而已。
平头问我找谁,我瞅了瞅坐在窗边,一个人望着窗外夜色朦胧的豁豁牙,平头朝豁豁牙走去,拍了拍肩膀,朝我撇了撇头,豁豁牙也对我找他感到莫名其妙,因为我们也是今天才认识,话也没说上几句,交情甚浅。
我快步走了过去,道明了来意,豁豁牙不冷不热的回应,搞得我不知该怎么办。还是平头说话解了围,说豁豁牙就是这样,外冷心热,你晚上就跟他睡他的床铺吧。
我也坐在豁豁牙旁边,同样不言语的望着窗外,其余几人继续刚才的话题,聊的不亦乐乎。临近熄灯,豁豁牙才开口说,被子有可能不厚,有些冷,窗这里还有破洞,我就挨窗睡吧。我本想说这怎么过意不去,可是豁豁牙面无表情的波澜不兴,让我不敢胡乱说话,我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他,我可真的要流落野外了。
一晚上睡的还好,除了冻醒几次,看见豁豁牙半个身子露在外面,却一声不吭,两眼发亮的望着窗外。此刻我都在想,这家伙是不是野人投胎转世,要不咋一身草莽野兽气息,那两眼幽幽蓝光,穿过深邃冷冶的天空,像是搜寻猎物的王者。我不禁担忧,王者之塌,岂容他人酣睡,于是我也警惕的入眠,可惜今夜难以入眠。
出门证最后在抽屉找到,放学我便能有恃无恐的走出校门。回家母亲一脸的疲倦可知昨晚肯定没睡安稳,父亲估计又下地去了,平时都是一起吃饭,今天估计又是母亲劝着让早早下地,要不我今天又要受伤。话说我打架主动技能拙劣,但是我被动忍受堪称一绝。谁能在每天拳打脚踢下活过十几个春秋。我记得古语有云:忍常人不能忍,才能成常人难为之事。
吃完饭便急匆匆的往学校赶,今天又是大扫除,我又得爬上窗户擦干每个玻璃,这又是大头分配的任务。本来这种细工慢活应该是女生包揽,可是大头每次都以我瘦小可欺辱的强硬态度,让我上窜下跳,忙的满头大汗,却成绩零落。我已经对他恨之入骨,可是人家此时已经长成一米八的大个,再加上满身的肌肉以及纹身,标志着这是一个混子。由于大头是从体院转下来的,因此没几人敢去招惹,除非校外混黑人员。
几日里来,风和日丽,风平浪静,却掩盖不住湖底暗流涌动。我拿来家里蒸的几个花卷,换来豁豁牙的几个馊的馒头,一来二往打得火热。你说我是对豁豁牙推心置腹的交往,那就大错特错了。究其原因在于我发现大头好像对豁豁牙心有余悸,表现的并不张狂。我估计这里面有些故事,暂时先抱住豁豁牙大腿再说,让牛鬼蛇神暂告一段落,因为属于我的江湖,还未开始。
韬光养晦,潜龙勿用,蛰伏的猛兽只为苏醒时致命袭击。黑鬼最近脸上总是挂彩,我知道这家伙肯定被揍的莫名其妙。虽说仇家较多,却也是熟悉面孔,但是最近几天被揍得晕头转向,却都不知到底惹了哪路神仙,每次揍完都被放下一句:他妈的不要太嚣张,不是所有人都是你能惹得起。
黑鬼在大头位置,两人滤了滤最近的事,发现违背常理。之前总是能预料会是谁来报复,总会做出提防。这几天被揍的迷迷糊糊,搞得两人也是头大。直到一天我在操场又拦住一个低我一头的地雷,又是一顿狂虐,临了放了句狠话:不服他妈来六班找我,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黑鬼是也。
正当我得意忘形潇洒的转身离去,背后一双灼热的眼神配着一个扭曲的面庞,天空突然变得阴云密布,狂风四起。此时此刻,历史选择了我,因为真正属于我的校园江湖拉开了序幕。

©️2020 CSDN 皮肤主题: 数字20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