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赫尔辛基: 北欧VR/AR产业之巢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作者:张帆,36氪经授权发布。

12月的赫尔辛基,天空露出了阴郁的亮光,石板路粘着雨和雪。街道寂静,难觅行人,5小时后一切又迅速归于黑夜。“slush”本意是笨重靴子在雨雪地上发出的声音,如今是极夜中最闪耀的VR/AR盛宴。

舞台朴素,两个原型的投影吊在空中,造型酷似中国擂鼓的鼓面。一片昏暗中,粉、蓝、黄的光束从舞台上下打过来,相互叠加构成复杂的柱状空间,全场弥漫着芬兰人酷爱的重金属,像星球大战的战场,也像巨星的演唱会。

在富有极客精神的舞台上,芬兰总统Sauli Niinist?、美国的前副总统Al Gore以及英国王子威廉等政要名人先后开场。Al Gore的话最有概括性,“你们年轻一代所做的事,正是这个时代应该前进的方向。”

为期两天的slush(11.30-12.01)大会是整个欧洲的科技盛会,超过2600家初创公司(以芬兰本土公司为主)与1500名全球投资机构代表参会。Nokia陨落之后,年轻而精巧的本土初创公司正带领芬兰进入新的科技旅程,在过去五年迅速成长为VR、AR领域的先锋,逐步生成XR生态体系。

以愤怒的小鸟、supercell代表着芬兰发达的游戏工业积淀。如今芬兰本土的VR与AR技术公司多数都拥有游戏基因,它们多以开发平台类产品为主,涉及XR专业知识,在技术上占有绝对优势,主攻B2B领域。

来自亚洲等地的次级开发者据此开发出具体应用。芬兰国家经济发展平台负责人Miska Hakala告诉腾讯科技,芬兰的市场很小,云集于此的XR初创企业,需要有技术出海的意识,将目光落在欣欣向荣的亚洲市场。

中芬独角兽在Slush

slush的室内广场如同一个迷宫般的夜店,昏黄的黄线下弥漫着重金属味道,身着白色T—Shirt,头戴圣诞帽的志愿者穿梭其间,将参会人引向他们感兴趣的展台。展台就是一个mini bar ,标准配置是一个星巴克常见的高脚桌和两把椅子,桌子上是芬兰人最爱的气泡水。

此前,投资人与startups(即初创公司)会提前发起相互邀约,达成意向的组合会如期见面。会场上,穿着短袖polo衫的大学生面孔对着穿半正式套装的全球顶尖机构投资人手舞足蹈,这些刚毕业或尚在大学的年轻人构成了starups 的主流。

Startups以登上X Reality Day为荣,这相当程度上意味着从初创公司到独角兽的过度。作为slush上的知名的论坛,X Reality Day云集了顶尖的VR/AR初创公司,亚欧及硅谷投资者,主流媒体和行业专家,意在向公众展示最先进的虚拟与混合现实创新。来自google的VR/AR大神级人物 Greg Ivanov也参加了论坛演讲,他主要负责DAYDREAM在EMEA地区的上线工作

Jufo Peltomaa以Immersal Ltd的co-founder身份发表演讲。他把金黄的头发变成美国黑人流行的脏辫,牛仔裤的左腰带上别着一条银色的粗链子,看到他可以轻易联想到“死亡摇滚”。

Immersal的主要产品是基于信息娱乐的AR平台,特别适合于商场、零售店等大型室内场所。以零售店来说,顾客通过移动终端,可以看到一个线上与线下实景有趣融合的场景,商品的说明、价格、使用方式会以虚拟现实的情况展示出来。例如,在生鲜类的贩卖区域,顾客可以在屏幕中看到超市上方游动着美丽的鱼群,还有鲨鱼飘过。

Immersal在slush上提前完成了种子轮融资,并在其他投资者争相询价的时候关闭了融资通道。投资人包括全球知名投资人Pasi Joronen,前美国驻芬兰大使Bruce J. Oreck等人。对于芬兰或世界上的任何一家科技startup而言,这无疑是殿堂级的投资方。

Startups在slush上的另一场狂欢是Slush100终极PK的角逐。为期两天的slush大会上,从全世界130个国家的2600家公司中脱引而出的100家startups会迎来终极PK。在昏暗广场的一角,每天都会有starups进行产品演示,回答台下投资人和竞争对手的提问。最终的10强将角逐最终的冠军。

本届的冠军被Altum摘得。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一家典型的VR/AR公司,主要业务是污染物清洁:利用超声技术将污染物从工业装备上清楚,整个过程不停工,也无需拆卸装备。该公司COO Bo Malmberg在接受群访时表示,“看到我们公司的技术可以获得认可,我觉得特别开心,目前我们已经致力于开拓剩余的欧洲市场。”

事实上,top 10还是围绕在VR/AR技术核心周围,尽管他们的业务条线集中在建筑、游戏、3D建模设计等领域。Top 10中的很多公司都与中国市场有着密切联系,在去赫尔辛基的飞机上,腾讯科技巧遇了其中一家名为3D bear的公司合伙人,该公司主要提供3D建模软件,适合孩子进行编程及创造。这位合伙人刚刚从上海结束谈判,他告诉腾讯科技,中国市场无疑是芬兰本土科技企业最大的消费市场。

Slush上的中国声音越来越清晰,这不仅来自腾讯这样的巨头,还有符合Slush主流的独角兽公司。一加手机海外营销负责人裴宇出席了专访论坛,会后,其对腾讯科技表示,今年是一加第一次参加slush,芬兰有着独特的创新文化和十分活跃、开放的市场氛围,一加从2014年4月起就进入芬兰市场了。

“找准本地合作伙伴。在海外市场,约90%以上的手机是与运营商套餐进行绑定销售。” 裴宇说,2016年6月,我们与芬兰著名电信运营商Elisa达成合作,进一步拓展芬兰市场,通过运营商套餐捆绑的销售策略,占领更多渠道,触达更多的目标用户。

目前,一加在欧美(包括芬兰)的NPS净推荐值在70%以上,连续十一个月一直保持着单型号销量第一的成绩(去年12月至今年10月)。

VR/AR两大源泉:诺基亚与TEKES

本年度X Reality Day论坛会议主持是北欧VR初创企业协会(Nordic VR Startups)的主管Harri Manninen。他本人是高级别的天使投资人,其作为联合创始人的Rocket Pack公司被迪斯尼收入麾下。

Harri告诉腾讯科技,赫尔辛基是VR/AR初创公司的理想之地。根据芬兰TEKES的数据,目前芬兰最热的100+XR公司中,有48%分布在首都赫尔辛基,从南到北呈现出递减趋势,占二分之一国土的北部地区仅有13%。多为赫尔辛基科技圈的创始人和政界人士告诉腾讯科技,诺基亚的辐射效应和大学的创新效应是赫尔辛基的XR产业发展的两大源泉。

2015年,诺基亚在中国市场推出了“OZO(欧走)”,一部拍摄VR影像的设备。今年11月中旬,诺基亚宣布停止OZO的研发硬件生产,并裁掉310相关技术人员。

Miska告诉腾讯科技,随着手机业务的倒掉,诺基亚开始将目光转向VR/AR项目,对芬兰VR/AR技术的发展中扮演了先驱的角色。他说,诺基亚的VR项目走衰后,很多被裁员工纷纷加入或创建了VR/AR初创公司,继续致力于VR/AR技术的探索。

Harri这样形容诺基亚对于芬兰VR/AR技术的贡献,称诺基亚就像一个大鸟巢,幼鸟离巢后,将VR\AR技术传播到新的地方。“很多VR/AR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都有着诺基亚从业背景。”

诺基亚是芬兰VR/AR产业的技术先导,Tekes更像是VR/ARstartups的第一滴血。这是是芬兰具有政府扶持背景的投资机构,专门针对VR/AR创新发展提供资金支持。赫尔辛基的startups在成立之初可以向Tekes提出申请,获得最初的资金支持。Miskas表示,Tekes没有固定的扶持政策,根据不同的初创公司特点及申请资料,tekes会有专门的评估及资助方案。

Harri认为Tekes在财务上解决了Starups的初始资金问题。谈及在投资选择上的不同点,Harri对腾讯科技表示,Tekes更看重业务在产业发展中的价值。“作为一个商业投资者,我个人更看重的还是潜在的用户规模、此外也包括创始人是否足够有天分,产品是否有亮点。”

Harri说,芬兰的VR/AR创业产品更多的集中在平台类产品上,这类产品对技术要求更高,长远来看更容易取得稳定的收入,多数投资人也觉得这类公司更保险。“我个人并不认同,这类产品并不是B2C的形式,用户数量有限,盈利空间很容易预期。”

产学结合在赫尔辛基

赫尔辛基大学等知名学府不仅鼓励学生创新,还会与企业成立合作实验室,解决技术难题。大学丰富的实验室资源和充分的科研经费保障了先进科研成果的诞生。与大学实验室合作,商业公司不仅省去大笔研发费用,客观上也为科技发展的方向导航,让科技在商用发展过程中占领先机。

Reaktor公司给出了教科书式的示范。

在芬兰航空赫尔辛基——北京航线上,乘客在空客飞机上可以实时直播观看飞机起飞降落以及万米高空的情况。这一增强乘客安全感和乘坐乐趣的直播项目由空客、松下和一家名为Reaktor的芬兰本土科技公司提供。其中,松下提供摄像机,空客方面负责硬件部分,Reaktor负责核心的软件内容。这家公司提供多方位科技解决方案,员工总数500人左右,合作客户均为各领域翘楚,如空客、纳斯达克、通力电梯、HBO等。

Reaktor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腾讯科技,事实上Reator在赫尔辛基的办公场所(之一)就属于赫尔辛基大学,楼下就是赫尔辛基驰名北欧的“think cornor”。

目前,Reaktor与赫尔辛基成立了航天实验室,在赫尔辛基大学的楼顶设立了观测台,每当Reaktor的卫星进入芬兰上空,观测台就会接收卫星发送的内容。

卫星只有一瓶茅台酒的大小,一次火箭发射可以搭载数10枚这样的小卫星。该负责人告诉腾讯科技,这样的卫星使用价格,一般的小型公司都可以承受得起,更利于商业用途。

“这颗卫星可以在太空中拍摄清晰无比的照片,无论是麦田牧场还是森林湖泊”。该负责人对腾讯科技表示,这款卫星带有camera功能,将不同角度,不同光线下的图片信息叠加处理,就生成了清晰的照片。“以前卫星收集天气以及农作物数据都是不可视的,这款卫星是唯一能够提供图像信息的。”

对于芬兰本土的starups来说,初始资金往往不是最“紧要”的考量。事实上,在赫尔辛基云集了多家商业化投资机构,具有良好的投资风气。此外也有以Tekes为代表的具有扶持色彩的孵化机构。

Harri(Nordic VR Startups负责人)对腾讯科技表示,芬兰本土startups的创始人在最初的非盈利阶段,薪酬是非常低的,基本cover日常开销。投资的开销是有明确规定的限制的。“我们会派驻专业的advisor(顾问),对他们的日常管理和产品发展给出建议。”

Harri特别强调,顾问的角色更类似于导师,在产品业务上和财务管理上会给出专业的意见。“但这并不意味着投资方有决定权”Harri强调,在芬兰初创公司的管理层享有绝地的决定权。“这正是芬兰年轻一代充满想法,并且一直引领芬兰前进的原因之一。”

一份来自Tekes的数据显示,芬兰XR公司的资金构成情况看,74%是销售收入所得,52%来自于自筹资金。种子及天使轮的资金占比仅为22%,A/B轮融资占比更是低到了8%。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公共机构的资金达到了34%。

目前,芬兰本土XR(VR/AR)生态系统中,XR业务的收入由2015年的130万欧元上升到2016年的613.76万欧元。借助slush的推介,这些小体量高技术含量的startups正成为全球各大科技投资机构甚至科技巨头的青睐对象。

诺基亚的巨人故事并没有结束。11月中旬,诺基亚宣布停止VR研发,两周后,诺基亚开始与芬兰电信上EliSa合作,进行VR头显测试,推出芬兰智慧坦佩雷城市项目。可以说,5G技术商用化在北欧卖出了第一步。

“巨人”站在了更为根基的位置上,越来越多的starups将站在它的肩膀上,为VR/AR产业带来不断创新。属于芬兰的科技故事仍在继续。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