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

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爆仓者的穷途:全世界寻找徐明星

编者按:本文来自深链财经(ID:deepchain),作者:梁辰,36氪经授权发布。

敌敌畏、被指泼红漆和恐吓老人,这一场爆仓的投资者与OKex控制方徐明星之间的博弈,逐渐演变成一场悬疑剧。

“现在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找到徐明星问清楚,我们到底是在和谁赌,是机器人,还是真实的庄家?如果是真实的庄家,请拿出证据。这么多次不合常理的瞬间‘爆仓’,多少人因此倾家荡产,那么,至少要给我们一个交代。”3月30日,杨超对深链财经说,他还有一个更知名的身份——带着敌敌畏找徐明星的人。

拿着敌敌畏去北京之外,杨超等投资人还去过徐明星在江苏乡下老家、香港,甚至打算去OKEx注册地,一个濒临加勒比海的小国家,希望找到徐明星或赌桌另一边的人。

找徐明星的家长去

带着敌敌畏还未见到徐明星后,杨超想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孩子气的方法,去徐明星的老家,找他的长辈——徐明星的父亲聊聊,父辈人有责任心——这就像一个被欺负的小孩哭着说去找对方的家长。

在此之前的3月19日,杨超去北京找徐明星的路上,在一个乡镇农药店买了一瓶敌敌畏。

“敌敌畏,毒性大,如果要喝的话,快一点,还听说味道有点甜。”杨超说。他已经很难说清楚当时是怎么想的,“我应该是想通过这个举动,通过这个牺牲,换来维权成功,甚至让OKEx平台关掉,不要再有后人受害。”

杨超把敌敌畏藏在行李箱里,坐大巴来到北京,然而,3月24日,他喝农药的举动非但没有逼出徐明星,OKcoin公司报警他被带到了派出所。

民警劝他,先别喝药,再等等。

杨超说:“不想等了,要不你们把我关起来吧,反正我在北京没钱住宿吃饭了。”但民警让他别说了,赶紧走。

OKcoin则在3月30日的声明中说,3月24日,“根据围观群众与现场保安的描述,杨超等人前来我司办公室都是乘坐一辆摘去牌照的特斯拉高级轿车,且后备箱存放有事先准备好的敌敌畏、喷漆、横幅等物品。”

有投资者对此表示,“我们都希望徐明星能拿出一个态度来,像今天官方发的,开个特斯拉,我们就是开个高铁来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在你的平台上怀疑因为有不正当操作导致我们损失成百上千万,我们要的是这个说法。”

敌敌畏也没有逼出徐明星,杨超等人想到去找徐明星的家长。

3月27日后,杨超和四个朋友开一辆黑色奔驰轿车一路打听,找到了徐明星远在江苏淮安乡下的家。

他想找徐明星的父亲聊聊,父辈人有责任心,也许能帮帮他。

驱车近300公里,在淮安一个村庄里,他们被指引到了一个稍显破旧的两层楼房前。

徐明星江苏乡下老家

敲门,徐明星88岁的爷爷颤颤巍巍搬了把凳子迎接他们。

屋里墙皮潮湿斑驳,大片白色石灰腐败变黄,石灰地被老人扫的干干净净。那天老人戴一顶老式蓝色带沿布帽子,黑色棉袄没有拉拉链。

他不知道孙子在外面做什么,只让来客先坐下。由于老人耳背,他们聊了两句,只交流清楚了徐明星父亲在一个中学当老师。杨超一行又开车走了。

杨超等人在老人那里拿到了徐明星及其家人的电话。

在学校门口,杨超打电话给徐明星父亲,但是接通后提到徐明星又挂了,杨超发短信过去,问是不是徐明星父亲,对方回复,“再骚扰就报警。”徐明星的叔叔倒是接了电话,说会帮着带句话。

徐明星本人的电话则一直没有人接。

OKcoin在声明中称,杨超等人“前往徐明星江苏农村老家欺凌长辈恐吓家人”,并且附上一张地上泼了红色油漆、背景是白色汽车的照片。

3月30日下午,杨超告诉深链财经,这张照片跟他没关系,因为当天他开朋友的黑色奔驰,没有带油漆。“而且爷爷待人很热情,他们只从爷爷那里问到了徐明星和其父亲的电话,就直接告辞走了。”

3月30日,深链财经曾想就此向徐明星核实,但多次拨打其电话没有接通。

赌桌的另一方是谁?

去年5月初,杨超通过百度搜索,看到了OKcoin的广告,当时比特币大火,他缴纳了10万保证金并购买了一些现货,开始了自己的炒币路。

但很快,杨超被季度合约的广告吸引,“广告上说,成为季度合约用户,可以获得抽奖机会,奖品有特斯拉、苹果手机等等。”他顺着广告就进去了,结果不到一个月被爆仓。

第二次是今年1月,他反思自己第一次失败的经历,认为是准备金太少,于是,重新筹措了500万,就再次进入了,结果在不断下跌的局势下,他陆续又投入了几百万,最终在2月份一次爆仓,全部蒸发。

这样的爆仓在3月30日再次上演,在这场异常波动中,BTC季度合约一度比现货指数低出20多个百分点,最低点都逼近4000美元。而在整个异常波动中,现货最低价格也没有跌破6000美元,期货现货差价最高逼近30%个点。

据网友根据OKEx爆仓记录统计,短短一小时瞬间爆破多头46万个比特币的期货合约,跌到最低点后瞬间又拉涨十几个点,部分空头也被爆仓。

有投资者称,在一夜之间,两个季度合约账户全部显示为零,近百万投资一夜蒸发。

深链财经注意到几个OKEx投资者群里,几百名投资者,一片哀嚎。

一些投资者贴上自己账户的截图,红色字体提示,“卖出强平”。有人查询交易记录,发现也就是在凌晨几分钟的时间内突然被爆仓,而且此后账户不能动。

投资者元征这一夜蒸发的有300个莱特币和几十个比特币。

“这太明显了,价格在所有人还在睡梦中时急速下跌,然后导致爆仓,中间即使是醒着的,听说也动不了账户,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们不得不怀疑,这幕惊心动魄的爆仓事件背后,是不是有人操盘。”元征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定要找徐明星问清楚。”在2017年发生爆仓后,有投资者们说。

徐明星是OKcoin和OKEx的创始人,2014年创立数字货币交易平台,2016年就把自己在区块链领域的经验体会集结出书,《区块链重塑经济与世界》,这本书后来进入链圈和币圈的人几乎人手一本。

于是,有投资者响应,要去北京找徐明星。然而,爆仓之后,大多数投资者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

一位投资者在响应去北京的时候发现,机票涨价了,而口袋里的钱全没了。

OKEx后来公告称,3月30日凌晨5点至6点,有异常账户通过大量异常操作,导致BTC季度合约价格异常,大幅偏离指数。

多数投资者看到后立即回应,“难道OKEx也是被动的?异常账户是谁?平台没有义务监管吗?这么多人被爆仓,该不该给投资者们一个交代?”

但OKcoin则将杨超等人的行为称为“闹事”。

“我们本来没有闹事,本是来向徐明星求证两个问题的,第一,我们到底是和谁赌?之前有国外的研究者认为OKEx交易平台有大量注水,那季度合约用户是在和谁赌呢?第二,这个到底违不违法,如果有政府机构说,不违法,我们也愿赌服输,啥都不说了。但是你要回应我们质疑,给我们他不违法的证据。”杨超说。

死也要死的明白

找徐明星问清楚成了所有投资者的共识。

“很简单,我们在OKEx上瞬间被爆仓了,然后给客服打电话,客服糊弄人,我们有太多疑问了,到底怎么回事,死也要死的明白。”一位投资者说。

3月30日上午,OKcoin公司内部除了快递员出出进进,以及个别投资者安静的坐在门口,并没有太多投资者追问的声音。

“因为你去了也不会有人接待,我已经去了好几次了,一般都是保安让你不要吵,前台给你倒杯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杨超说。

杨超一行曾设法见到了OKcoin的工作人员,对方让他把自己认为被不合理爆仓的证据整理一下给她,证据交过去后,再没有回应。

后来再见到工作人员,对方说,“你们以为你是谁呀,我们还想见到徐明星呢。”

“一个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如果是正常的交易,输赢都认,但如果出现不正常的呢?这家因为史玉柱等各位大佬站台吸引我们入驻的公司,现在它的幕后到底有没有人为操控?没有一个说法,我们难以认输。”一位投资者说。

国内找不到徐明星,香港呢?

OKcoin在声明中表示,自己与爆仓的OKEx已经进行了切割,独立运营。只承认在历史上与拓展国际化业务的OKEx有过一些技术和服务的合作。

有投资者跑到徐明星最初在香港注册的公司,门口挂着OKLink的牌子,里面则冷冷清清,没看到人影。

3月初,徐明星在OKcoin内部表示,OK集团发展全球化业务,抢占全球市场;重点研发底层技术;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

3月30日,一位链圈观察者问,“这样的OKcoin还准备捐给国家吗?”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徐嘉鹏(city hunter) 新照

milozy1983 milozy1983

2005-04-10 11:44:00

阅读数:673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

爆仓者的穷途:全世界寻找徐明星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