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肉节之争------当代中国阶级斗争的一个缩影

原创 2014年06月25日 23:08:40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首先声明,本人属于平民阶层,所以代表平民阶层的利益,因为本人也有吃狗肉习惯(不用多说,谁吃谁知道,真TMD太香了!)。但本文我的观点并不想陷入低层次的吃与不吃之间争论不休,那会没有意义而且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只想跳出这没有结果的漩涡,从较高层次的阶级斗争的角度去分析,看是否能够较准确地触摸事件的本质。

不可否认,我们国家改革开放数十年的成果是丰硕的,但是随着不少平民阶级(工人、农民)上升为中产以上阶级(商人、中高收入阶层),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各阶级占有资源的差距越来越大,各阶级的观念差别越来越大,阶级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凸显,最终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时或在外部力量的作用下,一个阶级向另一个阶级率先发难。狗肉节之争或许是当代中国众多阶级矛盾的一个典型样本。

很显然,整个狗肉节事件中,是两大利益集团的博弈,一方是反对吃狗肉的集团(代表人物有明星、中产阶级以上养宠物狗者、动物保护主义者、素食主义者等),以下简称A集团;另一方是吃狗肉(平民阶层中吃狗肉者、中产阶级以上吃狗肉者、狗肉行业从业者)的集团,以下简称B集团。

那大家肯定会有一个大大的疑问,B集团的势力应该是A集团势力的数十倍甚至数百倍,博弈双方肯定会是一边倒的局势。显然不可能这么简单,这里还有其他四股势力的加入,外部势力(主要是外国的媒体)以下简称W集团;媒体势力(各主流媒体)以下简称M集团;中立势力(看热闹者),以下简称K集团;ZF势力,以下简称Z集团。

再来说说各个集团的利益诉求:

A集团:我不吃狗肉,也不允许伤害伴侣型动物。

B集团:我吃狗肉,关你们什么事?老子就吃了,怎么着?

W集团:我想让你们接受我们西方的文化理念,接受我们的意志,不吃狗猫等伴侣型动物。

M集团:谁给我好处,我就帮谁造势;或者根据对我有利的形势发舆论。

K集团:他们持观望态度,支持的和不支持的各占一半,平淡的日子没意思,生活需要有点刺激。

Z集团:你们怎么闹都可以,只要不起冲突,不影响我的统治,不影响国家安全,其他都不是问题。

有了以上的利益诉求,我们就不难理解各种现象的种种原因。W集团谴责中国南方小城日屠万狗,这是为了宣扬他们的文化观念,同时想激起你们内部的矛盾;A集团极力反对吃狗,甚至采取暴力手段强制,这是为了保护动物不受侵犯,也可能不少是收了很多W集团的小费来搞这些激进的活动;B集团就显得收敛低调很多,其实更像一群没有组织的乌合之众,只管吃好自己的,你不干扰我吃,大家相安无事。明星们为了抵制吃狗肉而作秀,估计收了A集团以及W集团的好处;M集团强烈抨击狗肉节的种种不良现象,估计收了A集团以及W集团的好处,或者出于对自己有利的因素,站在道德制高点来说事,博取眼球;K势力则是网络上的相互骂战,见势起哄,不明真相的乱喷,也不管对不对,反正过足嘴瘾就好,又不用负什么责任。Z集团一开始便划清界限,不参与纷争,只要不制造冲突,不影响治安就万事大吉。

因此,整个事件的始末大概是,2011年一家英国媒体报道了中国南方小城广西玉林日屠万狗的盛况,随后被M集团的少数人借机炒作(极有可能是这些收了W集团的小费),网络上不明真相的K集团开始第一轮骂战。第二年,W集团建效果不明显,于是给A集团一些好处,叫他们也参与到其中的抵制来,K集团开始规模暴涨的第二轮骂战,M集团更多人参与了舆论风波。第三年,W集团和A集团更广泛的媾连,这就是明星出来作秀抵制,动保人士的行为艺术或者亡魂超度,M集团进行更大规模的报导(有些应该收了W集团或者A集团的好处),K集团开始规模极其庞大的第三轮骂战,Z集团开始考虑如何在这场纷争中脱离。今年,W集团和A集团扩大他们的活动范围,更多的明星出来作秀抵制,动保人士的行为艺术、播放大悲咒、亡魂超度、闯店救狗、自编自导自演虐狗闹剧;M集团更是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的报导,但大多数偏向于不吃狗肉,K集团进行已经白热化的第四轮骂战;Z集团一开始便划清界限,不参与纷争,加强食品检验检疫。

因此,本次狗肉节之争的性质,可以定性为外部势力根据国内不同阶级之间的矛盾,通过扶持与自己观念和意志相似的阶级,压制不符合自己观念和意志的阶级,来达到同化对方的目的的一场文化战争。不少的国内的各阶级成了被利用的工具,矛头直指居于弱势的平民阶层。

可以看到,整个狗肉节之争,并非是一边倒的局势,而且B集团稍稍处于劣势,但基本上也是五五开。

关于破局,我认为,当权者大可有所作为。我这里列举了上中下三策。

上策:严惩闹事者,对其进行公示,与动保人士加强沟通,劝说其活动应该合法规范且不侵害他人利益,如若不然,依法办理;参照农业部《生猪屠宰检疫规范》制定针对玉林地区的《肉狗屠宰检疫规范》,规范肉狗的屠宰、检疫、上市、售卖,同时定期向社会各界公布工作成果;针对玉林地区,应鼓励肉狗养殖,建立肉狗养殖补贴制度,保证肉狗货源充足。这样,既能保证政府的公信,也表现了较强的公共事务处理能力,玉林的传统吃狗肉的习惯也得以留存,关键是维护了全国几千万人吃狗肉的权利,存在的争议也能在短期内化解于无形!

中策:立法强行禁止吃猫狗等伴侣型动物,这样虽然顶住外部和内部的舆论压力,但纯属治标不治本,中国那么多吃狗肉的民族,例如朝鲜族、壮族、苗族、汉族等,这侵犯了很多人的利益,也不利于民族的团结,导致很多人的不满,我们中华民族之所以那么团结,都是有赖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不然也不会采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下策:无为而治。这是最蠢的做法,这样体现了政府处理公共事务能力的羸弱,不仅丧失了政府的公信,而且特定的内部矛盾会长期处于混沌状态,不利于社会的稳定,而且还会使外部势力阴谋得逞。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狗肉节之争------当代中国阶级斗争的一个缩影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