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本营

让区块链回归技术和应用的本质,联系我们:blockchain_camp@csdn.net。

【元道孟岩新年重磅对话】比特币不是用来炒的,通证派如何看待加密货币一月大幅下挫?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Blockchain_lemon/article/details/79338849

在前几次孟岩与元道先生的对话中,他们谈论了很多关于通证的话题,但对于通证经济的基础——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讨论并不多。今年一月初以来,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发生了一轮大幅度的下挫,这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当整个区块链产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的同时,这一轮币价的下跌确实引发了更大范围的思考和激辩。通证派对于“币”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呢?孟岩抓住春节的假期,与元道先生就币进行了又一次交流。


以下为对话实录,由区块链大本营独家整理放送。关注区块链大本营,前沿观点,第一时间到达。


640?wx_fmt=jpeg


对话 | 元道  孟岩



多阶价值符号视角之下的证币分离


孟:元道先生,春节好啊!你我的对话很少关注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行情本身,不过近期市场发生非常大的下跌,从高点 19,720 美元算,比特币最大跌幅接近 70%,现在又重新回到一万美元上方。很多人经过前一段时间的媒体轰炸,脑子里还是 “一币十万” 的价格,但其实现在也就六万多了。大节之前必大跌,这好像也成了规律了。


元:是啊,记得圣诞节前夕也有这么一波。不过实话实说,我并不太关心这些价格波动。我们都不是炒币人,我们的理想是在比特币、以太坊和其他数字货币所探索出来的新大陆上创建新的商业和经济模式,所以这些价格数字的变化对我们并没有那么大的关系。


孟:话虽如此,公众眼里,比特币与区块链毕竟是绑在一起的。加密数字货币发展至今快十年了,作为其中的 “黄金储备”,比特币还可以如此上蹿下跳,如果我们所期望的通证经济确实是以比特币这类加密数字货币为基础的,那这个基础也未免太不牢靠了。


元:十年对于一项互联网技术来说,可能是漫长的一代,但通证经济是要变革人类协作的模式,你想想股份制公司用了多久才走上正轨?甚至荷兰人发明股份制公司四百年之后,今天很多国家的股市还是乱象丛生。今天的通证经济恐怕还未脱离婴儿期。我们要有点耐心。


孟:说到股份制公司,我想到前几天美国证监会主席 Jay Clayton 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 Giancarlo 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达了一个观点,说提起区块链就不能忽略比特币。但是讽刺的是,从2016年年中到现在,比特币在整个加密数字货币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实际上是一直在下降的,从 90% 以上下降到 30% 左右。


元:比我想象的还要高一些,我以为是 25% 左右。


孟:那是因为最近 Ripple 币暴跌,相对于比特币跌了差不多 60%,给比特币让出一些市场份额。不管怎么说,比特币的实际影响力大大下降了。


元:这个问题要看你怎么理解。我认为比特币仍然是整个加密数字货币(cryptocurrency)和通证经济(token economy)的基石。不过今天通证经济的发展正在进入新的时期,开始呈现一些新的特点。


孟:什么样的新特点?


元:第一是在通证经济当中越来越明显的呈现“证币分离”的格局,第二是作为通证经济基础的“本位币”开始多样化,第三是代表通证经济应用的“证”开始蓬勃发展。


孟:我前不久看到我们的朋友、北京枫玉科技的王运嘉先生写过一篇文章,提出“证币分离”,他很直接的说,币代表价值,证代表权益。这么说您是认可他的观点的喽?


元:是的,我认可王运嘉先生的观点。但这件事情还可以做一些分析。我记得你在一次演讲里提出过一个观点,说通证(token)是凝结在密码当中的人类共识符号,我对这个观点印象很深刻。


孟:是的,我对于通证的认识也存在一个进化的过程。最早认为它是以太坊上根据 ERC-20 标准建立智能合约代币,然后逐渐认识到它的内涵要远大于代币,于是建议了“通证”的译法,并且定义它为“可流通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或者更一般的说,是“可流通的加密数字凭证”。后来我重读了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重新理解了“共识”这件事,所以提出说通证是凝结在密码数字当中的人类共识符号。


元:“符号”是一个很重要的提法,我十分认同。但我们谈通证经济,暂时可以把通证的意义局限在经济范畴之内,不必无限外延。在通证经济中,通证这个符号主要就是经济权益的符号。我们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说,货币就是符号,所以我们之前提出来,币也是通证。但是币应该是一种特殊的通证。一种币应该成为它自己所建立的通证经济体当中的基本计量单位,而有少数几个基础币,会成为整个通证经济的基础和锚,我称之为通证经济的本位币。它们的地位极其重要,如果将它混淆与其上衍生出来的其他有价通证,则在交流和实践当中会多有不便,因此我觉得提出“证币分离”,把代表基础价值的币、本位币与代表衍生价值、有价权益的证区分开,是非常有意义的。


孟:我也记得您曾经提出,“货币”与“债”的相关性。货币具有偿付债务的功能,这是它的基本属性。我们还谈到过价值符号的“阶(order)”。数学里的符号可以有阶,那么价值符号可不可以有阶?高阶的符号可以表达为低阶符号的函数关系,可不可以?


元:金融界早就有人在用“阶”的概念来描述金融衍生品。如果不考虑通货膨胀的话,现金是零阶价值符号,其价值不随时间而变化。而有利息的债券是一阶价值符号,它的价值是时间的一个固定函数,是刚性的。股票和其他金融衍生品是高阶的价值符号。高阶的价值符号有更大的柔性波动,可能涨得很高,也可能跌到零。


如果这么去看通证的话,我们就会豁然开朗。如果把通证看成是一系列不同阶的价值符号的集合,那么“币”应该是零阶的,我们可以用“币”来特指零阶的通证,而其他通证是高阶的。


作为零阶通证的币,其地位是特殊的,因为它要为整个通证经济提供基本计量单位,没有风险,提供价值锚。而 “证” 应当是建立在“币”上的高阶价值符号,通常包含了风险因素。所以“证币分离”本质上是把币的特殊性凸显出来。


既然是零阶的,币的价格就应该是稳定的。币不是用来炒的,币是基础,应当逐渐稳定下来。在通证经济中,币要为其上所有高阶的证提供记账单位,在必要时成为交换媒介和价值存储工具。


当然,这里所说的稳定,也并不是相对于法币的稳定,而是有它自己的意义。大多数法币在不断贬值,你相对于法币稳定,并不是真正的稳定。真正的稳定应当是相对于市场稳定。哈耶克发明过一个词,叫“市场本位(market-standard)”,他给出过比较严格的定义,就是说在这个市场里,以一个本位币作为计量基础,在预测未来价格走向的时候,在一个方向上出错的风险与另一个方向上出错的风险相同,也就是说上涨与下跌的风险相互抵消,那么就可以说这个本位币是市场本位的。通证经济当中的本位币应当是以通证市场为本位的币。本位币是不应该炒作的。现在很多币上来就要讲我为什么能升值,我有什么办法拉盘炒作,从长远来说,这样的币没有资格成为本位币。


如果你要去炒,可以去炒证。证是高阶符号,可以有风险收益,所以价格有巨大的弹性和波动,炒证永远会有机会,但炒币的行为对通证经济是有伤害的。



通证经济是多元本位币的经济


孟:从概念上说,我赞成您的看法。但是在实践中,还有几个问题要解决。


第一,像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这样的“币”,都设计成通缩币,总量封顶,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年新增的币是减少的。很多人认为这是设计者人为制造稀缺性,用以炒作币价的。用这样的币作为通证经济的本位币,必然会导致严重通缩,大家都不投资、不消费,而倾向于将币存储起来等待升值。这样的币如何能成为健康经济体的基础呢?


第二,比特币在实践中作为流通通货的功能越来越弱。2016年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 Mike Hearn 写过一篇著名的文章,指出加密数字货币的技术缺陷,使之无法达到中本聪原本设想的目标。现实也印证了他的看法,随着比特币的价格越来越高,比特币日益退出流通,它表现得越来越不像您所说的零阶本位币,而是一种所谓的避险资产和炒作标的。比特币尚且如此,通证经济的上层建筑还能指望吗?


第三,过去一年来涌现大批空气币,这些币毫无价值,既没有用,也不可能凝聚任何社区的共识,毫无疑问将会走向灭亡。也许是 90%,也许是 99%,当这些币破灭的时候,我们所设想的通证经济是否会受到沉重的打击?


元:你的这几个问题实际上都是经济学的问题。我们都不是经济学家,对于经济学,我们都是初学者,是门外汉。但我们作为大胆的跨界者、快速的学习者和坚定的实践者,既然冲到这里来做通证经济,很多时候也不能自揣冒昧,无所作为,所以我对于这些问题贡献一些自己的思考,你也可以有批评和补充。


第一个问题,关于比特币的通缩性,这本身确实是中本聪刻意的设计。中本聪在比特币创世记区块里留下的那句话:“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清楚的表明了他对于人造通胀的憎恶。他在 2009 年的一个网贴里写道:“逃离中心化货币管理体系随意通胀的风险吧!” ,表明他身上非常深刻的密码朋克的烙印,所以把比特币设计成这个样子。


但与此同时,很多人对于这个问题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我说的不是货币管理当局的人,或者从通货膨胀中受益的少数群体,我说的是承受通胀的大多数普通民众,其中也有相当多的人认为央行系统刻意制造的温和通胀是一种向善的设计,是有益于经济增长的。很多人相信民众为中心化货币体系付出的代价是必要的,因为换来了更有价值的东西——稳定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我们大多数的经济学知识都是这个体系教授给我们的,很多人将其奉若圭臬。


我不是说这样的想法肯定不对,但是我们也应该知道,经济学界里也有像奥地利学派这样的分支,对上述这些观点提出了非常严肃的批判,甚至对一切货币政策都表示质疑。我们要想回答这类经济学方面的问题,至少需要认真了解奥地利学派的一些观点和证据,比如他们对于人类历史上少数几个铸币自由的时期的考察,对于工业革命后几乎零通胀的两个世纪的考察,我认为是发人深思的。通缩是否真的如教科书所说那么可怕?至少在历史上缺少强有力的实证。


退一步说,在就算通缩是个严重的问题,在通证经济当中,这个问题也有现成的解决方案,因为通证经济中新币发行是自由的,因此可以形成多元本位币体系。哈耶克在 1980 年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未来的价值单位》,在文章中他指出,多元货币体系下,若干种货币价值平稳,彼此之间的比价也会保持稳定,虽然由于发行者不同,这些货币有不同的符号性名称,但是他们在不同的名称下体现出差不多相同的价值含量。你把这个观点套到通证经济里,会觉得哈耶克这些观点简直是为今天量身定做的。


是的,随着通证经济的发展,比特币肯定满足不了需要。如果是单一本位币体制,这当然就会成为很严重的问题。但是在通证经济的多元本位币体系里,就会出现新的本位币来补充。我们现在已经观察到一个现象,虽然比特币和以太币相对于法币的价格上蹿下跳,但是两者彼此之间的相对汇率越来越稳定。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去年比特币价格大涨之后,市场流动性不足,而基于以太坊发行的 ERC-20 通证越来越多,因此在很多投资的场合,以太币作为比特币的替代品跻身本位币行列。现在来看,以太币显然就作为补充成为了通证经济里的第二本位币。所以我们今天所处的实际上处于“比特-以太复本位币”阶段。


而未来,当以太币满足不了通证经济发展的需要,自然会有新的、稳定的数字货币涌现出来补充。换句话说,就算每一个具体的币都是通缩的,但是当市场需要的时候,可以自动选出新的币加入到本位币的行列中,解决基础货币供应不足的问题。我敢断言,如果市场需要,还会有新的币荣升为基础币。会是谁?不好说,要看市场选择。市场一定会非常谨慎稳健的选择,给予足够的考验。我相信由市场亲自考验和选择出来的基础币,会赋予通证经济非常坚实的基础。而那些明显被操控和炒作的币,那些缺少应用和功能支撑的币,是不会被市场选择的。


孟:您所描述的这个多元货币体系,让我联想起国际货币发展过程中曾经长期存在的金银复本位制。我十多年前读过贡德弗兰克的《白银资本》,他认为在大航海时代和工业革命之前,就存在一个全球贸易体系,这个贸易体系是以白银作为本位货币的,当时全球主要国家都采用银本位,而在这个体系当中扮演核心角色的正是中国。 后来英国率先进入工业革命,出于各种原因开始向金本位制转型。在转型的过渡期,很多国家都实施金银复本位的货币制度。英国一直到1774年才废止了白银在超过25英镑的交易中的法偿地位,这才算正式确立了单一金本位制度。而在欧洲大陆的其他国家,金银复本位制又继续运行了一百年,直到 1873 年,德国宰相俾斯麦在取得普法战争的胜利之后宣布转向金本位,整个欧洲大陆才算彻底放弃复本位制度,转型为单一金本位制。而转向金本位的时间,美国是 1879 年,而日本是 1895 年甲午战争获胜之后。这也就是说,在长达两三百年的时间里,世界是运行在金银复本位制之下的,事实上运行得也还不错。


元:确实如此,而且单一金本位之所以最后能取代金银复本位制,除了英国的主导之外,1840-1850年代先后在美国加州和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发现世界级大金矿,也是决定性的因素。如果没有这两个地方出产的大量黄金,金本位制就会遇到货币供应不足的问题,恐怕金银复本位制会持续更长的时间。而在通证经济里,比特币2,100万的总量是固定的,2140年之后不可能发掘出新的比特币。以太币总量虽不固定,但长期通胀率固定,目前已发行近9,800万个,中长期的通胀率固定为 0.2-0.3%。如果通证经济高速发展,可能在不远的将来,目前的“比特-以太复本位制”也将无法满足需求,所以通证经济未来很可能会走向哈耶克所说的多元本位币体系。



比特币可能成为数字文物,但比特币价值永恒


孟:哈耶克的观点确实非常值得研究。他最后一本经济学著作《货币的非国家化》,现在在二手书网站上已经买到两千块钱一本了。但是奥派毕竟不是今天的主流。大多数人还是认为,市场经济会自发的产生周期性的波动和危机,而为了熨平周期,应当赋予政府以货币政策工具,使之能够行使经济调节的职能。而货币政策中最重要的工具就是利率和货币供应量。如果失去这两个操作杆,当经济面对类似大萧条那样严酷的局面时,我们就会束手无策。通证经济是否会面临类似的困境?


元:我们目前还处在通证经济的幼年期,通证经济当中的商品经济和服务经济都还没有发展起来,大多数币一出来就急急忙忙上市炒作,对于如何建立应用和产业生态根本不用心。通证经济是否会有经济周期和经济危机?我们还没有足够的经验来回答这个问题。现阶段由于预期和价格炒作导致的币价波动,与现实经济由信贷周期推动的周期性波动不是一回事。


我们知道,现实经济当中的波动是由信贷周期推动的,信贷宽松的时候,人们愿意借钱消费,总需求上升,推动经济增长,收入增长,资产价格上涨,进一步刺激信贷,经济处于甜蜜的上行周期。到了一定程度,债务负担高企,游戏难以为继,违约大量出现,信贷开始紧缩,人们开始减少借贷,总需求下降,经济增速放缓,资产价格下跌,经济进入下行周期。


而在通证经济当中,目前借贷这样最基本的信用创造行为并不存在。我们看到大多数的区块链项目都是出售通证筹集比特币和以太币,这种行为确实类似证券融资。SALT 是去年一度比较知名的区块链项目,但它是以数字货币作为抵押做法币贷款,并不是数字货币本身的借贷。没有借贷就没有信用(credit),也没有利率,没有信贷当然也就没有信贷周期。如果通证经济保持今天这样的形态,那么它是不是会有周期,它的周期又是基于什么机理,就需要观察了。


至于通证经济中的治理手段,我看还是存在的。核心无非就是通证和币资源的管理。目前这块大家认识还很初步,但其重要意义已经凸显。Dan Larimer 不是写了一个区块链宪法吗?如何在去中心化社区里进行治理,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们可以专题来讨论。


不过我看到很多项目在搞所谓币值管理,其实本质上都是拉盘护盘和炒作的不规范行为,这算不得是治理,我是不以为然的。


孟:既然说到炒作,我们就要来到第二个问题了。比特币是不是基础币?


元:Mike Hearn 的文章我当时就读过,他当时在 Google 供职,又是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他的观点是很有力的,而且发表后导致比特币暴跌 5%。他的观点是什么呢?具体来说,就是认为比特币的技术限制使之并不适合做支付货币,因此中本聪的初衷必定会遭到失败。从那篇文章发表到现在又是两年了,比特币不但距离日常支付币的定位越来越远,连投资币的角色都快拱手让给以太币了。


但我仍然是比特币价值的坚强信仰者。注意,不是比特币价格,是比特币价值。


比特币的价值是什么?是基于支付通货的功能吗?比特币的用途是由市场和用户定义的,人们围绕它建构了一个新的世界,它作为新世界的第一块基石,其本身成为了区块链当中的第一品牌,汇聚了极高的关注度。目前比特币仍然是通证经济的本位币、基础币,相当长时期内这个地位是无人能撼动的。


当然,比特币在流通上的不便,可能使之从本位币逐渐转变为数字钻石、数字文物。如果这种情况出现,那么比特币就不再是零阶的本位币,而变成高阶的数字资产。这种情形在我们现实世界里也经常出现,比如古代的通货钱币,到了今天成了文物藏品。比较有名的如“祺祥通宝”,是同治皇帝即位初期,由肃顺等顾命八大臣颁令铸造的。后来因为发生了辛酉政变,慈禧太后执政,改年号为同治,绝大多数已经铸造的“祺祥通宝”铜钱回炉改铸,幸存于世的祺祥通宝都成了文物,听说在市场上每一枚的价格都在5-6万元以上,几乎跟比特币等价。


所以比特币未来确实可能从基础币变身为数字文物。但是今天比特币仍然是通证经济的本位币。比特币价格的波动,除了炒作的因素之外,最主要的体现了公众对于整个区块链和通证经济的未来的预期。目前这种预期受到各国政策的影响而不断变化,所以我们看到,实际上对比特币价格影响最大的是政策面消息。这说明什么?恰恰说明比特币今天就是通证经济的本位币。


未来通证经济发展起来之后,随着对本位币需求的不断增加,比特币的数量有限,肯定将无法满足需求,其零阶价值符号的地位,可以由其他的本位币来继承和扩展。有些比特币粉丝认为只有比特币是本位币,其他币都是山寨,都不可信赖,这也是极端的看法,并且已经被实践否定了。


反过来,确实有很多山寨币、空气币存在。但是市场是不会选择它们作为本位币的,别人也不会把自己的通证经济大厦建立在这些山寨币和空气币的基础之上。这些空气币破灭,对于通证经济是好事,不会带来多大的冲击。我想这也就回答了你的第三个问题。



未来的通证经济本位币


孟:我追问一个问题,搞一个通证经济里的本位币,是不是特别酷的事情?


元:在现实世界里,掌握一种关键货币就意味着掌握了一个全球核心权力,所以梅耶·罗斯柴尔德才会说:“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但是在通证经济里,本位币的权力是受限的,很大程度上,作为本位币的发行者和治理者,必须尽心竭力为整个经济体的持续繁荣服务。如果你像现实世界里那样滥用本位币发行者的地位为自己的集团谋取私利,市场会很快发现你,抛弃你。哈耶克所设想的多元本位货币体系,其最大的威力也就在于此。


孟:那么,什么样的币有资格成为未来通证经济的本位币?


元:今天区块链行业正在酝酿着技术更强大、功能更丰富、算力更强大、生命力更强大、信任共识更强大、治理机制更合理的新一代可信记账平台,这样的平台,将孕育出一个或若干个通证经济新世界的数字黄金。当然,这样的数字黄金必然是更加去中心化的“道(DAO)”,它可能是经过改进的比特币,可能是比特币的某个分叉,也可能是今天还没有显山露水、甚至还没有开发出来的某一种币。无论如何,首先这都是一种价值信仰,区块链新世界的数字公民对比特币精神宗教式的信仰。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每一个有足够雄心的区块链开发者,都很自然的会有冲击通证本位币这个圣杯的想法,我认为这是值得鼓励的。对于国家来说,这件事情也是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优势不是学问,甚至也不是理论,而是跨界、思考、学习与实践。我们应当、也一定会在这个方向上进行实践。





640?wx_fmt=gif



推荐阅读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了解更多区块链技术及应用内容

敬请关注:


640?wx_fmt=jpeg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