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之后,我要离开(一)

  六年前我听着这首歌来,六年后我听了这首歌走。忘记是几月几号星期几,路过南华宫下面的音像店,低劣的音响嘶哑的吼叫,“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才想起自己失去决断力已经很久。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走吧,离开这里。

  六年前坐在时速70的破旧的卡车上,哼着这首歌,屁颠屁颠的路过荒凉的成绵高速,路过任何时候都晒不到太阳的剑南路,路过瞪着眼声称要罚款的交警叔叔,路过开满黄黄油菜花的建院路,路过倒起车来所向披靡激情四射的八路车,迷失在西南工学院错综复杂的丛林小道中(??),出了一趟18年来最远的门,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眼框泛湿的目送亲戚朋友绝尘而去,转身买了一包白云烟,颤抖着拿在手里,哼着今晚不回家,一路小跑回到305,一口气跑上3楼,发现没有买打火机,暗叹一声什么叫菜鸟。萍水相逢的室友慷慨的给我打燃火,让我初次感受集体的温暖,然后他善意的提示我应该给他一支,其他兄弟均作如是观,恰逢帅的乱七八糟的辅导员视察工作,几位都惯性的手忙脚乱把烟往窗子外面扔。若非彼时尚未融入现代网络社会,定会轻叹一声“我晕”。



六年之后,我要离开(二):http://blog.csdn.net/bromon/archive/2004/08/31/89664.aspx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活 工作 网络
个人分类: Joy of Life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