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贵鬼篇·白羊妇语



——曾经的碎片
 
贵鬼,不要跑太远……
贵鬼,不要去和别人打架……
贵鬼,不要又把衣服弄得很破了……
贵鬼,记得按时回来吃饭……
贵鬼……

我的先生已经离开我了,离开我已经有十七年了。
我还记得先生走时他们对我说贵鬼,穆先生走了,你不要哭。我问他们哭什么呢?他们说哭逝去的人,哭一些伤心的回忆。我想了想,又想了想,然后摇头,我说没有什么伤心的回忆啊,我想不起来先生曾经留给我过什么伤心的回忆。
是啊,的确没有啊。
现在很多人都会想起最亲近的人离开时说的一些话或做的一些事,然后就会很伤心,然后就会哭。可是我连最后一次与先生在一起的情景也给忘了。想来大概是先生站在白羊宫前的石阶上看着暗黑的天空紧皱着眉头,准备着在一个什么时刻参入战斗,而我在一边蹦蹦跳跳,自己和自己玩耍。然后无聊了,我跑过边去,又跑过边去,然后跑远了。等我再回来时,先生已经不在那里了。先生最后与我说过什么话吗?我也记不清了,但无非是“贵鬼,不要跑太远,记得回来吃饭”之类的唠叨废话。
那时先生才20岁,即便身为随时都会战斗随时可能死亡的黄金圣斗士,也不曾想过要留什么遗言吧?
伤心的回忆呢?我想不起来何时曾有过。我记得的只是先生对我温柔的微笑,只是他每晚替我拉好被踢掉的被子时的慈爱,只是他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形式般地对我说教一些道理公式时的和蔼……记忆里的先生总是微笑的,即使在我练功不认真、经常打扰先生沉思以及工作甚至在我第一次修补圣衣却完全搞砸的时候他也没有打过骂过我。有的时候他也很生气我总闯祸,说要打我屁股,但总是手举到半空没落下来看我闭起眼睛害怕的样子自己就先笑了。我所记得的只有这些啊,有先生照顾的日子都是快乐的啊,伤心什么呢?所以我摇头,我不会哭的。
后来我真的没有哭。对我来说先生只是去了某一个遥远的地方旅行,过些日子就会回来的。所以我坐在白羊宫的石阶上,看东方风栖息处的那个帕米尔高原,我总想着有一天先生会从那里过来,脸上带着永远和善的微笑,对我伸出手,说贵鬼,不要坐在地上,起来和先生回屋里去。

瞬有时候会从教皇厅上下来,到我身边时问贵鬼你在干什么?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东方,我告诉他我在等先生,我在等先生回来,晚饭已经做好了,这次该论到我叫他回来吃饭了。
然后瞬就不说话,很久,无奈地叹一口气,说贵鬼回屋去吧,不要再等了,没有尽头的…再等下去,岁月就蹉跎了……
我不说话,望着东方。
然后很多次后,阿瞬也不和我说什么了,只是在每天的黄昏从教皇厅上下来,到白羊宫,靠在宫外的一根柱子边上,漂亮的亚麻色头发遮住了紧闭的双眸。
很多年,阿瞬也累了……

紫龙已经很久没有回圣域了,他在庐山,风景秀丽的五老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应该很快乐,春丽姐姐陪着他。
紫龙最后一次来圣域时心情还很沉重,要走时他走过十二宫与教皇厅到女神殿的地下墓室去最后看一眼去世的星矢。他经过白羊宫时我从柱子后跳到他面前,指着自己的胸口大声说:有些人永远活着的,活在这里。当我想念先生的时候,先生就会在这里对我微笑!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还不清楚当时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安慰紫龙还是我自己?我问先生,他也只是笑着没有说话。然后我看到紫龙无奈地苦笑。那个时候我只有八岁,天真得很。很久之后紫龙写信对我说,可是当你对他们微笑的时候,他们却无法知道了。
也许是吧,所以我在白羊宫的石阶上坐了十七年,等待先生,等他回家,让他看见贵鬼对他的微笑。

冰河回到了西伯利亚。其实冰河是所有人中受伤最深的。他亲眼看着他的妈妈被滚滚海浪吞没,亲眼看着他的老师卡妙带着喜悦欣慰的笑容在他眼前倒下,以及后来在叹息之墙前与我的先生还有沙加他们一起化为最后一缕光辉,永远消逝,连遗体也找不回来。还有在海底神殿,我亲眼看到冰河是怀着怎样的心痛把最好的师兄与朋友、曾经救过自己一命的艾尔扎克打倒,仅仅因为一句“为了女神雅典娜,为了大地的爱与正义”!
啊,为这一句话死掉了多少人?崇高的理想与信念吗?有时候我宁可不要!
女神啊,如果您真的是伟大正义而仁慈的,为什么还要让您的战士们承受这样的伤痛?您是神,可是当一切发生,当有人逝去有人受伤害,您也还是无能为力呀……
冰河原本可以不理会一切在西伯利亚守着那无法再见到的妈妈过他自己的生活的,可是最后他还是陪着阿瞬、紫龙、一辉、星矢一起来到了圣域,参加了战斗。没有人知道原因。战斗到后来的结果,是他失去了可以失去的一切,拥有的仅剩无限血泪掺杂的回忆。以及等待,与我一样永无止境的等待。
冰河他偶尔也会回来,看望阿瞬,看望星矢,看望我,看望空空的卡妙曾经住过以及倒下的水瓶宫。
然后很多年后他在西伯利亚收了一个小徒弟,是个孤儿。他写信回来说他终于找到可以让他从无限等待中回来现实世界的借口,他说他会好好教导那个孩子,就像卡妙当初教导他一样。
可是我还是在等待,在夕阳照射下的白羊宫,有着漂亮的亚麻色头发的阿瞬靠在柱子边上,无言地陪伴我。

一辉居然是经常回圣域的那一个,回来看他的弟弟瞬,还有星矢。紫龙、冰河其实都是他的弟弟。但是最令我惊讶的还是那个冷酷言少的一辉军染有那种心情帮忙阿瞬管理圣域,时而教训一下那些下一代的圣斗士。
他是跑得最勤的一个。会去看紫龙会去看冰河,会回来圣域。但是更多时候他一个人在外面,一个人生活,做他自己的事。
他也寂寞也孤单的,他的艾丝美拉达也离开他了。他也在等待。只是他等待的方式与我不同。他总是不断忙碌,瞧不起我这样傻傻的等待,却没意识到他其实也是在等待。
无尽的等待……

世界还是黑暗降临前的世界,穆 先生他们用生命挽救回来的世界还是原来的那个世界,它并没有因为一些英雄的逝去而变得有多美好。它所改变的只是摆脱了那一阵子令人恐慌的黑暗。仅仅是太阳重又回到了天空的怀抱。
可是对于我们这些留下来的人,这个“太阳重又回到了天空的饿怀抱”要痛苦无奈复杂得多啊……
圣域已经不是以前的圣域,我们也已不是以前的我们。偌大华丽的十二宫殿现在是多么的冷冷清清,长长的石阶无人走过。
阿瞬说他想要缩小圣域的规模,遣散那些杂兵,结束圣斗士的神话。
我说应该这样,早就应该这样。
但是在那之前他已经将教皇的位子传给我,然后背起背包拿着儿时的一张合照离开圣域出去旅行或是流浪,他说想找回小时候一起在孤儿院成长然后被分派到世界各地接受圣斗士训练却没有再回来的另外的九十个人。当时送出去的有一百个,回来的有十个,后来又走了一个,是星矢。那么那九十个人到哪里去了呢?一辉冷笑着说他做一些无意义的傻事。他咬着唇没有说话,漂亮的亚麻色头发在阳光下跳跃金光。
所以遣散圣域的工作便交给我来完成。不久后阿瞬来信说他只是想找回那些孩子,他说他们中也许有一些人还活着的。
最后他说贵鬼,你也离开吧,岁月已经蹉跎了……
我看着信笺纸笑,也许吧。
阿瞬他换了另一种方式来等待。
而我呢?圣域的人员是越来越少了,我还有多少个坐在白羊宫前等待先生回来的日子呢?
一直以来我错过了多少人世间美好的事物与幸福的生活?我不知道,无法知道,也不想知道。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去等待?
我不知道。只是夕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一个杂兵跑过来问我说教皇大人您今天还是在白羊宫用餐吗?我说是,他便走了。我仍旧坐在白羊宫前的台阶上,看东方星辉闪耀的夜空。
而我终于结束了圣斗士的神话。当最后一个杂兵频频回头望着圣域望着我终于还是走了之后我也离开了,我想回去曾和先生一起生活过的帕米尔高原。
我离开那时秋天已经到来,凉风吹落无数秋叶,我走过十二宫长长的石阶,走过每一个空寂的大殿,想念一些已经逝去的人,然后,离开这些我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事物。
身后,圣域在每日轮回的夕阳下黯淡昔日辉宏神秘的光彩。

贵鬼,不要跑太远……
贵鬼,不要去和别人打架……
贵鬼,不要又把衣服弄得很破了……
贵鬼,记得按时回来吃饭……
贵鬼……
知道了,先生!贵鬼不会乱跑,不会跑很远,不会去打架,不会又把衣服弄得很破。贵鬼马上回来吃饭……


原文链接: http://blog.csdn.net/jaminwm/article/details/477515

转载于:https://my.oschina.net/chen106106/blog/45481

评论将由博主筛选后显示,对所有人可见 | 还能输入1000个字符 “速评一下”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