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滄海

聚滴水以成江海,積跬步以至千里

悼文学青年ZSY君
悼文学青年ZSY君
前几天听说ZSY君在家中上吊自杀了,初时觉得不可思议,然旋即接受了这个说法,亦不去怀疑传闻的真实性。ZSY君是小学里班上级有性格的一个女孩,那时似有一副与旁人决战到底的气概,从无人认为她会像任何坎坷低头,哪知生命在吊绳和自我毁灭的念头前竟如此脆弱。一个真正的“文学青年”,终未曾盛放却已凋零。
十来年之前那个女孩子,乌黑的大眼睛、标准的双眼皮、齐颈的妹妹头,仿佛还在我的昨天存在,而白色带花边翻领的衬衫与黑色踏脚健美裤是那时女孩子的标准装备。
ZSY君的语文相当不错,高年级时崭露头角,时常有作文在班级里朗读;她的朗诵亦是不错,自然她的文章便由自己操刀。于是,每次开始一片新的课文,朗诵的差事几乎便由她和LJ君包揽。而她很独特的把“为人民服务”的“Wei”,念成“Vei”,或许说明她是见过世面的人(去过北方),曾令我私下很是羡慕。念作文的时候,按常规她总是起立捧着大大的作文本,低头念她的文章,妹妹头旁侧垂下的头发几乎挡住了往她嘴唇的视线,使得坐在后面的我无从看到这清脆的嗓音是何以从那看似平淡的粉唇皓齿间发出的。她总是很专注的念完,才抬起头来,而同龄的小孩总是念一段就会抬头瞄两眼,或教师或同学,甚至寻交换一两个鬼脸的机会。她总是把簿本捧得较高,面部与纸面很近头发与纸面间几乎形成一个封闭的世界——今思之,或许那就是她的世界吧,也或许是潜意识的不愿让人看到——于是朗读中视线通常在簿本的中部和底部往复,每当翻页时,大眼睛的目标很明显的由底部转到顶部,伴随清脆的纸声,清脆的嗓音又开始从容地阐述她的世界。即便平常讲方言时,她的语速也慢于一般的女孩子,仿佛字字句句都十分认真地发出来,现在想起来,会不会是因为她先学会的国语吧。
四年级时,大约由于少年叛逆的缘故,经常和新来的数学教师蔡先生闹别扭。于是我和ZSY君少不了被罚站思过,一个站前门一个站后门。若两个人罚站,我通常是后门,因为我个高,后排座位里后门近。因我们教室在一楼靠东墙的那间,故而站前门的那人倘若站得累了,便可靠在山墙上休息。有时我便探出头来冲她笑笑,但记忆中鲜有得到回报的。可能她就不爱笑吧,也确实几乎不记得她笑。
后来,在中学的楼道里也曾预见过ZSY君,但都不曾讲话,或许疏远了吧。但大眼睛和妹妹头依旧没有多大的改变。十年过后,猛闻的她的死讯,再又听闻她一些感情的事情。想起来,或许只有足够敏感的心才能感触这个丰富的世界,然而敏感的心又太过脆弱,脆弱得经不起猛烈的震荡。这世上,太多的文学青年,这人生太多的不如意,希望他们都能够走好,也希望那个世界的人能够快乐一些。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舞文弄墨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无线网络随时用

2013年07月11日 13KB 下载

Altium_Designer_元器件库的操作zsy

2016年05月03日 2.39MB 下载

北京君正X1000芯片手册

2015年10月27日 1.17M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

悼文学青年ZSY君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