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学者张维为:与其他国家比较 中国模式至少“最不坏”

瑞士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近日力挺中国发展模式。他认为,虽然中国模式还存在诸如政治改革滞后导致行业垄断和寻租腐败、贫富差异扩 大、教育医疗不公平等严重问题,但和其他国家比较,中国模式至少是“最不坏”的模式。

  曾经在1980年代中期为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当 过英文翻译的张维为上月27日在上海“文汇讲堂”发表一篇题为“在全球比较中看中国模式”的演讲。他概括了中国模式的八个方面:一是实践理性,二是强势政 府,三是保持稳定,四是民生为大,五是渐进改革,六是顺序正确,七是市场经济加宏观调控,八是对外开放。

  张维为说,中国比较能够从实际 出发,西方主导的变革第一步总是修宪,而中国第一步总是试验,然后总结调整推广;中国有比较中性、现代化导向的强势政府,它能制定并执行符合自己民族长远 利益的政策;中国比较好地处理了稳定、改革和发展三者的关系,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改革开放1980年的140年间,中国最长的稳定时间没有超过八到九 年,现代化进程总是一次一次被打断。一直到邓小平以非常强势的姿态来保持政治稳定,改善民生,中国才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跨越式发展。

   在改革步伐上,中国没有采用激进主义的“休克疗法”。邓小平比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高明的地方就是不放弃现有的不完善的制度,而是尽量利用现有体制来 运作,为现代化服务,并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改进。实践证明“共产党+市场经济”比西方的市场经济制度更有作为。

  张维为认为,虽然中国面临 腐败严重、贫富差距拉大、污染严重等重大挑战,但这些都不能否定中国崛起的事实。

  他说,其他国家在崛起过程中都出现过腐败上升的问题, 主要原因是经济高速发展,法治建设跟不上。英国19世纪时议员席位是可以买卖的;美国19世纪下半叶被称为“强盗贵族”(robber barons)时代,人们都持枪保护自己;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官商勾结极为普遍。

  如果横向比较,研究腐败最权威的“透明国际”把中国腐 败程度列在世界中位。跟中国相对可比的国家,如印度、巴西、孟加拉、埃及、乌克兰、俄罗斯,腐败都比中国严重,更不要说非洲国家了。

  张 维为说,香港和新加坡致力于法治建设和社会整体的进步,成绩可观,它们的反腐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他认为,中国今天遇到的问题,在西方历史上都曾遇到过,但英国可以把失业者出口到非洲,把囚犯出口到澳洲,把异教徒出口到美洲,而中国只能在自己的境内消 化现代化进程带来的所有问题。中国是通过自己的智慧、苦干乃至牺牲闯出了自己的发展道路和模式,有了雄厚的财富积累,可以从容自信地应对各种挑战。

   张维为承认中国模式有很多弊端,但是比较下来,其他模式弊端更多。例如美国曾在整个非洲推行“结构调整方案”,大力削减政府的作用,结果非洲政治和经济 全面恶化;俄罗斯曾推行“休克疗法”,现在被俄罗斯人称为“第三次浩劫”。如果当初中国没有自己的立场,而是盲从西方模式,给中国带来的可能是灭顶之灾。

   30年来,中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工业革命、技术革命、社会革命;大部分人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中国避免了1997年的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金融海啸。纵 观世界任何国家,只要取得其中一项成就已经很了不得了,但中国几乎全部实现了,这表明中国模式至少是“最不坏”的模式。

西方民主变成

“游 戏民主”

  张维为还指西方民主越来越变成了一种“游戏民主”,即民主等同于竞选,竞选等同于营销,大家拼资源、拼谋略、拼形象,选个美女 和电影明星,毫无政绩可言,也无所谓。这种做法导致了政治的平庸化和劣质化。

  他说,在当今这个高度竞争的世界上,只知“选举”而不知 “选拔”的制度,将竞争不过“选拔”和“选举”结合起来的制度;只知吃老本、视民主为游戏而不建立“学习型政府”和“学习型社会”的国家,在国际竞争中将 力不从心;不知“宏观调控”为何物的国家,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可能要出局。“所以我看好中国模式。”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综合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