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打工辛酸路:我是一朵飘零的花之58

58[@more@]

  他脱口而出:“她毕业就参加工作了,一切都很顺利,人很单纯,也很脆弱的。”

  我简直是怒火中烧了,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你,你说是人话吗?因为我家境不好,因为我出来得早,所以我就复杂了吗?我就坚强了吗?因为复杂,因为坚强,所以我就能承受伤害是吗?你滚,滚,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说完这话,我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了满脸,发疯一般把他往外推。

  但我哪里有他的力气大,他不但没有离开,把而很轻易地将我的双手握得死死的,带着哭腔说:“海燕,冷静些,你冷静些。”

  我挣扎边嘶哑着声音说:“我没法冷静!”

  他象是下了狠心一样,一字一顿地说:“那我告诉你吧,她有很严重的皮肤病,医生说平时不能受刺激的,否则会发病,一发病就会有生命危险的。你是个好女孩,你一定不会见死不救是不是?”

  我不由一惊,半信半疑地问:“怎么可能?你不会是骗我吧,她看上去好正常呢?”

202。

  他认真地点点头:“是真的,因为她穿着衣服所以你看不到。”

  立刻,我所有的愤怒和嫉妒都化作了怜悯,我失去过亲爱的爸爸,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知道生命的脆弱与珍贵。我当即停止了挣扎,茫然地望着他。

  他再次乞求我:“求求你了,陪陪她好吗?”

  我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尽管那天我特意换上最喜欢的白底蓝花的小吊带和紧身牛仔裤,但这身廉价的行头和小颜那套淡蓝色的套裙一比,还是非常寒酸。小颜挎着小肩包,高傲的目光越过我的头顶,看到我,微微一笑,尽显成熟女人的风韵和妩媚,一点也看不出她有什么严重的皮肤病。我感觉自己象个小跟班的,委屈又自卑。

  我原来以为,沈洲是个并不善于表达内心情感的男人,所以才对我不够体贴温柔。但和小颜在一起时,他却百般哈护,极具绅士风度。为了安全起见,在车上,他一次次把小肩包放在她的面前;在她脸上出汗时,他及时地递过纸巾;在她晕车时,他为她打开旁边的窗户。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感到无比的心疼。他总是在冷落我后,又给我递个哀求的眼神。这眼神使我硬着头皮跟在他们身后,我将所有的委屈和痛苦

埋在心里,强颜欢笑。

  到了镇上,我问他们:“这儿有两个著名的服装市场,一个是第一服装商场,一个是第二服装商场,你们想去哪个?”

  沈洲刚想说话,小颜抢先答:“肯定去第一服装商场了。”

  在一般人眼里,都会以为第一服装商场的衣服在质量、式样方面肯定要好过第二个,但事实并非如此。但看到小颜兴致盎然的样子,我也不好说什么。

  果然,刚逛了一下,小颜便不耐烦了:“什么破地方,式样倒是不错,可你看料子这么差,做工也粗糙。这种衣服,我连看都不想看!”

  沈洲附和道:“是啊,是啊,这料子是很差。”

  我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很想反驳,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在这里买的,以次每次穿给他看,他总是说:“不错,不错,真是价廉物美呢。”但话到嘴边,我还是生生咽了下去。

  沈洲立刻意识到什么,尴尬地扶着眼镜,憨厚地笑了笑:“杨海燕,第二服装商场的衣服怎么样?”

  他以前都叫我海燕的,现在总叫我杨海燕,总觉得非常刺耳。还没容我答话,小颜便气呼呼地说:“第一服装商场都这样的档次,第二服装商场岂不是更糟糕!还全国有名呢,我看是浪得虚名!这些衣服,连叫花子都不穿呢!”

  她不屑的语气让我很不高光,轻声说:“我的衣服都在这里买的呢。”

  她连忙赔笑道:“对不起,对不起,要不我们去第二服商场看看吧。”

203。

  一进第二商场,她眼睛立刻一亮,兴奋地惊呼起来。难怪她惊呼,这个商场很大,里面的衣服无论面料、式样还是做工都引领国内服装潮流。

  她买衣服,好象从不考虑价钱,喜欢了便买。甚至为了好搭配,同样的款式会买两件甚至三件。这边的衣服一般是漫天要价,有时候,她看中的衣服,我帮她把价钱讲下来了,她反而因为价钱太低拒绝购买。不一会儿,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提了大包小包的,她却还意犹未尽。但在她想在香港服装城买一件价值千元的连衣裙时,沈洲却和她发生了争执。

  沈洲开始口气很是温和:“不要买这条裙子,太瘦了,你穿连衣裙不好看。”

  没想到小颜的脸立刻就撂了下来,瞪了他一眼,很不高兴地说:“我穿连衣裙怎么不好看啦?很多人都说我身材肥瘦适中呢。”

  说实话,小颜身材略胖,穿着连衣裙就会显得腰粗。腰粗的人穿套超前享受倒也不太显山露水,但若穿连衣裙,腰上的赘肉就会完全暴露出来,确实不好看。但小颜坚持要买,语气很冲,沈洲脸上便有些挂不住了,但还是好脾气地说:“杨海燕,你说她穿这个裙子好看吗?”

  我迟疑着说:“还行吧,自己喜欢就行。”

  小颜便有些得意:“还是海燕好,是啊,我喜欢就行,你管得了那么多吗?”边说边将衣服拿到收银台,然后挑衅地将手伸到沈洲面前,“打折,九百九十八,快点拿钱来。”

  沈洲摸了摸钱包,央求道:“不买了好不好?你的腰这套裙子真的不好看,海燕那样的腰穿着才好看呢。”

  小颜的脸立刻变了色,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尖叫道:“她是你什么人?你怎么知道她的腰穿着好看?她腰是什么样的?难道你看过!”

  我感觉多日的委屈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幸灾乐祸地看着沈洲,什么也不想说。话一出口,沈洲立刻意识到说错了什么,他求救地望着我,故意转过脸去,装作没看见。

  面对小颜连竹炮般的发问,沈洲彻底赶忙急急解释道:“她是我同事的女友,我听同事说的啊。”

  小颜冷哼一声:“好,你同事叫什么名字?我们马上回去,你把他给我找过来,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白痴,连自己女朋友的腰都拿出来和别人分享!”

  我羞得无地自容,一刻也不想和他们呆在一起了,拔腿就向外跑。沈洲焦急地在后面喊声:“海燕,海燕。”

204。

  我没有回头,我好希望他能追上来,但是没有。泪水一次次模糊了我的双眼,想象着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现在正在他的真正女朋友在一起,我的心,如针扎般的疼。他和她,是可以光明正大走在一起的,是可以正式向别人宣称他们关系的,是将来准备结婚生子的,而我,又算什么呢?

  我失魂落魄地游走在人头强织的闹市中,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无助和凄凉。我恨沈洲的有目的欺骗和伪善,我更恨自己的轻率和单纯,沈洲是注定不会娶我的了,要是在以前,我这样婚前失贞的女子,是要被觉潭的。

  如果妈妈和亲戚朋友知道了,我有何面目见人?就算以后重新找男朋友,怎么可能拥洁白无暇的爱情?

  但我知道,无论我如何痛心,我都不得面对现实。沈洲永不会再属于我,我的人生,也应该重新开始。我决定将一切痛苦埋在心里,把心思从沈洲身上收了回来。我来东莞不是为了你沈洲,我是为了找到该死的齐月升,为了过得和那些上了大学的人一样好,甚至更好。

  所以,我竭力不再去想他,甚至有时在车间里碰面,我也冷着脸尽量回避。反而是他,几次三番欲言又止。尽管我多想向他诉说我的委曲,甚至奢望他象以前那样,哪怕给我一点点的温存,我也会心满意足的。但是,我的目光,却视他如无物。

  把生活的重心从他身上转移开来,我才发现,我浪费了很好的时机。半年多了,现在对于电脑,我还停留在输入员工加班资料上。可前段时间车间很轻闲,我完全可以抽时间学五笔,学WORD和EXECEL的啊。

  现在厂里开始接到大订单了,又象以往那样忙碌起来。我只好利在晚上十点下班后,加班两个小时专门学电脑。

  我很快将字根背得滚瓜烂熟了,并请胡海波调出了电脑中的五笔打字。因为有了输入考勤的基础,电脑对我不算陌生了。那段时间,每一个懂电脑的人都怕见到我,因为只要他们走到我办公桌前,我总要拉着他们问这问那的。不过短短一周的时间,我己经会基本的拆字打字了。

  因为我悟性很高,又善于学习,仅仅用了一周时间,我便可以会简单的WORD排版了,这让我欣喜若狂,同时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觉得自己越来越象一个合格的经理助理了。

  但我并未因此对工作有所懈怠,反而更加努力了。有一次,我发现包装组在包装一款订单时,少装了一个别针,我及时提出,珍姐叫人连着三天两夜加班返工,及时校正过来。否则延误交货日期,不知给公司造成多大损失呢。

  这让孟小姐对我大加赞赏,身为主管的珍姐更是对我感激涕零,她甚至推心置腹地问我:“你知道为什么以前我们不想理你吗?”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655044/viewspace-930190/,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于:http://blog.itpub.net/10655044/viewspace-930190/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表情包
插入表情
评论将由博主筛选后显示,对所有人可见 | 还能输入1000个字符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