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独立开发者的第二年

运用一年,从微软、谷歌的软件工程师,到自成体系的开发者,本文作者是如何一步一步从独立技术栈到项目构建,从赔钱到挣钱,从 0 到 1 成长为一位真正独立开发者的?本文即将为大家揭晓答案。

作者 |  Michael Lynch

译者 | 王艳妮,责编 | 屠敏

出品 | CSDN(ID:CSDNnews)

以下为译文:

两年前,为了搭建自己的软件业务,我辞去了在Google的开发工作。在此一年后,我po出了对自己财务状况,幸福指数,和经验教训总体情况的一个更新。今天是我solo第二年的结尾,因此是时候再次进行更新了。

我是如何赚钱和花钱的

度量 20182019对比
收入$2,262$7,254+$4,992 (+220%)
支出$23,133$9,657-$13,477 (-58%)
净利润-$20,871-$2,402+$18,469 (+88%)

今年这一年我的财务状况有了巨大的改善。我的净利润比去年增加了$ 18,500!

总的来说,我仍然在赔钱,但不要太纠结于这一点。我把收入变成了去年的三倍,达到7.2k美元,并把支出砍掉了一半以上。

你是怎么做到一直赔钱还丝毫不慌的?

我长期不赚钱的状态常常让人们觉得奇怪。他们认为我在通过自由职业(freelance)来支持自己的亏本事业,但其实我把100%的工作时间都花在了我那不赚钱的业务上。这可能是由以下三个主要因素导致的:

  • 低费用:我没有孩子,且生活在一个生活成本较低的地区,我的日常花销约为每月$ 2k。

  • 高存储:给大型软件公司工作整整11年以后,不攒下个小金库是说不过去的。

  • 幸运的投资: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的大部分资金都投到了S&P 500中,这期间是强劲的市场运行时期。我在加密货币上面下的小赌注也得到了很好的收益。

下面逐个项目地总结

Zestful(https://zestfuldata.com/)

Zestful是用于解析菜谱原料的一个SaaS

Zestful于2018年中启动,它是我对SaaS业务的第一次尝试。Zestful能让美食app识别出配方成分的结构。当给到像“ 2又 1/2汤匙切碎的欧芹”这样的成分时,Zestful就能推断出数量为2.5,计量单位为汤匙,产品为欧芹,准备步骤为切碎。

在去年营收了个大零蛋之后,Zestful终于在2019年间达到了一份可观的收入。单12月份的一笔企业销售就占到了Zestful年收入的79%,也占到了我去年所有业务总收入的53%。

我为了保持Zestful在搜索结果中的相关性所做的努力

Zestful处于一个奇怪的处境里,因为想要解析配方成分的公司从来不想切换到Zestful。迁移到一个新API的成本超过了Zestful潜在的价格和性能优势。相反,Zestful的所有客户都是从头打造全新产品的公司。

如何把产品出售给一个尚不存在的公司呢?我的策略一直是在SEO上做文章,让Zestful在类似“配方分析”之类的查询中保持一个很靠前的排名。

Is It Keto(https://isitketo.org/)

Is It Keto是给生酮饮食者们的一个参考网站

Is It Keto能够为读者们提供一个清晰,直接的答案,告诉他们哪些食物不影响生酮饮食。网站通过Google AdSense展示广告产生收入,而且每当有人通过我的网站在亚马逊下订单我都会得到一份佣金。

Is It Keto的收入为2.3k美元,是我在2019年收入第二高的产品。本来我已经在4月放弃了这个网站,但四个月没管它以后,我意识到它慢慢自己增长了。

Is It Keto每月流量

Is It Keto的访问者中88%来自搜索引擎,但是我从来不知道搜索流量的增长是由我对该网站所做的哪项更改导致的。有那么几个月里,我添加了很多内容,优化了页面标题,并获得了排名靠前的反向链接,但访问量却依旧持平。而有时,我几个月没管它,而Google访问量在整个时间段内都在增加。

Is It Keto同时也是我最大的支出项,因为我将大部分内容写作都外包出去了。这部分钱我花的过多了,因为我对如何招聘以及管理写手一无所知,但是这此经历教会了我很多,并导致我写下了《招聘内容写手指南》这篇得到了大家广泛无视的文章。(笑)

Mtlynch.io

浏览量大幅下降,这不足为奇。我从Google辞职的那篇帖子在2018年获得了50万次浏览量,所以我本来也没想再写出一篇爆款文章。

尽管如此,去年我仍在努力获得读者。在过去的两年中,我并没有努力的去推广,但我的许多帖子都受到了欢迎。以后我会写下文章,然后把它分享到一个喜欢它的社区里。

在2019年,我从技术写作开枝散叶,发展到更加专注于经营一个自备业务(bootstrapped business)途中的艰辛上。尽管有很多自备者(bootstrapper)社区,它们吸引了自吹自擂者,因此这些群体对其他网站的博客文章并不欢迎。我还注意到,除非故事涉及数千美元,否则读者对商业课程的兴趣会降低——不管是赚了大钱还是赔了大钱似乎都中。

博客收入也下降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本来也没打算从这个博客里赚钱。我博客的开发支出下降了很多,因为兼职给我博客写代码的人把重心转移到了他的全职工作上。由于我的Web编程技能在过去几年中得到了提高,因此我自己接手了开发工作,而没有雇其他人。

What Got Done

What Got Down是任务日记应用app。

What Got Down是一个用来记录和分享每周工作成绩的工具。这是我在Google工作期间学到的一种技巧,并且在过去的10个月中我一直都在用它来记录每周的进度。

我从没把What Got Done当成什么绝妙的商业想法,但是在Is It Keto连续几个月都没有收入以后,我非常沮丧。What Got Done似乎是一个能使我开心起来的好玩的项目,并且是一个自学Vue.js(一个流行的Web框架)的机会。

最后成功了!我爱Vue。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使我快速构建网站而又不会挣扎于各种漏洞百出的抽象组成的迷宫中的工具了。

我在做What Got Done的时候,觉得不如探索一下这个网站是否可以赚钱。在采访了几家公司之后,经理们似乎觉得他们可以通过一个专用的Slack channel来实现相同的结果,因此我就没再继续了。 

其他

会议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因为旅行和住宿费用昂贵,而接受我的演讲提议的会议又都是小范围的活动,他们的差旅补助预算很少。

从Travis切换到Circle来进行持续集成使我的每月开支减少了68美元,后来的结果很好因为我很喜欢Circle。他们对产品的改进更快,与Docker集成更好。不幸的是,Coveralls没有过问我的意见就进行了自动更新。从那以后的代码覆盖率指标对我的早期产品就没什么用了,我取消了对明年的续订。

我也从使用Bench的托管簿记转换为使用Xero的自助簿记。我很喜欢Bench,也不爱Xero,但每年多花1500美元来记我那点简单又重复性质的账有点说不过去。

我得到的教训

即使没人买也要把价格提高

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建议之一来自Cory Zue。他认为我的Zestful每个请求定价0.003美元太低了。当时,Zestful的付费用户几乎为零。如果压根没人买,我的价格低不低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尽管Zestful那时候几乎没有实际客户,但潜在客户却很多。每隔几周,就有一家新公司与我联系,说他们对Zestful感兴趣,但它缺少他们很需要的一个小功能。那时候我很渴望赢得第一个大客户,所以会竭尽全力地去实现他们想要的功能。一周后,我很自豪地将其交付给他们。

“哦,是的,”他们不好意思地说,“那个项目后来我们放弃了。”

这些公司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能随便要求什么功能,但是我要满足他们的心愿却非常耗时。我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想不出办法来对付。理论上来说可以直接无视他们的请求,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准备每月花数千美元买我的服务呢?

当我接受Cory的建议并提高价格时,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了我和客户之间的对话方式。每个请求的价格为0.003美元时,没人试图与我协商价格。当我把价格提高了6.5倍至0.02美元时,大家都开始询问多买点是不是能给打个折了。然后,当他们声称会在Zestful上线他们想要的功能后购买时,我给了他们下面这句话:

好极了!您可以预付三个月的服务费,您的帐单在功能可用以后才会开始计费。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因为客户的功能要求而焦头烂额过了。

我的价格足够高,以至于大多数客户必须每个月花费几百美元才能使用Zestful,这使人们不再因为自己一月付个五刀就来随便告诉我他们想要实现这样那样的功能了。有趣的是,最终真正购买了企业计划的客户没有功能需求,那几笔交易在几天之内就完成了。

追求对的想法就意味着要拒绝错的

作为创始人的第一年,我就像一只小狗,随便一个球球滚过来我都会去追着跑。如果我的一个项目没成功,那么我将进行我脑中队列里的下一个想法。在项目开始时,构建“快速”原型廉价且容易,但是始终要花费数周来写代码,以及后续的几个月来吸引客户。

我的朋友David Toth教给了我想法筛选的价值。他指出,无论我追求什么想法,都至少会决定我几个月的生活重心,因此值得谨慎选择。David不会在想出第一个好主意后就完事,而是会继续想出新的想法,直到他的清单上至少有10个备选。然后,他会仔细评估这份清单,从中选择成功可能性最高的。

阅读“Start Small, Stay Small”和“The Mom Test”两本书也影响了我开展新业务的方式。这两本书都鼓励创始人先从市场研究入手,然后再开发产品。结果就是,我对任何东西都持保守态度,并在我的调查表明某想法成功几率不大时允许自己溜之大吉。

下更大的赌注 

当我把去年的目标设定为每月收入500美元时,人们鼓励我把目标定得更高一些。他们认为新的创业项目失败的可能性很高,所以不妨目光远大一些。

回顾过去,我仍然认为每月$ 500的目标是合理的。Keto是一个不错的“初学者项目 ”,因为赚钱的机制很简单。广告和购买链接平均能从每个访问者身上得到0.01美元的收入。访问量越多意味着钱越多,因此我必须尝试不同的增长策略,而不必担心诸如定价,销售渠道或客户支持之类的问题。令人高兴的是,我的收入开始时只有微不足道的1美元/月,然后每月增长50-150%,年底达到了达到400美元/月。

另一面则是看到低利润行业的极限。如果每位客户带来的收入只有几分钱,那么就无法用收入来扩展业务。如果一次访问仅能产生0.01美元的收入,那么为每次点击广告支付$ 0.50- $ 1.50就讲不通了。我也很想雇一名员工来帮助扩大网站,但即使是便宜到每月200美元的自由职业者,也必须使我的访问量增加一倍才能让我的网站赚出他的工钱来。

现在已经是我成为创始人的第三年了,我已经准备好下更大的赌注。把Is It Keto做大给了我信心,让自己更加努力。我的意思是我要做一些项目,这些项目的成功将使我能雇得起一些兼职承包商。

我仍然爱这项事业

当人们知道我在过去两年中一直处于财务亏损状态时,他们担心我会后悔离开了原先在Google的安逸工作。创始人在一两年后经历倦怠期是很常见的,但是幸运的是我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我把这归功于在这次冒险历程的初始时我那健康的自我怀疑感——我预感会失败一段时间才能找到成功。当你知道自己的钱不会用完时,就不容易有财务压力了。

每天,我都会下楼和我的女朋友一起享受悠闲的早餐。我们住在一条死胡同街道的尽头,所以当她去上班以后,我的房子里就变成非常安静。在工作60到90分钟后,我会计划这一天剩下的时间。晚饭后以及周末我都不工作。如果我下午3点感到困倦,就会小睡片刻,而不用担心经理会怎么想。

在辞职前,solo的工作方式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它的纯粹独立性。事实证明solo确实像我想象中那样令人满意。我喜欢对自己的一整天都有自主权,也喜欢那种能完全改变我的业务方向或在感觉合适时重新开始的自由。

我会永远做下去。

给自己打分

在去年的更新中,我给自己设定了四个要在今年完成的目标:

在我的业务中实现每月500美元的收入

成绩:B +

整年来看我的收入为平均每月604美元,从这一角度来说我确实达到了这个目标,而且第四季度的收入为平均每月1,657美元。尽管感觉把12月鹤立鸡群的一笔超高销售额也包含进去显得有点像自欺欺人。没有它的话,我在12月的总收入仅为441美元,接近2020年初趋势的平均水平。虽然还不到500美元,但差的也不多,还算令人满意。

在三个软件会议上进行演讲

成绩:A

一共有三个会议接受了我的演讲申请,而且我对自己的这三场演讲都很满意。

我喜欢参加会议并从中获取有用的信息,但是,老实说,这些会议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我的职业或个人生活。旅行,准备演讲和参加活动本身全部算一起,我花了相当于六到八周的全职工作时间在这上面。

2020年我将继续申请并参加会议,但与去年相比,我会更加有选择性。 

发布12篇博客文章

成绩:B

用不同的计算方式,我在2019年要么就发表了9篇博客文章要么就是13篇。我的博客中有9个单独的更新,但其中一个是关于招聘内容写手的系列,分五个部分。总体而言,我对今年的写作成果感到满意,尽管我确实希望自己能有更多吸引人的帖子。

提高使用JavaScript框架的舒适度

成绩:A

我不是Vue专家,但我认为自己“能够对话”。我可以快速构建站点,而不会陷入框架本身。

这些年来Angular逼得我想以头抢地,能找到一个适合于solo开发人员的框架我很开心。

下一步计划

 

我想把2020年的主要精力放到WanderJest项目上,这是我几周前创建的一个网站。

WanderJest是一个用来查找喜剧live表演的资源。

本地的喜剧节目很难找,因为剧目分散在Facebook团体,喜剧俱乐部网站和TicketMaster和Eventbrite之类的门票销售商中。我希望WanderJest能够把这些不同的来源统一起来,让观众更容易找到演出。想法基本跟Bandsintown一样,但是是面向喜剧的而不是乐队。

我正在我家马萨诸塞州西部这边进行试用,但是很快我会将其业务扩展到其他地区。

第三年的目标

 

以下是我作为solo开发者的第三年希望实现的目标:

  • 在我的整个业务中获得2万美元的收入:我在2019年的收入增加了两倍,所以2万美元意味着再增加两倍。

  • 发布10篇博客文章:也就是说我大约每月需要写一篇文章,这也为较长的帖子预留出来了更多的时间,还能抽出时间准备会议展示。

  • 学习一种新技术:学习一种全新的语言或框架往往会改善我对软件的整体思考,而且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学习Rust的由头。

原文:https://mtlynch.io/solo-developer-year-2/

作者简介:Michael Lynch,2007年本科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CS专业,曾在微软和谷歌任软件工程师,现独立开发者兼博主。

本文为 CSDN 翻译,转载请注明来源出处。

推荐阅读 

LG 出售中国总部大楼;苹果延长疫情期间 Apple 设备保修期;Linux 5.6 新特性 | 极客头条

远程办公 4 大坑,坑坑“致命”!

连登 GitHub TOP 榜,中国开发者在行动!

揭秘阿里、腾讯、字节跳动在家办公的区别

深度好文!新浪微博架构师详析微博云原生技术的思考与实践

2020年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5大趋势

你点的每一个在看,我认真当成了喜欢

发布了1728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4万+ · 访问量 1552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代码科技 设计师: Amelia_050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