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被祭天了!

【CSDN编者按】自Facebook陷入数据泄露丑闻后,各巨头们一直“谨守本分”。Google作为科技巨头之一,向来是开发者心目中的表率,虽然前一阵子的军事AI项目、审查版引擎等事惹来了不少争议,但就技术层面而言,它仍是开发者眼中的“圣地”。但这次,Google却因一起“知而不报”的泄露事件引起了不满。

近日,外媒披露了一件由Google+ API漏洞引发的数据泄露,它会导致外部开发人员可以轻易访问私人数据,并且造成了 50 万个账户个人资料数据遭到泄露,涉及 438 个应用程序。但是Google方面却在辩称,在无法确认具体受害范围和人群的前提下他们有权持保留意见。

对此,PFIR联合创始人、NNSquad联合创始人和管理者,PRIVACY论坛创始人Lauren Weinstein就在其个人博客上表达了对此事件的看法。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以下是他的博客全文:

Google已成为将死之人。可能还有救,但也很可能已经无法扭转局面,特别是现在内忧外患双重夹击的情况下。由于这个状况很大程度上是Google自己犯下的错误,所以目前的形式非常严峻。

不幸的是,我非常怀疑Google这次能否成功地通过改变“生活方式”来拯救自己。我希望我的怀疑是错误的。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一个名为Google的公司和母公司Alphabet将依然存在,但从实际角度来说,我们熟知的那个Google将迎来它的终结,尽管现在它依然在赚钱。

也许有人质疑这怎么可能呢?但这次关于Google+安全漏洞和面向消费者Google+关闭的声明,正是Google多年宿疾的直接症状。

作为Google粉,我在博客和访谈中花了大把时间怼那些喷子对Google的曲解和无中生有,所以现在这个局面是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这些年我见过太多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的没落,而这些公司最初看似都是所向披靡的。

比如AT&T,比如DEC。它们的衰退需要很长时间,这是个过程,而不是一次性的事件。如果回顾下历史,你会发现其实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事件。DEC被其他公司吸收,人才也流失到了各个方向。今天的AT&T依然很强大,但从许多角度来看,它只不过是过去的影子,除了像贝尔实验室等宝石依然闪耀之外,其他的都已经没有意义。

而正在撕碎Google的力量虽然不太一样,但只会更扭曲、更痛苦。

在内部,Google遇到了复杂且多方面的道德困境,这不仅会从内部对公司造成破坏,还会给外界留下大量把柄,让别有用心的政客进一步诋毁Google。

我关注Google很长时间了。大约20年前Google刚刚起步的时候,我对它更多的是批评,因为早期他们对数据收集和隐私实践的态度似乎都是漫不经心的,在我看来这是不正确的。

我第一次与Google的实际接触发生在2006年,那年Google邀请我到洛杉矶的办公室做一次题为“互联网和帝国”的演讲(视频里的我还非常年轻)。我相信这是他们洛杉矶办公室录制过的第一个视频演讲。

当时那里还没有讲台,我坐在桌子边完成了演讲。那天在提问环节以及后来的讨论中,我与Google员工有了很多交流,这使我有一种顿悟的感觉。

Google的员工可能是我在技术圈(甚至是所有圈子里)遇见的最好的人,我很荣幸能在几年前为他们提供咨询并直接与他们工作一段时间。他们非常聪明,非常关心他人,许多人都有着浓浓的书生气(可能责任在我)。我从来没遇到过我不喜欢的Google员工。

但很明显,从2006年的那天开始,Google的普通员工和管理层的一些人之间就出现了一层隔阂。那天我遇到他们的时候,Google员工就我在演讲中讨论过的某个话题向我表达了他们倍感挫败。

从那以后的许多年里,许多与Google有关的问题都得到了极大改善,Google在隐私、安全和人工智能政策方面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我并不是说Google在这些方面做得很完美,他们依然会有bug,但他们团队中有非常优秀的人(许多人我都很熟悉),他们把毕生都献给了这项工作。

但是,在某些关键点方面,似乎Google管理层和其他Google员工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甚至造成了完全割裂的断层。

Google在许多领域一直都有我一直说的“盲点”。

Google的客服从第一天起就有问题。当然,这么多年客服也进步了许多,但依然缺乏了很多重要的方面,特别是在处理越来越多的非技术用户方面,这些用户非常依赖Google的产品和服务,却赶不上Google日新月异的用户界面设计和匮乏的帮助资源。

在用户界面、可读性等方面,我们也能看到Google类似于“人格分裂”的状态。他们为有严重障碍的人(如盲人)分配了大量优秀的资源进行改进,但却一直在使用低对比度的字体,造成许多有一般视觉障碍的人使用困难。

我曾向Google提过许多增加人手之类的建议,虽然诸如监察员、消费者保护专员等建议都成功地被接受了,但在界面设计方面却屡屡碰壁。估计就Google的这个问题,我写的文章已经超过几十万字了。

显然,Google的公众沟通已经成为了主要问题的一部分, 因为在我看来,只要多花点时间用非技术者能理解的方式实现,许多谣言就会不攻自破。

但Google的公关在冲突开始时总是拒绝评论,直到事态糟糕到他们无法继续保持沉默为止。如果他们能一开始就用承诺的态度回答公众的话,事态就会好得多。Google对于“史翠珊效应”(即谈论某些坏的情况只会引来更多的关注)深深的恐惧似乎并不能保护他们。

而今天关于Google+的安全漏洞公告,似乎是关闭面向消费者的Google+的绝佳理由,而Google今天也宣布了他们为关闭Google+准备了10个月。这一切都印证了我上面阐述的内容。

尽管安全漏洞的实际危害似乎可以忽略,但Google的对手是政治骗子们,他们一直在渴望吸干Google的血。

Google的这种沟通策略只会给那些憎恨Google的人以更多把柄:他们给了欧盟更多理由,让他们对Google处以几十亿罚款,从而让欧盟官员发家致富,也给了政治家们和他们的走狗更多力量,他们渴望将Google被拆分,从而可以更好地服务于政治因素。

至于Google+,虽然我不清楚公告的内幕如何,但很容易猜得到。

我从2011年beta版开始就是非常活跃的Google+用户了。但很显然,Google管理层对于这个平台的看法与几百万用户的看法完全不同。我在Google+上有大量核心的关注者,他们都是很优秀的人,因此Google+的关闭让我感到非常伤心和愤怒。这只能说是Google对于忠实用户的背叛。

但Google+本来不一定必须关闭。

很显然,Google+在Google内部只有非常有限的团队负责运营,这对于经常使用Google+的人来说都不是秘密。而且在发展过程中,Google的管理层也做了些非常糟糕的决定,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后来最终被放弃的Google+和YouTube之间的评论集成,这种集成造成了两个圈子完全不同的人的评论互相污染,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不论从公众的角度还是内部角度我都反对这个功能,但就算是这个功能最终被放弃了,它造成的伤害也无法再弥补。

另一个Google自作自受的行为是Google打算重拾多年前放弃的计划,重新为中国提供受审查的搜索引擎。关于这个我也写了很多,我相信这是个非常糟糕的主意,它为攻击Google的人提供了绝佳的弹药。不过,我也不想在这里谈论太多细节,只能说Google的这些行为和他们的内部处理方法带来的痛苦使得许多Google员工开始向外界透露消息了。

而且正如我最近写过的一样,事实上Google管理层在讨论此次事件时没有任何恶意,而且你会发现他们强调要在Google搜索或其他Google产品中避免一切政治倾向。所以显然,他们的初衷是正确的。

但只有好的意图是不够的。

正如Google 2004年IPO时Larry Page和Sergey Brin在创始人信件中写的一样:“Google不是家传统公司,我们也无意成为传统公司。”

我不禁想起《公民凯恩》中的经典镜头,查尔斯·福斯特·凯恩撕碎他多年前写的“原则宣言”并称它们“已经过时”。

实际上,Google很可能会无视我和其他支持Google的人这些年来提出的各种建议而继续走下去,并且仍然会赚大量的钱。

但,那就是另一个Google了。它将成为“传统”的Google,而不是许多Google员工为之骄傲的Google,不是全球众多用户每日依赖的Google。

我们心中的Google即将死去。在它离世之后,我们将进入那个我们一直恐惧并且尽一切努力避免的互联网的黑暗时代。

那将是我们无法承受之重。

原文:《The Death of Google》
作者:Lauren Weinstein,PFIR的联合创始人,NNSquad的联合创始人和管理者,PRIVACY论坛的创始人。他于1992年创办了PRIVACY论坛,4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解决互联网和其他技术的问题。
译者:弯月,责编:郭芮
声明:本文已获作者授权翻译。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