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资讯

这里,有作为技术人必须知道的业界大事。

被“遗弃”的互联网老年人 | 畅言

640?wx_fmt=gif

你有想过,如今熟练使用互联网的成年人将来有一天也可能变成苦苦挣扎的老年人?调查显示,在不久的将来,美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就会成为年龄分组中人数最多的一个组群,而且未来数十年中这种状况将继续保持下去。

错过了数字扫盲黄金时代的他们,将面临适应数字文化的困难,同时也会成为网络上各种不法分子的攻击对象——他们会向老人推送虚假新闻,用恶意软件感染他们的设备,还有可能利用垃圾邮件窃取他们的钱财。

640?wx_fmt=jpeg

作者 | Craig Silverman

译者 | 弯月

责编 | 郭芮

出品 | CSDN(ID:CSDNnews)

以下为译文:

时近中午,大约25名老年人正在学习如何与Siri交谈。他们拿起iPad,按下了主屏幕的按钮。当Siri询问需要什么帮助时,房间里的发言此起彼伏。

 

一位女士问道:“Siri,最近的咖啡店在什么地方?”

 

Siri说:“抱歉,我没听清楚,请再重复一遍您的问题?”

 

美国退休者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简称AARP)是一个专注服务于50岁以上美国人的非营利组织,此刻他们的一些员工正陪伴在这些老人的身边,帮助他们学习使用iPad。他们在马里兰州的华盛顿堡举行了四期免费的iPad使用学习班。参与者将学习如何打开iPad,什么是应用,如何发送消息,如何翻转相机自拍,以及其他操作等等。

 

自2016年以来,AARP的社区经理Janae Wheeler一直在举办这种学习班。她对大家说,只需轻轻点击小图标就可以打开一个应用,“就像抚摸婴儿的鼻尖一样。”在学习发送消息的时候,她提醒人们不要“在消息中书写太多内容”,还告诉大家,LOL这个词原本的含义是“充满爱意”(Lots of Love),但现在已经不是了。

 

640?wx_fmt=png

Greg Kahn for BuzzFeed新闻

 

在学习班开始的当天,Wheeler告诉所有与会者:“架起数字代沟的桥梁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的目标。顺应技术的潮流才能让你真正与关心的人和事物进行交流。”

 

她的这句话很温馨,但现实却非常紧迫。虽然很多美国老年人像我们一样愿意积极地尝试高科技的工具和花样,但是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他们已经沦为了互联网虚假信息的牺牲品,而且他们使用网络的习惯可能会导致进一步的两极分化。这不仅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严肃的问题,考虑到老年人是居民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人口结构的变化会增大他们对社会的影响力,因此对于整个社会来说,这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在不久的将来,美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就会成为年龄分组中人数最多的一个组群,而且未来数十年中这种状况将继续保持下去。而人口结构的变更正好是这个年龄段的人群学习上网、成群结队地进入Facebook的时刻,他们将面临适应数字文化的困难,同时也会成为网络上各种不法分子的攻击对象,他们会向老人推送虚假新闻,用恶意软件感染他们的设备,还有可能利用垃圾邮件窃取他们的钱财。然而,这些老年人在很大程度上都错过了数字扫盲的黄金时代。

 

自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数字扫盲计划的资金急剧增加。苹果公司刚刚宣布了一项重大的捐赠——支持新闻扫盲项目以及两项相关的重大计划,而Facebook也与这类的组织建立了合作伙伴的关系。然而,随着下一届总统大选越来越近,他们更注重年轻人。

 

这意味着,这些在数字信息和技术的风险中苦苦挣扎的老年人只能自生自灭,尽管他们随时可能被别人盯上,自身的弱点也会遭到别人的攻击。

 

然而,老年人参与投票的可能性更高,而且也更有可能在其他方面积极地参与政治活动,例如政治捐款等。此外,他们还拥有大笔的财富,因此他们拥有巨大的经济实力以及随之而来的影响力。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接触互联网,再考虑到将来65岁以上的人群,我们就可以感知到老年人在网上的行为以及他们崛起的力量非常重要——然而,这一切却常常被忽视。

 

最近的四项研究发现,与其他年龄组相比,美国老年人在网上消费和分享虚假新闻的机率更大,尽管这些研究已经考虑到了党派偏见等因素结果。另一项研究发现,美国老年人对算法几乎一无所知或有着错误的理解,他们不知道是算法决定了在社交媒体上向他们显示哪些信息,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无法很好地区分新闻报道和观点,而且也不愿意通过注册知名新闻网站的方式消费信息。

 

这些数字和新闻消费的习惯与美国老年人的个性特征息息相关,例如他们更喜欢生活在农村和偏远地区,而这些行为很可能是他们感觉到十分孤独的部分原因。AARP对美国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0-69岁的人中有36%感觉很孤独,而70岁及以上的人中有24%感觉很孤独。(该调查的对象是超过45岁的成年人。)

 

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部老年人心理学家Vijeth Iyengar和哈佛肯尼迪学院的一名研究员Dipayan Ghosh表示,现阶段我们必须更好地掌握社交媒体、孤独感和缺乏数字文化对老年人造成的影响。

 

640?wx_fmt=png

Greg Kahn for BuzzFeed新闻

 

最近他们在《科学美国人》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最近的证据表明,老年人传播假新闻的机率远远超过了年轻人,再加上未来几十年这一人口群体的增长,因此对我们来说提高对影响该人群各方面因素的理解至关重要,例如老年人接触了哪些平台,以及这些平台对老年人在社会生活中造成的影响。”

 

研究美国老年人的上网习惯以及其对政治影响的政治科学家Kevin Munger非常形象地描述了许多美国老年人与互联网的关系。

 

他说:“老年人相对比较孤僻、有钱、受冷落,被困在一个无法结识他人的地方,所以他们会感到愤怒。但是,他们可以访问互联网。

 

大量老年人开始上网以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目前和将来的状况尚未可知。但是有一点显而易见——美国的老年人将成为互联网上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我们尚不清楚将来的情况将会怎样,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好准备。

 

Munger表示,在历史上互联网的文化和内容是由一个公式来确定的,这个公式大致等于能够访问互联网的人数乘以在互联网花费的时间最多的人数。他说:“在未来十年中,互联网上会出现更多老年人。”

 

640?wx_fmt=png

Greg Kahn for BuzzFeed新闻

 

 

640?wx_fmt=png

原因归结为婴儿潮

 

 

70岁的Joshua Rascoe在第一次AARP学习班结束后说:“老一辈人是被遗忘的一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学习这些东西很重要。”Rascoe说,他已经退休了,目前在教孩子们如何省时省力地开办一家打理草坪的小企业。在以前的工作中他曾用过Facebook,但他表示他对社交媒体持谨慎的态度。

 

他说:“我知道如何使用Facebook,我也知道如何使用Instagram。”但是他还需要更多的学习,因为在他的印象中“80%的信息都是假的”。Rascoe不知道该如何避免这些虚假信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在网上经历了很多精彩的时刻,比如第一次自拍,第一次通过短信发送照片。最后,所有人都接受了网络并尝试新鲜事物。然而,这时他们就会成为目标,特别是在Facebook上,根据Gallup的数据,自2011年以来,加入该平台的美国老年人数量大幅增长。如果有人在Facebook上散播虚假新闻,那么他们可以很轻松地找到这些老年人并向他们推送更多消息。

 

Jestin Coler经营着多家网站,这些网站会发布完全虚假的科学、政治和其他主题的文章,他告诉BuzzFeed新闻,婴儿潮的一代人是他的网站上的关键用户群,因为他们“更有可能在网上分享和消费虚假新闻,尤其是在Facebook上。”他说:“我们在投放广告时,会特别针对年龄较大的群体,而且我相信,还有很多带有极度政治偏见的内容发布商也会这么做。”

 

Coler的第一手经验是通过反复的研究后得出的,而不仅仅是通过Facebook。

 

1月份发表的研究发现,“平均来说,65岁以上的用户[在Facebook上]分享的虚假新闻的数量是最年轻群体的七倍。”针对Twitter上虚假信息传播以及围绕2016年大选进行的网络浏览数量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

 

密歇根大学政治学教授以及其中一项研究的合作者Brendan Nyhan告诉BuzzFeed新闻,“60岁或65岁以上的人似乎特别容易消费和分享虚假新闻以及网上的错误信息。”

 

正如Coler指出的那样,婴儿潮一代也是带有极度政治偏见的Facebook网页内容的主要消费者, 他们很容易被带有党派偏见的恶搞和文章激怒,从而全身心地投入到平台上的讨论中。Nicole Hickman James曾在一家出版商工作了多年,该出版社运营了面向自由派和保守党粉丝的Facebook页面和相关网站。她说,有一段时间里她需要专门为老年读者撰写文章,因为他们是最投入的观众。她告诉BuzzFeed新闻,“名人X抨击特朗普这样的文章特别受欢迎。如果这个名人是 Jennifer Lawrence,我就不会写这样的文章,因为大部分婴儿潮一代不知道她是谁或漠不关心。但如果Barbra Streisand发表了言论,那么我肯定会大肆宣传。我会试着去想我自己的父母或祖父母对哪些内容感兴趣。”

 

James表示,许多经常在Facebook上评论她的文章或与她联系的人都是老年人。有时她会帮助老板照看面向保守党粉丝的Facebook页面,在上面也会遇到相同的情况。她说:“这些评论者都一样,只不过是站在不同的队中而已。老年人都会有严重的政治倾向。而站在保守党一方的人的参与程度会很高。”

 

与Coler发布虚假新闻的网站一样,这些发布商会针对50岁或60岁以上的人群发布广告。即便原本他们并没打算故意吸引老年人,但是仍然发现他们的广告吸引了年长的Facebook用户。Turning Point USA是一家面向大学生的非营利性保守党团体,直到最近它的广告才收到了大量来自Facebook上的老年人的关注。Jordan Uhl在2月份发布了一系列截图,其中显示了Turning Point广告的人口统计数据。

 

Facebook广告档案显示,在Uhl的大力推动之后,Turn Point的广告发生了变化,并开始吸引年轻人,这才是人们希望看到的——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以学生为中心的组织。Turn Point对此没有做出评论,但是可以看出,该组织最初使用的广告定位标准中并不包括年龄,而婴儿潮一代只是凑巧成为了最愿意接受其广告的人群。

 

Ami Horowitz也有类似的经历,他是一位保守党电影制片人,经常为福克斯新闻制作视频短片,还频繁地出现在福克斯新闻的嘉宾席上。他一直在负责多个版本的广告,比如“如果同意美国阻止非法移民就点赞”之类的广告。

 

根据BuzzFeed新闻对Facebook广告的调查显示,这些广告的主要受众是55岁以上的老年人,其中超过65岁的人群是最大的受众群体。Horowitz告诉BuzzFeed新闻:“我并没有刻意针对任何年龄段。”

 

也就是说,他的广告自然而然地吸引了年长的Facebook用户。(目前尚不清楚除了年龄段以外,Horowitz广告的目标标准是什么,Horowitz没有回答这个问题。Facebook也拒绝就这个故事发表评论。)

 

640?wx_fmt=png

Facebook上的广告存档

 

凡是点过赞的人都会自动成为Horowitz页面的粉丝,而且还可以在推送的新闻中看到他的消息。许多被这样的广告盯上的人,只要点击这些广告,他们的Facebook页面最终就会变得和Betty Manlove一样——她是PBS报道的有关“垃圾新闻”系列中的那位老奶奶。

 

Manlove曾在1400多个Facebook页面上点过赞,其中很多页面是保守党的脑残粉或宗教人士。她意识到她使用Facebook的某些方式很不健康。Manlove曾设法退出Facebook,但最后不得不承认:“我对Facebook上瘾了。我每天都要在Facebook上浪费很多时间,其实我应该用这些时间干点别的事情。”

 

在她点过赞的页面中,至少有三个俄罗斯的钓鱼网站,还有一个是冒充保守党的钓鱼网站,背后的自由党人士专门用虚假的故事和恶搞新闻攻击保守党。

 

她的孙子Cameron Hickey是PBS这一系列报道的制片人,他在为该节目分析Facebook上有明显政治偏向的页面时,发现了祖母的喜好和分享的习惯。在与BuzzFeed讨论祖母使用Facebook的情况时,他提到尽管他在设法帮助祖母更好地浏览Facebook,但是仍旧发现祖母最近分享了一个假的保守党页面。

 

他说:“尽管我非常明确地与祖母讨论了这些问题,但她依旧在这个平台上点赞和分享内容,也许这都是我们的错,因为我们没能花更多时间陪伴她。”最后他补充道,“我爱我的奶奶。”

 

对许多人来说,这种充满爱意与愧疚感的挫败感并不陌生。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常是媒体内部人士在Twitter上)公开表达对婴儿潮一代、Facebook以及两者共同造成的局面的不满与愤怒。

 

华尔街日报科技专栏的Christopher Mims发表推文说:“目前我对Facebook的理解是,人们为了获得必要的新闻而关注少数几个新闻来源,而一些主要来自婴儿潮一代的人纷纷开始相信很多无稽之谈。”

 

华盛顿自由灯塔的执行编辑Sonny Bunch在推特上写道:“Facebook以前主要是亲奥巴马的人发表博眼球的内容以吸引年轻人,而现在主要是俄罗斯发布可怕的新闻以吸引老年人,这种发展实在是很出色。”

 

640?wx_fmt=png

BuzzFeed新闻/Twitter

 

当前混乱的信息环境在两代人使用媒体的习惯上造成了鸿沟,而这些情绪更像是这一事实的副产品。25岁以下的人是Snapchat和Instagram等平台的主要用户,他们几乎不看传统的电视。而年长的美国人更加喜欢使用Facebook和观看传统的电视。美国所有年龄段的人都会使用Facebook,但年轻人的使用次数要少得多,而且常常因为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的原因而对Facebook敬而远之。

 

尽管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美国老年人很难适应数字文化,但是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和公众助理教授,以及最近有关虚假新闻消费的合伙研究者Andy Guess却认为,将互联网信息腐败的原因归结到一个年龄段,这种做法有失公允。

 

他说:“人们很容易通过这样的理由搪塞别人。如果这种情况真的与你的经历产生了共鸣,那么你就应该停下来思考,我忽略了什么?”

 

两代人之间的敌对会进一步加剧婴儿潮一代与时代的鸿沟,导致问题更加复杂。

 

James谈到她在自由党和保守党脑残粉的Facebook页面上互动时遇到了一位评论者说:“我感觉看到了很多孤独的人。”

 

隔离和孤独的感觉是影响老年人在网上的行为的重要因素。在科学美国发表的一篇文章中,Ghosh和Iyengar引用了研究人员的发现:孤独会影响认知功能和身心健康,并可能导致自我调节能力的下降。

 

他们在文中写道:“这种广泛寻求避免冲突并尽量减少失望的行为,可能会让这些人倾向于能够反映自己的世界观的信息来源,他们通过这种方式保持自我意识。”

 

这种行为转化为网络习惯后,可能会导致老年人在他们寻求接触和加强他们的世界观时,无意中建立起过滤信息的泡沫。这种习惯也会导致老年人更加容易受骗,而这些欺骗已经成为了一种通病。

 

3月初,司法部宣布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老年欺诈案件扫荡”,最终全球260多人受到指控,200多万美国人受害,其中大多数是老人。总检察长Bill Barr表示:“针对老年人的犯罪瞄准了社会上最脆弱的人群。”

 

Steve Baker在联邦贸易委员会工作了30多年,专门研究欺诈和骗局。他告诉BuzzFeed新闻,牙买加彩票诈骗分子会通知某些人他们赢得了大奖,然后要求他们支付费用才能领取奖金,而且他们会专门针对老年人下手。他说:“此次牙买加的欺诈分子不仅吸引了大量老年人,而且他们还在继续寻找老年人作为目标。”

 

Baker现在运营着一家网站和时事通讯,主要内容就是针对老年消费者的欺诈行为。他们也表示,那些受到欺骗的老年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所以这些骗子们更为猖狂。

 

美国司法部宣布,最近他们在爱荷华州组织了首届面向农村和老年人的司法峰会,旨在帮助打击这些社区虐待和剥削老年人的不法行为。年老的美国人更愿意生活在农村社区,他们向往安静的田园生活,而互联网就成了他们联系外界的最佳方式,也是唯一的方式。

 

在有关老年人以及他们与数字信息和技术的互动方面,还有另一个微妙的问题。没有人愿意直接讨论这个问题,尤其是与亲人谈论这个问题,但这是一个日益严重的现实:认知衰退。我们都很容易受到这个问题的影响,认知衰退有可能是突发性的,也有可能持续多年慢慢衰退。但是一旦出现这个问题,就会极大地影响你与世界互动的方式。

 

Munger表示,虽然目前这种现象仍然非常罕见,但Facebook上90岁以上认知能力有限的老年人将越来越多。他说:“这很可悲,而且可能非常危险。”

 

640?wx_fmt=pngBuzzFeed新闻的Greg Kahn

 

 

640?wx_fmt=png

互联网的老龄化

 

 

即使婴儿潮一代拥有了计算机和科技的使用经验,但他们依然会感到有些落后。在AARP的学习班上,75岁的Charles Robinson骄傲地戴着外战退伍军人的帽子。他从口袋里掏出iPhone,并说从支付账单到电子邮件,他什么都会干。就在他与一位记者交谈的时候,他的孙子发来了一条短信,问他家里的电脑是否修好了。他说没有,孙子发来的指导手册并没有什么用。

 

Robinson说:“我不太敢做他教给我的操作,所以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没错,对于他来说是很简单,对吧?”

 

他和他的妻子Jan(她微笑着说自己70多岁了)已经退休了,而且近几年来俩人一直在旅游。他们都上过大学,而且希望积极地融入周围的世界。然而,使用科技对于他们来说比以往更加艰难。

 

Jan说:“我们都上过大学,而且都在政府机关上班,但是无论你有多少学位,技术会不断发展,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跟上潮流。”她很高兴地说她学会了修照片。“多年以前,电脑刚刚问世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就学会了如何使用。”

 

当然,目前超过65岁的人并没有在互联网的陪伴下长大,也不会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互联网上。但是对于那些再过20年才会迈向65岁的人来说,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吧?

 

Munger却说,也不一定。他表示:“互联网的变化速度日益加剧,此外,我们这些二十五岁左右的人已经感觉到,十几岁的孩子们使用互联网方式与我们有很大的不同,而且这种差异性只会愈演愈烈,除非互联网不再如此迅速地变化。”

 

例如,一个四十多岁的Facebook狂热分可能会对TikTok感到不解。因此,如今熟练使用互联网的成年人将来有一天也可能变成苦苦挣扎的老年人。

 

这意味着如何帮助老年人适应互联网和新的数字环境,不仅仅是为了帮助如今的老年人。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必须能预见并满足未来的65岁以上老人使用互联网的需求。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这项任务非常艰巨,因为老年人基本上被排除在了数字文化的热浪之外,而且很难让家人帮助他们。

 

Munger表示,我们很可能会看到随着互联网的老龄化,科技公司和其他知名人士会采取家长式做法。他说:“我们的互联网可以保护儿童的身心健康,因此他们很可能想用同样的方式解决老年人的问题。但问题是,这并没有用,因为老年人的投票票数很多,而且他们不愿乖乖地听从别人的建议。”

 

而且,如果数字素养培训班没有经过精心地规划的话,老年人也不会感兴趣。以前从事过虚假新闻出版的Coler表示,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老年中心最近举行了一次“鉴别虚假新闻的秘诀”的学习班。然而,并没有人感兴趣,所以只好取消了。

 

他说:“我认为这个课程的标题很糟糕,每个人都觉得他们能够鉴别出虚假的新闻,不需要别人教他们。”

 

Munger表示,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老年人感觉没人愿意帮助和理解他们,这也是可以体谅的;其次,我们还需要按照他们的条件来满足他们的需求。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在各个领域开展AARP学习班这类的活动,还要通过深入的研究了解老龄化、社交媒体、技术与社会之间的关系。Munger说:“我根本没有责怪老年人。他们都有一些实际的不满和委屈,我们必须找到方法如何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未来。”

人工智能如何学?

https://edu.csdn.net/topic/ai30?utm_source=csdn_bw

原文: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craigsilverman/old-and-online-fake-news-aging-population,本文由CSDN翻译,转载请注明来源出处。


 

640?wx_fmt=jpeg

作为码一代,想教码二代却无从下手:

听说少儿编程很火,可它有哪些好处呢?

孩子多大开始学习比较好呢?又该如何学习呢?

最新的编程教育政策又有哪些呢?

下面给大家介绍CSDN新成员:极客宝宝(ID:geek_baby)

戳他了解更多↓↓↓

640?wx_fmt=jpeg

 热 文 推 荐 

源码泄露是裁员报复还是程序员反抗 996?

☞5G 即将带来冲击!| 畅言

☞程序员如何掌握 React 开发的黄金法则?

 国际信奥金牌,保送清华姚班,这位 00 后是怎么做到的?| 人物志

☞ 程序员的双肩包,大概能装下整个宇宙!

 强推!十大顶级大数据可视化工具 | 程序员硬核评测

☞ 裁员25%, 梅西也拯救不了全球第一款区块链手机!

☞ 深入卷积神经网络背后的数学原理 | 技术头条

程序员被骗"黑砖窑":监禁、恐吓、996无休编程!


 

System.out.println("点个在看吧!");
console.log("点个在看吧!");
print("点个在看吧!");
printf("点个在看吧!
"
);
cout << "点个在看吧!" << endl;
Console.WriteLine("点个在看吧!");
Response.Write("点个在看吧!");
alert("点个在看吧!")
echo "点个在看吧!"

640?wx_fmt=gif点击阅读原文,输入关键词,即可搜索您想要的 CSDN 文章。640?wx_fmt=png

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