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 如何捧红《纸牌屋》


    时下最火的一部美剧当数《纸牌屋》。这部被中国网友戏称为“白宫甄嬛传”的美国政治悬疑剧,正在全球40多个国家热播。
    该剧的制作方既不是电视台,也不是传统的电影公司,而是一家类似于中国土豆和优酷的在线视频播放网站Netflix。Netflix网站根据用户数据发现,一部影片如果同时满足这几个要素,就可能大卖——BBC同名剧、导演大卫·芬奇、老戏骨凯文·史派西。于是,《纸牌屋》出现了。
    用大数据分析
    网站清楚了解观影喜好
    Netflix是北美最大的付费订阅视频网站。
    2012年,Netflix准备推出自制剧。不过,在决定拍什么、怎么拍上,Netflix推出了自己的秘密武器——大数据。通过在该网站上用户每天产生的行为,如收藏、推荐、回放、暂停等,包括用户的搜索请求等,Netflix进行精准推荐,预测出凯文·史派西、大卫·芬奇和“BBC出品”三种元素结合在一起的电视剧产品将会大火特火,由此大获成功。
    Netflix官方称,挖掘用户行为的“大数据”已经很长时间了,《纸牌屋》是其数据分析结果的第一次战略运用。
    什么是“大数据”呢?美国新闻网站Salon.com的一篇文章解释得很清楚:用户只要登录Netflix网站,对某一个视频的每一次点击、播放、暂停、快进、回放,看了几分钟就彻底关掉视频,或者停了一段时间又重启,都会成为一个“事件”,被记录下来并汇入后台进行分析。
    “Netflix或许并不能准确知道点击暂停按钮的个人原因,但是如果足够多的人在整段视频中的同一个地方做了相同的举动,那么数据就开始显露出意义了。”结果是,Netflix比观众还要清楚自己的观影喜好。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3/4的订阅者都会接受Netflix的观影推荐。这意味着,Netflix不用一集一集地攒《纸牌屋》这一新剧的口碑,只需向标签为“喜爱凯文·史派西”或“喜爱政治剧”的观众推荐一下就行了。
    凑齐“红火三要素”
    剧组等了10个月
    《纸牌屋》第一季开播时,不再有“首播剧集”和“追剧”的概念,剧情预测也不再存在,因为全季的完整内容,在午夜零点那一刻被全部发布了出来。这样做同样是因为分析“大数据”做出的决定。
    Netflix通过“大数据”观测到另一流行趋势: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像30年前那样,在固定晚上的固定时刻守在电视机前,等着收看电视剧的最新剧集,而是“攒”起来,直到整季剧情全部播放完毕之后,才选一个自己方便的时间段和地点,在方便的设备,多数是网络设备,如电脑、iPad上一次性观看。
    “逐周更新的剧集发布模式很快就要变得不合时宜了,它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电视节目直播时形成的产物。如今人们希望不受束缚,想看就看,想看多少就看多少。”《纸牌屋》编剧鲍尔·威利蒙说。
    主创们公认的一件事是,他们把这部电视剧看作一部13个小时的电影。只有一开始便把13集看作一个整体,才好控制节奏和力度。比如,一个看似不经意的镜头,交代了男主角的妻子克莱尔施舍给一个流浪汉20美元,第二天,他将这20美元扔还给克莱尔,纸币已经被折成一只千纸鹤。下一集里,克莱尔对着YouTube学习如何折纸。再下一集,她开车送彼得·鲁索的两个孩子回家时用折纸作品交换了孩子的信任。观众可以清晰地知道编剧在克莱尔这个角色和折纸这件事之间建立的隐喻关系。
    对于剧集的创作者来说,Netflix这种经由数据保证的投资决策,给了他们从未有过的自由度。在与Netflix合作前,导演大卫·芬奇拿着从BBC原剧改编过来的剧本大纲把电视台找了个遍,没有一家愿意承诺第一季的投拍。Netflix看中并一口气投资1亿美元。为了邀请到“红火三要素”之一凯文·史派西出演该剧,剧组又等了10个月。
    用数据“算出”中国的电视剧
    尚需时日
    有了《纸牌屋》的案例,不少拥有大量用户数据的公司,都宣称将采用大数据分析的方法,根据用户喜好订制内容。    
    海外媒体报道,亚马逊正在效仿Netflix制作《纸牌屋》的模式,同时运作10余个电视剧项目。不甘人后的还有微软、谷歌、苹果、英特尔和几家社交网站,它们都有计划通过大数据分析,制作影视剧或其他类似产品。有人分析,好莱坞的独家授权费用越来越高,版权成本上升导致视频网站的资本开支加大。
    不过,至今没有人知道《纸牌屋》的点击量,Netflix也守口如瓶没有透露究竟如何分析积累的数据,重点和变量是哪些。
    海外媒体披露,为了找到分析大数据的方法,Netflix没有少花功夫。
    首先,千万级别的用户对网站提供的影片给出1至5星的评级,几年下来相关数据的总量超过百亿条。要找准用户推荐新影视剧,识别观众品位需要一个“算法”。然而要将巨大的数据转化为生产力并非易事。长年以来,为了提高算法精准,Netflix一直举办大型比赛招贤纳士,以此拓宽数据挖掘处理能力。
    几年前,Netflix还以百万美元奖金征集算法,开放了部分数据库,向全球数学家和IT人士借力。虽然要求很简单,只需要让网站的推荐系统的能力上调10%,但是开放的数据竟然包括近50万个匿名用户、2万部电影、10亿次评分。“超级富矿”的体量已经大到很难咬下第一口。
    那么国内的视频网站是否能制作出中国的用数据算出来的电视剧?业界人士表示,对于视频网站、电子书、社交网站而言,应该用什么工具、从什么角度去开发已经积累的海量数据,目前依旧停留在理论和尝试阶段,数据分析、资金投入都在门槛之外。          综合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