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2004年候捷老师大陆行,全程记录!

2004 大陆纪行

作者:侯捷

2004/12/31

这是一篇私人形式的流水记录。
所有朋友我都直呼其名,免了先生小姐的称谓。在下这厢有礼了。


2004/10/18(一)

天未全亮,妻小还在梦中,我已远行。

0800 桃园 NX505
0950
澳门
1040
澳门 NX106
1255
上海

清晨出发,中午至浦东。如果直航还可以更快上两个小时!澳航转机堪称顺畅,这正是我之所以选择的原因。澳门机场小,也省得东奔西跑。

晚上 kevin 洗尘,至「大公馆」晚餐。这大公馆据说是昔日杜月笙的住所。很多上海早期名人寓所如今都被高价收购来开店,其中最多的就是开餐厅!到这种地方吃饭,气派谈不上、菜色谈不上,服务态度更是远不及格。图个名气罢了,是老朋友的一番心意。

2004/10/19(二)

早上迎来 zhou,中午迎来 lijz,同赴晚上的同济大学嘉定校区演讲。软件学院派了一辆小巴士来接,同行有三位同学,以及一位做学生工作的陈老师。

事前联络时曾提起想趁便叁观校区附近的 F1赛车场,院方也因此做了安排,现场并有专业解说员陪同。事後才知道,这样的叁观是要付费的,而且不便宜,每人 50 RMB。院方盛意可感,我却欠了一份人情,也失去客人分寸,实非初衷,实在汗颜。

我对F1赛车兴趣不高,对於在中国现况下兴建这样一座赛车场比较感到兴趣。F1赛车场宏伟壮观,令人咋舌的建置费、权利金和维护费更是宏伟壮观!我知道 F1 车手不简单,也知道F1赛事背後的意义,我也已经学会尊重多元社会的多元价值,但...值得花上巨额资金而不顾社会贫富悬殊、穷乡僻壤犹有失学儿童吗?有人说这些「建设」可以提升国际知名度,可以获得一张 developed countries club 入场券,可以挤身强国之林......。我认为「已开发国家」的意义不在这里,强者的外部表现更该是扶助弱者。

叁观活动的最後一个节目是坐进试车手驾驶的大红 Opel,以180公里时速驰骋整个车道。这是迄今我所坐过的最快车速了,我自己只在高速公路上开过140,便逐渐感觉不能有把握地掌控全局。

上海 / F1赛车场。左为看台,中为主赛道,右为维修站,站後方一个个低矮方块则是F1车手和工作人员住所别墅的屋顶。看台座椅的颜色据称经过研究和设计,避免对高速行进(~300KM)的车手的视觉带来不良影响。别墅十分奢华,从专业解说员的描述中,我知道这些国外娇客在此地都被当做对待。

2004-f1-10.jpg (1670443 bytes)

上海 / F1赛车场。横空建物为媒体中心

2004-f1-14.jpg (525892 bytes)

上海 / F1赛车场, 专业解说员。我们正位於媒体中心。

2004-f1-17.jpg (132599 bytes)

上海 / F1赛车场, 媒体中心

2004-f1-19.jpg (1713289 bytes)

上海 / F1赛车场, 媒体中心。前左为促成我访问同济大学的 jinzital.

2004-f1-18.jpg (197731 bytes)

上海 / F1赛车场, 看台远眺。下方三辆大红 Opel 为试乘车。

2004-f1-20.jpg (878870 bytes)

上海 / F1赛车场试乘。此车需由专业试车手驾驶,我只是在试乘後坐上驾驶座摆摆样子。本次试乘达 180KM 时速。

   2004-f1-5.jpg (1433552 bytes)

2004-f1-2.jpg (1406692 bytes)

影片:F1赛车场,试车

2004-shanghai-f1-driving.jpg (21226 bytes)

离开 F1赛车场後直驱同济大学嘉定校区。受到软件学院三位老师的热情招待,并共进晚餐,宾主愉快。嘉定校区是新建设的校区,有很好的硬体设备。此前院方有意邀请我在此客座教学,我一边叁观环境,一边感受主人的热忱,心中有了初步决定。

演讲於 19:30 开始。19:00 到达会场时几已满座。利用开讲前的一点时间离开会场沿着河边信步,酝酿思绪。举头夜色清明,低头月影浮动。唔,在这麽好的环境中和同学教学相长,探讨学问,确是美事一桩。

演讲会场上和同学们分享了个人的成长和心路。最後以三首诗鼓励同学 (1) 勇敢走自己的路:「黄树林里分叉两条路,而我选择了较少人迹的一条,使得一切多麽地不同」。 (2) 要有豪情壮志:「何必空杯容索寞,何不仗酒打山门」。 (3) 把自己看高看重看远:「达者无为无不为,且为後世铺长路」。

注:第一首是美国诗人 Robert Frost 的作品,第二、三首是李敖先生的作品

上海 / 同济大学 嘉定校区

  2004-tongji-11.jpg (1215320 bytes)

2004-tongji-14.jpg (1572562 bytes)

  2004-tongji-7.jpg (1647744 bytes)

2004-tongji-3.jpg (1654594 bytes)

上海 / 同济大学嘉定校区  演讲现场

2004-tongji-19.jpg (594456 bytes)

上海 / 同济大学 嘉定校区  演讲现场

2004-tongji-20.jpg (583228 bytes)

上海 / 同济大学 嘉定校区  演讲现场。萤幕下方是出版社和同学制作的海报。

2004-tongji-23.jpg (418932 bytes)

上海 / 同济大学 嘉定校区  演讲现场

2004-tongji-25.jpg (367320 bytes)

上海 / 同济大学 嘉定校区  演讲结束签名留念

2004-tongji-27.jpg (426432 bytes)

上海 / 同济大学 嘉定校区  演讲结束 Q/A时间

  2004-tongji-9.jpg (478240 bytes)2004-tongji-10.jpg (442820 bytes)

上海 / 同济大学 嘉定校区  演讲後合影(左起建忠, 闻钧, 侯捷, 万院长, 周筠)

2004-tongji-4.jpg (60944 bytes)

2004/10/20 三)

Neusoft xiaogn 来电,谓报名人数太多,课程摆不平,希望同一课程能够加开一次。这令我开心也令我头疼。本次大陆行预计三周,几乎已是极限,再多一次课程肯定需要多留一周,如何是好?

上午会见朋友:yongdan, jz, zyan,并初次认识 linruiZhou

相较两年前那次聚会,这一次的咖啡馆明亮多了。yongdan 在一个会议之後脱身赶来,上衣换了,裤子没换。我笑云想看他全副军装的样子,他说下次一定。勿忘此言呀 yongdan :)

座上每个人都有喜讯,yongdan 添了,zyan 成了家,jz 开了新公司和新专栏,linrui 事业顺遂。

和大陆朋友轻松闲聊家常,真好。我对解放军的军阶、大学老师和小学老师的待遇、教职调动的手续,与情治单位谈朋友的趣事与压力、上海的房价、结婚的礼俗、两岸关系的彼岸心情,又多了几分了解。

回到住所,kevin已早一步去苏州电子展。我也要去苏州,但八成碰不上面。

15:44的火车(票价 22 RMB),16:31抵达苏州。住进旅馆後,很悠闲地漫游了苏州公园,而後到观前街老得月楼用餐。非常好吃,名不虚传。zhou 是老苏州,带我杀进一家人气极旺的丝绸店。真的很不错,又便宜,正值换季跳楼大减价。丝制品轻软容易携带,於是一口气买了一大把丝巾丝帕,又在 zhou 的「鼓动」下买了一件细肩带丝绸睡衣(天啊)。回到台湾後受到女性同胞的赞美,以及『这次怎麽这麽体贴』的娇嗔。

东西虽便宜,「数大,便是美」之下荷包还是失血不少。

2004/10/21(四)

今天充满诗意,因为去了姑苏城外寒山寺。

月秋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
· 张继

一大早出发,到达寒山寺还算早,游客不多,得以从容品尝。首先叁观寺旁枫挢镇。其实没什麽真正古味,全都是仿的。不过我这人很能调适心情,看看对联,看看文献记录,遥想千年前张继踩在相同土地上,也就值了。真假今古又如何 ?! 心灵得有一次激荡也就值了。

在买卖街上看中两幅大型剪纸,一是清明上河图局部,一是八仙过海。价格喊到 240 RMB 喊不下去,於是「饶了两小幅毛泽东」(zhou 说买 A 附赠 B,土话叫做「饶了个 B」)。又在隔壁店买了一幅行草, 60RMB

逛完买卖街,到达寒山寺游人已多。此寺名气大,但格局不高,古意荡然;惟一的古意是庭中苍柏。我的游兴不减。墙上有一幅偈:

不可怨以怨,终以得休息  行忍得息怒   此名如来法

苏州枫挢  /  寒山寺。图中背景为诗颂千古的枫挢(当然是考据而作的今品)。听说很多人站在挢上大声问:『枫挢呢?枫挢在哪儿?』

2004-nanjing21.jpg (16291 bytes)

结束寒山寺之游,来到另一个不可不游的苏州景点:拙政园。这园子在私家园林中当然是好的,但或许因为叁观过皇家园林,除却巫山不是云,没有太多惊艳。

苏州 拙政园(网上借图)

2004-zhuozheng1.jpg (19315 bytes)

苏州是个观光城市。问计程车司机一个月挣多少钱,说是一般可有 6,000 RMB。真是不错的数字!北京计程车司机告诉我每个月平均才挣 3000~4000 RMB呢。无烟囱工业实在值得好好发展,在这处处古迹的国度上!

搭乘15:03的火车离开苏州,17:45抵达南京(票价52 RMB)。南京火车站正在整建,周边乱到不行,幸亏 royal 夫妇来接。「抢」到一辆计程车,四个人塞进去,总算松了一口气。

royal 找了个很棒的安顿地点:夫子庙旁。我们在晚晴楼用餐。每样菜都是一小碟,非常可口。厅内有极为喧闹的音乐表演,但丝毫不减我的食兴和食欲。最终就我一人把面前所有碟盘扫光,其他三人都有馀留。royal 这麽大个儿还吃输我,忒也太逊了些 :)   我能理解他做为主人的心情。

饭後又是诗情画意,秦淮河畔怀想六朝金粉。royal 说要带我们去乌衣巷走走。乌衣巷?好熟的名字,什麽来着?royal 急了,说就是那个「朱雀挢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斜」嘛!仍然有点熟又不很熟。直到走进乌衣巷,才想起原来是我所熟悉的後半两句的前半两句:

朱雀挢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斜 ( "")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
· 刘禹锡

南京 夜秦淮(网上借图)

2004-qh.jpg (37942 bytes)

2004/10/22(五)

今天是健行日,脚力锻炼日。在 royal 陪伴之下,来一趟锺山(东郊)风景区大健走。整个行程包括明孝陵、中山陵、无梁殿、灵谷寺。 

royal 身高超过一米八,又是走过大江南北塞外边岭的人,体力不错。我虽小胜 10岁,毕竟也曾单车环岛,表现也还可以。只是,到後来,两人的腿脚都喊累了。royal 东奔西跑的历练令我羡慕;在云贵(川南?)吃碗只应天上有的罂粟鱼汤,该是不多见的经验吧!在戈壁边儿上照张风尘仆仆的像,又有几人能够!这样的浪迹生涯需要一个好爱人在背後支撑。这一点 royal 是幸福的 :)

我愿自己将来多多放下工作,有足够馀裕多行走一些地方,能在漠北塞外坝子高原历练自己的眼界和心界。然而那是旅游,与恶劣环境+工作压力下的淬练不能相比。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健行第一站:孝陵,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陵墓。我注意到神道上的石刻神兽似乎比北京市郊明十三陵的还巨大,但两侧距离比较窄,气势比较显不出来。

听说朱元璋出殡时,南京城的东西南北四个城门齐开,四个仪仗队伍同时出发,人们不知道孰真孰假。也因此传说孝陵实际上并没有朱元璋的梓宫。我在宝顶上发想,如果全国各地知名陵墓都被盗过,这孝陵宝顶如此确切的地点却竟然没吸引半个盗墓人来探访(并得手),也实在太奇怪了些。

南京 / 明孝陵

2004-nanjing4.jpg (122108 bytes)

「履勘」孝陵之後,第二站是中山陵。此陵长眠伟人,气势磅礴。首先是博爱坊,然後是陵门,然後是碑亭,内有国父孙中山先生的九米高花岗石碑。最後是祭堂。墓道全长 480 ,随着 392 石阶不断拨高。

据说文革时期周恩来曾令军队保护此陵,得免红卫兵破坏。在整个文革疯狂期间,周恩来是没被斗倒而又保持理性的少数人。不少人对於周之过度(甚至近乎无条件地)服从毛泽东,颇有贬抑。想来在那样一个疯狂年代,他也需要自保吧!他的自保拯救了好多人。

古往今来,忍辱负重几人能够!

南京 / 中山陵   天气很好,游人如织

2004-nanjing13.jpg (186540 bytes)

南京 / 中山陵祭堂民生门前留影。背景大厅内有中山先生汉白玉全身像。厅後即先生长眠之地。

2004-nanjing11-2.jpg (104211 bytes)

南京 / 中山陵

2004-nanjing9.jpg (70633 bytes)

南京 / 灵谷寺

2004-nanjing14.jpg (152395 bytes)

游毕明孝陵、中山陵、无梁殿、灵谷寺,回到市区,royal 又领我叁观「总统府」,行囊再加战利品一。而後,带着辘辘饥肠,到新华书店附近的麦当劳小进一餐。麦当劳的价格,换汇後和台湾差不多,只略低一些些。如果加入物价水平的考量,那就有点贵了。

15:30 在新华书店见读者。意外见到曾经写信给我讨论《Word排版艺术》的乔读者,很是欢喜。

南京 / 新华书店   与读者见面  

2004-nanjing20.jpg (106349 bytes)

南京 / 新华书店   与读者见面 

2004-nanjing22.jpg (22607 bytes)

南京 / 新华书店   与读者见面  

2004-nanjing23.jpg (33620 bytes)

南京 / 新华书店   与读者见面  

2004-nanjing24.jpg (35545 bytes)

南京 / 新华书店   与读者见面  

2004-nanjing25.jpg (27838 bytes)

南京 / 新华书店   与读者见面  

2004-nanjing26.jpg (32553 bytes)

道别新华书店的读者,趋势科技南京研发中心的 wesley 热情邀我到不远处的公司叁观。在那儿见到 jianfeng qilong。都是非常 nice 的人,聊得十分愉快。jianfeng邀请我找个时间给南京研发中心上课,然而趋势做的都是十分底层的技术,早期我研究 Windows O.S. kernel, VxDs 时或还与之有点交集,现在哪还能为趋势开课呀!jianfeng说公司的防毒产品也需要很多 application 层面的包装,所以也需要 C++, MFC, STL 等等培训。我这才觉得或许仍有交集。

晚餐由 gaojie 安排。至今不确定这顿饭的主人是谁 ── 做为客人的我实在有些失礼。座上有南京软件学院的 zt、趋势科技的 jianfeng,我,royal, zhou, wesley, gaojiezt 温文儒雅,我们交换了一些经验,相谈甚欢。zt 并表达邀请我到南京大学软件学院讲学的意愿。我很开心表示,如果时间能够配合,荣幸之至。心中则开始盘算,一年中扣除 2-6 月的元智大学课程,再扣除技术钻研和写作时间,再扣除每年一次的大陆行(往往伴随企业内训),再扣除同济大学的邀约,并避开此间寒暑假,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分配?能够到同济大学、南京大学等一流学府开课,肯定是件极愉快的事情,可我该怎麽挤出时间来呢 ?!

很严肃地想着一件事。此次从上海到南京,乃至回溯 2000初次接触大陆至今,IT 业界、出版界和学界,各方往往积极友善地对待我,邀请我,愿意配合我做点什麽。反躬自省,侯捷究竟拿出了什麽成绩值得大家如此以待?我明白这一切无非源於一点:我写译了一些好书,而这些书在IT 业界、出版界和学界带来了一些好影响。然而有能力做此事功的人很多,超越者更不乏人,为什麽我总感受特别的爱护和友谊?

我给自己的答案是:如果侯捷获得了超越一般技术写译者、计算机教师、书评人、专栏作家该得的回报,那是因为,他期许自己做一个公共知识份子,期许并实践专业圈以外的更多关怀。而回顾根本,他必须继续写译更多好书。

2004/10/23(六)

10:00的飞机,从南京飞往武汉。10:50 到达。

BroadView 安排武汉大学珞珈山庄,做为三天两夜的住宿点。非常好,我喜欢。下午狠狠睡了个补眠觉。经过连续五天的密集活动,是有些累了。

xiaogn 再次来电谈课程增开之事。经过这些天的考虑,我也铁了心。好吧,难得一年来一次,Neusoft 如此热情,我就把自己逼到极限吧。机票更动是小事,关键在於必须把台湾预定的事情挪开。并且,为了节约停留时间,无法像第一阶段那样穿插一天休息。换句话说这次将总共出远门 27 天,最後一周连讲四天课程,每天六小时!

傍晚走出珞珈山庄,一方面想看校园,一方面找吃饭场所。月色皎美,令我想起Stacy Sabrina,想起不久前在山上过中秋和生日的场景,想起当时的欢乐气氛以及环绕身边的人,想起不久的将来可能横亘面前的巨大未知,心情突然低落下来。一夜乡心五处同,将来会是怎样光景?校园内来往匆匆的年轻人,远处飘来的音乐声和嘻笑声,赶看电影的人潮,都让我想起我的大学生活,25 年前的青春!想起三年前 40 岁生日当天的所思所想,前前後後林林总总!青春远扬,难免郁郁。

就这样黯然回到珞珈山庄,踱进餐厅,点了两道菜。突然想和 Mike 通电。拨通 Paili 手机,她以为我下星期一才出发。这个糊涂人!我说我已在武汉,她问武汉在哪儿。我天!武汉在湖北啦。她又问湖北在哪儿。我晕!拨通 Mike 手机,他也搞不清武汉和湖北的地理位置,我只好说本周在长江流域移动。长江,知道吧 :)

台湾朋友对大陆地理真的这麽不了解吗?还是因为理工背景的缘故?──理工学生的历史地理普遍很差是众人皆知的了。不过,我想起自己也曾经搞不清楚垦丁和高雄的距离,於是沧海一声笑,原谅了所有人,包括自己。

2004/10/24(日)

今天不要任何人招呼。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工作和休闲,不必太过陪我,而我也需要休息和独处。

大清早起床,想到东湖边上走走。一路寻寻觅觅停停问问,不很费劲地到了湖边。

这湖真大!比想像中大。我站在湖边那些架高於湖面的小水泥道上,望着湖水发呆。有一条大鱼在水面嬉戏(或是吸氧?)。未留意间一艘舢舨轻漂而至,一位乘客翩然离去,余竟不知此船从何方来。有股坐船到对岸的冲动。对岸?看不到对岸呀!船上既无救生衣,我这只旱鸭子也就「退思」了。

回到珞珈山庄,开始为下星期的 Neusoft 课程热身,并拨时间准备今晚的座谈主题。今晚有主持人、有预定的谈话题目和程序,这使我相对轻松。好极了,不必再强记所有行进程序,主持人可以分劳,又可以和我相互呼应形成一种良好的对谈气氛。我喜欢这种安排。

傍晚 ark 偕我至华中科技大学,先在座谈会场旁的「梧桐雨」用餐。这是华中校友开的餐厅,气氛很好。「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真好名字。有一位相识多年现已毕业的华中读者,笔名也叫 "吴桐"

座谈於19:30开始,而场内早已人声鼎沸。华中同学的热情真教我感动。甚至还有同学记得,三年前的今天,相同的时刻,侯捷也在这里做了一场听众暴满的演讲。啊,较之於三年前的盛况,今夜毫不逊色。

现场用心摆设了书籍、盆景、书桌椅、咖啡杯,营造温馨的谈话环境和气氛。主持人铁锋告诉我,待会儿上场,他会问我要什麽咖啡,而我「应该」点一份事先备妥的蓝山咖啡,然後会有「服务生」前来为我斟上满杯香醇。瞧,这麽细致的安排!只不过一上场全给铁锋搞砸了 :) 他根本忘了问我,甚至忘了咖啡这档事。最後劳驾「服务生」主动过来,也没问要点什麽,直接就斟上了我的蓝山 :)

这场座谈分五阶段对话,每个阶段都另有一位嘉宾。嘉宾们愿以绿叶之姿衬托我这朵红花,真是感谢他们。铁锋的主持极具水准,按说这麽大的场面他这麽个年轻人应该会紧张,我却完全看不出他是否紧张。做为主持人,不但必须设想主题、掌控全局、掌控时间,还必须熟悉每一位来宾的背景,适时接话、适时提醒,不是件轻松活儿。铁锋表现出职业水准。

* * * * * * * * * * * *

华中科技大学座谈,五个主题如下:

□ 1.个人发展经历

Q: 侯老师最初选择的专业是土木,据我所知当年最热门的专业是电机,您当时是如何考虑的。

我全部以兴趣为考量。由於高中的物理力学成绩很好,兴趣很高,对於看不见摸不着的电学光学则不感兴趣,所以前面的志愿全部填力学相关科系。当时我的分数可以上很不错的国立大学电机系,但我没填那个志愿。不过兴趣可能转变,自以为的兴趣也有可能其实不是真正的兴趣,这是後话。

Q: 大学中您接触过程序吗?是否表现出了特别的兴趣?

新竹交通大学以电子、计算机见长。我虽身在土木系,也多少受到薰陶。唯一上过的程式(程序)相关课程只有大一必修的「计算机概论」和大三选修的「Pascal 语言」。当时对写程式颇感兴趣,但表现普通。

Q: 您在最初学习计算机的时候,有什麽得意作品吗?

没有。只有一个稍「大型」的五子棋程式,但设计上也只平庸而已;我的同学有很棒的设计点子,但没能实作出来。我想我当时比较突出的是,实作能力还不错。

Q: 有半年的时间您在中央大学学习计算机,您认为这个培训对您有何种影响?

影响非常大。我在那儿看见自己的热情,也看见自己的突出点。因而也就影响了後面的人生走向。当时的我以思考缜密见长,曾经在很复杂的 B-tree 程式中推想很特殊情况下才会出现的 bug;完全靠脑,不靠电脑。

□ 2.计算机培训

Q: 目前很多大学生都会去考计算机方面的认证,或是叁加培训。您如何看这个现象?

我的用人哲学是:人,一定得通过我所设定的测试;再多的培训和认证都只能作为叁考。甚至名校学历也都只能作为我用人的叁考。当然啦,这些叁考自有其某种价值。

叁加培训应该抱持正确的观念:为了学习,不是为了考证照。本末倒置就不对了。

Q: 是否应该选择这样的培训作为从非 IT 专业走向 IT 专业的跳板?

培训提供了非 IT 专业学生一个转跑道的机会,这十分好。我当初也是因为叁加了一个很不错的培训,才开始接触计算机技术。从 0 1 通常是很困难的,所以需要培训;从 1 n 就比较简单了,可以尝试自学。

Q: 您对目前的职业认证有什麽看法?

目前,面向个人的培训,社会给予的评价似乎不高。这不能怪社会无情,要怪当中的不肖业者拖累了整个母体环境。当培训业者普遍无力或无意对培训品质和考试公平性把关,甚至出现「保证考上」的广告或「代考」服务,就进入了杀鸡取卵的恶性环循。

我自己对於面向企业的培训市场十分乐观。如果出现足够 credit 的培训公司,大型 IT 企业应该会很乐意把员工的训练和成长交给他们去规划并执行,这对公司而言省时省力又省事。台湾企业分工细致,甚至已经出现专为大型企业包办员工运动会、员工健身福利、尾牙餐会(年终餐会)的专职公司了,而且广受欢迎,获利极佳。

□ 3.研究生生涯规划;名校情节

Q: 您大学选择了土木专业,研究所却选择机械工程,为什麽?

当时我已认清自己的兴趣和才能,但理想和现实之间还是需要折衷。由於所学相近,我选择较有机会考上的机械所,考上後再往自己的兴趣做更多发展。

Q: 如果您当初选择了计算机方面的专业,是否还会走向现在这条路呢?

很难说,因为人生无法逆转。获得更多计算机专业训练肯定是会有的,但是否会走到目前从事的计算机技术写译和教育,很难说。也许会因为包袱比较大、内外在的期望值比较不同,而使得走纯粹技术或学术路线的可能性比较高。不过,有一种人(多半拥有强烈性向和性格),其身上「向命定靠拢」的趋势十分强烈,也许我是这种人 :)

Q: 很多研究生在选择课题(论文方向)的时候,都是以老师为准,由老师指定。您在研究所期间的情况如何?

大多数时候我是自力更生,自求多福。这不是说我的指导教授不负责任。他非常好,允许我自由发展,是我生命中的贵人。由於我走的路和他的专业远了些,他不太能够全面指导我,所以我在修课方向、论文方向、论文题目上都有不少叁与决策的空间 :)。我後来又另增加一位计算机方面的指导教授。

Q: 您是否认为研究所期间的研究方向对您日後的发展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为什麽?

人生的发展千丝万缕,一条路引出另一条路。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研究方向(CAD/CAM),可能就不会进入工研院,也就不会遇到那麽好的长官和那麽好的同事,可能也就没有机会在那麽好的环境下锻炼自己的技术能力,也就没有机会发展并发挥我在技术文字上的组织和表达能力。

不过,去除这种千丝万缕的环环相扣,我的研究方向和日後所走的路没有关系。倒是那段时光、那个训练(独立思考、规划、组织、实践...)对我的人生很有帮助。

Q: 很多外企都有所谓名校情节,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刚才对话的刘老师认为没有所谓名校情节。她说企业用人是看人的实力,不看人的出身。她站在鼓励学生的立场,希望大家不要妄自菲薄。

我理解并尊敬刘老师对学生的苦心。但我认为大陆有严重的名校情节。名校情节在台湾,在美国,在日本,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有的。名校之为名校,因为它有传统,有大师,有知名校友...,这一切汇流为丰沛的资源。所以社会大众愿意信名校的牌子,很可以理解。

不过,一个成熟的社会,对於所谓名牌,应该首先只是做为一个好印象,一个好的叁考起点。所以,成熟的主管看人用人评估人,最终还是以实力为依归。

我曾经推荐一位只与我交流过两封电邮的年轻人,给上海的台商主管。此人只有高中学历。他被录用了,而且表现很好。这首先是这个人有实力,所以我愿意推荐,其次是我的朋友成熟又有魄力,再其次是我的话对这位朋友有较高的叁考价值。三者缺一不可。

老实说,大陆的名校情节,我觉得很重。不在企业的用人态度,而在社会的普遍心理。这不独是我个人的观察,也是被大陆朋友普遍诉说的现象。

再有一点,我感觉,好像谈到名校,就北大清华两所!谈到名校情节,就局限在对北大清华的特殊情节。其实华中科技大学每年总体排名都在全国5,6左右,是很好的大学,我不担心华中学生有自卑感,我还担心各位自负呢 :)

Q: 如何选择自己的研究方向?

应以向和兴趣为依归。曾有一位大四学生问我,如果 A 教授风评不好,但其研究方向他感兴趣,B 教授风评很好,但其研究方向他不感兴趣,该如何选择?我说我会选择 A。走自己不感兴趣的路,三两年生不如死!(台湾硕士生涯基本两年,大陆硕士生涯基本三年。)

事实上,学生对教授的「风评」多半有商榷空间,往往渗杂了功利、个人好恶、甚至逆反情绪。我想任何教授的专业实力,绝对足够指导一位硕士生在技术和学术上精进。至於专业实力以外的其他方面,我认为,高校教师不过就是多读了些书,多做了些研究,社会各界不必对教授的人品道德有太多遐想。教授们能够体察其社会地位和社会期许和社会责任,愿意自我提升内涵,当然是太好了,但我们不必过於遐想。如果教授过於压榨学生,不妨抱着「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心态面对。

总之,走自己感兴趣的路并学到东西,是比较重要的。心态上则要不怕苦不畏难。事实上当你对自己所做的事感兴趣,你不会觉得苦。

□ 4.发展方向;书籍;书价

Q: 在工研院工作一段时间之後,您选择了辞职。当时是如何考虑的?

当时发现,技术之外,技术写作是更令我愉快的事,并且在投递第一篇稿子後就获得热烈的回响。我认真评估自己在 (1) 技术 (2) 技术写作 两条路上可能的贡献度,又考虑了现实问题(会不会饿死),不太困难地做了决定。

Q: 是否觉得有很大压力?(您在结婚前三个月辞职)

物欲降低一些,现实压力就不至於太大。当时算盘是这麽打的:我的投稿不可能被退,我的书不可能找不到出版商 ── 是的,只要保持品质,两者我都有信心,而保持品质完全可以操之在我。因此,每年的产出和收入完全可以预期,情况明朗。也就是说我的决定不带博奕成份。当然,舍弃一个体面的职位和一份稳定的收入,很需要家人支持。我很感谢内人(当时是未婚妻)和父母对我的支持。

Q: 您当时是怎样规划自己的未来?

计算机技术之丰富,对任何个人都是无穷无尽,挖掘不完。在钻研、学习、整理、成长的快乐同时,还能够兼顾温饱,这就是我要的工作和生活。材料取之不竭,热情用之不尽,我一定可以持续做到得阿兹海默症(老人失智症)为止。所以当时我对自己未来能够「快乐地过每一天」非常乐观。

自由工作者是一种不倚赖企业保护伞、每分钱靠自己赚、自己发自己年终奖金的人,是真正非常「厉害」的人。至於社会头衔,我向来率性,不太在意。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认知和态度,使我乐於走上自由写译之路。至於後来(目前)的成绩,非当时所能预想。当时我对成功的定义是:让我的名字成为众多程式员的一个共同美好回忆。

Q: 如果以书籍销量来定义成功,《深入浅出MFC》在大陆大卖之後,您是否认为您真正成功了?

既然「以书籍销量来定义成功」,而《深入浅出MFC》大卖,当然也就是成功了 :) 不过我刚才已经说过我的成功定义。

很多人不敢说自己成功,怕因此自满,或被批骄傲。诚恳告诉各位,走到目前这一步,我认为侯捷还算成功。我知足,也感恩,这与骄傲自满无关。

Q: 因为您的书,我们才认识您。那麽当时您的书是怎麽引进大陆的呢?

这和一位大陆优秀出版人很有关系。她也因为积极不畏难的态度,获得了我的敬重和信赖...这里有一篇她的文章

Q: 您如何看待图书的定价?

关於书价我谈过很多次了,也写过不少文字。您刚才也说过,知道我会说些什麽 :)。好极,我再总结一次:价格必须能够反应产品的价值,才是一个适当的价格。好书的价值,或在缺稀性(物稀为贵),或在教育性(节省读者摸索的时间和精力),都该反应在价格上,才会对好作品的产生起到鼓励作用。

□ 5.如何选择技术发展生涯

Q: 现在技术推陈出新,几乎让人眼花缭乱。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我很庆幸自己并非成长於大爆炸时期 :)。以前许多技术都还单线发展,不像现在千丝万缕环环相扣,一路引出另一路。

「眼花缭乱,无所适从」的问题在各个时代都会发生,程度轻重而已。乐观积极以对便是。

这不免让人联想到一个选题:做学问该求深还是求广?胡适先生说『为学当如金字塔,要能深来要能广』,但我们都太平凡了,恐怕弱水三千只能取一瓢饮。台湾《天下杂志》曾於 2004/05 针对 18-35 岁的年轻人做过一个调查,其中一项是「你认为未来社会要脱颖而出的条件是什麽」,排名第一的是「能适应变化」。可能有人因此认为「广」比「深」重要。然而我要说,基础够深就能够触类旁通,反而比一般人更能适应变化。我自己从不担心现下的眼花缭乱,我知道专精一道就有路可走,而且可长可久。我也相信自己的基础够扎实,有足够的实力「不鸣则矣,一鸣惊人」。

Q: 您认为应该如何选择自己的技术发展生涯?商业方面还是个人兴趣方面?

你是指按商业潮流走,抑或坚持自己的兴趣,是吗?我认为应该坚持自己的兴趣。企业要的是专才,你走自己的兴趣,你有热情,你就比较可能成为专才,那就不愁没有工作机会。寄出的履历多,并不就代表胜算大。

Q: 您如何学习某种技术?是非常深入的研究还是仅仅了解之後马上转化为生产力?

这并不必然是个二分法。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的学习和研究有实际生产力。很好,一旦修成正果,你就去生产吧。修练未成,就继续努力继续深入。

Q: 您如何看所谓的程序员30岁现象?

30岁现象」完全是无谓的浮躁心态。当然一个人不该 20岁、30岁、40岁、50岁都做相同层次的工作,那也太不长进了!年龄稍长,气血略衰,在学习和实作上不能和小夥子相比,但经验、积累、眼光、视界都可以做为你的护身符,并为企业做出贡献。

(以上为华中科技大学座谈会内容摘要)

* * * * * * * * * * * *

座谈结束前,主持人铁锋拱我唱歌。在这样热烈的气氛下,我无法拒绝!虽然喉咙乾燥,事出突然,我很愿意为活动带上一个愉快尾音。同学们并不是要玉润珠圆间关莺语,也不是要银瓶乍破铁骑刀枪,你们就是要听侯捷唱两句,对不对 :)

《掌声响起》:

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
多少青春不再,多少情怀已更改,我还拥有你的爱。

想起初次的舞台,听到第一声喝采,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经过多少失败,经过多少等待,告诉自己要忍耐。

掌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你的爱将与我同在。
掌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歌声交会你我的爱。


武汉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现场

武汉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现场

2004-wuhan-1.jpg (34417 bytes)

武汉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现场

2004-wuhan3.jpg (36924 bytes)

武汉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现场

2004-wuhan7.jpg (35735 bytes)

武汉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现场

2004-wuhan4.jpg (38954 bytes)

一下,书架上没有我的书 :)


(1) 我起码有四本作品吧      (2) 下次一定要摆,至少一本!

(1) 我起码有四本作品吧      (2) 下次一定要摆,至少一本!

2004-wuhan10.jpg (31425 bytes)

     

(3) 不然怎麽交待?    

     2004-wuhan12.jpg (29600 bytes)                                                  

  (4) 市面上都没有?

2004-wuhan9.jpg (53880 bytes)

  (5) 是狂销还是绝版?

2004-wuhan13.jpg (136208 bytes)


2004-wuhan14.jpg (144454 bytes)

武汉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现场。铁峰() 是很好的主持人 :)

2004-wuhan-2.jpg (35102 bytes)

武汉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现场

2004-wuhan6.jpg (32206 bytes)

武汉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结束。好大一张背景海报 :)

武汉2004-wuhan8.jpg (29969 bytes)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结束留影 (罕见的 IT 美女群)

2004-wuhan5.jpg (37330 bytes) / 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结束留影 (罕见的 IT 美女群)

2004-wuhan11.jpg (36435 bytes)

影片:武汉华中科技大学 座谈现场 (392 KB)
影片:铁锋要我高歌一曲 (556 KB)
影片:一曲 "掌声响起" 与众同欢 (1.3 MB)

2004/10/25(一)

早上拜会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听到《深入浅出MFC》将再刷 5,000 册,很开心。这本书(简体版)的累积印量因此达到 73,000 册。当众口铄金「MFC早已落伍」,一本探讨 MFC programming 的迟到书籍却於 2001~2004 四年内销售突破 70,000 册,有两个原因:一是 MFC 实未消失於业界,还有不少应用软体以它开发并维护,二是该书其实探讨的是 application framework ─ 那个令很多人畏惧又神往的技术层面。

听说有些学校(软件学院)以本书为教材,这或许是销量长保的第三个原因。至於为什麽会有这第三个原因,当是第一、第二原因之故。

销量成长固然可喜,我更开心的是,这印证了:(1) 一个广被采用的技术不可能突然消亡 (2) 网络上的浮躁言论意义不大。当公司熟用某个开发工具後,正是要以之发展应用产品本身的价值,不会因为又冒出个新工具而立即改弦更张。产品的价值在於产品本身,不在於产品所使用的技术!技术的汰旧换新当然是必要的,但必是开发团队内部累积到某个临界点之後才发生,不可能随风起舞。

我从来不是 ── 并且一点也无意 ── MFC 代言人,更不会想以一本书沿续一个老技术的生命(这只是读者的谬赞,事实上不可能)。MFC 并不多好,也不多糟,它就是软件长河中的一个过程一个点而已。一天到晚讨论这个工具好那个工具差,弃此逐彼、弃彼逐此者,尽是 young men。真正位列开发一线的程式员/工程师/专案主管,心态与 young men 大不相同。

下午 4:30 的飞机,中转济南飞渖阳。yesg 来接,住 Neusoft 软件园新宾馆。老地方了,於我已是第三次到临,熟门熟路 :)

渖阳的夜已是零度左右。

2004/10/26(二)

昨夜被冻醒,棉被太薄!宾馆不可能只提供那麽薄的「被单」呀。原来棉被躲在电视机下的柜子中。

C++/OOP 第一天课程。

一整天课程下来,可以的话,通常结束後我会回住处小睡片刻,舒缓上课的压力和疲累,然後再悠闲地踱去吃饭──这是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今晚为自己点了酸白菜冻豆腐火锅+一大盘火爆腰片+一大碗白饭,27元人民币。物美价廉!台湾起码要 400元新台币以上吧我想。

月亮很圆。可惜空中有层雾气,又弭漫一股焦味,不适合赏月。再说,真满冷的。

2004/10/27(三)

C++/OOP 第二天课程。

明天休息一天,所以 lidong 邀约课後共进晚餐。席间问我,台湾社会普遍认为两岸会不会打仗?我也反问相同问题。

初次拜访渖阳时(2001),中国足球正从五里河球场飞向全世界。这次 lidong 告诉我,中国足球基本玩完了。为什麽?他说黑哨、收买、假球、罢赛的事情太多,观众和球迷丧失了信心。是呀,没有球迷的支持,任何球种哪还可能有职业前途?这种情况台湾也有过,台湾职棒曾经发生过签赌、黑道介入、球员被恐吓甚至放水(做假球)等事件。当球迷不知道他们所看的球赛是真是假时,这个运动就崩盘了。

看来台湾总走在大陆之前,好事如此,坏事也如此!人类历史就是不断地重复错误──我在19岁所悟的道理。一叹!

2004/10/28(四)

今天和华储书店有约。不但要和二年未见的大李小李见面,还在店中办一场读者见面会。

大陆书店很愿意在活动上花钱做海报,把场子做得轰轰烈烈。上周同济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的活动,也是如此,同学(社团)很愿意在这上面出钱出力出心思,活动力很强。在台湾,除了大型连锁书店有自行制作的排行榜,海报类的东西印象中都由出版公司设计、制作、供应。华储为了此次活动,准备了不少布幕和海报,其中最大的一张占满整个墙面。事後被我千辛万苦地带回台湾做纪念 :)

大李告诉我,《重构》已经三刷(3rd printing)共 9,000 册,《Java编程思想》也已经八刷(8th printing)共 51,000 册。後者还被某些软件学院选为教材。这件事 ark 在武汉也曾告诉我,当时我不明白为什麽他似乎很兴奋。现在明白了,ark 所以兴奋是因为他看到新一代高校教师的兴起,他们愿意采用更新更好的书做教材。我曾经对定价 99 的《Java编程思想》被选做教材感到怀疑,不都说定价对教材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因素吗?华储的大李小李给了我一番关於软件学院的特殊性和弹性的说明,而这些特殊性和弹性也表现在软件学院对教材的选择上。

Java编程思想》和《重构》都不是我的创作,但做为译者,它们受到高校教师的肯定而成为教材,我与有荣焉。

十分遗憾的是,我所熟知的两个出版社,据说因为种种因素,已经基本放弃了高端技术书籍的开发。

与大李小李闲谈之间,深刻了解了两个大陆用语:

(1) 愤青(愤怒青年):意指对社会有诸多不满,但言论泛泛、了无深意的年轻人。贬意词。
(2)
炒作:意指对某人事物的大力度广告和推销。中性词,不褒不贬 ── 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以我对中文的理解,这个词有极大贬意。中文文意/语感在两岸各自转变演化,颇有造成误会的可能,实在不可不察。

* * * * * * * * * * * *

以下是尚留印象的数个华储座谈会读者提问。

Q: 目前教材比较陈旧落伍,例如 C。您怎麽看?

您是说 C 语言落伍,还是说 C 语言的教材落伍?

C 语言丝毫不落伍!至於教材,我不熟悉大陆的 C 教材。教材的确是一个很特殊的市场,其销量不见得和品质有完全直接的关系。教材不好,做为学生无计可施,那麽就请自求多福,多找些课外读物来进修。令人欣慰的是,我们或许有机会看到愈来愈多的年轻一辈教师(他们比较敢冲撞固有体制),有着愈来愈多的自主性。也将有机会看到高校体制在这方面愈来愈宽松。

Q: 有没有必要学习 WinAPI?有没有必要学习 Charles Petzold 的书?

Windows 作业系统下的编程模型是 "message-based, event-driven"。欲了解它们,就必须知道 Windows APIs 编程模型。所以我认为这是必要学习的。但学习到什麽程度就因人、因任务、因目标而异。Charles Petzold 的书是目前最棒的 Windows API programming 书籍,应该拥有一本。那书很厚,该看多少?唔,因人、因任务、因目标而异 :)

Q: 有没有兴趣写 Linux 的书?Linux 前景如何?

有兴趣,但目前没计划。Linux 前景很好。

Q: 谈谈人生转换跑道的事。都靠自学吗?

我忠实於自己的兴趣和热情,所以 26 岁换了一次跑道,从土木转到软件技术。31 岁换了第二次跑道,从纯技术转到技术写译与教育。是的,我的计算机知识和软件技术大部分都是自学得来。

Q: 有没有兴趣写 Sun JDK 5.0 方面的书?

有兴趣。计划写一本剖析 Java Library 的书籍(和 JDK 5.0 没有直接关系),但尚未有时间表。我对 Java 持续关注,每年台湾 JavaTwo 大会都与会并给讲题。曾经谈过 Generic Programming(2002), Serialization/Persistence(2003), Reflection(2004),文章都整理在侯捷网站上,可免费下载 PDF

Q: 目前流行外包(委外),企业要的只是低廉劳力,对个人成长造成伤害。

只要努力+认真+用心,任何环境下任何工作中都可以学到技术。「外包」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不论委方或受方;例如怎麽开规格,彼此怎麽配合,怎麽要求别人,怎麽撰写文件,怎麽验收...。如果学不到东西或不感兴趣,那就去寻找你感兴趣又可学习的公司。

Q: 请推荐大陆的好作者、好译者、好书。大陆这方面总体情况如何?

此时此刻此地无法开列名单。我的观察是,人才不少,但出头不易。普遍而言,本地的出版环境不够开放,对作译者尊重度不够,甚或根本不重视本土人才,是关键裂口。

Q: 对李敖的看法

在公开场合月旦人物,不合我的个性 :)

渖阳 / 华储书店   读者座谈

2004-shenyang1 (45737 bytes) 2004-shenyang3 (36619 bytes) 2004-shenyang4.jpg (51798 bytes) 2004-shenyang5.jpg (50641 bytes) 2004-shenyang6.jpg (43638 bytes) 2004-shenyang7.jpg (47493 bytes)

2004-shenyang8.jpg (13745 bytes) 2004-shenyang9.jpg (49897 bytes)

2004/10/29(五)

C++/OOP 第三天课程。

晚上不慎打破琵琶膏玻璃瓶,割了手。

2004/10/30(六)

早上睡到 08:30,大吃一惊。此次访问大陆的每一天,从没超过 07:30 起床。

Advanced C 第一天(唯一一天)课程。

课程结束。lidong xiaogn 相邀到 "小背篓" 用晚餐。菌菇汤、虫草汤...,还喝了点小酒。

下面是闲聊中获得的两个概念。

(1) 在渖阳看个感冒,最高要一百多元人民币,其中包括挂号费和药费。挂号费分三六九等,一般医师 5~7元,副教授另一个价,教授又一个价,最高等级的「专家」看诊则要 50元左右。(在台湾,挂号费是固定的,不因医师而异。近年为鼓励民众不要小病大看,不要挤去医学中心看小感冒,所以让医学中心的挂号费比小医院或诊所的挂号费高一些。)

(2) 较之於信息学院,软件学院的分数线较低,学费较高。四年念下来含括生活费可能要 100,000人民币。但软件学院的课程安排、师资聘请、教材、设备...有较高弹性,亦因此可能有较多资源。

2004/10/31(日)

Neusoft 软件园内吃了早餐,花卷+热豆腐脑=03+0.4=0.7元,真便宜。餐後   lidong 作陪,带我游福陵(东陵/努尔哈赤墓)和昭陵(北陵/皇太极墓),也因而有机会绕着渖阳城南、城东、城北走一大圈。

游客不多,我和 lidong 两人悠游两位清朝皇帝的长眠宝地。游昭陵时,遇大陆旅客三五人and导游一位,我们也就因而放慢脚步走走听听,不料老大爷嚷嚷了:『我这可是花钱请的导游,别人想听免费的,那可不行!』声音回荡在摄氏零度的空气中,益觉冷冽。

晚上搭乘 K54 夜车,往北京出发。

2004/11/01(一)

07:30 到达北京,坐地铁直抵 mike 家门口。阔别两年未见,不意重逢他乡。两星期的忙碌活动後,能够见到老友,并在老友家住下来,实在令我份外轻松愉快。

mike 是知名外商的大陆(北京)技术部门最高负责人。他要的技术人才区分为 JavaWindowsUNIX 三组,最难找的是 driver 人才。Windows 方面要的是 MFC+COM 人才。由於是美国公司,所以首先最重视英语沟通能力。

午後去 CSDN

闲谈间得到一个数据:大陆每年的大学毕业生从 1991 年的 37 万人成长到 1994 年的 81 万人,再至 2004 年的 320 万人。此前对大陆险竣的就业市场已有耳闻,上述数字更令我有新感受。

晚上 Mike 作东,海鲜 buffet

北京 / mike & jjhou

2004-beijing-mike3.jpg (54383 bytes)

北京 / 清朗好天。左手远方的一大群黄屋顶就是故宫紫禁城。

2004-beijing-mike1.jpg (72600 bytes)

2004/11/02(二)

08:40 jiang zhou 的陪同下拜访 PHEI,并叁观耗资 2 亿的新社大楼。看了新出炉的《Word排版艺术》简体版,大家都很开心。

10:20 到访 BroadView

11:30 至北大,打算听一场 12:30 开始的 Data Structure,感受一下大学上课气氛。多谢 xinxing 事前安排,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恰巧遇上期中考前的习题课,由助教主讲。我注意到这位助教一整堂课下来没一次眼光正对台下听众,有点「我自横心以对」的味道。xinxing 告诉我这门课的老师很棒,果然,听讲同学很多,大教室塞得满满,过道和门外都还挤了一叠站票。一大群人在二氧化碳浓度甚高的空间内动脑,结果可以猜想 ── 至少我昏昏欲眠。

趁着中场休息,和 xinxing 逃出了二氧化碳室,到「一塔湖图」走走。回到计算机系馆,巧遇 Pearson 举办的外版(原文)书展。这些外文书(乃至於大陆市场上的所有外文书)售价远远超过学生的生活水平。

16:00 到达 GOTOP 北京办事处,会晤 william。晚上由 william 作东,与 PHPress 的朋友共餐。21:00 回到 mike 家。

2004/11/03(三)

09:30 拜访 CEPP,和 Gaojun 第一次见面。《重构》取得不错的成绩,双方都开心。另一本很棒的书《More Effective C++》的销量则未如兄弟书《Effective C++》来得好。显见书的内容固然重要,市场价值还必须构筑在好的出版时机和强烈的出版企图上。

11:00 wlf, liujiang, weidong 见面。都是老朋友了,天南地北闲谈,十分愉快。

14:00~16:00 西单图书大厦见读者。趁便买两本旅游书和一些法帖。BroadView 在会中向读者介绍了我的新书《Word排版艺术》。很高兴听到一些来自排版界朋友的提问。我想一开始可能会有为数不少的侯捷读者纯粹因为好奇而购买此书,一旦好奇心褪去,一旦本书获得真正需要排版(例如学生毕业论文、出版社书稿)的人的认真阅读,那才是本书的真正成功。

17:00-21:00 叁加 CSDN 主办的技术人沙龙。来了好多人,大家都很开心。CSDN 的确是个认真挖掘并栽培写译人才的平台,我很敬佩。三番两次的这类活动,都是花钱花时间花精力的,CSDN 一路走来充满热情与远见。

北京 / 西单图书大厦  读者见面会

2004-beijing3.gif (21745 bytes)  2004-beijing1.gif (17025 bytes)  2004-beijing2.gif (20691 bytes) 

↓北京 / CSDN 技术人聚会。左起 爱民, 裘宗燕教授, 侯捷, 咏刚

2004-beijing-csdn1.jpg (112555 bytes)

■2004/11/04(四)

今天全然放松,自助旅行。06:30 起床,赶搭 07:16 火车,好惊险,幸好有地铁。软座车票 61RMB,四小时到达承德。

只花 120RMB 就住进了一家规模不错的饭店,再花 60RMB 叁加了一个交通+导游的当地旅游小团。淡季才有这种便宜价位。安顿好後在饭店吃了十分美味的水饺 15 个(总共 4RMB)。

午後导游带着游览魁星楼。主殿供奉有全国最大的文魁像,两旁有幅对联:

天下人才以斗量半只脚踢开春秋文运
世间学子争光辉一支笔点明万代鸿儒

随後叁观「外八庙」中的普宁寺和普陀宗乘之庙。外八庙被普遍误以为是避暑山庄外围的八座寺庙,其实它是指受清廷理蕃院登录、管理的最初八座庙。目前山庄外围的寺庙共计十二座!

普宁寺供有全世界最高木佛(密宗千手千眼观音菩萨,连同座高 24.51米),人气兴旺。"普陀宗乘" 是 "布达拉" 之意,普陀宗乘之庙就是 "小布达拉宫";虽是外八庙中最气势雄伟的一座,也许因为初冬向晚的关系,加上寺中并无僧侣驻守,气氛萧瑟。

↓承德 魁星楼 夜景(网上借图)

2004-qs.jpg (18552 bytes)

↓承德 普宁寺(网上借图)。背景高阁为 "大乘之阁",内有世界最高木佛雕像。

2004-pn.gif (48672 bytes)

↓承德 普陀宗乘之庙 / 小布达拉宫(网上借图)

2004-ptzs1.jpg (21889 bytes)

回饭店用晚餐,水饺 30 个+木耳白菜 = 8+10=18 RMB。多得我几乎吃不完!饭後外出走走,见识一下承德的市区夜景。夜已经很冷了,街上显得冷清。公园前有张露天小矮桌,一群年轻人在那儿吃喝他们的晚餐。怎麽愿意在那麽冷的晚上露天用餐呢?年轻人是青春洋溢还是别有苦衷 ?!

回到饭店,前两周的疲劳加上今天走了不少路,感觉很累,早早睡了。

■2004/11/05(五)

清晨很早就起床,到饭店对面的武烈河边上,看晨练的老人和上工的人群。满街满地的梧桐落叶诉说着初冬气氛。气温相当低,幸好我有准备,带了短大衣。

上午导游带着游览重头戏:避暑山庄。大陆近来热衷「申遗」──申请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一经申遗成功,鲤跃龙门,对於观光事业有莫大助益。许多景点由於「申遗」成功而大幅调高叁观费、入园费、清洁费。使用者付费本是天经地义,过高与否则如人饮水。我的亲身感受是:过高!以避暑山庄为例,入园费淡季 60 元,旺季 90 元,较之以条件不差的饭店住宿费 (我的本次淡季经验为 120),对一般老百姓恐怕过高!

承德避暑山庄是目前世界仅存之最大皇家园林,比另一处皇家园林:颐和园的面积大上许多(圆明园也是另一个着名的清朝皇家园林,但已毁於1860英法联军和1900八军联军兵燹)。山庄面积 9/10 是山林,於此初冬已然封山,我们在馀下的(也是最精华的)1/10 面积中饱览楼阁亭台和葱茏烟水。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时日还能看到这方景物,真觉惊喜。昨日天候不佳,大雾笼罩,原以为承德天气大概就那样子,不敢再安什麽念头。没想到今天非常棒,能见度极佳,避暑山庄内清楚可见棒锤山。甚至好几头鹿被普照的阳光吸引到小丘上吃草。

↓承德 棒锤山(网上借图)

2004-bangchuishan.jpg (6223 bytes)

↓避暑山庄的两位主人,康熙与乾隆(网上借图)

2004-kangxi.jpg (7023 bytes)   2004-qianlong.jpg (6610 bytes)

↓避暑山庄的楼阁亭台和葱茏烟水(网上借图)

2004-bs1.jpg (13732 bytes) 2004-bs2.jpg (9590 bytes) 2004-bs3.jpg (10936 bytes) 2004-bs4.jpg (10737 bytes)

余秋雨先生的《山居笔记》曾有一篇「一个王朝的背景」,对於康熙帝建避暑山庄於承德,使其成为北京以外的另一个政治中心,有过一番深刻讨论。那篇文章是吸引我来此的一个起因。原本还计划去坝上木兰围场,到此一问才知遥远,远非此次两日一夜的行程可达,而且去路多艰,恐已冰封。

木兰围场和避暑山庄有着密切关系,固然是我想去的原因之一,《谏唐太宗十思疏》则是我想去围场的另一个起因。魏徵在文中谏太宗:

「念高危则思谦冲而自牧,惧满溢则思江海而下百川,乐盘游则思三驱以为度,恐懈怠则思慎始而敬终,虑壅蔽则思虚心以纳下,想谗邪则思正身以黜恶,恩所加则思无因喜以谬赏,罚所及则思无因怒而滥刑。总此十思,弘兹九德,简能而任之,择善而从之。」

乐盘游则思三驱以为度」的意思是:快活打猎,当思网开一面,以为法度。这其中有不赶尽杀绝的仁德情操,也有滋养生息以为後用的远见。唐朝太遥远,我想看看「康熙圣君」治下的木兰围场,是怎样一种经营方式。当然,非常可能只见到一个没有任何遗迹的空旷!

↓坝上风光(网上借图)

2004-bs.jpg (55635 bytes)

整个游览於午前结束,「中巴」把我们统统载到火车站。吃了一碗恐怖的牛肉面後,距离发车时刻还有相当时间,於是沿着大街又往武烈河方向走。买了个热腾腾的肉 ,在巷弄里边走边吃,阳光洒在身上,通体舒畅,十分惬意。沿路看了许多承德市民风光。

火车於 14:30 驶离承德。由於阳光清朗,能见度高,此趟回程风景甚佳,蓝天白云,与去程迥然不同。群山间孤零零的农家点缀几许凄美,不知他们将如何度过离群索居的寒冬岁月。

18:40 回到北京。

■2004/11/06(六)

回到北京,回到红尘。

09:00 会 zhen,相谈甚欢。这位亲历文革浩劫的朋友,曾来信说过一段有道理的话

…………………………………………………………

该社领导最近因为出版物出现达赖像片(maybe 还有文字)而被撤换,这使我对大陆出版人战战兢兢的心情也有了更多体谅。难怪自危自限成了出版界的普遍气氛!

14:30 会 william + CRPH。CRPH 对其直销模式十分自豪。他们的优势之一是「坐火车不要钱」。

晚上和 mike & paili 轻松闲聊,逗弄两个小可爱。这竟是一周来的第一次,看来我俩都真的很忙 :) mike 主持了一整天招聘会,够辛苦的。

■2004/11/07(日)

中午和 wuhear+myan 共进餐。自从知道…………後,更能理解 2004 年初那篇文章让编辑承担了多大压力!

理解归理解。协商可以,要我事先设限,自我政治审查,那可不能够 :)

下午 jiangtao 和 aoran 相邀北郊大觉寺。古意盎然。好地方、好音乐、好人,组成一段难忘的风景。

晚上回请 mike 和 paili,感谢这个星期来对我的招待。古越人家,可爱的小姑娘不见了。

■2004/11/08(一)

再次回到渖阳。听说了,上星期有两场不小的雪,不巧又没碰上。

电话老断讯。心情不佳。

■2004/11/09(二)

C++/OOP 第一天课程。

■2004/11/10(三)

C++/OOP 第二天课程。

■2004/11/11(四)

C++/OOP 第三天课程。

■2004/11/12(五)

Advanced C 课程。

■2004/11/13(六)

回家的日子。

心情轻松,也就有了到处走走的兴致。Neusoft 软件园旁是个很大的住宅区,两年前来渖阳时才刚规划,如今即将完工。由於上课前要经过这个住宅区外围,常见工人穿梭走动,遂兴起一探究竟的好奇。

这是一个日本公司的推案,房屋外观相当不错,小区(社区)规划也很不错。然而优美外观下,我看到民工如何辛劳地工作着。很少的机具,很多的人力!不论整地、铺路、筛土、砌墙、挖洞、植树,多由大量原始人力堆砌而成,在接近零度的天候中非常辛苦。而东北冬季多得是零度以下的日子!东北经济下滑,下层社会民生困难,不知这些颇有年纪的民工如何度过严寒。想着想着不由得沉重起来。

飞机於 11:00 从桃仙机场起飞。足足 12 小时,起起落落,停停等等,渖阳-->北京-->澳门-->taibei。再次感叹人民迫切需要的便利被牺牲。数十万台商的感叹应更远远幽然无奈吧。

-- the end

注:由于文中出现系统禁用词语,对文中某些地方做了小部分修改,在此请侯老师见凉!如果大家要看原文请到侯老师网站

 

     

阅读更多
上一篇第15届Jolt奖获奖名单公布 Java世界多种图书工具获奖
下一篇[转载]2004中国IT十大争议人物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