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ATER

屋檐下的水滴 [持续关注移动通信和互联网的融合]

狐狸

      终于你抬起头,高高的颧骨,大大的眼睛。局促不安,你害羞的样子,令人怜惜。四处一片静谧,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和你的呼吸。月光如流水般缓缓滑落,轻抚着你的脸庞。你刹那间的笑容,如桃花绽放,如此妩媚,如此美丽。      我曾祈祷能陪你到永远,我曾期盼要爱你一万年。我曾令你笑魇如花,我也曾让你泪...

2004-10-21 08:09:00

阅读数:1194

评论数:3

或许

      后院几个破旧的花盆里,几株绿色的植物破土而出。无人呵护,无人过问。      去年七月,我搬来这里,走出房间一眼便看到了他们。他们藏匿在墙角,静静地,如弃婴般气如游丝。连日持续的高温,未曾落下点滴雨水,他们竟能如此坚持和顽强。我不禁伸出手,想要感受这罕见的执著。未料到那负责运送生命养料...

2004-10-21 08:06:00

阅读数:934

评论数:0

雪碧

      工作紧,平日里懒得打理家务。除夕不正是辞旧迎新的好日子么?于是这天全面打扫,将家中里里外外整顿一新。不小心,竟从冰箱底柜中发现近整瓶夏天时遗留下的雪碧,年夜饭时饮来依旧清凉甘甜、冰爽入心。不知怎的,一下子就让人联想到爱情。      或许有那么个人,曾让你情动心仪。你蠢蠢欲动,而又浅尝...

2004-10-21 08:03:00

阅读数:1333

评论数:2

爱情

      “他们相信,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美丽的诗句,美丽的一见钟情,是否一样需要经历千年的轮回?      爱情,是什么东西?含糊不清时令人心烦意乱,清楚明了时又令人意乱心烦。      好想回到从前,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将麻梗的一端岔开,在屋檐下沾满蜘蛛丝,然后赤着脚...

2004-10-21 08:01:00

阅读数:1116

评论数:2

离逢

      工作之后,与一些朋友认识,熟悉,分离,笑着说再见。      最初一个点头,一个微笑,略显怯生;随后的交往还是有些谨慎,举手投足流露出小心;渐渐地,笑容变得熟悉,声音变得可亲,肢体挥洒着默契;而终会有一天,他轻轻来到你身边,又或许是一封E-mail出现在众人面前:抱歉,他要别离。   ...

2004-10-21 07:57:00

阅读数:1144

评论数:5

桃花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换酒钱......      翻翻大学的教材,唐寅这首诗不经意蹦了出来。那时关于未来的憧憬啊,就像诗境一般的虚幻,但校园湖畔那老宅、那桃树却是那样的实在。      虚幻的仍将虚幻,实在的仍将实在。再一个三四年,谁知兴衰成败,而寒...

2004-10-21 07:55:00

阅读数:1102

评论数:0

水滴

      朋友问我,你的网页什么时候会变。我回答说,我期望是每天。      小时候家在农村。那不知是一栋什么时候的房子,不是很新,年纪似乎也不大。房子前面是片桑树,再往前是条小河,小河过去是片菜地;后院有棵很守信的桃树,几棵朴素的楝树,还有几棵不曾生产的梨树;无法忘记那围开花的篱笆,那条落满树...

2004-10-21 07:53:00

阅读数:1083

评论数:0

留逝

      生命就是这样。人们不断获取,人们不断失去。      其实最初人们一无所有,除了真正的尊贵。在人生短暂的历程中,面对诱惑,人们竭尽全力。其间,尊贵在流逝,一点一滴。最终,人们仍将一无所有,不过这一次,包括那可怜的尊贵。      我的尊贵,同样在流逝。其实,他们是在不知不觉中离去的。因...

2004-10-21 07:51:00

阅读数:839

评论数:0

提示
确定要删除当前文章?
取消 删除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