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用大数据实现精准扶贫?

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


今年6月,甘肃考生魏祥写给清华大学的信《一位甘肃高分考生的请求》引爆网络,清华大学的回应和后续安排获得好评,与此同时也引发了舆论对于扶贫问题的多方讨论。放眼全国,扶贫问题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热点,清博大数据系统分析显示,在“扶贫”“脱贫”等问题上,甘肃、四川等省份被提及的次数较多,西北地区的话题热度最高;而以“精准扶贫+大数据”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见,除北京外,四川、湖北、上海、甘肃等地的精准扶贫工作与大数据的结合较为紧密。在各地区案例的梳理中,大数据从多个方面为精准扶贫工作提供了助力。


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

“扶贫”“脱贫”提及热区

  

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

“精准扶贫+大数据”提及热区

 

贵州:多维度数据精准识别贫困人口


贵州省贵阳市通过上线大数据精准帮扶平台,整合了扶贫、民政、卫计、人社、住建、残联、统计、国土等行业数据,建设了统一的扶贫数据库,实现了全市扶贫信息资源的融合共享。截至今年7月份,该数据库已累计汇总数据691.3万条,其中,低收入困难群体的扶贫数据近52万条,此外,还包括卫计数据近625万条、民政数据近5.7万条、残联数据近7.3万条、住建数据近1.3万条。


0?wx_fmt=jpeg


贫困人口的识别一直是精准扶贫工作的难点。以往的做法是先由贫困户自行申请,再由村民代表会议或群众民主评议,最终对贫困人口进行识别。这种做法,不仅会导致数据更新滞后,还会出现作假、拼关系等情况。贵阳市的大数据精准扶贫扶贫平台让这些问题迎刃而解,该平台的对象管理系统通过建立“贫困人口识别模型”,把多个相关部门的业务数据和传统贫困人口“两公示一公告”的识别模式相结合,进而达到快速、精准识别低收入困难群体的目的。

 

甘肃:“大数据+电商”开启扶贫新模式


甘肃地区精准扶贫工作的一大特点,是通过大数据与电商的结合,因地制宜开展工作。以陇南为例,该地区把发展电子商务作为助农增收的重要举措,创造出了特色鲜明的“陇南模式”。在销售花椒、核桃、蜂蜜等当地特色农产品的过程中,当地商户通过数据整合,体现出“精准”二字。商户通过前期预热众筹掌握客商需求后,将需求准确传达给贫困农户,并对后续的生产和加工过程进行引导,最终实现商户、农户经济效益双丰收。陇南市的大数据精准扶贫系统,可以跨界分析各类致贫、返贫因素,并精准识别扶贫对象,制定扶贫措施。数据显示,通过大数据与扶贫和电子商务的深度融合,有130万贫困人口的生活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改善。


0?wx_fmt=png


在海量数据支持下,陇南建成了乡镇电商服务站150个,建设各类网店9100多个,形成了“一店带多户”、“一店带一村”和“一店带多村”的电商扶贫模式。阿里巴巴“千县万村农村电商计划”西北第一批项目在陇南的武都和成县先后建成,京东帮服务店、苏宁云商农村电商项目也相继入驻陇南。2016年,陇南市被国务院扶贫办授予“电商扶贫示范市”的称号,国务院督查组也将陇南市“电商扶贫”的做法列为典型案例。

 

湖北:运用大数据监督检查扶贫情况


在湖北地区的扶贫工作中,大数据技术的引入强化了信息透明度,克服了传统扶贫工作“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对遏制扶贫中的贪腐行为起到了有效作用。


0?wx_fmt=jpeg


一方面,通过网站、廉洁武汉APP等多种渠道受理群众信访举报。基于扶贫大数据的分析,对精准扶贫政策的落实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并开展问题整改以及追责问责等工作。近期,武汉市打出系列“组合拳”,加强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日前,武汉市纪委通报了多起向扶贫领域资金“伸黑手”、“动奶酪”的典型案例,如,武汉市黄陂区某村党支部书记重复申报扶贫项目、武汉市新洲区某福利院在供养户去世后仍然继续申请补助等,对扶贫领域的反复起到了震慑作用。


另一方面,建立大数据扶贫系统丰富扶贫人口数据维度。如,在湖北随州市的扶贫大数据系统中,有异地扶贫搬迁、教育扶贫资助资金、扶贫小额信贷资金等12项受惠人员信息,与房产、工商、税务等数据比对后,可以为扶贫反腐工作提供线索和证据。截至20178月,随州市共发现可疑线索13万多条,有38人因扶贫腐败被问责。该系统开通了贫困户掌上反馈渠道,保证了一手扶贫数据的及时更新,从而及时预警群众返贫迹象,支持扶贫措施改进。


重庆:大数据平台提升扶贫数据管理效率


在重庆地区,地方政府的精准扶贫工作得以高效推进,受益于电信企业的信息化助推。依托重庆移动提供的精准扶贫整体解决方案,重庆市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活力和群众生活品质都得到显著提高。


0?wx_fmt=png


重庆移动打造的精准扶贫系统,由手机客户端和大数据分析管理平台两大部分构成。一方面,手机客户端可以帮助扶贫干部、驻村帮扶干部减少工作量、提升工作效率,提供新闻公告、扶贫政策、到村签到、工作台账、案例分享、贫困户查询等十余项功能;另一方面,手机客户端能为贫困户打开信息化窗口,帮助他们及时了解惠民政策,并增强主动脱贫意识。


通过大数据分析管理平台,既可以对贫困户数据进行管理维护,也可以对扶贫干部个人权限和工作痕迹进行管理,为扶贫工作考评提供依据;通过大数据平台的沉淀数据,还可以对数据分析结果进行可视化展现,全面反映扶贫工作动态,为政府提供决策依据。


湖南:贫困劳动力大数据库解决就业问题


湖南省在利用大数据解决贫困劳动力就业问题方面成效显著。岳阳市人社部门与扶贫部门通力合作,人社部门通过建档立卡的方式对全市贫困劳动力进行了逐一摸查,对有就业意愿的7658名贫困劳动力岗位需求、就业地域需求、工薪意愿等信息进行精准采集,并将能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的396家企业、10090个岗位录入数据库;扶贫部门负责就业信息的精准识别和推送,通过数据库进行人岗匹配,将用工信息发布到贫困劳动力手中,实现掌上随时求职,大大提高了贫困人口的求职效率。


0?wx_fmt=jpeg


此外,岳阳市以产业发展和企业需求为出发点,通过大数据预测市场用工需求并选择培训科目,科学合理地安排农村实用技术和岗位技能培训,不断提高贫困劳动力的就业能力。

 

在助力区域扶贫工作发展之外,大数据在“隐形资助”高校贫困生方面也体现出独特优势。学生不需要当众“哭穷”,不需要填写家庭情况表,也不需要将个人信息公示,就能享受学校补贴,这种“不作秀”的扶贫方式备受舆论好评。以中科大为例,该校会监测每个学生的一卡通在食堂的消费情况,如果每个月的消费低于200元,就会自动给学生打生活补助。据悉,中科大的“隐形资助”计划始于2004年,在国内高校中系首创。在效法而行的校园中,电子科技大学研发了一套智慧助困系统通过智慧助困系统采集到4大类、40余个小类的上千万条数据,再通过大数据挖掘与分析,自动生成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建议名单。因此,大数据成为高校精准扶贫的利器。

 

在精准扶贫进入攻坚期的今天,大数据成为各行业、各地区创新扶贫工作的抓手。2016年10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人类发展指数之生活水平维度:应用大数据测量中国贫困》报告指出,使用大数据提供的动态信息来测量贫困,将会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尽管大数据本身实时、动态的性质无法避免误差的存在,但大数据分析法仍是对传统的访谈调查法、问卷调查法的重要补充,通过大数据对贫困进行多维度的描述,对扶贫决策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对推动中国在2020年前实现精准扶贫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0?wx_fmt=png

0?wx_fmt=jpeg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