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年以前的诗] 思想的长度

前言

思想的长度

用最后的力量站在一排台阶上
摇摇欲坠像每日的寒冷
以普遍真理作为支撑
接住许多下落的种子

台阶总是不停地颤抖
不停地为我制造幻想
它把死描绘得神奇而浪漫
并给我一张上帝签发的通行证

为了多数人的幸福生活
我有理由去重复一次伟大
为许多曾经壮烈的景象陪葬
在某个墓地找一个可以睡觉的角落

我就抱着自己的脚丫想着上帝
她一定长得美丽而且性感
她的嘴唇又红又厚,这时上帝
之手搧在我的脸上,一点儿都不温柔

我时常怀疑眼睛看到的事物
上帝的身边一定挂满了各种星座
它们彼此传递着媚眼
互相勾引只将上帝瞒住

也可能所有的星座都阴沉着脸
大家都同时没有了主意
一只酒瓶挂在太阳的光下
这种想法让我的身体兴奋不已

如今这样活着并不困难
思想的长度已达到怪异的水平
许多肤色不同的人聚在一起
扣在一只锅里谁也不是谁

这么多事并不能使人心烦
浑浊的水像脑浆一样流淌
行动的速度就像我拉着你的手
却不管你有没有感觉

该离去时只能离去
不要说已经等了多久
即使阴天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天不下雨地就永远是干的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活 制造
个人分类: 风歌 (12)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