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古舟渡,浅浅时光去

夕辉下,泛舟轻许,长琴轻语,谁在聆听?——题记


微波荡漾的湖面,金色铺就绚烂,褶皱的水纹鳞鳞,宛若琉璃瓦,一层层的阶梯,通向着那未知的地方。


月琴,她是女子,轻纱蒙面,她喜欢月,喜欢琴。皎洁云夜空幽月,长琴悠悠古道亭。她喜欢漫步于长街古道,夜深月明处,纤手流淌出那属于她自己的音符。


夜是夕落,小舟荡漾,月琴一个人,在她的面前,是她唯一的琴,她望着那缓缓落下的夕辉,她的眼眸是淡淡的忧伤,她所喜欢的人离开了她,缘何世间情长,奈何时光去,终是两分独思量。青鸟应是晚来切,梧桐叶落秋风雨。


她喜欢夜月,她不喜欢夜夕。千里婵娟情长,应是相思远,愿逐月华流照君。此时唯有苦笑,是自己一厢情愿。夜夕,一直以来,皆是不详,生命流逝,人已黄昏。这一刻,她望着夜夕,那天际,最后的辉煌,缓缓落下。很美,她认为。


夕辉里,绵长的琴声响起,清挠了鱼儿,在小舟下嬉戏玩乐,归寂的鸟儿在芦苇丛中张望,凝视。她望着它们,轻语,“痴心人,长琴语,寂落黄昏飞鱼!有道情长琴殇,些许陌陌。”她叹气,纤手琴弦,水纹荡起幽幽的鳞波。


她停下手中的琴,怀抱古琴站在小舟前,如一位落幕之人望着自己生命的黄昏,惆怅而独立。自己也要走到尽头,是情的尽头。她想。


她望着夕辉,她想,生命很短暂,也很美丽。那最后的夕辉于她而言,是生命的黄昏,生命最后的安宁。她仅需要于此,朦胧里,依稀可见她的绝世芳华。她不需要蹉跎人生易逝,也不想去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夕辉很美,她说。我不喜欢夜夕,她说。


夜夕过后是夜月,夜月过后是夜明。她想。她坐下,在她膝前是长琴,纤手玉指里,是浅浅的宁静。


如果这首曲子有名,她想,《夜夕》,只属于她的夜夕,古舟荡漾着微波,长琴幽幽,一个人的安宁,一个人的夜夕。


时光携着琴声走过,她的心也走过,夕辉已经落下帷幕,夜天里,圆月高悬。


时光在走,岸在走,水在走,古舟在走,琴声依旧。


曾几何时,琴声里,那远方的人,你是否安好?曾几何时,琴声里,那高悬的明月,你可否带去我的问候?


今时此刻,只剩下了宁静。


她静静地等着,纤手里是属于她自己的音符,夜夕,夜月,夜明,都只是时光的过度,如果真有什么不同,夕是落幕,月是过度,明是开始。


下一刻,是夜明,我也要走了。她想。


生命,是未知,所以美丽。也许,只有那水的阶梯,知道她的远方……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