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官方小说: 刀锋女王-----第二章

第2章




两周之后,雷纳站在舰桥之上,俯视着这颗被他命名为查尔的行星。甚至在霍尼尔将 休伯利安驶进高空轨道之前,他就能看到这个纯灰色的星球上冒出的数处烟柱,总有一些橘黄或金色的闪光作为它们出现的先兆。初步扫描显示,整个行星正遭受着频繁喷发的火山的折磨,某些区域的地表似乎极不稳定,正受到其下高温岩浆的影响而缓慢地漂移。抵达这里的途中确实经过了一颗巨大的红色行星,他们小心地避开了它那宽阔的金色光环,将飞船停在了查尔的大气圈外,并仔细侦查了那两颗卫星。

显而易见,查尔一定就是他梦中的那个世界。那些噩梦仍在每夜纠缠着他,有时候甚至出现在白天。

是的,它们越来越严重了。他越来越频繁地梦见它们。跃迁旅行让人虚脱——人体本来就不被设计为能适应如此高速的移动的,在超空间接受的信息也不是人脑所能处理得了的。正因如此,这几天他和大家一样,每天都要不分场合地打好几次瞌睡,从几分钟到一小时不等。而那些梦照例每次他一闭上眼就回来了。

它们变得每次都不一样了。那些形似Zerg的怪兽们依然在梦中追击着他,但他可以周旋的空间却越来越少,能逃开的距离越来越短,幸存的机会也越来越渺茫。而怪物们的身形随着距离的迫近显得越来越巨大,直到掩盖了天空。

梦中,他自己的身体也像是被改变了形状。被拉伸、扭曲、折叠、抽移,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并且开始极力摆脱主人的意志。一开始他没对此多加在意,以为只是自己的霉运又发扬了一两次——被地上的小石头绊倒,在崎岖的地面上崴了脚,枪柄从手里滑脱。然而梦中的事实是,他的身体在和自己作对:它站在了怪物们那一方,努力在为他的被抓事业作出着贡献。

他的喊叫声也越来越弱了。那声“吉米!”已经轻如耳语,轻如蚊蝇,轻如游丝,只因他的喉咙也在不断地背叛着他。甚至,那喉咙间发出的声音也不再是他自己的了。最后的那个梦里,他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静待着怪物们的降临,直到被它们团团围住。然后他彻底屈服了,转过身去,张开双臂迎接它们。他听见自己的嗓子里涌出了一股狂笑,胜利的、喜悦的、兴奋的狂笑,还有其他什么东西。那是当他惊醒之时,渗入了他的身体的一句话,那是一种令他寒毛倒竖,令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为之战栗的东西。

“目睹这即将诞生的伟大力量吧!”

每一个字都让他冷到了骨头里。因为他虽然不知道说话者是谁,却能确定它们谈论的是他。确切地说,是她。凯瑞甘。它们在对她做什么?坚持住啊,雷纳绝望地想着。那天早上,他跌跌撞撞地扎进浴室,猛地将头塞到喷头之下,意图让水流冲走那噩梦的痕迹。坚持住啊,凯瑞甘。我们就快到了

而现在,他终于到了,站在 休伯利安的舰桥上,俯视着真实的查尔,心里明白,凯瑞甘一定就在下面某处。

如果他的梦够真实,那么Zerg也一定在此。虽然目前没有看到它们一丁点影子,但雷纳明白这根本不意味着什么。 虫群拥有着致命的潜伏能力,甚至能躲过最强力的扫描。天哪,想想他住在玛萨拉那段时间,他可能已经在这帮家伙的上面吃喝住行了好几个月而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有时候他想起这事也不由得后怕,如果当初他没有在那个边哨站稍作停留,或是没有正巧在那里遇到并救了迈克,他现在会变成啥样?是成为无数死难者的一员,然后尸体像星球上的其他东西一样被Protoss彻底抹煞;还是他注定会在玛萨拉灭亡之前背井离乡家乡,为某项宿命中的任务浪迹于星海之中?

“长官!”霍尼尔的叫喊将雷纳一个激灵拉回了现实,他转过头去,注意到了查尔的一面出现了一个漂浮物,很快,他就认出那是一艘 帝国战舰。

“我看到了,”雷纳向他的副官确认道。他走到了一个能看得更清楚的位置:“我们能在这个距离辨认出它么?”

“可以,长官。”霍尼尔的十指再次在键盘上舞蹈起来,一秒钟后结果就出现了。当听到霍尼尔咽了口口水时,雷纳已经猜到了结果。“是 诺洛德Ⅲ,长官。”

诺洛德Ⅲ。杜克将军的战舰。“好极了,”雷纳盯着那飞船,慢慢地踱到了指挥椅边,“有其它支援飞船的迹象么?”

“两艘运兵船,一艘科研艇,外加一艘货运飞船,”霍尼尔确认道。现在,雷纳也看到了大船周围的那些小点。

“没有其它战舰了吗?”

霍尼尔对着屏幕皱了皱眉,又重复输入了一遍刚才的命令,似乎对结果感到难以置信。“确实没有,长官,”最终他确认了这一点,“只有 诺洛德Ⅲ。”

“哈。”雷纳摸着下巴开始了沉思。确切地说, 诺洛德Ⅲ并不孤独——当然,它边上还有四艘支援艇,可以说是一个小型舰队了。不过玛特是站在太空战的角度看问题的,在他看来重要飞船的只有战舰和附属于它们的战斗机。如果杜克来此是想打仗,那么他背后肯定会跟着半打战舰。现在的情况至少意味着:这不是一场针对他或查尔一次进攻。另一方面,杜克肯定也预计不到他会来这儿——就算 休伯利安里真有孟斯克安插的间谍(这是可能的),也只有他自己和霍尼尔知道这里的坐标。而霍尼尔这么理想主义的人是绝不可能背叛他的。如果杜克不是来对付他的,那又是来做什么的呢?而且就带了这么点部队。话说回来, 诺洛德Ⅲ毕竟也是艘重型战舰,世上屈指可数的巨兽级战舰之一,可以装载一千多名士兵外加两打星际战机,因此杜克也并不是全无防卫。另外,那几艘运输船也表明他拥有充足的地面部队。如今这个时代,除非你不想彻底摧毁一个区域,否则没人会出动陆军。可查尔表面还有什么是可摧毁的呢。

“只有一个方法知道答案,”雷纳对霍尼尔点了点头。年轻人会意地站到一边,给雷纳让出座位。“玛特,”雷纳坐上了豪华的指挥椅,对着霍尼尔发令,“用公共频段给 诺洛德Ⅲ发条信息。随便说什么,不过别跟他们客气。”

年轻人像是见了疯子般盯着他,但依言照做。没多久,正前方一个屏幕上的查尔图像消失了,代之一张方下巴、粗眉毛、尖脑袋、银头发的熟悉面孔。

“雷纳!”埃德蒙德•杜克将军没等信号稳定就开骂了,“你够胆自个儿钻出来了,你这个臭狗屎!我现在就过来毙了你!”

“那你最好打得准些,”看见了这家伙,雷纳的火气不由自主地升了起来。该死的,杜克总让他怒火中烧!他学着孟斯克常做的一个手势,尽力伸长十指,努力不让自己因愤怒而握出拳头。“想拿下我们,你那点火力还不够看,”雷纳直揭对方要害,“ 诺洛德Ⅲ或许可以抵掉 休伯利安,可我们其它船有十多艘,而你只有四艘,而且几乎没有战斗能力。”他欣赏着杜克脸上爆出的青筋,并且知道这老头对他说的也是心知肚明。接下去,两人一言不发地对瞪了足足一分钟。

杜克首先打破了沉默:“你来这儿干什么?无家可归打算在这儿占山为王?”

“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题哪,”雷纳向前倾了倾身体,“你又大老远跑来这里干什么? 帝国终于觉得你失去利用价值了?”

“我来这儿是要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将军装腔作势地说,“ 皇帝陛下指示我亲自完成这个任务。”

“真的?那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任务咯,”雷纳道。一直努力着不露声色的他终于支持不住了,他露齿讥讽道:“是要你帮他捡回丢出去的瓶子?还是舔他的鞋底?”他看到老头子眯起了眼睛,明显是被气伤了。杜克就是那么容易被激怒。

不过他的敌手并没有就此倒下。杜克还不至于这么脆弱,尽管他人品恶劣可并不愚蠢。“你不想知道吗?”他勉强报之一笑,“不,我赌你肯定想知道。实际上,我还赌你来这里和我是一个目的。”

难道杜克也做了那些梦?不,那是不可能的——凯瑞甘和雷纳一样鄙视这个家伙。但他来这儿又不大可能是出于其它原因。不,没准被托梦的是孟斯克。尽管凯瑞甘的死都要归罪于孟斯克的背叛,可是她和孟斯克确实一度极为亲近,凯瑞甘也曾是这位前恐怖分子最信任的副官。或许她也和他联系过,然后他为了自己的利益派杜克来找她?可是雷纳没把这些想法写在脸上,他不动声色地回答道:“哦,是什么目的呢。”

“别跟我装,小朋友,”杜克打断道,“我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比你知道得还多一点,实际上。”他看上去获得了精神胜利,不像是个身处绝境的人。

“你什么都不知道,”雷纳回道,虽然心里不大有底。他不大习惯和人玩暗讽,因此很希望迈克就在身边。利伯蒂显然在对话方面更有天赋,如果他在这儿,眼下只怕连杜克老妈的秘史都套出来了。

“哦,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次杜克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你最近睡得香吗,小朋友?”

他真知道!雷纳不由得在椅子上向后靠了靠。否则他不可能这样问。孟斯克一定也做了同样的梦!

“啧啧啧,不幸言中了呢,”杜克哈哈大笑,雷纳意识到自己没能控制住那份惊讶,“我就说了,我知道这儿发生了什么。如果你还想活,就别碍我的事儿。不跟你废话了。”

“接着说呀,老爷爷,”雷纳反击道,“你可以继续呆在你那铁壳飞船里耍嘴皮子的,我不会生气的,真的。

老头的脸变得有些惨白,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发出的声音已经不止是咆哮级别的了:“听清楚,乡巴佬!鬼才会听你这种自以为是革命者的暴动分子的话呢!”他脸上的青筋更加明显了。雷纳甚至觉得自己能听见对方磨牙的声音。“你现在还没被我撕烂只是因为我还有一条鱼要炸!但你若敢再吐出一句废话,我就先解决你!把你像一只真正的狗一样溺死。我会亲自在你那漂亮的飞船上钻个洞,然后把我的靴子塞进你的臭嘴——”

雷纳干脆切断连接信号,坐回了他的椅子上。他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或许是和凯瑞甘处久了的缘故吧,他也开始相信自己的直觉。

刚才的交流有哪里不大对。杜克恨死了他,这点是自然;因为他也同样讨厌杜克。不过那老头的威胁并不只是虚张声势,特别是最后的那几句。杜克自鸣得意的那一点——他知道得比雷纳多——也不是一个谎言。雷纳现在基本确信凯瑞甘也托梦给了孟斯克,然后杜克正是孟斯克派来的。那么,又是什么让他觉得不对?

他明白了,那是杜克对开战的犹豫。这点确实不同寻常。那男的基本上是疯狗一只。雷纳还记得,自己在战争时期曾多次被孟斯克派出去制约这家伙,以免这将军越权行动或是盲目冲锋以致毁了孟斯克布置的大局。换在平时,杜克即便只有 诺洛德Ⅲ一艘飞船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上来跟他拼命,再不济也会象征性地开一两炮。何况他现在还有两艘运兵船,即使两艘船载量都只有一半,这些兵力也足以使他发动一场有胜算的强行登舰作战。他为什么不干?

“玛特,”雷纳喊道,霍尼尔立刻站到了他的肘边。雷纳有些想笑,不过那样会对年轻人有所冒犯:“你确定 诺洛德Ⅲ是附近唯一的战舰了?”

“显然,长官。”霍尼尔有力地点了下头,“我又进行了一次彻底扫描,结果再次确认:她孤身一人。”

“嗯。”当然,那也可能只证明孟斯克眼下调不出太多飞船。或是他觉得 诺洛德Ⅲ足以完成这次任务。“她还好吧?”

霍尼尔立即会意。这也是雷纳喜欢他的地方——这小伙子总能领会他说出的一些口头短语。“武器舱门打开,防护罩打开。她显然处于战斗模式。”他皱了下眉,“我还发现两件奇怪的事,长官。”雷纳示意他继续。“那两艘运兵船载量读数远不足一半。而且我在查尔表面捕捉到了一条求救信号。是 诺洛德Ⅲ的。”

“要再试试么?”雷纳看了眼屏幕上的查尔, 诺洛德Ⅲ漂浮在行星的一边,像是一个小小的泥点。不过她显然在那儿。

哈,或许她并不全在那儿。

“再给我接杜克,”他命令道,霍尼尔依言上前操作。不一会杜克的老脸又出现在了他们眼前。雷纳满意地发现老头子的嘴正好闭着。

“你下去过了吧?”没等将军张嘴开骂,他就一句话塞了上去,“你已经登陆过星球表面。你的运兵船基本都空了。另外我们还捕获了从你一艘船上发出的信号——你的一艘穿梭机。而现在它还在下面。”他边说边欣赏着杜克脸上的表情,这老头子把嘴唇闭得紧紧的。雷纳有点怀疑他会不会呼吸困难。“你在搜索那片区域的时候损失了你大部分人和至少一艘穿梭机。”他又一次倾了倾身体,“怎么了杜克?当地人的欢迎你承受不起么?还是你已经有什么把柄落他们手上了?”

“管好你的舌头,乡巴佬!”杜克终于忍不住了,“你去试试呀!你行!你能!你能被那帮Zerg生吃了吧!”

“那么你们果然已经遭遇过了,”雷纳顿了顿,“它们的欢迎相当热烈吧,嗯?”他笑了起来,“孟斯克肯定会不高兴的。派你来做这么点事,结果你忠诚地把它搞砸了,哈。”

“闭嘴!”杜克嚎了起来,“我没失败!她不在这儿!就算她在,也是和整个 虫群在一起!这里是Zerg的总部!没人能从这里救走她的!没有人!”当他意识到自己泄露了什么时已经晚了,接下去他只好把嘴巴紧紧闭上。

“我能,”雷纳坚定地说,然后再次立即切断了通信。他靠回了椅背上,兴奋和恐惧的心情同时袭向他的内心。

凯瑞甘真的在这里!杜克的嘴证明了这点。至少可以说孟斯克也相信她在这里,这也就意味着他雷纳的脑袋并没有出问题。即便这只是Zerg设下的一个圈套,去闯闯看也好过在呆在这里胡思乱想。

这是兴奋的部分。那些梦真的是凯瑞甘的呼唤,她希望他能来此。来到这颗行星。更何况她或许还活着。

然而接下去的想法让他一阵胆寒。因为这里就是他梦中的世界,而梦中的Zerg比他曾见过的任何Zerg更为可怕。现在他知道它们也真的在这里:它们已经击败了杜克,并把他赶出了行星表面。至少有一点他必须承认:杜克在打仗方面确实很厉害。 诺洛德Ⅲ更是一艘全副武装的顶级战列巡航舰。他们还带了两艘满载陆军的运兵船,可能已经是孟斯克最近能抽调出的最多人力了。可他们连阵地都没能守住,甚至可能连正常降落都没做到。显然,这些状况意味着Zerg的兵力及其庞大。

可他还是得下去。他明白这一点。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如果就此驻足,他是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更重要的是,凯瑞甘也不会。但他的兄弟们怎么办?一群被视为贱民的叛国贼就能在杜克大军失守的阵地上坚持下去么?

他的头脑中再一次充满了矛盾。为一个甚至还不知道死活的女子而让他们集体涉险,他有那个权利吗?他能让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作赌注去换她的吗?如果他这样做了,他又是什么样的领导人?

“长官?”霍尼尔站在一边,“您的指令是?”

雷纳将双手蒙上了自己的眼睛,尽力说服着自己。他很想告诉玛特他不知道,他的内心充满了疑惑和矛盾。但他很快克制住了这种冲动。那不是霍尼尔想听的。谁都不会想听到这些。他从孟斯克那儿学来了一件事,那就是不动声色的重要性。即便你心里在翻江倒海也不该显露出任何迹象。至少对于一个领袖来说,这是必要的。你必须摆出一幅处变不惊的面孔,用沉着的语调清晰地说出你的目标。否则你的人民将对你失去信心。那将比任何错误更加严重,甚至比牺牲人命更加严重,因为一旦失去信心,他们将变得和你一样的软弱,和你一样的不堪一击。

“我们得下去了,”他宣布。他坐了下来,开始输入命令以切换到全舰队广播频段。“基本可以确定 诺洛德Ⅲ不会来搅和了,”看着兴奋的霍尼尔,雷纳拿过了麦克风。“所有飞船注意,”他宣布,“这里是雷纳。我们即将登陆。我重复一遍,我们即将登陆。各飞船进行登陆编组,全副武装,切换到战斗模式。准备接战。下面的迎接将非常热烈。”

他挂回了麦克风,站了起来。发现控制台前的霍尼尔行动僵硬。“长官!”

“出什么事了?”他立刻站到了年轻人的一旁。

诺洛德Ⅲ打开了船舱,长官!”

“什么?”雷纳把脸贴近了显示器,仔细看着屏幕上升起的信息。难道他的话已经把杜克逼到了强行攻击的地步了?

“一艘穿梭机三艘星际战机,”霍尼尔边破译着滚动信息边说,“目标向着星球表面,长官。”

雷纳向后靠了靠,点了点头。耳边听到霍尼尔如释重负的吐气声。这并不是一次进攻,至少不是针对他们的。他确实把杜克逼得开始行动了,不过并不是来和他们拼命——杜克准备回到地面上再次搜索凯瑞甘的下落,或是尝试救回地面上的幸存者。不管是哪个,都不是坏事情。没准他们还可以起到些牵制作用,让他的兄弟们更安全地来去。

“玛特,这船现在就交给你了,”他拍了一下年轻人的后背,“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可得确保她还在这里,嗯?”小伙子点了点头,脸上写满了自豪。雷纳知道霍尼尔愿以生命为代价守护 休伯利安。他只希望事态不至于演变至此。

好罢,既然我们都到了。他走出舰桥,向着机舱踱去的时候这样对自己说。是该下去看一看了。



(第二章 完)
 
  • 0
    点赞
  • 1
    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2022 CSDN 皮肤主题: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评论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