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向西 火车向东

火车向西 火车向东
                  
                                                      
                                                铭是一个顶尖黑客,入侵无数系统,
                                                静不是黑客,却成功入侵铭。
                                                铭入侵的系统不留半点痕迹,
                                                而静的入侵给铭留下的痕迹无法磨灭。
                                                一辆火车向西,一辆火车向东,
                                                永远交叉却永远不能相同轨迹
                                                                     ——题记
    

    火车向西

    铭木然望着窗外迅速后退的景物,双眼没有丝毫的焦距......很多次了,他这样坐在火车上,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再到另一个地方;很多次了,他这样木然望着窗外,脑袋里却一片空白......
    他忽然觉得很烦,于是点了一根烟,继续望着窗外。对面有人咳嗽,铭望去,一个男孩正瞪着他,而旁边的爸爸打着盹。铭惭愧的笑了笑,而后把烟掐灭了。
    他也曾有过对面小男孩那样的年龄——事实上,所有比小男孩大的人都有过,那时候他梦想自己是一个侠客,武艺高超,并且来无影去无踪,想做什么做什么,更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但他终究没能成为一名侠客,现代社会已经不流行舞刀弄枪了,他现在只是找到了侠客的代替位置。
    和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他小学读完读中学,中学读完读大学,大学读完找工作,一切平淡的无话可说,甚至连唯一的一次恋爱也是那么的典型:读书是认识,毕业是分手。如果一定要说他有什么独特之处,那就是——他是一名黑客——一个令所有网管都头痛的黑客!
    “抽烟不好。”对面的男孩说话了,说出的四个字和铭以前的女友静经常说的四个字一样,甚至语气也相似。“好,我不抽了。”铭感觉像对了一句台词,因为这样的对话他太熟悉了。

    火车向东

    静不喜欢坐火车,很不喜欢,尤其现在这样一个人,百无聊赖。她只能看着窗外,看一些飞快变化着的景物,“变化”可以让人感觉好一点。
    “我昨天晚上又弄到一台肉鸡,嘿嘿。”
    “我有一大把肉鸡呢。”对面两个学生模样的谈话开始吸引静的注意。静大学的男朋友是一名黑客,一名绝对顶坚的黑客,她深信这一点。“肉鸡”是从他那里学会的第一个黑客有关的词汇,那时候她很爱他,就像他很爱她一样,他们都以为会这样一辈子——可后来他们分开了,或许是有原因的,静这么想着——可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毕竟是分开了,原因已经不再重要了。
    我想我没有伤害他,静常常想,尽管是我先要离开他的,但是或许那样他才能更快乐,有些东西我永远无法给他,他会很快忘记我。

    火车向西

    “你一定是黑客。”小男孩突然这么说,或许他是从他爸爸口中得知黑客的,或许是垃圾电影?有些事情我们真的永远无法解释,比如这个小男孩的直觉,或者说第六感。
    或许太累了,铭忘记了惊讶,或许静离开后已经没什么可以让他惊讶了,他只是淡淡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你一定是黑客!”刚认识静的时候,静对他说。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静和铭第一次见面,那时候起,他开始相信有第六感。
    “你发呆的时候很专注,像黑客那样。”这就是旁人眼中黑客最重要的特质?
    “我还以为你看见我穿黑衣服。”明微笑着说。
    静最终离开了他。在静面前,铭只是一台肉鸡,没有任何能力抵挡她的入侵和离去。如果说静入侵的时候是绝对高明的,无声无息,那么离开的时候,一切却变得糟糕起来,留下的无数痕迹都已经无法清除。铭想到一个词——刻骨......

    火车向东

    对面两个人依然在高谈阔论着,静却并不厌烦,而是有意无意的听着:“那是我最得意的一次入侵......” 入侵?静开始想起,铭曾用这个词来比喻她的出现。
    “那比起你的入侵技术来怎样啊?”静笑着问铭。
    “高明得多。”铭说......
    静到现在也没有是一次弄懂铭认为自己的出现是一次高明的入侵的意思,或许他只是讨我开心罢了,静想......

火车向西 火车向东

    两辆火车相遇的时候发出了巨大的声响,窗外看见的只是另一辆火车的飞快掠过的窗户,于是铭不再望窗外。
    他从来没有恨过静,有人说,那说明铭并不是真正爱静。铭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总会忍不住深夜,在一遍遍咀嚼着那些被静“入侵”时留下来的日记,泪流满面。
    “我看见一个真正的黑客!”静对面的人忽然说。
    “哪里?”他的同伴问。
    “刚才过去的火车上!”
    “胡扯吧你,这么快的火车,你怎么看得清楚?再说了,你凭什么就知道他是真正的黑客?”
    “专注的眼神!”那人肯定的说。
    火车继续向东......
    火车继续向西......
    越行越远......
    永远交叉却永远不能相同轨迹......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读书 工作
个人分类: 个人随想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